第33章、陌璃的心思

作者:杏馨 字数:359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四王府清雅殿

殿中寂静无声,微风透过窗子轻轻潜入殿内,卷着床榻之上的丝丝红幔柔顺飞舞,起伏不定,床上熟睡的人儿,正噜着樱桃小嘴,微微动弹了几下,秀眉微微皱起,小手抚上额头,眸子几经颤动.

睁了眸,微感环境有着一丝陌生感,再一晃眼,原来身处曦哥哥的殿中,又惊又喜的她坐了起来,垂了红幔,寻着殿中四处方向寻了个遍,失望的泄了气。

“九儿姑娘,你醒了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床侧一直守候的阳春冲她轻轻一笑。

九儿转了转手腕,一阵生疼袭上心头,再一晃晃脖子,好似也会感觉到痛,皱了皱秀眉“阳春,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都痛啊。”

阳春将衣裳准备好,扶起了她,在她肩上轻轻地捏捏揉揉“姑娘昨日喝多了,定是摔在地上伤着了。”

“昨晚……昨晚九儿好像见到曦哥哥了。”九儿回了头,在双眸紧紧锁着阳春玉颜上的一丝笑意,脑子里闪过一些零碎的记忆。

阳春停了手中的动作,将衣裳一件一件轻轻替她穿上,抬了眸,还是保持原有的那一抹笑“昨晚是爷将姑娘接来了这里,姑娘喝个酩酊大醉,爷前前后后整整照顾了姑娘一晚上。”

九儿似乎想起了些什么,双眸水灵的转动了一圈,紧了紧身上的衣裳问道“曦哥哥人呢?”

“早膳都来不及用,就入宫上朝了。”阳春边打理着她的如水发丝,边应声道。

“哦……”九儿自铜镜中愣忡了半响,起身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姑娘,你这又是去哪?”阳春持着手中的梳子追她至门口,回眸之迹,目光落在了桌面上的醒酒汤上,连忙招手呐喊“这醒酒汤还没喝呢?呆会又闹头痛了。

“九儿头不痛,不用喝,阳春自己喝了吧。”九儿笑着回了头,却始终没有停下脚下的步子。

“我……”阳春轻轻一叹,她真弄不懂这九儿姑娘心里成天到底在想着些什么?一会儿这样,一会又那样,她百思不得其解,好似跟不上她的节奏,追起来又觉得累,终是寻着她离开的方向,摇了摇头。

皇宫

端木辰曦在如妃处用了膳,陪了她整整一天,眼见夕阳西下,空中那一抹晚霞格外的惹人怜爱,霞光微弱的洒落在宫殿之上,更显它的金碧辉煌。

出了华清宫,天色渐晚,陌璃紧跟其后,两人好似一路过来一句话也没有说,端木辰曦大步向前,丝毫没有在意紧跟其后的陌璃,这让人看来,这四爷还真不懂得怜香惜玉。

陌璃跟在身后,随着他的步子,显得有些吃力,却不见他回头看看自己,心里不觉的冒起了一丝凄凉,步子更加的沉重杂乱起来,突然脚下一滑“哎哟……”

端木辰曦被身后的声声痛楚伴住了脚,回了头,抬眸望去,原来自己将身后人己然忘记,连忙上前扶起了她“怎么了?有没有伤着。”

陌璃忽感手上的温度,心里一紧,对上他的眸子,丝丝红晕袭上心头,羞涩的摇了摇头“没有,就是四爷走得太快了,陌璃有些跟不上。”

端木辰曦面色怔怔,轻轻一叹“是本王疏忽,没有顾及到你是女子。”

陌璃闻知面色一沉,指尖微紧,暗自里深深呼吸,一丝不悦开了口“四爷说这话,好似从未将陌璃当作女子一般。”

“本王不是这个意思,恕本王嘴拙,你不要见怪才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竟将这绝色神医视而不见,微微有些愧疚之意。

陌璃见他有了愧疚之意,沉冷的心回升了一丝温度,转了眸,浅浅一笑“陌璃跟您说笑的,哪真会见怪四爷您的话呢?真是不好意思,还要劳驾四爷送陌璃回府。”

“陌璃言重了,只是顺路罢了。”端木辰曦见她可以直立走路,便松开了手,微微放慢了脚下的步子。

陌璃微感手上的一轻,指尖失望的收紧,顿了顿,慢慢的跟上了他的脚步,借着一丝笑意问道“四爷,您的手好些了么?”

端木辰曦闻知,伸了手,回看了一眼,手上的印记还是那么的刺眼,忽地眼前又闪过一张天真笑脸,回了头,冲身后人淡淡一笑,这笑容不渗任何的杂质“己经无碍了。”

陌璃笑着点了点头“那就好,陌璃还在想着要不要上你府上,替你瞧瞧呢?”

“有心了,只是些小伤罢了。”端木辰曦回了头,而后低沉又浑厚的声音自陌璃的耳畔响起“对了,你今日所说三哥心中己有心宜女子,可有此事?”

陌璃心下一紧,顿了顿,而后抿了抿唇极其自然的离开了视线“哦,这个啊,陌璃只是为了暖如妃娘娘的心才会这般说的,四爷又不是不知道,如妃娘娘身子大大不如从前了,今日又为三爷的事动了气,心里的忧虑会越积越多,那样会加重娘娘的病情,所以陌璃只好撒了个谎,其实陌璃并不知三爷心里到底有没有人。”

端木辰曦不由地蹙了蹙眉,没有再看她,只是转眸看向另一侧的宫殿,轻启薄唇“你可知欺骗母妃是死罪。”

“这个陌璃没有想过,在一个医者的角度,这只能算是善意的谎言,重要的是让娘娘能够舒心。”陌璃抬了眸,十分清晰地看见他的神色变化,不由地顺着他的视线淡淡的望去,他是在担忧如妃娘娘的病情。

当他视线收回时,丝毫挡不住的忧心,而此时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掠过,深沉的面容促起了一丝笑意“本王突然觉得以前是小看了你。”

“是四爷抽不出时间来关注陌璃而己。”她小心的回答着他的话,转眸之迹,她指尖一颤,渐渐收紧,更是苍白了脸色,不禁轻轻一唤“杜小姐……”

端木辰曦闻知,寻着陌璃向他身后望去的方向,他眼前又现那一抹熟悉的倩影。

“曦哥哥,陌璃姑娘,这么巧。”杜念心缓缓靠近,艰难地扯出一抹笑,方才聚见他与别的女子说说笑笑,心里的寒意随着这晚霞过后的丝丝凉风,不断上升,满腹的凄美又岂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

陌璃抬了眸,见他敛去了脸上的笑意,那立体的侧颜线条僵硬不堪,迟迟不语,她便笑着回了话“杜小姐也是入宫么?”

“嗯。”杜念心根本就没有看她,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旁,唇角苦笑连连。

端木辰曦仍是不语,陌璃身在这要命的窒息当中,她己是无法呼吸,唇上还是勉强的扯上了一丝笑意“要不这样,四爷您与杜小姐聊着,陌璃就先行一步了。”

她知道,她不宜留在此处,她从端木辰曦的眸光中,她亦是看得出来,杜念心遗留在他心中的痛,就好比自己心中的痛一般,她迈出了步子。

“等等,本王说好要送你回府的。”端木辰曦出其不意的拉住了她手。

陌璃聚感手上的熟悉温度,一丝暖意袭上心头,终是摇了摇头“不用了,陌璃又不是不知道回府,多谢四爷的好意了。”

端木辰曦放开了她的手,陌璃冲他轻轻一笑,那笑容却不达眼底,回了头,留下了一抹苦涩的痛,脚下的步子杂乱沉重,步步生疼。

“曦哥哥,就这么不愿意与心儿说会话么?”杜念心温柔凄美的声音响起。

端木辰曦呼吸一滞,转了身,却没有看她,牵扯出一抹笑道“杜小姐误会了,本王只是答应了陌璃送她回府。”

“那曦哥哥答应心儿的事呢?”说完这话,杜念心的眼底更添了几分悲怆。

端木辰曦眼波微动,并没有说话,目光开始把持不定,泛着一丝恍惚。

杜念心慢慢的靠近他,玉手抚上他的大手,持在胸口紧了紧,语气更柔了一分“曦哥哥,你可以不回答心儿的问题,但是心儿知道,你心里一直都记得答应心儿的事,那莲子羹就是最好的证明。”

端木辰曦手上的温度浸入了心田,他回了眸,对上她的泪光盈盈,心里的那一道防线终是被她打破,欲要说什么,自身后传来了一丝尖锐的声音“杜小姐,你怎么还站在这儿呢?德妃娘娘那催着您去挑大婚的首饰呢?”

“哟,四爷也在啊,奴才见过四爷。”李公公聚见四爷的身影,微微福了福身子。

李公公的话如刀般的无情刺入他伤痕累累的心中,他甩了手中的玉手,转身拂袖“起来吧,还劳烦李公公在前面为杜小姐引路,杜小姐兴是忘了去司宝司的路。”

“喳……杜小姐,您随奴才这边走。”李公公弯腰伸手引路。

杜念心身子一僵,手停在半空良久,闪过一丝委曲的泪光,眼眸中甚至蒙上了一层雾气“曦哥哥我……”

“快去吧,别让德妃娘娘等急了。”端木辰曦寻着李公公的方向,扬了扬手,便转了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