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九儿醉酒

作者:杏馨 字数:49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静轩殿

九儿独自一人坐在窗前,掰着手指一个一个数过来,掂量着自己己有好几个时辰没有见到曦哥哥了,水眸之中泛着失望与委屈。心里却是错宗复杂的,曦哥哥难道真的生气了了,难道真的不见自己了。

她越想越焦燥,寻着门口的方向大叫“阳春……”

“九儿姑娘,唤我何事?”阳春推开了门,这都夜深了,却还见九儿姑娘入睡,她放心不下,她一直都守在门口。

九儿微微抬了眸,淡淡地道“给我拿几瓶酒过来。”

“姑娘这么晚了要酒做什么?”阳春拧着眉丝丝不解,不会又像上次那般要酒留在这里,明日再去送给爷吧,阳春心里细细的琢磨着。

“阳春你不拿给我,我就去问曦哥哥要。”九儿眉目一怒,欲要起身。

“好好好,九儿姑娘,你等着,奴婢这就去拿。”阳春挥着手,安抚于她后,便匆匆离去。

不到一会儿,阳春捧着几壶酒,慌忙地进了屋,将酒置于桌上,九儿轻轻一笑,拿起桌上的酒,送至鼻观,她轻轻地闭上了双眸,浓浓的酒香味扑鼻而来,待她睁眸,笑了笑。

夜色入幕,府里上上下下都隐于寂静之中,这静轩殿的主仆二人,一个懒坐桌前,细细的品着酒,一个呆站一旁,小心翼翼地服侍着,桌上接二连三的滚动着空的酒壶,发出相碰的响声。

阳春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九儿姑娘还真能喝,一个人竟喝下整整五壶酒,还不见她有酒醉的迹象,这九儿姑娘是失忆了,估计连自己也弄不清自己为何这么能喝,竟还唤她去拿酒,逼于无奈,她皱着眉只好再次拿来了几壶酒。

而后顺手接过她的手中的空酒壶,轻轻的抚上她温热的额头,一丝酒后的热烫灼上她的手心“九儿姑娘,你少喝些,喝多了酒伤身子,奴婢还是扶你上床歇着吧。”

九儿丝毫没有在意她的话,顺手抓住了她的手,让她坐下,抬眸直直的看着她,轻扬嘴角“阳春,你也坐下陪我一起喝。”

“奴婢不敢,奴婢不会喝酒。”阳春挥着手,摇了摇头。

九儿竖着指头,在她面前晃了晃,嘟着樱桃小嘴“阳春不乖,不听九儿的话,九儿找曦哥哥陪九儿喝酒。”

“哎,九儿姑娘,你不能去找爷,爷会不高兴的,爷这个时候都己经睡下了。”阳春慌乱的拉住了她。

“那你陪九儿喝。”九儿瞪着眼指着她。

“罢了罢了,阳春陪你喝,只要姑娘不去找爷。”阳春无奈的点点头.

夜己深了,若是让她像上次那般再窜入爷的殿中,爷定会迁怒于她,那她就不是三十板子的责罚了,想起这些,她就瑟瑟发抖。

“阳春真乖……”她抚了抚阳春的手,口里细细的呢喃,好似有一丝酒醉的迹象。

九儿替阳春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递在她的面前,嘟着樱桃小嘴“阳春,你说曦哥哥是不是为了那心儿姑娘才不见九儿的。”

阳春接过她手中的酒,闻言,顿了顿,强加一笑“九儿姑娘,你多想了,爷就是心烦意乱,让爷一个人静静便好。”

“胡说,你以为九儿真傻啊,九儿看得出曦哥哥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他是在意她的。”说罢,顺着手中的一杯烈酒滚入喉间,顺流直下,烈酒的刺激让她微微皱着眉。

“爷与心儿姑娘本就相爱过,一时之间爷也无法忘怀心儿姑娘,所以啊,九儿姑娘你要乖乖听话,不惹爷烦心,多给爷些时间。”阳春端着手中的烈酒迟迟不肯下咽。

转眸间,对上九儿姑娘那一双直直的水眸,她被逼无奈,将酒送入唇边,匆匆下咽。烈酒灌入后,腹中就像灼烧一般的难受,这是她第一次喝酒,自然是难以接受酒的味道。

九儿脸色沉了半分,好似想到了什么,淡淡道“那你说,若是曦哥哥忘不了心儿姑娘呢?那他会不会不要九儿了。”

阳春手尖一紧,拼命摇头“不会的,爷不会这么做的。”

九儿闻言,傻傻一笑,顺着手上的酒一饮而尽,探究地看着阳春“那你说,曦哥哥喜不喜欢九儿。”

阳春睁着水灵的眸子,点点头“喜欢,爷是喜欢九儿姑娘的。”

九儿嫣然一笑,一丝酒意挂在嘴间“那喜欢九儿多一点,还是心儿姑娘。”

“这……”阳春抿了抿唇,欲言又止,端起桌边的酒慨叹而下。

聚见九儿姑娘今日的不一样,她看得出九儿姑娘并不傻,并不是不懂,甚至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爷对杜家小姐的情意,她这是在为爷与杜家小姐的事情而伤心难过,才会想到要以酒消愁,谁知愁更愁。

“阳春不回答,那就是曦哥哥喜欢心儿姑娘多一点。”九儿虽是笑着说完这一句话,但是声音却是在颤抖,眸光中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因素。

主仆二人也许是酒精发作,也许是氛围的升级,换杯为壶,一人一壶,你来我往,好几个来回,混浊的烈酒一杯接着一杯灌入腹中,两人神色渐渐恍惚起来,面颊之上也飞上了两朵酒后的红晕。

随着阳春手中的洒壶倒下,壶中的酒全数洒在了桌上,阳春醉眼朦朦,挥着无力的手,顷刻间,一个栽头,趴在了桌面上,口里呢喃道“九儿姑娘,奴婢,奴婢不行了……奴婢真的不行了……不行了”

九儿闻知,抬起沉重的醉眼,朦胧略显一丝醉意,她伸手摇了摇桌上的脑袋“来,起来,喝……阳春你真没用……”

阳春无法抬头,己是烂醉如泥,抓着脑袋上摇晃的玉手,喃喃响起“九儿姑娘,奴婢,奴婢真的不行了……你让奴婢睡会儿,就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化作了一声沉重的呼吸声,可怜的阳春醉倒了。

九儿收回了手,半眯着醉眼,重重一拍桌面,几个空壶左右晃动了几下“算了……没用的阳春,就睡下了,九儿一个人去院子里喝。”

九儿手里拎着酒壶,一步一摇颤颤巍巍走出了门,她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眸,远处的身影越来越近,她的视线却越来越模糊。

跌跌撞撞两下,一个踉跄不稳,倾斜而下,烂泥般的倒在地上“啊……”

酒壶随意的在地上滚动了几下,便停止了,壶口汩汩溢出酒水,墨棋快步上前跃过倒在地上的酒壶,将地上的九儿抚起,聚见她醉如烂泥“九儿姑娘,你怎么,怎么喝成这样,阳春呢?”

九儿微微睁开了眸,痴痴一笑,而后竖着手指比在唇间“嘘……阳春睡了,睡了……呵呵……”

墨棋轻轻一叹,而后命令道“你,速去通知爷。”

“是”

伴着下人的离开,九儿摇摇晃晃地起了身,她寻着有烛光的地方,挨着廓子一一步一步挪着步子,墨棋一路小心翼翼的跟在她的身后。

走着走着撞在一面宽敞的胸膛之上,端木辰曦单衣至此,聚见九儿一副烂醉如泥,醉眼朦胧,口里还在呢喃着什么?平日里平静面容之上泛起一丝寒意“她怎么弄成这样?”

墨棋莫名的摇摇头“属下也不知,方才在府里巡视,刚好撞见九儿姑娘倒在地上,一看才知,九儿姑娘喝多了。”

端木辰曦疼惜地将她抱在怀间,招着手道“命人速速弄些醒酒汤送过来。”

“是”

撞入温暖的怀抱,她笑了,伸出手,停在鼻梁上的手指,滑到唇畔,拍了拍这张紧绷的脸,而后将他狠狠的推开“不许抱我,走开……曦哥哥说过……男女授受不亲。”

端木辰曦被她推得一个踉跄不稳,墨棋连忙抚住,轻唤道“爷……”

“九儿……九儿只能让曦哥哥一个人抱,呵呵……你不是曦哥哥,走开。”她竖着手指,一个劲的跌跌撞撞转着圈,转到墨棋跟前时,她停下了,冲着墨棋轻轻一笑。

“九儿姑娘你……”墨棋对她的莫名笑意,感到慌乱。

九儿慢慢的靠近墨棋,眨眨眼睛,出其不意的伸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踮着脚尖,贴着他的脸,侧望着唇边泛起一抹醉人笑意“呵呵……曦哥哥……你是曦哥哥……你终于肯来见九儿,九儿会乖的……九儿再也不惹你生气了,你不要不见九儿……”

墨棋身子一震,微微挪动着脚下的步子,紧紧的抓住环在他脖子上的玉手,将脸往后仰,拉开于她亲密的距离,咬着牙道“九儿姑娘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爷,我是,是墨棋……爷在那边”

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醉眼中泛着一个人影,看了半响,思索了半响,咧着嘴,眯着眼,冲着端木辰曦一笑,而后转了眸,更加用力的靠近墨棋,丝毫也不肯放开,娇声呢喃在他耳边“胡说,你就是我的曦哥哥,曦哥哥……”

端木辰曦脸色瞬间阴沉,声音寒冽到极致“来人……拿冷水来”

下人得令丝毫不敢怠慢“爷,水来了。”

端木辰曦身子微微一僵,口中却说着冷漠无情的话语“泼下去……”

“爷,不能啊,这样九儿姑娘会生病的。”墨棋僵硬着身子,怀里的九儿不停地往他身上蹭,他都快冒出了汗。

端木辰曦负于身后的手渐渐收紧,不忍心的转了眸,喝斥道“还要本王说几次,泼下去。”

“啊……”九儿与墨棋被一阵冷水从头淋到脚,九儿微微一颤,无力的松开了手,渐渐跌坐在地上,环抱着自己颤抖的身子,口里呢喃着“冷……冷……”

端木辰曦上前将全身湿透了的她揽至自己的怀间,小心的护着她,将她横抱起来飞身离去,只丢下一句话冰冷的话“你先下去换件衣服。”

清雅殿

端木辰曦抱着湿淋淋的九儿一路穿梭,直至清雅殿,殿中的奴才进进出出,开始忙碌起来。

“爷,这里就交给奴婢,您先换件衣裳吧,你全身都湿透了,晚了只怕会伤了身子。”采蝶一边准备着干净衣裳,一边着急盯着爷身上浸湿透了的单衣。

端木辰曦将九儿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脱到亵衣的时候,他指尖一颤,似乎发现了一丝不妥,顿了顿,指尖收紧,顷刻间抬眸“阳春呢?”

采蝶迟疑的看着他,吱吱唔唔“阳春姐姐,阳春姐姐醉倒在静轩殿中,现在还没有醒来。”

端木辰曦闻知阴了脸,转眸看向怀里酩酊大醉的九儿,而后又轻轻一叹“行了,你们都下去吧。”

“可是……”聚见爷怀里的姑娘衣不遮体,采蝶欲言又止。

“都下去。”端木辰曦低沉的声音又再一次响起,他还是不放心除了阳春之外的人来照顾九儿。

“是”

随着丫头们的离开,殿中就剩下他与九儿两人,九儿面色红晕,秀眉微紧,双眸紧闭,似在沉睡。

当他的指尖再一次触碰到她冰肌玉肤时,他的手微微一颤,眼前顿时浮现出那日在三王府中,九儿昏迷衣不遮体,细润如脂,粉光若腻的一幕,身体泛起了一丝燥热。

他顿了顿,缩回了手,欲要起身唤来丫头替她更衣,动容之迹,他又改变了思绪,紧紧的闭上自己的双眼,伸手颤抖的解开她亵衣的扭扣,将身边丫头准备好的干净衣裳给她换上。

完成这整个过程他都是紧闭着眼睛,每一个动作他都非常的小心,最后待衣服穿好后,她将他拥在怀里,替她拭去如水发丝上的水迹,微感她的身子在颤抖,她便将她拥得更紧了,抚手至额前,酒后的热度还是未退下。

他看向酒本醉沉睡中的九儿,忍不住唇边泛起了微微苦笑,他竟是被这丫头折服了。

方才得下人来报,他便从睡梦中惊醒,一路飞奔过来,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那颗却是为她悬在了半空中,他本以为只要不见到她,他的这颗浮动的心便会渐渐的安定明确下来,谁知她却以这种方式,让自己更加的在乎起她,他算是被她折服了。

看着她窝在他怀中睡得恬静舒适,他也渐渐不由自主地阖上了眼眸,手上却微微收力,将她揽得更紧了几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