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恍如梦中

作者:杏馨 字数:51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端木辰曦自那次后,这己经不知是第几次从梦中惊醒了,每一次的画面都一模一样,仿如昨日一般,历历在目。

“曦哥哥……”一个小丫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小脑袋娇气的倚在床榻之上,一对水晶眸子在黑夜之中闪闪发亮,这就是他带回来的傻子,这一日她便成了府里上下讨论的对象。

端木辰曦梦中惊醒,而后耳迹旁又响起了声声“曦哥哥”,他仿佛又见到自己心爱之人回到了身边,不禁一唤“心儿……”

九儿乖巧的手持锦帕轻轻地在他额头之上游走,试图替他拭去额头上的汗珠,皱着眉道“曦哥哥,你做噩梦了么?”

九儿的靠近,他低头微见,她的神色极为认真,而她的气息在他胸口仿若轻羽般撩拨着他的每一根神经。一瞬间好似全身的血液在不停地沸腾。

再待他定睛一看,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一脸厌恶之意,狠心的甩开她的手,怒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九儿睡不着,九儿想和曦哥哥一起睡。”九儿微微侧着脑袋,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他。

端木辰曦愤怒掀开床幔,他怒目一扫屋内“胡闹,阳春,阳春……”

九儿见他发怒,便快速慌张的跳下床榻,无奈的拾起地上的锦帕,紧紧拧在手中,呆站一旁,楚楚可怜。

一直徘徊在门外的阳春一听端木辰曦大怒,立刻推门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对上九儿的水眸,心里一紧,开始瑟瑟发抖。可是她不敢有丝毫懈怠“爷,有何吩咐?”

端木辰曦怒视她,见她心虚般躲开了视线,指着呆站一旁一动不动的九儿“这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让你好好看着她么?”

阳春瑟瑟发抖地转眸看向身边的九儿,一瞬间青白了脸色“回爷的话,九夫人……”阳春声音有些颤抖,这才发现自己方才语快,说错了话。

这一个月内,王爷抬了八房妾室,这是第九个被带回来的女子,回来之后,本以为王爷这是要纳第九房妾室,谁知道王爷交代下去不许以夫人相称,他们这些奴才个个不明,难道王爷这次是要将这名傻傻的女子封为王妃,他们更是不能怠慢。

端木辰曦眸光一冷,似剑,本就发青的脸变得更黑了“住口,什么九夫人?”

阳春双膝落地,颤声道“是……是九儿姑娘力气太大,奴婢实在是拿九儿姑娘没有办法,方才让她跑了出来。”

阳春也在迟疑,九儿的力气如此之大,好似草原之上的女子,蛮横有力,东晋国的女子不及她的三分,方才让她逃出了屋,见她窜入爷的屋内,她己是慌乱得措手不及,只好默默的等待爷的责罚。

端木辰曦扯了扯唇,脸色渐渐黑沉“既然没有办法,那本王留你何用?自行去领三十板子。”

他的情绪从来都没有像今日这般暴怒过,他甚至对任何人都不会表露他内心的喜怒哀乐,一切的情绪只会埋藏在心底,可是今夜他却失控了。

九儿被他这么一吼,连忙学着阳春跪了下来,思考了一会,稚嫩的声音又起“曦哥哥,你怎么发火了,还要打阳春,王嬷嬷说过打人是不对的,而且在黑夜里还会遇到鬼,很吓人的,曦哥哥,九儿不让你打阳春,不然你遇到吓人的鬼,又要做噩梦了,九儿不愿曦哥哥再做噩梦了,要曦哥哥每晚都睡得好好的,就像九儿这样。”

她边说边像个小懒猫样的偎依在他的身旁,小脸乖巧的仰着,双眸闭得紧紧,时不时抿抿小唇,几分淘气,几分可爱。

“噗哧”一声,端木辰曦笑出了声,他今日竟会笑了,屋内所有有下人都为之惊叹,这一个月以来,王爷就像变了一个人,不只话少了,更不会笑,今日竟在一个傻子面前,噗哧笑出了声。

端木辰曦半响过后,才发觉自己的情绪变化,顿了顿,抿了抿唇,慢慢的放低了声音“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带她下去歇着。”

“是……奴婢遵命。”阳春见王爷的语气渐缓,这才颤抖着双腿从地上爬起,而后向九儿伸出了双手。

九儿见阳春向她伸出了手,她奋力的摇了摇头“九儿不走。不走。”

阳春转眸看向一脸阴沉的王爷,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之中,她悄悄的凑到九儿的耳畔“祖宗,你就跟奴婢走吧,再不走,奴婢就要成鬼了。”

九儿纯纯的眸子一闪一闪的,甚是可爱,而后又皱了皱眉,奈何无形中透出一种迷茫的神色,正是别人眼中傻瓜的典范,终是惊叫出声“啊……阳春成鬼,那岂不是很吓人,那会吓到曦哥哥的,阳春你快跟我走,九儿不能让你吓到曦哥哥。”说着便拉着阳春的手飞快的跑出了殿外。

待她们离开后,端木辰曦嘴角的弧度拉得越来越长,今日白天的那一幕又清澈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回忆

阳春三月,繁花盛开的季节,雨后春笋一个一个争先恐后的冒着头,万物在春雨的灌溉滋润下茁壮成长,一片繁华亮丽,一片欣欣向荣。

暖心谷这个世外桃源,更是一绝,繁花遍地,一朵朵,一簇簇,一片片姹紫嫣红,层层薄雾笼罩在谷间,仿佛如仙境一般美不胜收,让人如痴如醉。

一个三分长相,七分灵气的小丫头,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的水眸,一瞬一瞬地落在地上俊美绝纶的轮廓之上,粉嘟嘟的趴在一团柔软之上,呢喃道“真好看!”

端木辰曦沉睡之中微感自己的面容之上有一丝异动,他依稀睁开双眸,朦胧可见一名女子爬在自己的身上,娇俏柔软的身子在他身躯之上微微动了动,她蹙了蹙娥眉,缓缓睁大了亮如星辰的水眸,那双眼睛,那份神韵像足了某人。

小丫头挥着小小玉手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骤然拉回思绪,一把将她从自己的身上移开,直立起身,环顾了四周,空荡荡,他回了眸,对上天真的水眸,开了口“你,你是何人?怎会在此?”

这里是他与杜念心的秘密私会点,也是他为杜念心而造,这几年来,谷内布满了他们浓浓的爱意,每一处花草开放的瞬间,都见证着他们之间的爱情。除了他们俩,任谁都无法找到这个出入口,今天这名女子怎会在此,不过这些对他来说,也不是太重要了,人都不属于自己了,还在乎这些虚幻不实际的回忆做什么。

他与杜念心如一对神仙眷侣的般在这仙境内度过了上百上千个难忘的日头,这里每一个角落都是他们的回忆,他们的美好,他们对未来的憧憬,只可惜,此一时非彼一时,物是人非,幸福对他而言就如芸花一现,过眼云烟。

小丫头甩了甩手,思考了一会,咧嘴一笑,眸光熠熠望着他“我是……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小丫头这一笑,与她也是那么的相似,让他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揪起。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见她有着捉弄之意,便不想去理会,拂袖离去。

小丫头挠了挠后脑勺,漠然过后,又恢复了面上的欢笑,兴高采烈的跟在他的身后。

端木辰曦没走几步就感觉到她紧跟在自己的身后,停下了脚下的步伐,回头,转眸“为何跟着我,快回去……”

小丫头见他停了下来,她也立即停下,见他赶自己走,委屈的微微低下了头,不再看他。因为她也不知回到哪去,跟着他,让她觉得有安全感。

端木辰曦抬头仰望天空,空中乌云密布,空中卷起阵阵响雷,汹涌来袭,半响后,转眸道“天要下雨了,这里危险,姑娘还是快回去吧。”说罢,转身大步离去。

“呜呜……”身后传来了阵阵哭啼声,伴着款款来袭的雷声,汹涌凄凉。

端木辰曦骤然停下了脚步,这是为何,听到哭声,他内心竟泛起了一丝悯柔之意,回了头,聚见她痛楚的趴在地上,立即上前俯身扶起了她“怎么回事?怎么哭了。”

小丫头含着闪闪泪花一瞬一瞬的盯着他,楚楚可怜“痛痛……”

“哪里痛”端木辰曦将她扶起,沉着冷静的眸光上下打量着她。

“这里”小丫头嘟着小嘴,伸手指着自己的右脚。

他将她轻轻扶至亭子下坐下,扳过她的右脚,让她的脚稳稳的放在自己的双膝之上,蹙了蹙眉心,轻轻一叹“为何会痛?”

“你伤的。”小丫头嘟着小嘴,闪闪的水眸湛湛有神的看着他,似在生气,又似在埋怨。

端木辰曦迷惘的看着她,眸中侧闪出一丝不解,而后又无奈的垂下头,轻轻的抚上她的右脚,边帮她揉揉,边道“我几时伤了你。”

小丫头还是直直的盯着他,指了指方才他躺过的地方“刚刚在这里,是你压着我的脚睡着了,压得好痛,好痛。”

端木辰曦顿了顿,方才自己确实是躺在这里,只因为借酒消愁愁更愁,一醉便倒下了,不知自己竟压到了人家姑娘的脚,回想起这些稍稍有些愧疚之意。

他细细的检查她的脚伤,脚踝处确实有一小片刺眼的紫青,帮她轻轻的揉揉过后,心里缅怀一丝悯柔之意“只是小伤,也罢,你家在何处,我送你回去。”

小丫头疑惑侧着脑袋瓜子,抬眸满脸疑云“家是什么?”

“就是你住的地方。”端木辰曦轻轻一叹,温柔的解释道,看似俏丽水灵的一姑娘,举止谈吐间,懵懵懂懂,疑似弱智。

小丫头摇摇头,傻傻的一副迷茫不解的状态。

“连住的地方都不知道,那你叫什么?”端木辰曦这还是第一次这么热衷的对待一个不相干的女子。

小丫头思考了一会,抿了抿唇,斜眼指着地上的酒壶,稚嫩的声音又起“这是什么?”

“酒。”端木辰曦有些茫然的看着她。

小丫头狐疑地拧着弯弯的柳叶眉一会儿后,又开心的笑了起来,抱起地上的酒壶,亮在他的眼前,嗓声又起,兴奋的说道“我就叫它,酒。”

“你名字叫酒?”端木辰曦好奇一问,没想到这女子不止疑似弱智而且疑似疯癫。

小丫头点了点头“嗯,刚刚你是抱着它睡的,口里还一直在叫酒,我看你应该很喜欢它,那我也要叫作酒。”

方才她趴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整个过程,端木辰曦口里都唤着酒,她小小的脑袋定是想到,他这么喜欢酒,连睡着了还常挂嘴边,那就叫自己酒好了,因为她喜欢他,她也希望他能时时叫着自己的名字,时时想到自己。

端木辰曦料到她的小心思,欣然一笑“看你傻呼呼的,面上什么都不知道,脑袋倒是转得挺快的,罢了,以后就叫你作九儿吧。”

九儿受到称赞的小脸霎时像花开一样粲烂起来,有一股说不出的傻气。拍着手,为自己的新名字而雀跃“九儿,九儿,真好听。”高兴过后,她又指着他反问道“那你呢?你又叫什么名字?”

“端木辰曦。”

“曦哥哥……”九儿软糯糯的声音在他的耳迹响起,声音如星光一般亮晶。

这一刻,他聚然一愣,感觉心好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再一次对上她的那双水眸,那种深海之中的穿透力,让他在她的身上看到了另一个人模糊的影子。

他这一个月以来,带了多少女人回府,无论是五官还是身形,还是形为举止只要有一处是相似于杜念心的,他都统统带回府。

今日眼前这个傻傻的丫头,不管是身形还是相貌,就连那丝丝笑容都与他心中的那个女人十分相似,看到她笑,看到她那双眸子,他就仿佛看到了杜念心一般。

然而他对杜念心是又恨又爱,试图对她绝情,但终究还是做不到,他这一个月抬了不少女人入府,所作所为也只想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但是杜念心却是丝毫不在意,没有任何的反常动作。

他愣忡过后,微微轻启薄唇,眸子中闪出无限的温柔,嗓音低沉“你愿意随我回家么?”

“回家,回曦哥哥的家么?”她嘟着小嘴,直勾勾的看着他。

端木辰曦笑着点了点头,弯腰俯首,含笑地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曦哥哥是好人,九儿愿意。”她高兴的拍着手,开心地柔柔一笑。

端木辰曦再次打量着她,她的确是有着姣好的面容,那眼神笑起来是妩媚的,却又透着无辜,那么干净,那么清澈,不含任何的杂质。

她的年龄应该也有十六七了,可是无论说话的语气,还是行为举止都透着稚气,好似七八岁的孩童。

就这样,这个傻气可爱的九儿因为一声“曦哥哥”就被他带回了府中,然而这一切就成了府中上上下下议论的话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