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心起涟漪

作者:杏馨 字数:338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雅殿

夕阳西下,天边的那一抹晚霞淡淡出现了晕染,好似女子粉妆玉琢的面容之上涂了胭脂的妩媚,又似淡淡或隐或见的血迹残留,倒映在小溪流水间,闪闪发亮。

清雅殿内透着丝丝凉意,透过门缝可以看到杜念心偎在端木辰曦的怀里,那张绝世姿容的玉脸已然变成了苍白无半点血色,紧闭着双眼,唇角干涸发白。

此时的端木辰曦沉默不语,只是紧紧地抱着怀中的女人,他的脸上有一抹深深的沉痛,那样悲悯。

他拥她在怀间己经好几个时辰了,房间里无任何的异动,自从太医告诉她,杜念心是因为伤心过度,气急攻心至晕倒,他的整个心就揪成了一团,双眸满是痛苦之色。

他以为自那次后他不会在意,他不会再为她心痛,但是事实告诉他,他做不到,当那一抹倩影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他是慌还是痛还是喜,连他自己也分不清,就在她倒地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似乎在下沉,几乎欲窒息,脚下的动作己无法控制,他只想抱住她,抱得紧紧的。

“曦哥哥……”微弱的声音伴着怀间柔软的异动,撞进了他的心里。

他眸光一闪,微感怀里的轻轻异动,负于她柔软身子上的手微微一僵,他终究难以抗拒她那双水眸,也无法忘却曾经陪伴他度过那么多开心的时刻。

下一刻,他收回了手,将她放置床榻之上,低沉一语“你醒了,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本王去叫大夫……”

“不用了,曦哥哥,心儿没有哪里不舒服。”杜念心面容之上稍稍恢复了些血色,忙着摇了摇头,水眸却一直绞着眼前的男人,一分一秒都舍不得离开。

“那就好,快入夜了,本王己命人通知了你的父亲来接你。”他起了身,背对于她,不再看她,是爱还是恨,一时之间,他自己也难以分清。

杜念心心口一滞,从他口中一字一句,她发现自己的身子又渐渐开始冷却,自嘲一笑“曦哥哥何时与心儿这般生疏了?”

“杜小姐己赐婚于太子殿下,当日杜小姐不是说得很明白么?以后便是本王的嫂嫂,本王自然不能再如往日那般唤你,否则已不是有失礼数。”端木辰曦字字尖锐,像一把利剑直穿入彼此的胸口,一片刺眼的血淋。

杜念心眸光一敛,一瞬间竟是泪光盈盈“曦哥哥,我……”话在喉间终是难以说出口,化作了一丝无声。

端木辰曦心口一痛,那日暖心谷的一幕又痛苦的浮现在了眼前,两人纷纷陷入了沉默,黯然离开之迹,丢下了一句似是关心,又似凄凉的一句话“你身子还很虚弱,今晚就在本王府中好好歇着,本王会命人向你父亲道明原由。”

“曦哥哥对心儿如此疏远,是因为心里有了别的女人么?昔日里对心儿说过的话,都不作数了么?”她的话紧紧的伴住了他的脚步。

他转了身,杜念心心头微颤之际对上了他的眸子,只见他眸中划过一丝愤懑,使得人简直心头骤然升起一道寒凉。

“杜小姐难道忘了么?当日在暖心谷,是杜小姐亲口与本王绝情的,至于本王心中有没有别的女人,这都己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他的话如一根刺一般的卡在了喉间,抿了抿唇,转了眸。

杜念心起了身,下了床,渐渐地靠近他,捡起他未说完的话,洒着泪字字句句道来“我的心中一直都只有曦哥哥,绝无旁人,若不是爹爹相逼于心儿,我又岂会愿意与你划清界线,愿意下嫁给太子殿下,你又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我是如何走过来的,我的心有多苦,有多痛,有多想见到你。”

他聚见杜念心身形一晃,泪光盈盈,心底有一股冲动,想要上前扶起她,但终是隐忍了,指尖收紧,转了身。不再看她,牙缝间硬生生地挤出了几个字“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杜念心看着他渐渐漠然的神色,看着他毅然决然的转了身,她心慌意乱,悲痛万分之迹,她从后环上了他的腰迹,贴在熟悉的背脊之上,紧了紧手,泪如雨下“心儿知道,曦哥哥心里有了别的女人,但是心儿只想告诉曦哥哥,心儿的心里只有曦哥哥一人,这一生都不会变,就算曦哥哥不再爱我,我也会一直爱着曦哥哥。”

闻言,他眸光一闪,想要转身将她拥入怀中,却终是放下了手,心里顿时掀起一阵涟漪,眸中闪泺着丝丝水迹。

顷刻间,他用力松开腰迹上的玉手“本王命人传膳至房间,你先歇着。”大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走出门之迹,他有意识的停了下来,方才那一抱,他的心又仿佛开始模糊起来,为何自己的双手会不受自己意识所控制,他在心里反复的告诉自己,她是太子的女人,三月之后,便是他的嫂嫂,他不能这般做。

“爷,你终于出来了,你快去看看九儿姑娘吧。”阳春急促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端木辰曦瞬间敛回了思绪,眸光一闪,脸色沉了半分“她怎么了?”

“她从一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都一下午,滴水未进,奴婢担心九儿姑娘她……”

还未等她的话道完,一阵风从身边而过,待她回过神来,爷的身影己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屋里的一道白影,像空中摇曳的残枝一般,跌坐在椅子上,两眼空洞,泪洒面颊,直到手心处传来刺痛,杜念心才恢复了意识,低头一看,指甲近乎嵌入掌心,指甲印鲜红而刺眼。

那温暖的一抱之中,她看得出他的心中己然还有自己的位置,再回到方才端木辰曦为了其他的女人,慌乱沉重的步子之中,她微感自己的位置在慢慢的动摇,不会的,他不会爱上其他的女人,他承诺过,他承诺过,杜念心此时的情绪错宗复杂,把持不定。

“爷,你可来了。”墨棋立在门外聚见爷的身影,慌忙的迎了上去。

“把门踹开。”端木辰曦转头朝墨棋沉声开口。

墨棋心里一怔“踹……”

端木辰曦与他视线相对,丝丝寒光狠唳,眉目更是一冷“还要本王说几遍?”

“是……”墨棋聚见爷面容之上的怒气,抬起脚,朝门缝重重一脚“啪”地一声,门瞬间被踹开了。

门被踹开的那一刹那,一束柔和的月光浸入屋内,屋里昏暗一片,摇摇曳曳的烛光洒落在屋间。

若隐若现九儿小小的身躯蜷缩在床榻之上,一动不动,聚见屋里的动静,她微微抬了眸,视线不停的绞在他的身上,眸光中透着丝丝悲凉与凄美。

端木辰曦迈进屋内,悄悄的坐在了她的身旁,伸手抚上她额前纷乱的发丝,谁知九儿一个闪躲,转了眸,不再看他。

端木辰曦心里一怔,意烦意乱起来,收回手,沉默了片刻,低斥道“为何不出去吃饭,也不见人,还把自己关在屋里,非要这般任性么?”

九儿别过了脸,眸底染上一抹忧虑的情愫,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回答我的话。”端木辰曦那赋有警告指责之意的声音在她的耳迹旁响起。

九儿被他的斥诉,微微一颤,眼角的一丝温热无声地划过脸颊,还是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不知是害怕,还是在生气。

“不说话,不吃饭是么?好,那就以后也不要说话,不要吃饭。”说罢,他奋力起了身,头也不回的朝门口走去。

见他欲要离开,她撇了撇嘴,热泪饱含眼眶,很想忍住,可是终究还是没能阻止,泪花雨下“曦哥哥今日为何丢下九儿,抱着其他的女人入了府。”

九儿低哑的声音伴住了他的脚步,端木辰曦心口一撞,转身回眸之迹,聚见她眸中满含浓浓凄楚,心里又泛起一丝涟漪,半响后,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转了身,带上了门。

“爷,九儿姑娘她……”门外的阳春一直守在门口,聚见门开了,她一脸的担忧的迎了上去。

自从九儿姑娘回来之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她都有些难以适应,究竟九儿姑娘这几天发生了何事,为何她对她萌生了一丝陌生感。

端木辰曦眸中闪过一丝忧伤,阴着脸,低沉道“将晚膳送到她的屋里,寸步不离的看着她用下。”

“是”阳春寻着爷离去的背影,微感爷身上一丝寒意,让她不禁身子微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