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人在做天在看

作者:杏馨 字数:343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四王府

昔宛殿

四爷一夜未归的事情惊动了全府上上下下,昔宛殿全府上下妾室聚首,一个个面色都似乎深陷灰暗之中。

门“咯吱”一声响,映入眼帘的是个粉衣女子柳青青,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

最显眼的还是她腹前捏得紧紧的双手,其中一只手上缠着白色的纱布,格外的刺眼,今日面容失色,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来得也较晚,以她平日的性子,发生了这种事,她都是第一个到,而这次却姗姗来迟。

几个姐妹向来就与她较好,笃见她手上的白色纱布,就像蜜蜂一般围了上去。

“我说柳妹妹,这是怎么了,才一夜不见,你这手是怎么一回事啊?我看你精神状态也不好。”说话的是苏晴儿,媚眼时不时瞅着她失色的面容,虽是嘴上关心备至,但心里却是在琢磨着别的事宜。

柳青青双手微微颤抖了几下,缩回了手,面上强加一笑“多谢姐姐关心,昨夜起风,半夜起来关窗子,不关心割到了手,己无大碍了。”

“你若是身子不好,就回屋歇着吧。”上官婉婷端坐在主座,端起身边的香茶送至唇边小咄了一口。

“不用”柳青青神情有些异常,跃过这些粉黛,珊珊坐下。

待屋里稍微安静了下来,她们便展开了今日的主要内容。

“大伙都说说啊,你说爷为了一个傻子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二夫人卓云扬着手中的丝巾,一脸怒色,在屋内各位妾室面前晃了一圈。

“就是,为了能够寻回傻子,爷竟然下令全城戒备,真不知这傻子有什么好的。”答话的是三夫人冷如泌,她手舞足蹈,语气生硬,一言一行都在诠释心中的不满。

“这就说明那傻子在爷心目中的地位高于我们之上。”叶紫嫣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侧坐一旁摆弄着光彩艳丽的蔻丹。

卓云闻知,站起身来怒指道“我说叶紫嫣,你到底还算不算个女人?”

叶紫嫣面色怔怔,指尖收紧,瞬间便敛了面容之上的怒气,依旧一边炫耀着蔻丹,一边巧笑嫣然道“请问卓夫人,本夫人哪一点有弱于你啊?”

“你……”卓云脸色气得能够滴得出水,无话可说,双眸怒火熊熊地看着满腹得意的叶紫嫣,挥着手中的丝巾,一怒之下跌坐在椅子上。

这屋内又陷入了沉静之中,相互间个个面色怔怔,平日里出头的柳青青倒是老实了起来,今日竟一句话也没多说,静坐一旁,紧紧的捏着自己手中的丝巾,越来越紧。

身旁的苏晴儿双眸时不时地关注着她,甚至一个微小的表情,她都能猜出柳青青心里的想法,她是害怕了,至少那天在茗花宛,柳青青对付那傻子的一招,她是有目共睹,嘴角上顿时掀起了一丝弧度。

“夫人……夫人……”声声急切的声音越来越近,慢慢的灌入她们的耳迹。

柳青青的丫头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拌着脚下的门槛“扑通”一声栽倒在众人的面前,打破了屋内的沉静。

“我说柳妹妹,你这是怎么管教你屋里奴才的,如此莽撞,没见着我们正在商量着事么?”卓云方才本就闷着一肚子的气,聚见这奴婢莽撞闯入,心里的更是焦燥起来。

柳青青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生气的卓云,并没有说什么,回眸,将视线落在地上丫头的身上,秀眉紧皱,目瞪道“还不快说到底何事?”

丫头己是顾不上跌倒的疼痛,从地上快速的爬了起来,丝毫不敢怠慢“回夫人的话,方才爷差人回府,让管家将静轩殿收拾好,说,说一会九儿姑娘便回府内养病?”

“病?那傻子怎么了?”柳青青急了,紧了紧双手,丝毫没有在意手上扯得疼痛的伤口,声音开始颤抖起来。

“听说是受到了惊吓,爷寸步不离的陪着九儿姑娘。”丫头不敢抬头,双手死死的捏着衣角,双脚止不住的发抖。

所谓做贼心虚,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柳青青闻知瘫坐在椅子上,她该如何是好,那傻子竟然毫发无损地被爷带了回来,如若爷调查出是她一手设计的,那她便是吃不了兜着走。

“看吧,看吧,我就说爷偏心,为了个言不正,名不顺的傻子,还特意将府中的主殿赐给她养病。”苏晴儿故意火上浇油。

她知道柳青青在害怕什么,柳青青本就是她在府中的威胁,有她在的一天,不要说王妃之位,就连那侧妃之位,她是想都不能想。

府里这些妾室除了中丞之女上官婉婷,能与自己相比就属柳青青了,余下的几人,一个戏子,一个舞姬,一个婢女,还有一个对王妃之位无任何眷恋的叶紫嫣,这些人都不足为俱,只要扳倒了柳青青,那么她坐上侧妃之位的机会又更上一层楼了。

今日爷带了傻子回府,定会调查傻子失踪的事,她何不趁这个大好的时机,扶摇直上。

“你难道就住得很差么?”一直没有说话的主位上的上官婉婷冲她开了口。

“姐姐,我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苏晴儿装腔作势欲要解释什么。

“好了,不要再说了,都回屋去吧。”

上官婉婷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这两日她己是够烦心的了,再遇到这种事,打破了她以往的平静。

嫁入府中才一个月时间,麻烦事接踵而来,她要一桩桩理清,一桩桩处理好,到头来,府里的爷一句话也没有,甚至连她的昔宛殿从未来过,她有时候怀疑府里的爷是否还记得有她的存在。

如今爷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傻子弄得满城风雨,难道她堂堂的中丞之女,就真的比不上一个傻子,她自心底暗暗叹息。

“是,妹妹告退。”

待妾室们走后,柳青青独自一人留了下来,她面色怔怔,探头见她们都己走远“扑通”一声,双膝落地“姐姐。”

“你这是做什么?”柳青青的突然之举打乱了她此刻的思绪。

“请您这次一定要救救妹妹,如若连姐姐也弃妹妹不管的话,那妹妹死定了。”柳青青死死地拉着她的裙角,一阵梨花带雨。

上官婉婷轻轻一叹“你早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呢?”

柳青青慌了,顿时泪如涌泉“我当时只是想逗那傻子玩玩,将她赶出府,谁知她会被骗去青楼,我……”

“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上官婉婷将她扶了起来,端坐一旁,直直的看着她。

柳青青抬起了头,泪眼盈盈地看向她“请姐姐不要说出事情的真相。”

“就算我不说,难道人家姑娘就不会向爷道出事情的原由么?”上官婉婷不屑的看着她,瞅了半响,垂了眸似在思索些什么?

“姐姐别忘了,她只是个傻子,她不会说的,况且当日在场的都是我的人。”柳青青见她一丝动容,眸中透露出了一丝欣喜。

“不是还有个阳春婢子么?”

“妹妹都己经安排好,料她也不敢多说什么?姐姐你可一定要替妹妹守口如瓶啊。”她又跪了下来,开始抽噎哽咽。

她现在期盼就是上官婉婷能够替自己保守这个秘密,就算是爷查起来,府里的人大多都不知情,知情的人都己被她买通,就连那阳春婢子,她也交代了下去,得知阳春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阳春也极为孝顺,如若那婢子敢胡说些什么,她必定会让她生不如死,岂只是她,还有她那年迈的老母亲也逃不了她的手掌。

“好了,你起来,我不会说的,但是你也要记住,人在做,天在看,凭爷的心思,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你最好是收敛起你那份邪念,在这府里安分些。”上官婉婷又是一叹。

上官婉婷无奈的蹙起眉头,虽说这柳青青她并不是太喜欢,但是这些日子,她待自己也算是恭恭敬敬,做事也不敢逾越,毕竟她也是无心之举,既然那姑娘没有受到什么损失,爷也将她平安带回了府中,总算是免了这罪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女人又何苦为难女人呢?

“是,妹妹一定安分守己,绝不生事。”柳青青眼前闪过一丝庆幸,方才的慌张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也回吧。”上官婉婷无奈的挥了挥手。

“是,妹妹告退。”柳青青行礼之迹,余光瞟过一眼眼前的女人,眼里琢磨些事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