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贱种

作者:杏馨 字数:28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杜府

杜正文是朝中的尚书,自然府内建筑也是佳木葱茏,奇花娇艳,雕薨绣槛,顺着一带清流而至,可见一座玲珑精致的亭台楼阁,楼阁之下最诱人的还是那一簇簇,一拥拥的百花齐放,光艳逼人。

一个妙龄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彩扇飘逸,若仙若灵,碟仙般在花丛之中翩翩起舞,女子倾国倾城,明眸皓齿,画着彼岸花的眉心间带着忧愁,又不似忧愁,嘴角虽是勾起一抹笑意,但又好似冷笑,魅惑众生的眼中充满了悲伤,又犹如绝望。

“好,好,心儿的舞姿是越来越迷人了,本宫仿佛那一瞬间置身仙境。”一阵清脆的掌声响起,端木辰皓斜坐阁楼间,如痴如醉的观赏着眼前的美人。

杜念心款款向前,微微颔首浅笑“太子殿下缪赞了。”

“来,本宫替你擦擦汗。”端木辰皓伸手将她揽至自己的怀间,让她坐在自己的双膝之上,离得更近,美人的芬芳馨香淡淡传来,柔软如骨的身子握在怀间,不禁让他想一亲芳泽。

杜念心踉跄至他的怀间,呼吸一滞,抬眸望去,他的俊颜渐渐逼近,无畏的挣扎了几下,见他满怀轻薄之意,连忙别脸闪躲,声音颤抖“太子殿下请自重。”

“自重?笑话,你与本宫有婚约在身,你都己经是本宫的人了,这又何妨?”端木辰皓并没有放开她,紧拥着她,双眸一瞬一瞬地逼近她。

杜念心呼吸开始急促下来,这一次她没有闪躲,只是紧紧地闭上了双眸,指尖收紧,指甲渗入皮肉间的疼痛,她丝毫没有在意。

硬生生的将要说的话,一鼓作气的全倒了出来“心儿与太子殿下虽是有婚约在身,但是还尚未完婚,自古云,男女授受不亲,还望太子殿下恕罪。”

端木辰皓与她近在咫尺,她的美,她的娇情,虽然让他欲罢不能,想要得到她,见她一脸的不愿,他倒抽了口气,天下还没有自己得不到的女子。

他脸色一沉,伸手扣住她的下颚迫她与他直视,眸光一冷“你非要拒本宫于千里之外么?难道至今你心里还在想着端木辰曦那个贱种。”

杜念心慢慢的睁开了双眸,心里暗自长长一叹,面色沉了沉,半响过,她对上他的冷眸,一字一句道“请太子殿下慎言,曦哥哥是太子殿下的手足,亦是当朝四王爷,身份尊贵。”

“他只不过是个亡国妃子所生,又岂会是本宫的手足?”端木辰皓放开她的下颌,将她推开来,眼前浮现了端木辰曦的淡定沉着的面容。

杜念心离开了他的怀抱,无力惊慌的靠在丫头玉莹的身上,像脱离了枷锁般的轻松,轻轻的转了转被他抓疼了的手腕。

“曦哥哥虽是亡国妃子所生,那也是皇上的亲身骨血,太子殿下的亲弟弟。”

“啪”桌面一阵巨响,杜念心与丫头全身一震,双脚开始瑟瑟发抖。

“口口声声曦哥哥,叫得可亲热啊,你可别忘了,你是本宫的女人,是他的嫂嫂,本宫命你马上将口给改了。”端木辰皓收回了桌面上重击的手掌,张开来轻轻的吹了口气,缓缓起身,目光如炬,慢慢的靠近她们主仆俩。

“心儿一直都是这么叫的,己经成了习惯,还请太子殿下恕心儿难以改口。”杜念心被他的眸光逼得浑身颤栗,却始终一瞬一瞬地绞着他的视线。

他靠近一步,杜念心便后退闪躲一步,直至逃到窗边,她俯视向下,如若纵身下去,必死无疑,现己是无处可逃。

丫头玉莹猛地上前拦在了他们两人之间,将小姐掩于自己的身后,张开臂腕,目视他,眼波微动,双脚己是瑟瑟发抖,咬着牙颤音道“太子殿下,请您放过我家小姐吧,您这样会吓着小姐的。”

“啪”地一声脆响,一个巴掌重重的甩在玉莹的脸上,玉莹被甩在地上,含着泪抚着自己的脸蛋。

杜念心惊叫出声,欲要上前扶起丫头,却不料,一个侧身被端木辰皓狠厉的揽至怀间“难以改口是么?好,本宫今天就要了你的身子,看你还如何唤得出口?”

他怒气冲天,横扫桌面上的茶具与糕点,将她推至桌边,便托住她的臀部,将她整个人抱起,让她躺在桌面上。

“不要……放开,你放开我……不要……”杜念心在身下拍打着,嘶喊着,拼命的挣扎,可是他却悍然不动。

端木辰皓重重地覆上她的唇,缓缓辗转猛烈之至,此时的他恨不得将她整个人都撕碎了,那只揽住她身子的手臂在不停地收紧,如同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子,他狂妄地撕扯着她的衣服,动作越来越粗暴。

“太子殿下恕罪,请您放了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小姐她身子不适。”玉莹跪在一旁拼命地磕头。

端木辰皓闻知,停下了动作,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奴婢,呼吸开始平缓下来,回眸之迹见身下的女人全身发抖,己是泪流满面。

他持拳重重一击桌面“你最好弄清楚了,你是本宫的女人,本宫是绝不会容忍你心里还藏着别的男人,否则的话,不止是你,还有你那贪生怕死的爹爹,本宫定让你们父女俩自食其果。”说罢,转身便离开了。

“恭送太子殿下”玉莹一边磕头,一边哭着。

杜念心双眼朦胧,全身发抖的从桌面滑落在地上,鬓云乱洒,柔软半掩,不停地抽泣。

“小姐,小姐你可还好?”丫头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将小姐扶至坐下,替她整理好红妆与衣物。

“呜呜……玉莹……他怎么可以这般对我,怎么可以?”杜念心哭着环住了丫头的腰迹。

“好了,好了,小姐,没事了,没事了”玉莹抚着她长发,细细的安抚着。

“这是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不远处传来了父亲杜正文急唤的声音。

“老爷,方才太子殿下他……”玉莹欲要说些什么?

“玉莹”杜念心打断了她的话,而后敛住了哭声,冲自己的父亲摇了摇头“爹,我没事。”

杜正文沉着脸负手立于她跟前斥问“没事?怎么太子殿下气冲冲的就走了呢?是不是你又惹太子殿下不高兴了。”

方才他听见叫声,便一路闻声至此,巧遇太子殿下,便要行礼,却见太子殿下一脸怒气,根本就不待见他,大步出了府。

“老爷,你就不要责怪小姐,小姐她,她差点……”玉莹想将事情告知老爷,让老爷替小姐作主,只可惜又被小姐给阻了回去。

“是女儿不好,方才与太子殿下争论了些事宜,他一怒便说了女儿几句,女儿心里不服,冒犯了太子殿下,他一怒之下便离开了。”杜念心微微垂眸,眸光微闪,却也没有慌乱。

她知道就算她告诉自己的父亲是太子殿下要轻薄自己,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多说什么了,毕竟自己与太子殿下是有婚约在身,就算太子对自己做了些逾越的事宜来,父亲也不敢多说什么?反而会劝自己看开一点,她何必自取其辱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