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抹不去的痛

作者:杏馨 字数:247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清雅殿

正值阳春三月,春雨细润,窗外朦胧细雨随着微风轻轻的飘逸,一滴一滴洒在娇艳粉嫩的花瓣上,瞬间凝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小水晶,在花瓣之上热闹的打着滚,几分调皮,几分活波。

殿内,床榻之上红幔随着窗外潜入的微风轻轻的飞舞,一瞬一瞬,隔着红幔依稀可见床榻之上一副俊美绝伦的轮廓,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两眸紧闭,似在云游,又似在回味,薄唇颜色偏淡,嘴角微微勾起,熟睡之中带着丝丝静谧之美。

梦中

暖心谷是端木辰曦与杜念心的秘密之地,往日他们在这里抚琴作画,宛如一对壁人,今日端木辰曦却只能从梦中见到昔日的恋人,此时的梦就如当日所发生的情景一模一样。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端木辰曦依照往日一样,欣喜若狂的来到暖心谷赴约,远远就见杜念心丰盈窈窕的身躯,她静静的站在亭间,目视雨滴缓缓下落,眸中泛着闪闪泪花。

端木辰曦面带笑容靠近她的身躯,抚过她的肩膀,将她柔若如骨的身子紧紧的拥在了怀里,在她的耳畔情意绵绵一语“心儿,我好想你。”

杜念心心里反复做着思想斗争,沉默不语,紧闭双眸,泪水不经意的往下滑落,静静的偎依在他宽阔的胸膛之上,试图守候这短暂的温暖。

两人相拥在一起,这种甜蜜的时刻也不知维持了多久,杜念心娇弱的声音缓缓的响起“曦哥哥,心儿为你跳一支舞吧。”

“好,心儿跳舞,我为你伴曲。”端木辰曦说罢将怀中的美人不舍得的放开来,随即取下一片绿叶伴奏,丝毫没有注意到杜念心此时的表情。

漫天花雨中,白衣少女如空谷幽兰,随著她轻盈优美、飘忽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更衬托出她芙蓉出水的绝美姿容。

端木辰曦轻启薄唇在绿叶之上游走,沉静幽邃的眼眸如痴如醉的看着她曼妙的舞姿,荡人心魄的乐声伴着翩翩舞姿轻扬而起。

一曲罢,杜念心停了下来,呼吸有些急促,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红晕的面容之上稍稍有所抽动,缓缓的对上了他沉静幽邃的眸子,双手己是拧得紧紧“曦哥哥,这是心儿最后一次为你而舞了。”

他怔怔地看着她,手中的绿叶如残絮一般缓缓下落,无情的转了两圈,硬生生的弃在了地上,方才那一抹如痴如醉的笑意顿时僵在了嘴角,面如白纸。

杜念心,眸光有些恍惚闪动,有些不知所措,暗自里深深吸了口气,侧脸低眸“心儿以后不会再来暖心谷了。”

端木辰曦身子似在微微颤抖,脚下的重量越发的沉重,伴随着这阳春三月的润雨,丝丝清凉,内心的波动好比决堤般的洪水,款款来袭,俊美的面容满布疑云,他飞身向前,欲要拉住她的玉手“为什么?”

杜念心快速的后退了几步,闪躲向她袭来的温暖大手,飞快转眸,泪光点点闪闪,娇喘微微“因为心儿不配。”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这暖心谷可是我们……”低沉转激昂最后化为了一丝无声,话到一半被她硬生生的阻了回去。

杜念心洒泪抬头,蹙了蹙眉心,声音颤抖的道“好了,曦哥哥,你曾经和我说过,这暖心谷是你与心爱之人相守一世的地方,至于心儿,心儿己经不配做你的心爱之人,因为心儿的父亲己经将心儿许配给太子殿下,心儿往后便是你的嫂嫂。”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端木辰曦身子僵硬,敌不过这刺眼的话语,内心好似被她的话硬生生的穿透,撕碎,他此刻无法平静。

“曦哥哥,面对现实吧,今日心儿还会来到这里,是想亲口告诉你,我们,我们己经不可能了。”自从她知道自己的父亲将她许配给太子之后,她茫然了。

她问了很多为什么,她的父亲只告诉她,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都是为她着想,她以后是要做国母的人,她是家中的独女,父亲杜正文这一身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她自小就被权势,荣耀所浇灌,所熏陶。

端木辰曦仿若自己从云端重重的跌入苦海,己是伤痕累累,他无法相信亦无法接受自己所听到的是真的。

他面色阴沉,无力的双手扳过她的香肩,捏得紧紧“不会的,心儿,你相信我,我马上入宫,让父皇给我们赐婚。”

杜念心摇了摇头,泪水如珠窜般一滴连着一滴“没用了,今日皇上与父亲己经商讨好,要将心儿许配给太子殿下。”

“那心儿,你呢?告诉我,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只要你点头,我便会带你离开,远离这里,去过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活。”他的话字字句句诚恳坦然,他会这么做。只要她答应,他便会带她远离这些让人窒息的空间,去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地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杜念心再一次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曦哥哥,你是当朝皇子,在这东晋国,我们能逃去哪里。”

“世间之大,无论是天涯,还是海角,难道还会没有我们的栖身之所么?”端木辰曦双手一紧,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一丝一毫不肯放开。

“如若我们走了,我父亲怎么办?你我府上几百条性命,难道也弃之不管么,请曦哥哥恕心儿不能两全,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曦哥哥……珍重。”她将他狠狠的推开,己是泪流满面。

端木辰曦反过来,狠狠抓住她的玉手,咬着牙道“你就这么想做太子妃,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做这人中之凤?”

“我……”杜念心不敢抬头,不敢面对,因为她心中的波动也是正如他所说。

“无话可说了,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这些虚荣,好,我成全你,不见,就不见。”端木辰曦咬着悲痛与背叛一字一句挤出了牙缝,随后用力甩开了她的手,奋力拂袖,头也不回的冲进了雨中,他试图想让这微风细雨卷走这一切的一切。

杜念心落寞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泪流满面的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雨中,她的心如寒流入浸般的冷冰汹涌,这一切只因为她不能两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