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九儿梦呓

作者:杏馨 字数:53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四王府青灵殿

殿内淡淡的檀香四溢,丝丝柔顺的红幔随着潜入的微风轻轻的飞舞,柳青青含娇椅榻,芳馨满体,鬓云乱洒,柔软半掩,正陷入沉沉的如醉睡梦之中。

“夫人……夫人……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门外传来了丫头的声声叫喊,越来越急,越来越近。

睡梦之中的柳青青忽地惊醒,高抬纤纤玉手细细挽了红幔,秀眸惺忪“何事惊慌,这深更半夜的又有什么大事不好了,你就不能让本夫人睡个安心觉。”

她难得像今天这般睡得踏实,自从知道那傻子被卖进了青楼,她就不知有多高兴,自鸣得意了好长时间,这终于踏实了,又哪来不好了,丫头的声声惊叫,让她微微感到一丝不安。

“夫人,刚刚府里小厮来报,说,说爷去了怡红院。”丫头杨桃的声音有些瑟瑟发抖,神情也开始慌张,开始暗沉起来。

“爷去怡红院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烟花之地,不是男人常去的地方么?”柳青青无视她的话,将身后的缕缕如水发丝挽至鼻前,轻轻一闻,淡淡的一股玫瑰香味扑鼻而来,眉宇间万般风情,万般妩媚。

杨桃微微抬眸,瞅了一眼面前卖弄风情的夫人,化作长长一叹“夫人糊涂啊,爷此去怡红院不是为了寻花问柳,而是为了寻回九儿姑娘。”

柳青青顿了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如水的发丝扬至身后,抖擞了几下,嫣然一笑“那又怎样?那傻子落至风尘之地,就算爷找到她,难道还会要她么?”

这可是她最得意的地方,最先的想法,是想将那可恨的傻子骗出府外,没想到那傻子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竟让人骗去了那烟花之地,想必她现在正在享受在云端,在欲火中燃烧的滋味。一旦那傻子成了人尽可夫的风尘女子,纵然她再有本事,也无法回到府中。

杨桃怒目扫过她一眼,急切的道“小厮还打听到,九儿姑娘逃出了怡红院,被一个姓王的公子带走了,可是不知为何?爷竟带着人寻去了三王府,至今还未归。”

“什么?”柳青青方才的那一抹得意如芸花一现,消失得无影无踪,换来却是慌张与不知所措。

她赤脚跳下了床榻,丝毫没有感觉到地上传过来的冰凉,因为她现在是从头凉到尾,丝毫没有感觉。

她来回踱着步子,一颗心烦躁得很,回眸之间己是恼羞成怒“三王府?爷为何会去三王府?”

“这个奴婢就不知了?”杨桃低下了头,一脸无奈,一脸窘迫。

柳青青眼眸一瞪,随即将身边的花瓶推倒,花瓶“狂襄”一声响,无情的粉碎在地上,碎片在地上乱窜了几下,恢复了平静。

她己是气急攻心,无法自控,终是深深吸了口气,稍做平稳,发着抖的声音一字一句开了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查,快去查。”

“是,夫人莫要慌,奴婢这就去,这就去。”

随着奴婢杨桃的离开,柳青青两眼空洞,脸色苍白地瘫坐在地上,拾起地上的碎片死死的捏在手中,鲜血麻木的一滴一滴下落,她竟丝毫没有感觉到痛。

三王府

“四爷,这是陌璃小姐让奴婢送过来的汤药。”二个时辰后,府里的丫头送来了汤药。

端木辰曦还是目不转睛地看护着九儿,替她拭汗,提被子,换锦帕,一只手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九儿的小手,一直紧紧的抓着。

“放在那吧?”端木辰曦随声应了句。

“是,奴婢告退!”

随着丫头的离开,端木辰曦转身靠在床头,伸手将九儿抱起后让她靠在他的胸口,而后接过药碗亲自喂她。

可是九儿如今昏迷不醒,那药丝毫不能吞咽,尽数流了出来。他还是细细的喂着她,哪怕是九儿只饮进一点一滴那也好,至少那样也会减轻她的痛苦。

“不要……不要……”昏迷中的九儿总是在梦呓,而且一次比一次要激烈。

这一次的九儿更加的情绪波动,她全身开始抽动起来,猛地一把抓住了他端着汤药的手,指尖收紧,指甲己经渗入了他的皮肉之中。

“九儿……九儿……”端木辰曦忍着手上的刺痛,汤药微微晃动了几下,溢出碗壁,他及力不让汤药洒出来,一边轻轻的唤着她。

他不知梦中的九儿到底在经历些什么,但是他知道现在的九儿她很痛苦。

九儿紧紧的抓着他的手,面颊两侧淌出了滚滚热泪,嘴角薄唇不停的抽动,似乎在哑嚷着话。

端森辰曦的声音似乎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九儿稍稍的放松了起来。

他心里一叹,重新拾起汤勺,喂了起来,刚刚靠近她的唇边,九儿身子一紧,脑中闪过一些零碎的片场,有狠毒的嘴脸,哭泣的唉嚎,热泪挥洒的容颜,还有向她伸来的长长魔爪——————

她用力亢奋地挥着手,大声嚷道“不要……拿开,不要喝……不要喝……”随即打翻在地上。

九儿缓缓睁开了眼眸,第一眼便看见了端木辰曦,可是这一刻她不像先前那般欢天喜地地凑上去,而是满是戒备地推开了他“走开……走开……”

大声嘶喊过后,她又闭上了双眸,抚着脑袋,阵阵裂痛向她袭来,痛得她将头往床沿之上拼命的砸“啊……痛……好痛……”

“九儿,你这是怎么了,你睁开眼看看,是我,我是曦哥哥,是你的曦哥哥。”端木辰曦惊慌失措的伸手按住她的肩膀。

他的情绪好像这一瞬间崩溃,他能感觉到她的颤抖,她的无助,她的害怕,她的痛苦。

他不能再让她这么痛苦的砸下去,一声一声撞着床沿的声响如尖刀般的刺入了他的心窝。他轻轻抚过她额前纷乱的发丝,额头上的片片粘湿下又红又肿。

九儿根本无视他的声音,双肩己被束缚,头疼感己让她丧失了理性,她扭过头来,朝他的臂膀狠狠的咬了下去,鲜红的血顺着她的樱唇直淌而下,冷汗顺着脸颊蜿蜒直下。

“啊……”端木辰曦闷哼了一声过后,秀眉根根紧皱,面色几下抽动,慢慢的恢复了平静。

他感觉到了痛楚,但是这种痛不及他心痛的万分之一,他将她紧紧地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心口一点一点收紧,紧了紧臂膀,好似要将她紧入自己的身体里。

他轻轻地抚着她的背脊“咬吧,九儿,只要能够减轻你的痛苦,你就狠狠地咬。”

“这是怎么了?”端木辰轩与陌璃闻声急促地跑了进来,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呆站一旁。

陌璃从端木辰曦的失态凄惨的神情里,看到了他的心乱如麻,他的肝肠寸断。

此时的端木辰轩心在颤抖,他似乎感觉到了他们两人之间暗涌的情愫,微微听到自己的内心轻叹,一股浓浓的酸意袭上了心头。

九儿越咬越深,忽感嘴里一阵腥甜,稍稍清醒了过来。

这怀抱好熟悉,好温暖,她满头大汗慢慢的抬了眸,眸光慢慢的缓和了下来,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伤了他,紧紧攒着拳头。

待她眼前的俊容越来越清晰,她松了口,朦胧道“曦哥哥……你是曦哥哥”

端木辰曦见她离开了自己的手,声声曦哥哥渐渐地融入他的心里,瞳孔一缩,痛楚在他眼底蔓延,他一把将她抱得更紧了,贴着她的额头沉声开口“是我,九儿不要怕,我在这里,不要怕。”

方才惊人的一幕,终于平静了下来,门口的两人重重一叹,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般的轻松,相互对望了一眼,匆匆地进了屋。

陌璃一进屋,那鲜血的牙齿印便深深的撞进了她的心里,她心里一痛,连忙叫出了声“四爷,您的手流血了,让陌璃替你包扎吧。”

端木辰曦呼吸一滞,抬眸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将九儿拉开怀抱,垂头看向九儿,她已痛得连半点血色都没有,却始终咬着唇不吭声,唇畔的鲜血从嘴角流淌而下。

他将她轻轻地放置床榻之上,将被子提了提,站起身,回眸“你先看看九儿。”

陌璃并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像是在愣忡之中,眸光泛着那一丝不忍随着他的话转化为了一丝酸楚。

一旁的端木辰轩见她不语也不动,连忙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丫头怎么了,你快看看九儿,快……”

陌璃从愣忡之中反应过来,悲凉地低下了头,抹去那一丝不悦,瞅了一眼床榻之上的人儿,便款款向前。

端木辰曦小步的挪开了位置,方便她来检查,谁知九儿出其不意的拉住了他的手,越来越紧“曦哥哥,不要走,不要走……”

端木辰曦由于手上的一紧,他停下了脚下的步伐,对上她的水眸,她似在向他传达着自己的害怕与无助。

他回了头,紧了紧手中的玉手“放心,我哪里也不会去,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他不知道她的头疾疼痛的程度究竟如何,可是看她的样子都不会好到哪里去,他眸光微闪,染上一层浓浓的疼惜,心骤然疼痛起来,杜念心的影子在眸前若隐若现。

九儿点头笑了笑,陌璃的手却是悬在了空中,半响才释怀,敛去那心中的妒忌,平下心来细细的检查着,毕竟自己是一名医者,不管是谁,只要是她的病人,她都要以平常心来对待,这是她的职业操守与医德。

片刻过后,陌璃冲她淡淡的一笑,轻言道“姑娘,头还疼么?”

九儿顿了顿,转着眸子,摇了摇头,回之一笑“好像不疼了。”

她的天真,她的可爱,似乎早己将刚才的痛楚忘记得九霄云外,记下的只有那些让她快乐的事,和那些让她快乐的人。

陌璃起了身,回望了九儿一眼,眸光却是对上了四爷,瞬间淡淡一语“两位爷放心,九儿姑娘己无大碍了。”

端木辰轩长长一叹,快速上前,将碍着他的那一对牵着的手,毫不犹豫的拉开,自己硬生生的挤了进去,坐在床沿之上,细细的看着九儿那漂亮的脸蛋,大笑道“太好了,九儿,你没事了,你都把我吓死了。”

端木辰曦感觉手上一轻,面色沉了沉,指尖微紧,而这一幕却被陌璃收在眼中,她痛心的看着这一幕,她知道端木辰曦心里有九儿的位置,那种感觉己是越来越明显。

九儿不说话,也不笑,只是一愣一愣的看着他,眸光中透露着陌生的气息,端木辰轩急了,挤眉弄眼道“你不会又失忆了吧,不会连我也忘了吧。”

这时屋里人将目光都转移到了九儿身上,陌璃与端木辰曦又再一次陷入了忧心之中,他们静静的等着从九儿口中蹦出来的话。

九儿伸出了玉手,在端木辰轩的绝色面容之上,细细的比划着,而后笑着一指“你是那个长得好看又好心的哥哥。”

众人随着她的话长长一叹,今晚这是九儿给他们带来的第几次惊吓了,好在都是虚惊一声,有惊无险。

端木辰轩都憋出汗,急出病来了,最后所有的担忧化作了一丝叹意,激动的拉住了她的手“是,是我,我就知道九儿不会这么没良心,肯定会记得我的。”

“那是自然,三爷,人家只是昏迷,自然是不会忘了你的,你着什么急啊。”陌璃卷了卷衣袖,一丝讥讽。

端木辰轩别脸目瞪她,颤音道“我,我担心九儿还不行么?”

九儿顺着端木辰轩让开的缝隙,面色忽的沉了下来,一把将端木辰轩拉开,凑到他的面前,大叫“曦哥哥,你的手,你的手流血了。”

端木辰曦瞅了瞅臂腕,方才由于九儿的平安无事,他似乎忘记了这里的伤,也可能是让欣喜冲昏了头脑,经她这么一提醒,还真感觉,一阵生疼,抬了眸,还是冲她笑了笑“我没事。”

“放心,这个陌璃姐姐会帮你的曦哥哥止血的,九儿你就放心吧。”一旁的端木辰轩将九儿拉回原处,使她小心轻轻的靠在床沿之上。

“谢谢陌璃姐姐。”

“九儿姑娘身体还是很虚弱,只可惜汤药己经打翻了,我现在就命人再去熬一碗。”九儿的笑还是那么的干净自然,就连陌璃都感觉心里一颤,而后自嘲一笑。

“不用,我去,我亲自去替九儿熬药,九儿,你乖乖等着啊!”端木辰轩边说着,边飞奔出了门口。

陌璃收回了方才的目光,转移在了四爷的伤口上“四爷,让陌璃替您清理伤口吧。”

她见他丝毫不在意,反而还一直看着九儿,她轻轻一叹“四爷请放心,九儿姑娘己无大碍了,倒是您若不及时清理伤口,恐怕会感染。”

九儿闻知,自然是不放心,她微微起身,冲他点了点头,轻轻一笑“曦哥哥,你快随陌璃姐姐去吧,九儿没事的。”

端木辰曦还是顿了顿,眸光中透着疼惜,终是笑着点了点头“那好,你好好休息,有事就命丫头来唤我。”沉着冷静的眸光不舍的移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