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峭壁生情

作者:杏馨 字数:460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夜的空中冷月并不像往日的娇艳,仿佛给端木辰轩带来了几分阴沉,他久久不能入睡,想起白天的种种,就愰如梦一场,他坐在石阶之上,感受着阵阵凉风来袭,面容之上泛着刺痛,他却丝毫不在意,呆若木瓜般的仰望星空,闪闪繁星己不再璀璨。

“怎么?是不是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睡不着啊。”陌璃自身后替他披上了一层披风,顺手下去,在他的肩上紧了紧。

“药送过去了么?”端木辰轩的话中透着从未有过的冰冷。

陌璃闻知,有些不适应,顿了顿,还是淡淡一笑“已经交代丫头送过去了,爷要是对陌璃不放心可以自个过去看看。”

端木辰轩别脸看了看,聚见她疲惫不堪,心里微微泛起了一丝悯柔之意“都折腾一晚上了,呆在这做什么?还不快进屋歇着。”

陌璃对上他的悯柔与关心,冷冷一笑“爷这是又想如上次一样,让陌璃腾地给爷一个人静一静么?”

她了解端木辰轩,天大的事在他眼里那都是小事,但是一旦遇到男女感情上的事,他便会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现在的神情就不断的在暴露心中的悲凉与无奈。

“臭丫头,你这话中有话啊?”端木辰轩半眯着双眸,恨不得捏上她那乖巧的小耳朵。

陌璃眸光一闪,双手翻转着两面看看,摇了摇头“有么?没有啊,只是见爷心事重重,怕爷伤着身子,所以陌璃深夜前来探望探望。”

端木辰轩白眼一翻,转了眸,不再看她,淡淡的道“有心了,快回去歇着吧,九儿的病还得全靠你呢,你可不要先倒下了。”

是关心她么,分明是在关心九儿,陌璃忽感心里一凉,没有说话,方才的一丝淡淡的笑容僵在了嘴角,顿了顿,借着浅浅的月光她可以看到他的另一面,暗自深吸了口气,重新浅笑开了口“我看四爷对九儿姑娘可比爷上心?”

“你知道什么?本王与九儿那是经历生死,共过患难的。”端木辰轩微微放大了声音,但是又在半途中似在微微转化为低沉,九儿窜入他房间的那一幕瞬间闪过他的眼前。

两人间的气氛好似回升了许多,陌璃“噗哧”一笑“别吹了,就你那点破事,我还会不知?爷口中的经历生死,共患难,稍稍有些过了吧,不就是在那花间柳巷处救了人家姑娘么,世间之大,英雄救美随处可见,我还救过无数人的性命呢,按照爷的说法,那我岂不是与太多的人共患难,同生死。这也就罢了,你堂堂的三王爷留宿在烟花之地成何体统,说出来,这不是遭人话柄么?“

“臭丫头,本王看你最近可是嚣张得很啊,是不是欠收拾啊?”端木辰轩咬着牙,紧了紧拳头。

“爷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好了,本姑娘回屋歇着了,爷,您请自便。”说罢,冲他得意一笑,起身欲要离开。

“臭丫头,不知好歹,若不是当年本王与四弟救了你,你只怕早就葬身在悬崖之下,尸骨无存了。”

“三爷与四爷的救命之恩,陌璃谨记在心,若是三爷有朝一日想要收回陌璃这条小命,尽管取走便是。”陌璃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五年前

话说天山有一株千年雪莲会在近几日里开放。

天山雪莲,独立悬崖,随风荡漾,飞雪生香。它是雪域之颠的神灵,边疆的瑰宝,她采日月之精华,蕴雨雪冰霜之灵气,有着奇功妙效,是一种千年难得一遇,起死回生世间罕见的仙草。

做为医者的陌璃自然不会放过此等机会,她从西域独自一人爬山涉水来到了天山,一个小小的弱女子在天山之上苦苦等候了十日之久。

就在那一日,她亲眼目睹雪莲花开的芳容与香艳,娇艳无比,光艳逼人,顽强的屹立在悬崖峭壁之上。

欣喜间,她忘记了自己正身处险境,她一步一步的靠近峭壁,一寸一寸往下退,寒冷的刺痛让她反复做了好几次的深呼吸。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她红肿的手快要靠近雪莲之时,脚下一滑,几颗石子无声的飞下峭壁之下,这可见这悬崖之上的危险,一个不小心,便会弄得尸骨无存,好再只是身子微微晃动了几下,稍做平稳,虚惊一场。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放弃的尝试再一次靠近,这一次成功了,当她将雪莲采在手中之时,她欣喜若狂,等她慢慢的心情平复,再一次顺着刚刚下来的道,爬上去时,一个不稳,惊叫出声,身子顺着无数的小石头,飞速下降,顷刻间,她以为自己要和这手中的千山雪莲一起坠入崖间,她闭着眼,大声嘶叫着。

突然感觉自己身子一紧,一只温暖的大手揽在了她的腰间,停止了下降的速度,在重重迷雾之中,她缓缓睁开了双眸,眼前的男子俊美绝伦的轮廓,温润得如沐春风,鼻若悬胆,似黛青色的远山般挺直,青丝顺着凉风飞扬,全身上下还散发着一丝丝静谧的美。

她聚见他手持匕首倚在峭壁之上,冻得通红的手,暴露着几条格外明显的青筋,微微颤抖着,己是无力之举。

“公子,快放开我,这崖下深不见底,再这样下去,你也会被我连累一起坠下崖的,快放手。”陌璃不敢再向下看,声音己是嘶哑。

端木辰曦顿了顿,而后又淡然一笑,那笑容宛若她手中雪莲般的圣洁“你不怕死么?”

“怕,当然怕,但是我不想在我死之前还连累到别人,我是医者,一生只为救人,害人与连累到人都是背道而驰,公子你是好人,这是我刚刚采到的天山雪莲,我把它送给公子,希望在死之前还能帮助到一些人,啊……”她说罢,便将手中的雪莲使出全身的力气扔上了崖,由于刚刚的用力过度,匕首间的碎石又禁不住的晃动了几下,陌璃己是满头大汗。

端木辰曦开始有点欣赏起手中的这个女人,性情刚烈耿直,心地善良,想都没想,下一个瞬间,他的手抓得更紧了,咬着牙道“我素来无功不受禄,姑娘可要抓紧了。”

这时一根粗绳自上往下垂落,随即崖上传来了声音“四弟,快,抓住绳子,我拉你们上来。”

崖下的两人四目相对,相互点了点头,端木辰曦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匕首,迅速的抓住了绳子,两道身躯强烈的晃动了几下,坠下几米后,一动不动的立住了,而后又随着崖上的拉力,一点一点向上。

终于在虚惊之中捡回了条命,三人瘫坐在崖上,气喘嘘嘘。

端木辰轩半眯着眼,注视打量着眼前的女子,女子倒是有几分迷人的姿色,有着番外女子的风情。

而后他无奈的轻叹道“哎哟,我说姑娘,你一个弱女子采什么雪莲啊,如若不是我们及时赶到,姑娘你只怕是香消玉殒了。”

端木辰曦与端木辰轩为何会来此,他们也是来采取雪莲,因为宫中的如妃己是奄奄一息,而重病的如妃正是端木辰轩的生母,也唯有这雪莲才有机会救得如妃一命,自然兄弟俩是要竭尽全力得到雪莲,救回如妃。

陌璃缓了缓,自然还是在刚刚的惊吓之中,她深深的吸了口气,自地上直立了起来,微微行礼“多谢两位公子的救命之恩,陌璃定会铭记在心,来日如若两位公子有用得着陌璃的地方,陌璃定会歇尽全力。”

“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便是那西域药仙的弟子陌璃姑娘。”端木辰曦是又喜又惊。

方才在崖下他就猜策这名女子非比寻常,方才又聚然从她的口中听到了陌璃这个名字,所以他敢肯定,她就是他们要寻的陌璃姑娘。

“她就是我们要找的陌璃姑娘。”端木辰轩闻知,面色怔怔,心里一惊,难以置信的叫了出来。

他们兄弟两人己苦苦寻找了这个陌璃姑娘己达十日之久,一直苦寻无果,而后他们听说天山雪莲有起死回生之功效,便一路狂奔而来,只为了取那天山雪莲,没想到,意外之下,竟能将雪莲采到,还能遇到江湖之上赫赫有名的神医陌璃。

陌璃是西域药仙的徒弟,自药仙去世后,她就继承了药仙的名号,江湖之上无人不知这陌璃姑娘的医术与毒术都是一绝。

“你们,你们在找我?”陌璃有些疑惑。

“找的就是你,你快随我入宫救我母妃。”端木辰轩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奋力的起身将她拉住飞上马,直奔而去。

“入宫,你们是?”陌璃莫名的望了望兄弟俩。

“我叫端木辰轩,他是我四弟端木辰曦。”端木辰轩冲她笑着,互相介绍了下。

“你们是东晋国的王爷?”陌璃有些不敢相信,他们就是东晋国的王爷。

那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端木辰曦,话说他是东晋国的神话,才高八斗,骁勇善战,小小年纪就立下缕缕军功,陌璃欣赏的眸光再一次上下打量着他,心底莫名的燃起了一丝情愫。

“丫头,别问了,救我母妃要紧。”端木辰轩加快了马蹄的节奏,穿过层层迷雾,消失在雪山之上。

自那以后,神医陌璃情窦初开,对端木辰曦也萌生了丝丝情意。

而后她救了如妃一命,皇上欲将她许配给端木辰曦,却被端木辰曦当场拒绝了,他竟然为了另外一个女子,情愿拒绝圣意,违抗圣意。

她不忍看到端木辰曦会因此而受罚,为了替端木辰曦解围,她在皇上面前亲口说出了违心的话。宁愿背上欺君的罪名,她也不想让端木辰曦为难。

“皇上,民女曾在先师面前起过誓,这一辈子都不会考虑婚嫁之事,还望皇上收回承命。”

“既是如此,那朕封你为四品御医,掌管太医院可好?”

“皇上,万万不能,民女只是一介女流之辈,何德何能当此大任,皇上三思。”

“那这如何是好?赐婚封官,姑娘都不愿,那姑娘可有什么要求?”

“民女只希望留在三王府,以报三王爷的救命之恩,还望皇上成全。

“等等,姑娘是本王与四弟一同相救,姑娘为何单单选择住在本王的府中,而不是四弟呢?”

“天山雪莲民女己相赠四王爷,那自是与他互不相欠,至于三王爷的救命之恩,民女孑然一身,无以为报,现下也只有跟随在您的身边,他日如若用得着民女的地方,民女定会竭尽全力。”

就这样,陌璃成了三王爷府中的金屋藏娇,甚至还有很多人会认为,这个陌璃姑娘是心许三王爷,只可惜师命难违,不能成为三王爷的妻子,也只能以这种方式陪在三王爷的身边。

其实事情的真相却是,因为她知道四王爷端木辰曦的心中只容得下一个女子,而那个女子便是杜家千金,杜念心,她亲眼所见他们两人情意绵绵。

她不想使端木辰曦为难,而自己陪在三王爷的身边,是因为她知道三爷与四爷的感情深厚,只要陪在三爷的身边,那她就能时常见到四爷,虽是不能与四爷在一起,就这样默默的远远的看着他也好。

五年了,都己经五年了,她与端木辰曦虽是经常能够见到,但是端木辰曦对她并没有男女之情。

当她那日听闻杜念心赐婚于太子一事,三爷抬了不少女子入府,她是又喜又悲。

今日又见端木辰曦竟对一个失去记忆的女子,如此上心,而待她却不及这个失忆女子三分,一丝悲凉与妒忌蔓延开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