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四爷来访

作者:杏馨 字数:37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端木辰轩踱步来到前厅,就见端木辰曦在右侧的座位上饮着茶,可是面色阴沉,眉心紧紧拧着。

“四弟,这么晚了,还上三哥府上,可是有急事?”端木辰轩殿中走来,声音自身后传来。

端木辰曦闻知,抬了眸,目光一直停留在他的身上,随着他的入坐,他一字一句开了口“三哥,我是来向你打听一个事。”

端木辰轩脸色微变,淡淡睨着他,须臾,他微微扬眉轻启薄唇“向我打听事?四弟走错地了吧,难道你府上的情报还会弱于我府上。”

也是,堂堂的东晋战神,人人称赞的四王爷端木辰曦,还会有情报失错的时候,他有些暗嘲热讽,他与端木辰曦并非一奶同胞,但端木辰曦的生母是如妃娘娘最好的姐妹,如妃也正是端木辰轩的生母,端木辰曦的生母死后,他一直都是寄人篱下,但是如妃对他比待自己的亲生儿子端木辰轩还要好,所以这两兄弟感情极深,虽然端木辰轩不管政事,但是只要是端木辰曦的事,他便会力挺到底。

一阵嘲讽过后,端木辰曦又再一次淡然的开了口“三哥今日可曾去过怡红院?怡红院的娇儿姑娘可是三哥的知己?”

怡红院这字眼一出,端木辰轩微微一怔,心里开始焦燥起来,半响后,天真的眸光微微一闪,而后却是淡然轻笑“四弟,你是如何得知我去过怡红院一事,娇儿跟你说的,难道四弟与娇儿……”

端木辰曦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杯,浅浅一笑,笑容不达眼底“没有的事,我与娇儿姑娘仅此一面之缘而己。”

“四弟你别误会,我去怡红院并非,并非,寻花问柳,而是……”端木辰轩忙着解释道,只可惜,口中的话欲说出来,依他四弟的脑子定会越描越黑,最终还是心虚作罢。

端木辰曦见他一副担惊受怕的模样,自是知道他心中所想,而他也不是神机妙算,而是今日他为了找到九儿,意外之料的发现了他的这些风流之事。

“好了,三哥若是寂寞难耐,真想成家,让父皇赐婚便可,身为帝皇家的皇子怎可露宿那烟花之地呢?”端木辰曦还是一副好言相劝的模样。

端木辰轩瞬间敛回了思绪,懒懒一笑“说得也是,谢谢四弟的提醒,我会谨记在心的,今日四弟深夜来我府上,应该不会是为了调凯三哥两句吧。”

端木辰曦转眸,睨了他一眼,而后轻笑一声“三哥,知道我的性子,无事不登三宝殿,那我就开门见山说了便是,三哥今日是否从妓院带回一个叫九儿的女子。”

端木辰轩的笑容顿时僵在嘴角“九儿?我想四弟应该弄错了,九儿并非风尘女子,她是……四弟也认识九儿?”端木辰轩似乎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

端木辰曦一怔,神色疑惑“三哥真的见过九儿,她在何处?”

“她,她……唉,你快随我来。”端木辰轩不知如何解释九儿现在的情况,干脆领着他一道去看看,毕竟九儿现在还是昏迷不醒。

明轩殿

此时殿内的烛火一颤一颤,毫无抵抗力,燃至台中,一小朵顽强的火苗己是弱不禁风,几乎快要燃尽。

身边的丫头正在一个挨着一个更换着烛台,内殿内似乎比方才亮堂了起来。

陌璃丝毫不敢怠慢的仔仔细细将九儿全身上下检查了一片,九儿玉体不着一丝衣物,在明亮的烛光下,冰肌玉肤,滑腻似酥,细润如脂,粉光若腻。

“丫头,九儿醒了么?”端木辰轩领着端木辰曦一路急奔过来,谁知急切之下竟是尴尬的糊涂。

两兄弟的急切与莽撞打破了殿中的沉寂,九儿冰肌莹彻,鬓云乱洒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陌璃聚见他们的突然到来,提了提九儿身上的被子,白皙如脂的面容之上,飞快的泛上了两朵红晕。

两人聚然一见,瞬间羞涩的转了身,端木辰轩拧了拧眉道“我说丫头,你脱九儿衣服做什么?”

陌璃转了身,面色怔了怔“方才陌璃在替这位姑娘检查身体,谁知两位如此莽撞。”

“打扰陌璃就诊,是我们的不对,还请陌璃替九儿将衣服穿好。”一旁的端木辰曦平日里沉静的面容之上,现在看来倒有几分失常。

“就是,九儿是晕倒又不是受伤,需要全身检查么,丫头,快给人家姑娘把衣服穿上。”

端木辰轩傻愣一旁,抖了抖身子,方才九儿在床榻之上的那一幕甚是吸引人。

陌璃将九儿衣服轻轻的穿上后,转了身,抿了抿唇,目视眼前两个伟岸的身躯开了口“好了,两位爷请转身吧。”

两人一同转身,面面相觑后,端木辰曦先一步坐在了床榻之上,轻轻一唤“九儿……九儿……”

昏迷中的九儿不知在梦中经历些什么,她娥眉紧蹙,额头上争先冒着冷汗,任他怎么唤都唤不醒她,是惊吓,还是梦魇。

看着眼前的九儿,他突然间有一种仿若陌生,从认识她到现在,他何时见过她这般模样?虽是紧阖双眸,可是却让人感觉浑身充满着敌意与戒备。

“九儿,她怎么了?”端木辰曦虽是问着身边的人,但是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九儿憔悴的面容之上,从未离开过半分。

端木辰轩先是顿了顿,将目光再一次转向大汗淋漓的九儿,微微小声开了口“你不也看到了么,她现在正昏迷着,我也想知道她怎么了?”

端木辰曦瞬间眸光一冷“她怎么会弄成这样?三哥,你把她怎么了?”

“我,我能把她怎么了?她兴是被吓到了,不过四弟,你先别太着急,陌璃会救醒她的。”端木辰轩面色有些尴尬,声音也在微微颤抖,顺手将身边的陌璃揽至他的面前。

揽在怀间的陌璃厌恶的挣扎了几下,用力挣托开来后,她微微抬眸,笃见眼前端木辰曦的紧张与失措,一丝不悦袭上心头,心里琢磨些事宜:四爷与这九儿姑娘关系非同一般。

她蹙了蹙眉道“她没事,两位爷尽管放心,她只是惊吓过度,睡一会便会没事。”

“她怎么会受到惊吓?”端木辰曦持着手中的锦帕轻轻的拭去九儿额上的汗珠,眉心紧蹙。

陌璃顿了顿,摇了摇头,眸光却是懒懒的看着一脸窘迫的三爷“这个陌璃就不知,四爷不妨问问三爷。”

端木辰轩闻之,挥了挥手,抿抿唇,唯唯喏喏“这事,这事不赖我,要怪也怪那些追她的人,我是为了救她,才会从阁楼之上跳了下去,不过放心,我很小心的保护着她,丝毫没有让她受到伤害,至于她怎会被吓到,我就浑然不知了。对了,她昏迷之前,一直,一直抚着头,叫痛。”

这一点他是最清楚,当时那一幕他还深深的刻在自己的脑袋里,随着九儿的声声疼痛,他堂堂的三王爷还是第一次为了一个女子的痛苦,而感到心颤无助。

“若是陌璃没有猜错,姑娘以前受过重伤与惊吓,失去了记忆,那这次为何会陷入昏迷,也许是姑娘记起了些让她痛苦的事情,她才会产生头痛,也正是因为疼痛过度,造成了现在的昏迷。”陌璃细细的解释着,方才她为九儿全身检查就是想查出原因。

九儿的重伤让她感到非常奇怪,依九儿现在的情况来看,重伤己痊愈,而且所用的是内功疗伤法,能够用内功疗伤法的人,绝非寻常人,究竟是何等高人救了她。

“原来九儿不是痴傻。”端木辰轩轻轻一叹。

端木辰曦眸光闪过他,淡淡的应声道“她只是失忆,很多东西记不起来,自然很多东西不懂。”

不知为何,九儿对他来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他不想从任何人口中听到有辱九儿的话,哪怕这个人是自己最亲的三哥,那也不行。

端木辰轩闻知心里一颤,瞬间发现了自己的口不择言,转眸间,似乎又想到了些什么,欲言又止。

“陌璃,九儿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端木辰曦一瞬不瞬地看着昏迷中的九儿,而他的手自始至终都拉着她的手。

“九儿姑娘恐怕这一时半会还不会苏醒,四爷也无须担心,陌璃这就替姑娘配制汤药,姑娘喝下后便能缓解她的痛苦。”

陌璃心思黯然,因为这个四爷由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而对这个九儿姑娘却是关心备至,不免心头渐渐泛起阵阵酸楚与凉意。

“有劳你了。”端木辰曦提了提九儿身躯上的被褥,半响过后,他又对着端木辰轩轻轻一叹“三哥,臣弟与九儿今晚在府上留宿一宿,可否方便?”

端木辰轩质疑的瞅了瞅他,一丝不悦的袭上心头,半响后还是点了点头“方,方便,怎会不方便呢?这里就有劳四弟,要是没什么事,我先下去歇着了。”

“多谢三哥。”

他没有说话,拖着浓重的步子一步一步的离开了,虽是放心不下九儿,但是想到九儿口里心心念念的曦哥哥就是自己的四弟,他亦是没有什么放心不下的,只是心里就像落空了一般,本想着今晚留在九儿身边的人定会是自己,结果半途中事情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内心丝丝无奈与悲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