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众里寻她无果

作者:杏馨 字数:377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怡红院

今夜的夜空特别的美,夜空铺满了星辉,仿佛是一条镶嵌着无数闪闪发光宝石的丝绢,而那弯冷月懒洋洋的高挂在丝绢之上,悠然自得。

京城最繁华的烟花之地怡红院,灯火通明,人满为患,热闹异常,红粉绿绢,慢歌艳舞,莺莺燕燕,短襟长裙,一缕缕浓妆艳抹散播开去。

端木辰曦率领精兵直入院内,耳边顿时响起了娇艳女子妖娆和清脆的吟笑声,楼上楼下香艳妩媚,男来女往,搂搂抱抱。

怡红院的老鸨王妈妈眼前一亮,而后立刻迎了上“哟……诸位官爷面生的很,这是第一次来吧,快请进,里面请。”

那些姑娘就纷纷向花蝴蝶一样迎了上来,脂粉气瞬间扑鼻而来,端木辰曦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两侧精兵便纷纷迎了上来,将端木辰曦挡在身后。

王妈妈见两侧的精兵,个个英勇威武,个个手中持有兵器,款款上前,便笑着指着身边的姑娘道“诸位官爷,这些是我们怡红院最漂亮的姑娘了,看看喜欢哪个就让哪个留下。”

墨棋丝毫没将她放在眼里,对着身后人一一指挥道“你们几个去那边,你们几个这边,将这里通通包围起来,不许放走任何一个人。”

“是”精兵纷纷得令潜入怡红院中,四处细细的盘查。

王妈妈脸色一沉,惊慌失措道“官爷,这是何意?我这里可是打开门做生意,如今你们派兵将我这包围了,我还怎么做生意啊?”

“官府办事,你们配合便是,费话少说。”墨棋持刀将院堂的人分站两边,一一站好,不许出声,不许走动。

院堂之内,所有的人开始人心惶惶,不知所措,高高在上的端木辰曦端坐在堂上,阴沉着脸,那浑如膝刷的两道弯眉紧紧的挨在一起,呼吸越来越不平稳,全身上下散发出凛然生威的气馅。

怡红院内,精兵来来往往,所有的房间,所有的包间都己经盘查过,女子是不少,但是就是没有他们要找的九儿姑娘。

这不可能,他听墨棋来报说九儿被一脸麻子的人带进了怡红院,他便火速赶来,但还是晚来了一步,九儿至今还是下落不明。

堂下跪着瑟瑟发抖的几男几女,两个艳丽绝伦,面容极其美貌,粉脸红如霜枫,媚眼如丝的妙龄女子。

另一个自是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丝毫不减当年风情的王妈妈,身后还跪着几个高矮胖瘦不一的男子,其中一人满脸麻子,一人满脸横肉,另一人满脸胡渣。

“爷,人都带来了。”墨棋说着便退到了一边。

端木辰曦迟迟不语,沉着冷静的双眸一扫堂下人,缓了缓,收回了目光,又再一次陷入了沉重。

“王爷,小的是无辜的,小的只是个卖包子的,可从未犯过事,王爷明察。”卖包子的张老五一脸冤屈,一脸错愕,两手趴在地上苦苦哀求着。

打死他也不敢相信,自己一个卖包子的,安安份份的做生意,何事得罪了高高在上的王爷,他亦是浑然不知。

“是啊,王爷,民妇也是小本营生,还请王爷还民妇公道。”青楼王妈妈自是一副老奸巨猾的模样,怪模怪样地叫嚣着冤枉。

其实她也是害怕的,平日里逼良为昌的事情没少做,而这些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四王爷这里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到底自己还终究弄不清哪里开罪了这个人人敬仰的四王爷。

顿时随着他们的拍地叫冤,堂下一片混乱,而堂上的端木辰曦一言不发,面色越来越阴沉。

墨棋自然是明白爷此时的心情,他断然的上前开了口“都住口,王爷在此,岂容你们大呼小叫。”

他的一声斥责,顿时堂下鸦雀无声,四人相互对望了下,匆匆低下头,不语不抗,身子却是抖得更加厉害了。

端木辰曦淡然的挥了挥手,示意墨棋退下,而后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指头嗒嗒的有节奏的敲打在桌面上,威严道“本王问你们话,你们要老实交代。”

“是”堂下的几个人不敢抬头,只是胆怯的,小声的应声道。

“你们可曾见过一个名叫九儿的姑娘?”端木辰曦干炼的眸光一扫而过,微微停留在了堂下一个满脸麻子的男子身上。

几人全身一震,一言不发,相互私底下目视了一番后,王妈妈微微抬头瞅了瞅,瞬间又低下了头,以她几十年看人的眼光,方才那一眼她断定没有看错,她心里琢磨些事宜,而后抬头叫出了声。

一边指着身边猥琐发抖的麻子,一边恳求着替自己脱罪,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先下手为强。

“民妇说,是,是这个麻子将那傻子卖给了民妇,民妇什么都不知情。”

麻子听她这么一指证,更加紧张起来,瞳孔瞬间放大,鼓得圆圆,顿了顿,用力甩开指着他的手,面容不断的抽动,一颗颗黑膝膝的麻点瞬间像变大了许多。

咬着唇叫嚣道“什么,什么叫做你不知情?明明……是你让那傻子去伺候春爷,是春爷将那傻子放走的。”

“王爷明查,小人并没有将那傻子放走,是那傻子自己逃走的,不关小人的事。”

春爷面色窘迫,神色慌张,一向目中无人的他,今日在堂堂的四王爷面前如同老鼠见了猫般的害怕,己是大汗飞洒,全身如烂泥般的松散。

“还说不是你,那傻子性情刚烈,若不是春爷你不答应用药,那傻子又岂会逃走。”

王妈妈仍是一脸责怪之意,完全曲解了端木辰曦的意思,如若她知道九儿是端木辰曦发了疯要找的人,那后果又会是怎样的不堪设想呢?己是大难临头,还不知悔改,可叹可悲。

“狂襄“一声茶具响,碎片与水迹在他们的身边乱窜着。

互相指责,互相咄骂的几人,像泄了气的皮球样,满脸苍白,大汗淋漓,双双猛地颤趴在地上,顿时院内又陷入鸦雀无声之中,点着的烛火如同这几个人一般,微弱茫然,弱不禁风,一阵暴风雨来袭。

“胆敢再让本王从你们口中听到傻子两字,本王割了你们舌头喂狗。”端木辰曦字字狠厉,怒目一扫众人,眸光似剑狠狠的落在他们的身上。

“王爷饶命……”几人愣忡过后,爬在地上狠狠的磕头请罪。

端木辰曦怒火中烧,眸光如嗜血般的狠戾“大胆刁妇,竟敢欲对九儿用药,本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来人,将这刁妇拖下去杖毙。”

端木辰曦一声令下,纷纷两人上前欲将王妈妈带走。

王妈妈哭喊着,磕头跪求着,就在那一瞬间,老谋深算,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嚷道“不要啊,王爷饶命,王爷饶命,民妇再也不敢,民妇知道九儿姑娘去了何处?”

“说,九儿现在在何处?”端木辰曦挥了挥手,让手下退下,收敛了半分怒气,依旧坐回了原地。

王妈妈呼吸开始错乱起来,虚脱般的微微抬了头,挥袖点点拭去额头的冷汗,吱吱唔唔,嘴角抽动的开了口“回,回王爷的话,九儿姑娘被一个姓王的公子带走了。”

“姓王的公子?”端木辰曦秀眉紧蹙,似剑的眸光恢复了一丝沉着。

“是,是娇儿的常客。”王妈妈边使劲的点头,边挥手指着一旁的吓得不敢出声的娇儿。

娇儿闻知,心里顿时一紧,指尖猛然的陷入了皮肉之中,她眨着眼抬了头,泣声细语道“王爷恕罪,我是真的不知情,小女子只知道,那九儿姑娘确实是跟着王公子逃出了怡红院。”

“那你可知姓王的公子住处?”端木辰曦站起了身,心骤然越绞越紧。

娇儿含着泪缓缓道“小女子不知,王公子,行踪诡秘,也是隔一段时间来一次怡红院,一来就是一天一夜,其他的就全然不知了。”

端木辰曦暗自一叹,高抬起下颌,仰望窗外,冷月高悬在空中,淡淡的月光丝丝缕缕都透着冰寒,他此时的心絮又再一次泛起了涟漪。半响后,拂袖跃门离开了。

走至院外,他停了下来,仿佛眼前又闪过了九儿那天真烂漫的笑容,那么的纯洁无暇,那么让人喜爱,他沉下面色,陷入了愧疚与自责之中。

一个幻影便很快的就来到了方才几个人的面前,他似乎心里想到了些什么?他自心底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找到她。

墨棋对他的突然出现,先是顿了顿,而后将手上的画像递到了他面前。“爷,这是属下让他们凭自己的记忆描绘出来的画像,此人,此人像极了三爷。”

话音有些小,他知道画像上的人物确实是当朝的三王爷,三王爷生性风流,露宿花间柳巷也是正常的事,只不过现在堂下正跪着外人,他也不好广而堂皇的指证三王爷逛窖子一事。

端木辰曦接过画像,定睛一看,嘴角之上泛起了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合上画像,飞快的转了身“去三王府。”

“那这些人,爷打算如何处置?”墨棋回了头瞅向身后跪着几个人。

“光天化日之下,拐卖良家妇女,逼人为娼,将他们押往衙门查办。”端木辰曦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是,属下遵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