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王府风波

作者:杏馨 字数:242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东晋国30年

自东晋崇绪帝即位后安邦定国,官法如炉、黼国黻家、繁荣昌盛、欣欣向荣。

后宫佳丽勾心斗角,掌权弄势,皇家子嗣,明争暗斗,这一切的一切只为了这锦绣江山。

四王府近日喜事连连,话说当朝四王爷端木辰曦一月之间抬了八房妾室,个个貌美如花,如花似玉。

“姐姐,这是爷带回来的第几个了?”阁楼中传出娇盈的声音,正是四王爷的第六个填房,柳青青。

柳青青长得瑰姿艳逸,楚楚动人,在家中那一带幕后追求者也是甚多。

她本是茶商的女儿,在不久前的一次偶然机会,进京采买,集市之上巧遇四王爷,芳心暗许,三日后便接到四王爷的提亲,欣喜若狂,满怀憧憬的嫁到了四王府,只是事事难料,苦为填房。

“爷的事,你少多嘴。”上官婉婷,四王爷的第一任填房,她是第一个被端木辰曦抬进府中的女子,也是当朝中丞之女,金枝玉叶,大家闺秀。

今日身着淡粉衣裙,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轻轻地随着窗外的微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上官婉婷在这府中颇有地位,大多是忌惮她是大臣之女,而在府中也只是如同柳青青一般苦不堪言。

柳青青面带怒气的顿了顿,高抬纤纤玉手理理红妆,半响后,声音低沉了些“姐姐,容妹妹再多说一句,爷最近越来越不像话了,今日竟还带回个傻子,你也不出来说句话。”

上官婉婷回了头,眸光一闪,淡然一笑“你不也是爷带回来的么?”

“姐姐,这话是何意,难道姐姐就不是爷带回来的么?”柳青青咬了咬唇。

“你……”上官婉婷敛了笑,一怒之下,拂袖离去。

“姐姐,妹妹这是替你不值,你贵为中丞之女,金枝玉叶,再怎么说也得是个侧妃,如今却和妹妹们一样,苦为填房。”柳青青稍稍发现了自己方才的口不择言,不知趣的又追了上去。

上官婉婷心里一痛,停下了脚步,挥袖发着抖的指向门口,怒道“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回房去。”

全府上下都知道昔日才高八斗,骁勇善战,威风凛凛的四王爷在一夜之间仿佛被吸食,变了一个人,变得终日以酒作伴,寻欢作乐,三天二头就将女子往府里带,一个月时间纳妾八房,一夜过后,对这些妾室不闻不问,冷如冰霜,今日更让人吃惊,竟还带回了个傻子,瞬间这事便成了全府上下议论的话题,走到哪,哪里都能听到对这个四王爷莫名的变化而惊叹。

“哎,听说了么?爷今天带回了一个傻子。”洗衣局的丫头红英边擦拭着额头的汗珠,边说道。

“有这样的事?”身旁的丫头玉香一脸惊讶。

红英点了点头“千真万确,我是听爷身边的侍女阳春姑娘在抱怨。”

“你说爷最近是怎么了?像变了个人似的,以前不是只爱杜家小姐一人么?如今三天两头就往府里带女子,带一个,抬一个,最累的还是我们这些奴才。”玉香抬起头瞅着那一头的阁院,心里己是满满的埋怨。

那一座座殿中三天两头就来了新主子,奴才们忙这忙那,都快喘不过气来了。尤其是她们洗衣局的奴才们,要洗的衣服也是越来越多,难免会有些不情愿的抱怨。

“就是,我听说啊,爷跟那杜家小姐没戏了。”红英噘着小嘴,而后又轻轻一叹,低着头继续手中的活。

玉香眼眸瞪得大大的,手中湿答答的衣裳跌落在水中,溅起无数银色水花,愣忡过后,惊叹出口“不会吧,爷与那杜家小姐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深似海么?就差皇上一纸赐婚了。”

“是啊,不过现在好像皇上欲将杜家小姐赐婚于太子殿下。”红英瞅了她一眼,心里却是丝丝悲凉,拭了拭额头的汗珠后,低下头,努力的搓洗着手中的衣裳。

“那我们爷怎么办?”玉香蹙了蹙眉头,饱含一丝怜惜之意的说道。

“还能怎么办,你又不是不知道,皇上向来宠太子殿下,而我们爷本就不受宠,皇上决定的事情,我们爷又能怎么样?”红英没有抬头,正值埋头苦干。

当朝太子是皇上最宠的皇子,尽人皆之,而四王爷端木辰曦只是嫔妃所生,生母在他不知事的那一年撒手人寰了,他自小就寄人篱下,小心翼翼的过着日子,他虽是不受宠,但他在众多皇子之中出类拔萃,最优秀。

就是不知为何,他文韬武略,才高八斗,骁勇善战,丝毫不受皇上的赏识,皇上对他更多的是防范与戒备。

玉香微感一丝凄凉之意袭上心头“爷真可怜,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难怪会变了个人似的,今日还带回个傻子。”

红英听她这么一说,停下手中的动作,擦干手上的水渍,环顾四周后,偷偷摸摸的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你说,我们爷是不是这也有问题啊?”

“都在胡说些什么?都没事干了是么?王府内岂容你们这些丫头在这里闲言碎语,是不是都不想活了?”门口狠厉的声音在她们的身后响起,上官婉婷仪态万千,威风凛凛的出现在了她们面前。

“奴婢该死……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两丫头窃窃私语中,不巧被发现,惊吓的跪在了地上求饶。

“都给我安份些,还嫌这府中不够乱么?”上官婉婷目瞪两丫头,一副当家主母的风范,丢下一句警告扬长而去。

“是”两丫头微微发抖。

红英见她己走远,愤怒的直起身来,咬了咬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填房么?带回来还不是在一边晾着。”

玉香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巴,环顾四周,轻声道“好了,好了,你就少说两句,要是被人听见了,又少不了一番责罚,人家好歹也是中丞之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