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恍入仙世 3

作者:璆琳 字数:251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空中飞了不知有多久,流烟不知不觉有些困倦,迷迷糊糊间穿过山川河流,一切都似仙境般梦幻,又飞过一片混沌,流烟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睡了过去。

白衣美人放慢了速度,在空中稳稳轻飞,一手环着她,一手轻轻附上她的脸颊,眼神波澜骤起,红唇微微抿住,欲言又止,唇角勾起一抹浅笑,眼中却荡漾起水雾:“未曾想今生能再见你……”

他的眼神温柔似水,环紧了她。

来到一片满是鹭鸶草的山坡上,山坡上一条小溪流过,顺流而下便可见一间木屋,木屋后是一片幽幽竹林。

他抱着熟睡的她,脚步轻缓的走进木屋之中。

流烟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身处一间陌生的木屋之中。

“你为何不问?”一袭白衫悬在流烟眼前晃荡着:“不过想来你也该是这样的,这样的坚毅的性格才像你。”

“我——”流烟皱着眉头,表情可想而知是严肃的。

“你不用说,我知道,想来你也该是这样,不管是在那仙界或是这异世,都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

也不知他兀自的嘟囔了多久,在流烟眼前晃得她眼花。

一会儿揪揪她的头发,一会儿又戳戳她的鼻尖儿,还拽起她的胳膊比量着……

“我,我只是有些吓着了。”流烟好不容易将自己的一缕头发从他的手中抽了回来,不知为什么,眼前这个明明第一次见面的白衣美人,竟然让她觉得似曾相识,不自觉地就想靠近他。

白衣美人揪着流烟长发的手顿了顿:“唉,许是那仙界太过安逸,你在那呆久了便也会有所改变,不像也是常理……”

“我叫流烟,你呢。”

“流烟?你能想起来,那你还记得什么!你可知我是谁?”

“我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谁,我这稀里糊涂就落到这鬼地方,又怎么会知道你是谁,能不能劳烦你给我解释解释!”

流烟苦着一张脸就快挤出几滴辛酸眼,这接二连三莫名其妙的事情,弄得流烟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

不过从他说话的语气中又好像认识流烟。

听流烟说了这话,他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从半空中落了下来,苦笑了一声。

像是瞬间变了个人,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有些伤神:“不知道我,是啊,又怎么会知道我呢。不知道或是不记得了都好。”

流烟难得的一脸严肃,这换做谁都不能一下子接受啊,明明之前还在华南第一峰的旅游景点,这下怎么就,就……

突然想起一件事,她猛地站了起来,冲上前去,将他吓了一跳,流烟伸手在他腰间摸索着,眼中满是慌张的神情:“怎么回事,不可能呀……这这这……”

他任由流烟在自己身上鼓捣来鼓捣去,只是安静的看着她,觉得有些不解又好笑:“你在做什么?”

“你,你刚才不是飘在空中吗!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是不是整人节目?还是你们在拍戏?是我乱入了?妈蛋究竟怎么一回事!”流烟吃惊的愣在了原地。

灯光师?没有!

摄影机?没有!

吊威亚?没有!

四下环顾一圈,顿时心凉了半截儿:“哥们儿,能别玩儿我了么,这可真玩大发了……”

他摇摇头,将一个盛着清水的竹筒递给流烟:“这些年你在那仙界过得如何?我曾偷入过五净寺,在寺中的藏书阁有幸亲阅一本记载着那仙界的卷宗,知那仙界中人人都可拥有坐骑,且这坐骑如钢铁般坚硬,即无需法力来维持,也不需进食,行动速度也是极快……”

他说着,一脸的向往。

“你说的是汽车?”

“似乎就是这称呼。”

“哈哈哈,不过就是个钢筋水泥铸成的地方。等等,说的好像你没见过一样……”

流烟看着他,他看着流烟,这么认真的对视,结果好像显而易见了……

流烟小心翼翼的问道:“这,这不是中国吗?”

男子摇了摇头。

顿时心中受到一下撞击:“那你知道中国在哪吗?”

男子皱着眉头思考了一番,肯定的摇了摇头。

这一下,流烟的小心脏已经被捏碎了:“唐宋元明清?”

男子眨着眼,摇了摇头,越发的觉得好笑。

流烟扶着桌角,颤抖着坐了下来,腿软了:“齐楚秦燕赵魏韩?”她看着男子越发明显的笑意,他看着自己,就像看一个疯子在说胡话一般,于是吸了吸鼻子,痛苦的扶着额头。

流烟沉默了许久,呆呆的看着那一扇木门,过了许久,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呆滞的喃喃道:“我…穿…越…了。”

她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一言不发地模样像是一尊木雕。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这本就是你该在的地方,机缘巧合天命如此,该回来的终究会回来的。”见流烟说话了,他笑靥如花:“既已记不起,那便当作重新开始吧,还有,莫要叫我神仙姐姐了,我修的是魔,不是仙。”

“你,你是魔?小说里的那种魔?!这,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唔?此地便是魔界的梵里,即便你再想要去那仙界也是难上加难。如今异界这世道看似平静,可就是越平静的湖水,越容易因一粒石子而起层层波澜。你就安心待在魔界吧,我承诺过会护你一世,便不会食言——”他说着有些许的伤神从眼底流露出来。

“你承诺过?可是我都没有见过你呀。”流烟心想,已失去了风远,自己又是个孤儿,就算回到21世纪又能怎样呢,不禁叹了一口气,现在是不是该既来之则安之?

“罢了罢了,往事已逝莫要再提,叫我师傅便好。”

“美人师傅,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玄墨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