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鬼面节 1

作者:璆琳 字数:304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夜的辗转难眠,昏昏沉沉,记忆中满是浮光华影。

可惜想不起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啊~”玄衾衾揉着脑袋坐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这又是在什么地方。”

意料之中的没人回答她的提问,环顾着四周,干净整洁的房间,好像有些许印象,似乎昨晚在这喝了许多酒。

“怎么会在这里呢,昨晚——”

她咬着嘴唇,可任凭怎么回忆,也只记得自己在绕香坊赢了诗赋大赛,然后…然后一个人喝了许多酒……空白一片。

“这是喝断片儿了吗,哎……”叹了一口气坐起来。

“不好了!夜不归宿,是要被美人师傅打断我的腿啊!”脑袋瞬间清醒过来的玄衾衾,连忙整理好身上别扭的男装便起身离开。

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见门外没有人,赶紧钻了出去。

玄衾衾战战兢兢地穿过各种花枝招展的女人身边,好不容易到了绕香坊的门口,在接到倚在门口的一个妩媚女人的媚眼之后,逃命般的跑开了。

心想这个世界酒楼就是不同啊,太开放了。

刚出了绕香坊,没走出几步,刚要松一口气。

“少主。”

一个阴沉的声音从玄衾衾身后响起。

顿时令她挂上了满脸讪笑,悠悠的转过头看着那人:“随鹰,你怎么来了。”

他没有理会玄衾衾讨好的表情:“少主说是要出来见识见识魔界的鬼面节,却在第一日便躲开属下独行,若是少主有任何闪失,属下无法与左护法交代。”

说的铿锵有力紫眸眨也不眨的盯着玄衾衾,倒是让玄衾衾不好意思了。

吐了吐舌头,吧嗒吧嗒嘴唇,心虚的左顾右盼:“我只是四处玩玩儿,你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少主在绕香坊出尽风头,还将这小兽落在了赌场,属下又怎会注意不到。”

说着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扔到玄衾衾怀里,只见小奶猫正呼呼睡得香。

玄衾衾一拍脑袋,想起自己好像是把这小东西给忘了。

“哈哈哈。好像是哦,话说这个绕香坊的酒还真挺好喝,下次还去。”

“此等风月之地,少主女儿之身莫要再去。”随鹰的紫眸闪着些许无奈。

“风、风月之地——”而玄衾衾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瞪大了眼睛:“妓院!”

“嗯……”

呀嘿,好像是这么回事啊!难怪昨天屏幽那种态度,欸西,一世英名啊!

紧张的看看身上一件不少的衣服才舒了一口气。

入夜后。

街道上人声鼎沸,各式各样的面具让人眼花缭乱,换回了女装的玄衾衾,好奇的这个看看那个摸摸,而随鹰则提着放弃挣扎的小奶猫,不远不近的跟着。

突然看到一个卖脸谱面具的小摊位,她挤进了人群中,只见小摊边围着的姑娘小姐们都在开心的挑选着,小声的谈论着,那摊主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视线落在了一个波浪般的面具上,那仿佛是水做成的,晶莹剔透,伸手去碰了碰,那面具居然如水般荡漾开一圈波纹。

玄衾衾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戴在了脸上,开心的挤出摊位,站在路中央,开心的拿着那面具在脸上比划着,摸索着腰间:“咦,我的小铜镜呢?”

腰间别着的小铜镜,一不小心扯掉到了地上,她慌忙低头去捡,可还没捡到那小铜镜,来来往往的人群就已将她挤到一旁。

抬起头却怎么也找不到随鹰的声影,顿时焦急的四处张望。

“随鹰!”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人潮将她推挤着,眼前密密攒攒的带着面具的人,分不清谁是谁。

“姑娘,这可是你的?”一个小铜镜递到了玄衾衾的眼前,她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瞬间愣住了,心中突然间似开了花儿一般。

“衾衾姑娘?是你。”屏幽细细一看,跟前这带着水波面具的女子,不正是玄衾衾么?

他淡淡的一笑,她才回过神来。

“欸?好巧。”玄衾衾眨巴着眼睛:“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在这里?”

“教中事物已解决,屏幽便来向姑娘致歉,昨日走的太匆忙,只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姑娘。”

“我只是没想到你特意来找我。”玄衾衾收好小铜镜。

明明昨天还生气,今天见到他了,竟然提不起气来了,低头向前走了。

“昨日未曾说清缘由便那般匆匆而去,今日一切解决便想着来向姑娘解释清楚。”他礼貌的笑笑,点了点头。

“边走边说吧,既然又来了,要不就一起看看这鬼面节吧,我还没好好看过呢。”她嘟嘟囔囔说着,害怕他的拒绝:“说起来,你们这个世界,我都也还没好好看过,稀奇古怪的。”

“好。”屏幽虽听不懂她说些什么,但却没有拒绝。

二人沿着街道走着。

“昨日有人误闯剑锋崖,被困断崖之上,师傅闭关,师兄弟们大都下山历练,还是山中打理山林的大伯发现的,他通知了巡山的师弟,师弟们还未到过断崖之上,所以便以剑信通知了我,当时救人在即,便没有时间与姑娘细说……”屏幽跟在玄衾衾身后认真的说着,然而玄衾衾的注意力却被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铺吸引着。

“你看,这个灯真好看……”她挤开人群,开心的跑到挂满孔明灯的小摊上,捧起一个六边形的精致灯罩,只见那灯上写着两行精致的小字,字体清秀又极有劲,可惜她看不懂。

“姑娘?”

玄衾衾捧着灯笼,眨着眼看向他:“嗯?什么?”

屏幽笑着摇了摇头,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唇角勾起的角度是那么恰到好处,竟是那般柔和,或者说,他本就是那般温柔,心中有些波动,这感觉好奇怪,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却不是风远,玄衾衾觉得有些眼晕,慌忙摇了摇头。

“这灯笼上写的什么呀?”

屏幽凑上前去,她心跳顿时停了停,又立刻如小路乱撞……

仔细看了看,然后轻轻念了出来:“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唔?”她愣了,顿时脸上刷红,捧着灯笼的手僵住了。

“姑娘可是喜欢这灯笼?”屏幽不解地问道。

玄衾衾慌忙将灯笼放了回去,转身又走入人群之中:“没,没有。”

街道两边全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玩物,家家店铺都悬挂着五颜六色的灯笼,将这一条漫长的街道照的通亮,天空中飘荡着许许多多的白色孔明灯,犹如一颗颗硕大的星星挂在黑色画布上一般。

不一会儿,二人走到了街道的尽头,这已没有那么多行人,只见那尽头有一条蹦腾的河流。

“你看!”她突然兴奋的指着河边空地上围成一圈的人们。

一群身着黑衣带着各式各样面具的人们,围着一团诡异的黑红色火焰,唱着让人摸不着头脑却格外吸引人的曲调。

屏幽想了想:“这或许就是魔界流传至今的鬼面祭。”

“鬼面祭?我们去看看。”一种莫名的力量吸引着她向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