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英雄折腰为红颜 3

作者:璆琳 字数:274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玄衾衾醉眼朦胧望着来人,将那双手紧紧拽在手心,感受得到微微的颤抖。

她用力眨着眼,使得视线清晰了一些,一个陌生的脸出现在她的眼前。

来人的鼻尖再近一些就可以碰到她,呼出的气息洒在玄衾衾的脸上,伴着眼角的泪水凉凉的,玄衾衾忍不住勾起嘴角,又凑近一分,而那人只是睁大了眼,却没有后退。

“宛若东家之子……”不知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公子说的是什么?”娇美的声音低声道,有些轻颤。

‘公子?说的是我?’玄衾衾心想,低头看了看自己,穆然意识到自己还穿着男装,自嘲的笑笑,又将视线移回那人脸上。

脑袋昏沉沉的立不稳,恍惚的便抵着那人微凉的鼻尖:“还记得我高考的时候背过那么几句,以前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个意思,也就死记硬背下来了,今天看了你,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啊。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摇摇头,压制住冒火的喉咙:“美。”

她低头轻笑,让人怦然心动,玄衾衾猛地意识到什么,立刻松开那双手,后退了几步,撞在书案上,打翻了桌上的檀香,浓郁的香气让玄衾衾清醒了几秒:“你是女的?”

没想到自己竟然喝高了,还抓着一个女人的手!

“公子以为?”

这——

玄衾衾脑子一下子转不过弯,看着她慢步走向自己,烛火映照着她的面庞,让同为女人的玄衾衾也心跳加速。

一下子竟然语无伦次了,只顾摇着头说不出话,这房间里明明只有自己一个人啊,这,这怎么来了个大变活人?

已退到没有退路。

“公子有心事?”她在玄衾衾面前站定,朱唇轻启。

听着她的声音,神志又开始有些不清醒,只见那双柔荑捧上一个精美的酒壶:“听闻酒可解愁,我虽不解世人为何苦闷,但望这酒能解公子的愁。”

二人对视着,玄衾衾看着她那双纯净的双眼,慌乱的心也渐渐安定了下来。

一把抓过那酒壶回到桌旁,拉过一张椅子示意她坐下,反正都是女人,怕什么,提壶一饮而尽,喉咙又是一阵火辣。

“都说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

“公子,你醉了——”她纯真的眼中满是不解:“既然知道会伤心又为何还要记着,为何不放手?”

“我真羡慕你,羡慕你不谙世事,羡慕你的眼睛可以这么干净,羡慕你好像可以活在只有你自己的世界中。”

“奴家不解。”她有些心疼的看着玄衾衾。

也许是醉意上了心头,玄衾衾竟然鬼使神差抓住了她的手,虽然冰凉,但却让玄衾衾感到久违的心安:“那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玄衾衾被酒迷糊图了得脑子有那么一瞬间的清醒,突然想起这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儿,如大变活人一般的出现。

她笑着摇了摇头:“奴家不知。”

“你一直在这里吗?”

“公子不是与奴家说了好些话吗?”她眨了眨眼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说了好多话吗?玄衾衾看了看她,挠了挠头:“可是,可是我好像一直在对那颗小树苗说话啊,你也在吗——”

女子掩嘴笑了,歪着脑袋没有说话。

玄衾衾傻了,看了看那女人,又看了看桌子,只见那上面的小树苗不见了踪影,所以这女人是……

“你是妖怪?”

“若我是妖,会如何?”她反问道。

玄衾衾此时已是酒精上头,前言不搭后语,刚说过的话就忘了,就只是突然想聊聊天,开心的双手撑着下巴靠在桌上:“你家就在这吗?”

女子环顾四周,看着这四周的摆设,眼中也露出了不解,却并不是很在意,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冥想修行多年,再醒来便在此地了,见的第一人便是公子。”说罢,又看着玄衾衾开心的笑了起来。

听到这里,玄衾衾顿时捂住了嘴:“什么!那你,那你是被拐卖了吧!”

一把拉起那女子,四下张望,在房间里乱撞,女子也没有挣扎,开心的仍由她拉着自己。

玄衾衾喝的脑子迷糊,老半天才发现了桌子旁的窗户,连忙拉着女子走到窗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别怕,我带你跑掉!”

说罢,攀着窗子就要往上爬,女子笑着拉住了她。

窗外飘起许多的孔明灯,顿时吸引了她俩的视线,玄衾衾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住了,不一会又忘了方才的事情,望着空中飘摇的光晕发呆。

“好美啊。”那冉冉升起的灯火,在夜里是那样的晕人眼,点点火光飞向空中,就像升空的夜星一般。

“公子可会放孔明灯?与奴家放一盏吧。”她眸子闪动着看着飞舞的光晕。

“可是这不该是情人间才一起放的吗,我们两个——”两个女人,玄衾衾没有说出来,不想拆穿自己的身份。

“今后只望能常伴公子左右。”她笑着说道。

“可惜你是个女人,如果你是个男人,我,我肯定娶你。”这一喝酒说话就净说胡话,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男人?”她掩嘴轻笑:“原来如此。”

“算了,不说了,我们放灯吧。”

不知道她从哪拿出了一盏白纸糊的孔明灯,将毛笔递给玄衾衾。

“奴家不识字,请公子代笔。”

“这里的字我也不会,不过没关系,写中文吧,哈哈——”

玄衾衾接过笔,大笔一挥在白纸上写上一个‘烟’字,在这里带了这段日子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流烟。

用手按住眩晕的太阳穴,转头看向她。

“折颜。”说罢垂眸微笑。

好名字。

提笔将‘折颜’二字写在了纸上。

只见折颜弯下腰对着孔明灯轻轻吹了一口气,孔明灯内便泛起草绿色的青烟,缓缓升起。

玄衾衾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她笑着道:“公子莫要食言。”

而玄衾衾的思绪全都随着那孔明灯飞出窗外,不经意的低语道:“英雄折腰为红颜。”

二人倚窗看那灯升入空中,这一夜不知又喝了多少杯,直到视线中的世界变得一片朦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