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鹭鸶

作者:璆琳 字数:29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衾衾啊衾衾,你这胆子可真是与我有得一拼,这般与浮瑶说话,令她吃了一瘪。”

他笑着捏了捏玄衾衾的鼻子,折下一支鹭鸶花别在她的耳边:“这顽性真是越发的显露了出来呢,浮瑶的话你莫要上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可我是真的找你有事。”玄衾衾忽然想起那个不寻常的梦,紧紧的抓住他的胳膊:“好多事,你不想让我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来这里,我只想着让自己忘记烦恼,忘记风远!”

猛地意识到到自己好像又说出了那个名字,玄衾衾心里不免又是一阵抽痛,咬了咬下唇,迅速将话题转开:“我做了一个梦,真实到让我不敢相信。”

“是吗?”他苦笑着闭上了眼:“有些回忆也只有在梦中才会那样真实。”

“你也梦到过?梦里的那个女人——”

他伸出食指按住玄衾衾的嘴:“现在还不是时候让你知道一切。”

他转身朝着竹屋走去,看不到他转过身的表情。

“我不知道你在逃避什么,可那梦真实到让我陌生又心痛。”

他停下脚步,侧过脸来望着玄衾衾耳际的鹭鸶花,眼中有玄衾衾看不懂的爱和伤:“你可知鹭鸶花是何寓意?”

摇摇头看着他。

“梦中也思念着你。”

“……”

“夜夜梦皆是如此,又有何人知那梦中的笑语却总润湿了双眼。”说罢,转身头也不回的进了竹屋,留下玄衾衾一个人站在鹭鸶草中。

梦中也思念着你……

不知在鹭鸶草中站了多久。

“少主。”

“……”

“少主!”随鹰的声音打断了玄衾衾的神游。

“喔,怎么了?”愣愣的看着他。

“有个道士说要见少主。”

“道士?好。”难道是屏幽?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就在无往林中,可要属下随行?”

“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就好了,难不成还能吃了我?”

“属下告退。”不放心的看了看玄衾衾,但还是瞬间消失了。

无往林中。

“屏幽?”

“衾衾姑娘!你果然在这里。”屏幽看到玄衾衾便舒了一口气,仿佛心头大石落下。

“你怎么在这里?”

“屏幽是来找姑娘的。”

玄衾衾不可置信的将手放在他的额头:“没发烧呀。”

她扑哧一声笑了,屏幽慌忙往后退了一步:“姑娘莫要与屏幽说笑,这魔界不是姑娘呆的地方,我担忧你的安危。”

“我和你又不认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热心肠。”看着他和风远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心里泛起阵阵苦水。

“修道之人,善心是必不可少的,师傅教导过我们,与人行善,莫要择其身份。姑娘本就不是这魔道中人,屏幽见你身陷魔道,又怎能见死不救……”

说的一本正经,不过就是有个人自以为是的大发慈悲。

“在这里是我自愿的,犯不着你来帮我,像你这样的大善人,还不如去街边蹲着,街边被踩死的蚂蚁多了去了,等着你去救呢,就因为你的善心多了没地方放,就扔一点给我,我不需要!你走吧,我在这里好的很。”

“衾衾姑娘!”

“哼。”

转身跨入结界,眼前景色一变,又回到了鹭鸶草中。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屏幽发脾气,自己在在意什么?

不远处,玄墨染向她走来。

又是他那一副标准的放荡不羁的表情,默契的谁也不提昨晚的事:“看谁把你气的?莫不是那温文尔雅的色胚?哈哈哈……”

“你胡说什么呢!”被戳中了痛楚,咬牙切齿的看着笑开了的那人:“你居然偷听,别以为你是我师傅,我就不会打你!有本事别跑。”

说着向他跑了过去,他莞尔一笑,摇了摇头:“那可不行。”

说罢,轻盈的在花丛中跑开,扬起一地落花。

——

这天,一如往常,玄墨染与魔界为首的几人在石室中商议过教中要事之后,便匆匆赶回竹屋,这段时日,日日如此,他人虽好奇,却也不敢去问,但玄墨染收了一入门弟子的事,却传遍了整个梵里。

他才落脚那鹭鸶草地上,便立马挥袖将结界竖起,看着这满山坡的鹭鸶草,心中不免又欣喜了好几分,那门扉轻轻掩住的竹屋就在眼前,细想,她离去的这百年来又何曾有过这般感觉了?

大步向前,衣摆拨动着朵朵鹭鸶花,待到人在门前时,缓缓放轻了脚步,指尖微微一挑,微微白光划过,将半掩大的竹门打开。

他脸上的笑容洋溢,一步跨入屋内,忙去看角落里那张雕花小床,透过白色的帐子隐约能看到缓缓起伏的小身子,他这才放下心来,回身将门又掩上,走上前去撩开帐子。

只见玄衾衾四叉八仰的摊在那张小床上,虽像极了街边老汉摊的煎饼,玄墨染眼中却是满满的宠爱,眼睛一瞥看到她垂落地上的发丝,撩起来,又忍不住拽在手心里搓揉着:“若不是你,还能是谁?”

玄衾衾也不知睡了多久,伸手搓搓鼻子,翻了个身,脑袋上却突然一阵疼。

“唔!”哼哼一声,连忙捂住脑袋,整个人顿时醒了半分,她眯着眼嘟着嘴,迷蒙中似乎看到了玄墨染,顿时黑了脸:“美人师傅!”

“你为何如此嗜睡?便是地洞里的虫鼠都已出门觅食,你却仍在这打着呼。”

玄墨染笑着将她拉了起来,可玄衾衾不依不饶,一个翻身,卷起被子又倒在床上:“不!”

“哦?”玄墨染心有成竹,却有心想要戏耍她一番,故意在腰间摸索着。

“不起床……”

他从怀中掏出纸包,那纸包还微微冒着热气,玄墨染将纸包凑到玄衾衾的脑袋边上,朝着纸包轻轻吹了一口气,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开来:“所以荷叶包饭是不想吃了么?”

这回玄衾衾是直接清醒了十分,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两手张开就要扑上去,玄墨染只觉好笑,手快,连忙将纸包抛到了远处的桌上:“快起来,先洗漱再吃。”

玄衾衾看了看远处的,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再一看玄墨染,一下子将他抱住:“美人师傅,你对我真好,虽然这里一点儿也不好玩,但是有你在,手机、电脑、空调、WIFI我都不想要了,只要能天天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玄墨染听不懂她嘴里嘟嘟囔囔说些什么,却是笑着环住她,拾起一边的外衫披在她的肩头,理顺了她那乱糟糟的长发:“怎如三岁小儿一般。”

玄衾衾甜甜的笑着,眼珠子滴溜装,看着桌上的纸包,巴巴的望着玄墨染:“所以我可以不洗漱了吗!”

“不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