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替你保密,给我什么好处

作者:宴悠 字数:404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难、忘、的、回、忆,这几个字被他咬得十分清晰,一听就别有深意。

黎江江内心浮起不好的预感,这夜曜扬离经叛道,怎么可能真的顺从父母的意思和她结婚?

听他的语气,到那时,一定会掀起一场风浪,她该怎么让自己避免卷入呢?

周沁芬才听不出他话里的异样,当真地笑了起来:“那夜少爷,下周正好江江的爷爷要回国,我们到时候就在晚宴上宣布你们即将订婚的消息,让老人家高兴高兴,你意下如何?”

他松开手臂,站起身来,桀骜地扬眉一笑:“一切就照您的意思吧,太无聊了,我就先走了。”

“哎呀夜少爷,难得来一次何必急着走?”周沁芬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意,那神态就和电视剧里的老.鸨似的。

“江江还给你准备了一段舞蹈呢,看了再走呗。”

“是么?”夜曜扬脸上并没有惊喜的神色,他转动着手上的铂金戒指,显得意兴阑珊,“我时常听闻盛家的二小姐因为天资愚钝气走了这个老师,气走了那个老师,想不到她还会舞蹈?”

“那都是谣传。”在夜曜扬面前,周沁芬一脸护犊子地替黎江江说尽好话,“我们江江什么都学过一点,那也是为了将来嫁给夜少爷您能撑得住场面,她跳舞可漂亮了,尤其是芭蕾。”

“芭蕾舞?”夜曜扬撩起薄唇,稍显兴致,“那就跳一个我看看吧。”

黎江江知道,他才不是真的有兴致,而是想看她出丑罢了。

可在周沁芬的逼迫下,又不得不去换了鞋子。

在悠扬的旋律中,黎江江昂首挺背,纤美的脖子,优柔的身段,果真如一只白天鹅般出场。

仍是那身素色的长裙,不同的是,黎江江的长发被挽起,脚上也换成了绑着粉色绸带的芭蕾舞鞋。

她的姿势有模有样,虽然和专业级的无法比较,但至少也堵住了夜曜扬想嘲笑的嘴。

蓦然地,黎江江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从头顶上方穿透而来。

仰头望去,盛淮锦不知何时上了二楼,正居高临下、神色冷酷地看着楼下翩翩起舞的她。

他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朝她射了过来,黎江江心里一紧,步子就乱了。

不屑的嗤笑声传来,是夜曜扬。

他俊逸的脸上浮起讥笑,那眼神仿佛在说:黎江江就是一个废物,扶不起的阿斗。

黎江江讨厌他这样的眼神,很快她调整了心态重新跟上节拍。

此刻在二楼,盛淮锦的脸色阴郁到极点。

她这么卖力,只为了吸引夜曜扬的目光……

该死的,只要一想到再过不久,她就要嫁去夜家,他的胸口就没由来的升腾起一股怒气。

黎江江越跳,感觉身体越冷,她就好像被一股西伯利亚的寒流包围了,后背止不住地泛起疙瘩。

忽然,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

黎江江定睛一看,一个旋转,不经意地踩了上去……

“啊!”

她发出一道痛苦的惨叫。

第一个跑过去扶起黎江江的佣人在地上发现了一根香蕉皮。

“抱歉,一时手滑。”低沉冷锐的男声从二楼的吊顶飘然而至。

众人抬头一看是盛淮锦,谁都不敢再追究。

家庭医生匆匆赶来,几个佣人抬着黎江江进了卧室。

客厅里,只听到周沁芬尴尬的声音:“不好意思夜少爷,让你看了笑话,江江这孩子没别的缺点,就是粗心,说白了是她不拘小节。”

周沁芬这番话,要放在亲生母女身上,可谓是护女心切,感天动地。

而放在养母和养女的身上,那便是一个词道破——睁眼说瞎话。

……

黎江江被医生要求卧床静养,这自然逃不过周沁芬的一顿劈头怒骂。

“你个废物真是气死我了!从今天开始你好好休养,如果在下周的接风宴之前再出什么幺蛾子,我非真打断你的腿不可!”

看着周沁芬摔门而去的背影,黎江江坐在床上长吁一口气。

终于,暂时不用再去夜氏上班,也不用面对夜曜扬了。

可是……

一想到三叔那双寒光凛凛的眸子,她就不得不起疑,那块香蕉皮真的是三叔一时手滑掉下来的?

幽幽地叹口气,黎江江侧头望着窗外星空,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年纪轻轻的,学人叹什么气?”低沉清冽的嗓音传来。

黎江江看向门口,“三叔?”

高大的男人走进来,她这房间多少显得拥挤。

“就这么想嫁给夜曜扬?”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盛淮锦的眼眸深不见底。

“嗯?”黎江江被他问了个猝不及防,三叔怎么突然关心起她的婚事?

“果然是青梅竹马,看来你对他的感情很深。”他背过身,在她的床沿坐了下来,没人看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自嘲。

盛淮锦的气场实在强大,尤其他就坐在她身边,黎江江明显感觉屋内的空气不够用了。

瞥着他的侧脸,她笑得干巴巴:“我累了,想休息了,三叔有事可以明天再说么?”

盛淮锦没说话,而是一只手捏上了她那条需要静养的腿。

黎江江条件反射地抖了一下,“三叔,你干嘛呢?”

“你压根就没有踩到香蕉皮,如果想要我替你保密,你预备给我什么好处?”他薄唇轻启,说出的话却不亚于晴天霹雳。

黎江江咬咬唇,颇有些委屈,也很是哀怨,“三叔,这香蕉皮明明是你丢的,你怎么能赖我呢?”

她也不过是顺应实事,故意踩上去了而已。

“我可以丢,你也可以不踩啊。”乖乖牌没用,盛淮锦冷眸紧锁着她,那一脸冷峻的样子代表了他不是在开玩笑。

黎江江呼吸紧了紧,说道:“那三叔想要什么呢?你提出来,若是我能做到的尽力满足你就是。”

“给我织条围巾。”他毫不客气。

“围巾?”她瞪大眼,“三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超烂的啊。”

上次送给夜曜扬的那条,完全是她故意恶搞的,她会织围巾,只不过,她用心织出来的围巾只想将来送给自己在乎的人罢了。

盛淮锦沉下脸,站起身来,眸光亮得逼人,一字一句道:“别想着敷衍我,拿出你的真心来,认认真真给我织,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黎江江:“……”

盛淮锦此番来得莫名其妙,走得更是莫名其妙,说了半天威胁她的话只为了讨一根围巾?

……

黎江江这一装病就是在床上躺了三天。

三天之后,盛家的当家人,也就是盛氏集团的董事长,盛老爷子的归国接风宴正式在希尔顿酒店举行。

一同回来的还有老爷子的二女儿盛天怡,她和盛天驰是一母所生的兄妹,和老公定居在法国,育有一子,不过此次就她一个人回来。

二楼,酒店的贵宾室里,一家人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盛嘉莹一脸亲昵地靠在盛天怡肩膀上,“姑姑真是越来越年轻了,皮肤好得跟发光似的。”

“你这小嘴儿才是越来越甜。”盛天怡宠爱地捏捏她的脸,笑道,“姑姑四十多的人了哪能和你这小姑娘比?快,给姑姑说说谈恋爱了没?要不要姑姑给你介绍个海归博士?”

“海归博士有什么好的?姑姑你也太小看你侄女儿了。”盛嘉莹一脸的志得意满。

“哟,听这语气是有了?”

“当然,他是风行传媒的总经理,长得超帅的,一会儿他来了我带他来见姑姑。”

“效率够高的,那你呢?”盛天怡话锋一转,看向了另一边沉默高深的盛淮锦。

“阿锦,你这做叔叔的总不能输给侄女吧,爸在法国可没少为你的婚姻大事操心。”

盛淮锦原本一直支头坐着,一语未发,目光飘向窗外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这会儿他的注意力才回来,淡淡笑了笑,“二姐,我这儿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心里有数。”

一听他这敷衍的话,盛天怡的眉心就拧了起来,虽然是同父异母,但盛淮锦很早就被接回盛家居住,姐弟又不同于兄弟,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所以这些年感情还是有的。

“这话你都说了多少年了,你没说腻,我们都听腻了,要真有数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你带个女孩子回家?二姐手上有好多世家千金、贵族名媛的联系方式,你要不要挑几个看看?”

“好啊好啊。”周沁芬掩嘴笑道,“这如今两个女孩子都有对象了,老三这做叔叔的再不抓紧,怕是要惹大家笑话了。”

“阿锦?”

盛天怡没接话,而是试探着问了声,她深知盛淮锦的性格,他要是不同意的事,没人能逼得了他。

这时候,休息室里响起突兀的刮盘子的声音。

原来是黎江江在吃点心,盘子都空了,她还在低着头用餐刀蹭。

比起这一家人热热闹闹的聊着天,她像是一个多余的存在。

周沁芬拿胳膊撞她,神色不满:“黎江江,你怎么又心不在焉的?给我打起点精神来。”

“是,母亲。”

盛天怡瞥了眼黎江江,语气不阴不阳,“哟,一眨眼黎江江都快毕业了,怎么没见你未婚夫啊?”

不同于对盛嘉莹的亲昵自然,盛天怡每次对黎江江的态度都是话里带着刺,她一直都很不待见她,因为黎江江是从少管所收养来的,盛天怡觉得她犯过罪坐过牢,是个不吉祥的人。

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周沁芬哪儿允许意外发生,她忙着打圆场:“不着急不着急,这夜少爷指不定在哪里准备惊喜呢。”

“惊喜?”盛天怡诧异,“今天不是宣布订婚么,怎么搞得像是要求婚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