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当然会让我的未婚妻终身难忘

作者:宴悠 字数:398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黎江江反应很快,反身就给了大汉腹部一记重拳,趁着众人呆愣之际,左手拉过应小冉,快速地从包厢里跑了出去。

应仲夜的手下忙要追出去,夜曜扬冷冽地发声:“别追了。”

“夜少,她……”

应仲夜的脸色很是难看,那名被酒瓶子砸中的大汉还在流血,可那是夜少动的手,他们不敢追究啊。

沙发上,夜曜扬的脸色说不出的晦暗,一双鹰隼般的眸底像是布满了寒霜。

“我对你的妹妹没兴趣,我对你,一个为了钱连手足情谊都不顾的人渣更没兴趣!”

说完,他冷冷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全身散发着令人胆寒的骇气,如同一个地狱阎王,无人敢惹。

走到门边,地上一个闪着光芒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蹲下来细看,发现竟是一枚别致的耳钉。

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狂肆的笑意,蒙面女侠么,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起身,将耳钉收起在口袋里,夜曜扬双手插兜,背影潇洒地扬长而去。

“夜少,夜少!”

应仲夜在后面喊破了喉咙,夜曜扬都再也没有回过头。

他的眼中怒火冲天,应小冉,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

带着应小冉一路从魅惑之夜逃出来,两个女生都是气喘吁吁,样子狼狈极了。

黎江江的打扮性感妖娆,应小冉则是衣衫不整,怎么看都像是刚被蹂.躏了一通,才从狼窟里跑出来。

“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确定没有人追来,黎江江拉着她在台阶上坐下。

应小冉摇摇头,表情迷茫:“我也不知道。”

“江江,谢谢你,如果刚才不是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应小冉抱住双臂,呜呜哭出声。

黎江江抱住她,其实很想问问她夜曜扬是怎么回事,不过见她哭得伤心,便没开口。

“难受就哭出来吧,哭出来就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应小冉放声大哭,那悲痛而绝望的哭声直叫黎江江的一颗心都抽紧了,跟着泛起疼来。

应小冉就这么跑了,学校宿舍肯定也不安全,黎江江把身边的现金全都给了她,带她去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

“乖乖的,先好好睡一觉,以后的事我们从长计议。”

“好。”离开前,应小冉抱了抱黎江江。

好闺蜜出了这样的事,黎江江回到盛家也是魂不守舍的,她们俩都是没钱的人,这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办呢?

应小冉只要一天不回去,应仲夜就会全城抓人,想来想去只有两个办法。

一是应小冉彻底离开A市,可她学业还没完成,二是拿资金填补应家的窟窿,这样应仲夜便不会再想着卖妹求荣。

可是资金从哪来?难不成要动用那张卡里的100万么?

黎江江回到盛家的时候心事重重,为了不让周沁芬看到自己这样的打扮,她爬墙从后门走进去。

谁知迎面和盛淮锦撞了个正着。

“穿成这样,你做什么去了?”他的嗓音阴郁如刀。

性感的单肩、低胸、超短的高开叉,该死的,她一路上就这么回来?

“三,三叔……”她心虚地低头。

“不是警告过你不准再去酒吧么,不听我的话?”他抬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她不得不抬头对上他一双冷冽的眼眸。

傍晚的风吹在身上,黎江江感到一丝丝的凉意,“不是的,三叔,你误会了。”

“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身上的气息太过危险,黎江江也不知是哪儿突然来的勇气,抬高了下巴直视着他,毫无畏惧地说:“三叔,我也是成年人了,难道连自己去什么地方还要经过你的同意么?”

盛淮锦黑眸眯起,“你是在跟我顶嘴?”

“唔唔……”下巴上的力道收紧,黎江江摇摇头。

清寒的目光在黎江江白嫩的肌肤上扫过,发现她的肩膀上有被人掐过的痕迹。

他的神色立马就变得阴沉,“被人欺负了?”

“没有,是我跟人打架了。”

“就你?”他似乎感到不可置信。

“对啊,这才衣服被撕破了,三叔你知道的,女生间打架嘛,都是这样的,撕来撕去。”黎江江开始不眨眼地扯谎。

被三叔知道她去了魅惑之夜是一宗罪,和应小冉还有来往是二宗罪,故意撕破自己的衣服是三宗罪,这么多罪于一身,她小心肝颤了颤。

盛淮锦的目光落在她小巧的耳垂上,低沉的嗓音干净清冽,“所以把耳钉也弄丢了?”

“啊?”

闻言,黎江江才摸上自己的耳朵,左边的还在,右边空空如也。

她心一紧,果真丢了,肯定是打架的时候掉的。

她脸上露出懊恼的表情,盛淮锦挑眉:“怎么了,这对耳钉对你很重要?”

“倒也不是,只是惋惜嘛,那三叔,我先去洗澡换衣服了,这样子被母亲看到不好。”

黎江江走后不久,方易从前面快步而来,“BOSS,已经确定二小姐签约了风行传媒,只不过这几天她都在夜氏上班,一直没去报到。”

不出所料的结果,盛淮锦只是恩了声,他站在庭院里,身姿挺拔,望着远处的落日,吩咐道:“派几个人手盯着她,一旦发现她和陌生人接触,立刻告诉我。”

方易凝眉思索了一下,“BOSS是担心二小姐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那她会不会对你……”

盛淮锦的目光深了深,眼底掠过一道暗芒,“所以才要防范于未然,截断任何她可能获取的信息,你知道该怎么做。”

“是,BOSS。”

……

黎江江快速地冲了个澡,卸了妆,将破碎的衣服收进包包里,这种东西肯定是不能丢在盛家的,被周沁芬知道又是一场轩然大.波。

刚塞好衣服就有佣人来敲门:“二小姐,夫人让你打扮一下赶紧下楼,夜少爷等着你呢。”

黎江江心里咯噔一下,夜曜扬居然来了?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今晚来,难不成他认出了她,上门对质来的?

拍拍自己的胸口,黎江江告诉自己要淡定,什么都还没说呢,别自己吓自己。

挑了件长袖穿上,黎江江下了楼,客厅里周沁芬、盛淮锦和夜曜扬都在。

两个男人都不是话多的人,就周沁芬自己在那喋喋不休找着话题。

从楼梯上下来,黎江江一身素雅的长裙,挽了个鱼骨辫垂在一侧,未施粉黛的小脸仍是明艳动人。

夜曜扬只扫了一眼便兴致缺缺地收回了目光,而落在盛淮锦眼中,足以称得上是盛装打扮,眸光,在一瞬间冷了下去。

黎江江走过来,莫名地打一阵寒颤。

“你这孩子就是磨磨蹭蹭的,夜少爷来了好一会儿了。”

黎江江勉强扯出一抹笑容,“曜扬哥哥,你吃饭了吗?”

其实她只是想试探夜曜扬上门的真正意图,毕竟他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这话听在盛淮锦那里,则又变了味。

他看似漫不经意地玩着手机,但周身的气息冷得就像个大冰柜。

夜曜扬只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眼中的嫌弃更是不言而喻。

听话如同木偶一般的黎江江,这些年来连大声跟他说话都很少有过,无趣之极。

倒是今天上午,她在男厕所里和他的一番顶嘴,还让他觉得有点意思。

不过今天最大的惊喜,就是那个在包厢里匆匆一面的蒙面女子,聪明、勇敢、独立,每一处优点都吸引他的注意。

“吃过了,要是不吃,怕是到了这儿,会没胃口。”

他嘴角噙着抹笑意,说话的口气却是狂妄而嘲弄的。

听到他如此语气态度,黎江江倒是松了口气,一如既往的讨厌她,看来他并没有把冲进包房的女人和自己联系起来。

一时间,客厅里又沉默下来,空气里很是尴尬。

不过这尴尬只针对周沁芬一人,在座的人里最希望见到两家联姻的便是她,除此之外,两个当事人都不情愿,盛淮锦更像是一个过客,始终高冷地在那看着手机。

周沁芬笑着说:“都快要订婚的人了,怎么说话还这么客气?江江你站着不累么,走,去夜少爷身边坐着,夜少爷难得来一趟我们家,给他剥个橙子吃啊。”

“哦。”黎江江亦步亦趋的,走到夜曜扬身边小心翼翼地坐下了,中间隔着半个人的距离,也是如坐针毡。

“夜少爷,你看再过一两个月江江就要毕业了,是不是该是时候把订婚仪式提上日程了?”

夜曜扬挑起了眉峰,一脸经过周沁芬提醒恍然大悟的样子,“是啊,时间过得真快,还有两个月她就要毕业了。”

“对啊,当初我们和你父母商量好的,江江一毕业就订婚,等订了婚你们先去把证领了,至于婚礼仪式,可以再过半年。”

只要他们二人领了证,夜盛两家就成了真正的亲家,夜氏就会给盛世注资。

半年的时间,足够盛世回到正轨了,至于到时候夜曜扬乐不乐意举办婚礼仪式,他们才不关心了。

瞧着周沁芬那满脸算计乐呵呵的模样,夜曜扬嘴角一勾,满是轻蔑不屑。

他突然长臂一伸,将黎江江揽入了怀中。

黎江江浑身一僵,十分不自然地靠在他胸口。

耳边传来他似笑非笑的语调说:“订婚当然是要办的,现在距离六月份,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辈子才一次的订婚,我当然要给我的未婚妻一个难忘的回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