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我对女人只是玩玩

作者:宴悠 字数:388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什么?!”

如果说刚才黎江江还觉得可能是柜台小姐看错了,那么此刻她的心情只能用见鬼了来形容。

“你是说每个季度?那你能够看到付款人是谁吗?”

每个季度打来5万,5年就是20个季度,这么说她的这张卡上足足有100万元整!

100万或许放在盛家根本不起眼,可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笔从天而降的巨款。

她感到不可思议,五年前刚好是她失忆出狱,又被盛家领养的时候,她自己不可能来这开通一张银行卡,也不可能是盛家的人,他们恨不得把她从头到脚的剥削,是不可能给她存钱的。

那么这个给她打钱的人是谁呢?而且从来没有人告知过她?

全身的血液好像在霎那间沸腾,黎江江觉得,这个给她打款的人肯定和她的过去有关!

只要找到这个人,她可能就解开了自己的身世之谜。

那会是她的亲人吗?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那个人的名字。

柜面小姐摇了摇头,抱歉地说:“小姐,我这只能查到钱是从一个海外账户汇过来的,除此之外没有信息。”

“怎么会没有信息呢?你再帮我查一查,汇款人,汇款地,统统都没有吗?”

柜面小姐的话就好像是一盆凉水,浇灭了黎江江刚燃起的希望。

“汇款方在汇款时进行了加密.处理,所以我们银行系统是查不到的哦,对了,小姐,这张卡还在您身边么,如果确定遗失的话,是可以补办的。”

“恩,确定要补办。”黎江江的脸色凝重,虽然对方的信息毫无所知,但起码她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认识她的人,那个人一直在默默关心她。

五年来,那人之所以没有露面,或许是不知道她失忆了。

只要她等,终有一天会解开这个秘密。

从银行回去的一路上,黎江江都有些恍惚,她是激动的,按捺不住的激动。

原来她不是孤独的一个人,那个五年来坚持给她打款的人会是谁呢?为什么仅仅给她钱,却不来找她呢?

海外账户,难不成那个人在国外?在距离A市很远的地方吗?

“滴滴……”

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响起,一个男人从车里探出头来,脾气暴躁道:“过马路不看红绿灯,存心找死啊!”

黎江江这才发现自己越过了人行道,前面还是红灯。

“对不起对不起。”她忙退回去。

就在这时,她看到马路对面,一个身穿鹅黄色礼服的女子从一辆汽车里跑了出来,紧接着几个男人从车里下来,对她紧追不舍。

黎江江一眼就认出来,那个女子是应小冉。

一直听说应小冉家里的生意一落千丈,濒临破产,她哥哥屡次动念头想把她嫁给老头子,所以上次他们才会在酒吧喝醉了,后来遭到暗算被人弄去酒店。

说什么都不能让小冉出事,黎江江焦急地拦下一辆出租车,准备去接应小冉。

哪知应小冉跑了几步便被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抓住了,塞进了车里面。

“师傅,麻烦跟上那辆大奔,快!”

黑色大奔在魅惑之夜停了下来,这是A市有名的声色场所,应仲夜这个王八蛋,居然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

黎江江直接递了张100元过去,就打开车门匆匆跑了下去。

她看到应小冉被拖着上了二层,可是当她要跑上去的时候,服务生伸手挡住了她。

“小姐,抱歉你不能上去,今天的二楼已被人包下。”

“那是我朋友,我要上去!”

“很抱歉,除非你报出姓名,我去请示一下。”服务生还是笑着,但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放松。

几个来回之后,黎江江也只能放弃。

她这么硬冲不是办法,声色场所多的是保安,要是被误当做是故意闹事的给丢出去,再想进来就难了,她必须智取。

看着身边陆续经过一些打扮性感妖娆的小女生,黎江江咬咬牙,有了一个主意。

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再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换了一个人。

一头风情的大.波浪卷发,浓密的睫毛纤长魅惑,红唇潋滟。

身上的连衣裙被她撕开,成了单肩抹胸,胸前一道若隐若现的沟渠,下摆也被她剪成了开叉设计,行走间,露出里面如雪的冰肌,引人遐想。

再回到楼梯口的时候,黎江江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竟然是夜曜扬。

服务生应该是认识他,一见到他就恭恭敬敬地弯腰,夜曜扬也没耽搁,直接上了楼。

刚才服务生说二楼被人包了,难不成应仲夜是要将小冉送给夜曜扬?

黎江江拨拨自己的卷发,迈开长腿扭着妖娆的小蛮腰朝着服务生走过去。

服务生照例将她拦了下来,表示二楼在接待贵宾,不能让闲杂人等上去。

黎江江款款一笑:“小哥哥,你误会了,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来找夜少的,我看到他上去了。”

“抱歉,夜少没和我交代他还有个女伴。”

“这种事儿还要跟你交代呀?”黎江江笑得很风尘,纤长手指戳着服务生的胸膛,“寻.欢作乐嘛,喏。”

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晃了晃,“看到没,夜少的手机号码我都有,你还不放我上去?”

这号码是如假包换,的确是夜曜扬的私人手机号。

见服务生还不松手,黎江江作势要摁上拨打键。

服务生犹豫了一下,放下手臂,恭敬地弯腰:“小姐请。”

都说女人不能得罪,万一她真是夜少的女人,她给夜少一吹枕边风,自己可是连工作都保不住了。

黎江江上去以后,已经不见夜曜扬的踪迹,但不出意外,应仲夜就是约了夜曜扬不会有错,她要冲进包厢里去救人,肯定不能让夜曜扬认出自己。

虽然她化了浓妆,包厢里光线又暗,可为确保万无一失,她还是用裙子上撕下的布料挡在了脸上,在后面打了个结,这才一间间地开始寻找。

走廊尽头的包厢里,不停变换的霓虹灯几乎闪瞎应小冉的眼睛。

她被应仲夜搂着,两人一道站着,面对着眼前慵懒如神一般的男人。

“夜少,这是我妹妹小冉。”

应仲夜的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小冉,敬夜少一杯啊。”

应小冉浑身发着抖,害怕地说:“哥,我真的回学校有事……”

“你个丫头怎么那么不懂事呢!”应仲夜皱起眉头低叱,“夜少日理万机好不容易过来看看你,你就这么不给面子啊,快!”

手下的人倒了一杯酒递给应仲夜,应仲夜强塞进应小冉的手里。

应小冉举着酒杯,迟迟没喝下去。

夜曜扬变换了下姿势,懒懒的目光看向应仲夜,“你先前可没说,你今天要带的是你的亲妹妹。”

他这话里的含义叫人捉摸不透,到底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

应仲夜有些紧张,只能小心翼翼地回应:“我是真的拿夜少当朋友,听说您家里给安排了一位您不满意的未婚妻,您看我这妹妹,水灵水灵的,人也体贴懂事,要是夜少能看上她,是她的福气,我能保证她不会打扰您正常的婚姻生活,以后也不会跟您闹的。”

夜曜扬轻笑了一声,嘴角噙着抹邪肆斐然的笑意,“你明知道我对女人只是玩玩,连自己的妹妹都舍得推入火坑么?”

“夜少哪儿的话,做您的女人都很荣幸了,我们应家不敢肖想其他的。”

应小冉忽然推开应仲夜,哭着哀求道:“夜少,求求你让我回家,我是被哥哥硬逼的……”

“闭嘴!”应仲夜勃然大怒,当即抬起手扇去了一个耳刮子。

“啪”的一声清晰嘹亮,就连在走廊上的黎江江都听到了。

她心神一凛,迅速找到了包厢冲了进去。

应仲夜抓着应小冉,还想打她。

黎江江厉喝一声:“放开她!”

应仲夜的眼中闪过毒辣,满面怒容瞪着门口的黎江江,“哪里来的丫头片子,给我撵出去!”

黎江江身手敏捷地躲开了朝她扑来的彪形大汉,一把拉住了应小冉的手腕。

她刚才被应仲夜一耳光打在地上,头发凌乱,很是狼狈。

“小冉!”

应小冉认出了黎江江的声音,灰暗的双眸划过惊喜,“是你!”

“跟我走!”

应小冉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跟在黎江江的身边。

黎江江蒙着面,修长纤细的小腿却充满了力量,打退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超短的裙摆飞扬着,露出里面蓝色的牛仔裤。

迷人的卷发随着她帅气凌厉的动作划出一道道弧度,这一幕,说不出的夺人眼球。

“给我抓住这个女人!”应仲夜气急败坏。

这时,一个大汉抓住了黎江江的肩膀,他身材健壮,黎江江本能地想给对方一个过肩摔,可力量悬殊,她竟被牢牢钳制。

大汉的膝盖往前一顶,黎江江便半个身体跪倒在地。

高高扬起拳头,大汉使了狠劲要对着她的后背袭击而去,这一拳下去,黎江江怕是要吐出胆汁。

凌厉的眸子深眯,夜曜扬随手抄了个酒瓶丢出去。

酒瓶子划破空气,咣当一声砸在了大汉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