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毕竟我们连嘴都亲过了

作者:宴悠 字数:403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女孩儿刚刚洗过澡,身上散发着沐浴之后的干爽清香,盛淮锦略略一低头,唇瓣就擦着她的发顶而过。

那玫瑰的芬芳仿佛有魔力,引人沉沦。

他深吸一口气,身上的温度升高了些,也有些紧绷的难耐,却又舍不得放开这抹香气。

他的唇瓣贴在她耳边,低沉性感的声音问她:“家里有泳衣吗?”

“额?”为什么三叔要靠她这么近问问题啊,她感觉要窒息了。

“你忘了,我说过要教你游泳。”

“这……”

游泳,要换上比基尼吧,这似乎有点……大尺度。

红晕悄悄爬上黎江江的脸颊,一点点染红了耳根子。

“如果没有,下次我带你去买。”三叔的声音简直引人犯罪啊。

黎江江念着清心咒,“不不不,我有的有的,以前母亲送我去上过课。”

“然后没学会?”

他在她的耳边低声笑,呼出的热气如羽毛般撩在人的皮肤上,引来黎江江阵阵颤栗。

她一个猛然转身,由于动作幅度过大,他的薄唇瞬间擦过她的脸颊。

黎江江脑子里轰的一声,空白一片。

盛淮锦的嘴角挽起愉悦的弧度,“你说你,怎么总是冒冒失失的,难不成是故意的?”

“……”黎江江抬起双手捂住脸,脸颊彻底涨成了猪肝色,恨不得钻进柜子里不出来了。

“我不是……”

她的声音细如蚊虫,听在盛淮锦耳朵里酥麻入骨,别有一番风味。

“没什么好害羞的。”一只大掌摘下她挡在脸上的手,睁开眼,便是盛淮锦那张精致绝伦的脸。

她还以为他会说“我不介意”、“跟你开玩笑”之类的话来安慰她。

结果他说:“毕竟我们连嘴都亲过了,这点小case算不得什么。”

黎江江内心一阵激荡,惊慌地将他推开,哒哒哒跑到了床的另一边,声音里带着责怪:“三叔,你不能这样调戏我的,这里人多嘴杂的,万一被谁听到看到,我们就说不清了。”

鼻间还残留着她的馨香,盛淮锦点点头,似乎认同她的话,好整以暇地往身后的柜子一靠,“那你要不要听我的话,去学游泳?”

言下之意,她不听话,他就会和刚才一样不注意言辞,故意让人误会他们之间有什么。

黎江江哀怨地看他一眼,“我学就是了,但是三叔,我真的很笨的,连专业的教练都教不会我,我只怕是会浪费了你一番时间精力。”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我是怕你失望啊。”她脱口而出。

“那你就好好学。”不知何时他又来到了她的面前,揉揉她的发顶,目色里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学到会为止,这样就不会让我失望了,嗯?”

他的声音好像带着蛊惑,让人无从拒绝,“好……我会努力。”

直到走出盛淮锦的房间,黎江江的思维才逐渐清晰起来。

她刚才答应了什么?学游泳?

且不论这很考验她的演技,重点是她会看到三叔不穿衣服的样子啊!完了完了完了,已经不仅仅是朝夕相对的问题了,那简直是……肌肤相亲啊!

黎江江只要一想到当初周沁芬给她请了个女教练,教练在水中托着她抱着她的样子将完全被盛淮锦所代替,她的一颗头就要爆炸了。

这一晚黎江江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子里乱哄哄的,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下楼吃饭。

盛淮锦正在ipad上刷时事新闻,看到她的时候惊了下。

“三叔早,父亲母亲早,姐姐。”她一个个地打招呼过去,从餐桌上拿了两片面包就要走。

盛淮锦拧眉,“你一直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吗?”

她茫然地摇晃着手中的面包,“我有吃啊。”

“坐下。”他沉声。

这男人,俨然如同在自家一般发号施令,可餐桌上明明就摆着四份中式早餐,盛天驰夫妇、盛嘉莹和他的,压根没有黎江江的份。

周沁芬觑了盛天驰一眼,干笑着说:“李嫂啊,还不快再去准备一份早餐。”

她忙又说:“老三啊,你别怪她,江江这孩子喜欢睡懒觉,每次都急匆匆的去上学,哪有时间吃早饭。”

黎江江咬唇,明明是他们不让她上桌吃,说是一大早的看到她就会倒胃口。

盛淮锦精锐的目光一闪,不动声色,“那就以后我负责早10分钟叫你起床,坐下吃吧。”

“可……”她对着盛天驰一家人,也觉得倒胃口呢。

“快点吃,待会儿我载你去夜氏。”他温声说着,语气里的霸道却不容人拒绝。

……

一路无话,劳斯莱斯送她到夜氏大楼,便开走了。

路过前台的时候,两个小美眉热情地和她打招呼:“江江早啊。”

貌似上一次见到她们如此热情,是因为夜曜扬。

“你们早。”她礼貌地回应,也没多想便进了电梯。

电梯里。

“你是黎江江么,你好,我是业务部的陈珊。”

“欢迎你加入我们夜氏,我是财务部的小王。”

“还有我还有我,我是项目部的李玉,很高兴认识你。”

黎江江有些受宠若惊,这是怎么了?一个个把她当菩萨似的供奉着?

难不成是因为昨天下班遇到了三叔?

还来不及细想,其他人都纷纷到了所在楼层,越是往上,人越少,最后黎江江一个人步出电梯到达了总裁办。

她先是打扫了秘书室,再去打扫夜曜扬的办公室,刚一进去,就听到电子仪器发出“滴”的一声。

她赫然仰头,就见到门框上方装了一个新设备,是红外线扫描仪,昨天进来打扫时还没有的。

蹙起眉头,这个夜曜扬的警惕性很高,动作太快了,靠。

黎江江忍不住飙了脏话,匆匆打扫之后就退了出来,重新想着安装窃听器的方案。

干脆把窃听器扔到夜曜扬的衣服口袋里?

不行不行,万一他换了外套就没了,而且这样很容易被他发现。

难道直接装在秘书室么,周沁芬那关就过不去啊。

她苦恼地想着,手上机械地重复着拖地的动作,以至于夜曜扬进男厕的时候,她毫无所觉。

“黎江江!”他厌恶地厉喝一声,抢过她手中的拖把就丢了出去。

黎江江被他的气势惊到了,这大少爷是一大早吃错药了么?

“还说你会安分守己,嗯?还说保证不会泄露我们的关系,嗯?黎江江,我真是小看了你。”

夜曜扬劈头盖脸就是一顿咄咄逼人的诘问,黎江江被他说得一头雾水。

她怎么不安分守己,怎么泄露他们的关系了?

她置于身后的拳头握了握,微笑问道:“请问总裁,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我已经根据你的吩咐,把你的办公室打扫干净了……”

“闭嘴!”

夜曜扬一把拽过她,将她压制在瓷砖墙面上,阴鸷的眼睛恨恨地盯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玩什么把戏?想通过盛淮锦向全公司昭告你盛家二小姐的身份?黎江江,你别太天真了,这还是我的地盘,只要你一天没进夜家门,你就什么都不是!”

他嗓音狠戾,一字一句无情地砸下来,“而且我可以告诉你,就算我被迫娶了你,也有的是手段折磨你,你别挑战我的底线!”

他的动作十分粗鲁,直到说完这番话,黎江江还感觉到后背的疼痛,她忍不住拧起了眉毛。

从夜曜扬的话里她明白了,一定是昨天三叔等她下班的事情在公司里传开了,夜曜扬便误会她是曲线救国,想以和盛淮锦不简单的关系来侧面反映她的身份,八卦的速度总是很惊人,要不了多久同事们就会知道她其实是夜曜扬的未婚妻。

好吧,是她没有考虑到这点,难怪早上同事对她的态度都很奇怪。

要知道,如今以A.E.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夜氏都要舔跪的对象,而她和A.E.总经理关系匪浅,讨好总是不错的。

黎江江稳了稳心神,吞吞口水小声说:“对不起曜扬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昨天母亲请三叔回去吃饭,三叔好心等我一起罢了,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给你添麻烦了。”

夜曜扬气哼哼要吃人的表情,被黎江江脆生生冒出来的一番话给截住了。

听到她的解释,夜曜扬有些怔忪,也不知道相信了没有,半晌都没出声。

隔壁女厕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刚才夜曜扬那么激动地大声说话,也不知道被听去没有,他当即松开了对黎江江的钳制,后退一步理了理衣衫。

他伸手指着她的鼻子,目光凌厉地警告:“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从今天开始,你去物流部报道。”

他带着盛怒而来,又裹挟着狠意离去。

黎江江无力地靠在了身后的瓷砖上,那冰凉的感觉让她的脑袋愈发清醒。

她发誓要摆脱这样任人鱼肉的命运,她不是物体,被他们抛来抛去。

……

在去物流部报道的路上,黎江江遇到了人事部的李经理,李经理提醒她去办一张XX银行的卡,到时候公司会统一发工资到这张卡上。

XX银行内,柜台小姐微笑看着黎江江,“小姐,您已经有过我们银行的储蓄卡,根据银行新规,同一人只能在同一银行开一个Ⅰ类户。”

“不可能吧,你是不是看错了?”她从来都没有来过这家银行,更别说会有一张卡了。

“小姐,不会错的呢,从我这里可以看到您有一张长期在用的卡,是5年前开通的,到现在为止每个季度账上都会收到5万元。”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