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三叔你弄疼我了

作者:宴悠 字数:394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他说:“好。”

“啊!黎江江你在做什么!”盛嘉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叫了起来。

手上一片湿哒哒的,黎江江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中的橙子被捏爆了,香甜的汁液四溅开来,喷在了对面盛嘉莹的脸上。

面对自己的失态,黎江江慌忙站起身,抽了几张纸巾给盛嘉莹擦拭,“对不起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你说不是故意谁信啊!”盛嘉莹不依不饶地叫着,这橙汁彪进眼睛里很是刺痛。

盛淮锦见状,轻咳了一声,眼中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江江一定是太高兴了。”

“对对对,老三能回来住真是太好了。”周沁芬带着嗔怪转头对盛嘉莹,“别嚷了,赶紧去厕所洗干净。”

也许是在盛家被奴役惯了,黎江江跟在盛嘉莹身后打算一块儿去,毕竟是她造成的闹剧。

沙发上的男人开了口,清贵的声线带着不容抗拒的口吻,“江江,去给三叔倒杯水。”

她停住了步子,回身看他一眼,点点头:“哦,是。”

一个人来到厨房,她端起水壶倒茶,她刚刚实在是太过震惊了。

三叔居然答应了搬回盛家一起住,这岂不是意味着以后他们要日日朝夕相处了?

今天才下定决心要和三叔保持距离,这下好,非但没保持,还增多了接触的机会。

这对她而言,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

淡然中透着点点寒气的低醇嗓音响起,惊了黎江江一下,她回过神来,发现水杯早已满出来,蒸腾着热气的开水正洒在琉璃台上。

她匆忙放下水壶,从一边扯了抹布准备擦拭。

看着那冒着热气的开水,盛淮锦浓眉一蹙,出手精准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这么烫的开水,她要是不小心沾到,岂不是会烫伤?

“有心事。”他说的是肯定句,微绷的脸上透露着他此刻的不悦。

他说他要回来住,和她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至少,从她刚才两次意外的表现来看,似乎像是不高兴更多,起码不是一种欢迎的态度。

想到这,盛淮锦的脸色更是沉了沉。

手腕处传来温热的触感,让黎江江不适应地挣扎了几下,可盛淮锦并没有放手的意思。

黎江江抬起头,疑惑的眼神盯着他:“三叔?”

“听到我要搬回来,你不欢迎吗?”他周身的气场越来越冷。

黎江江心底一紧,垂下头,眼睛对着他的衬衣前襟,“这里是三叔的家啊,三叔想回来便回来,我又不是这里的主人,哪有资格说欢迎这样的话?”

跟他玩装傻充愣?很好,黎江江!

她忽的倒抽口气,“三叔,你捏疼我了。”

盛淮锦放开她的手,将手臂揽上她的腰间,转了个身,将她用力向上一提。

黎江江只感觉双脚离地,下一秒,她就坐在了盥洗台上,那冰凉的触感,不禁让她浑身打个哆嗦。

如此一来,她的视线几乎和盛淮锦持平,再也不能低下头去,躲避他的注视。

她硬着头皮,抬脸对着盛淮锦傻笑,“三叔你做什么呢?要是被人看到,怪不好的。”

“你想故意躲我?”盛淮锦重重地盯她一眼,那探寻的目光竟莫名带着几分炙热。

黎江江被他看得十分不自在,眼神游移,不想他直接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得她不得不和他对视。

那黑漆漆的瞳仁深处,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黎江江的一颗心开始怦怦怦加剧跳动。

她皱起眉,“三叔,你怎么啦?我怎么会躲你呢?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黎江江第一次发现自己或许看错了,盛淮锦根本就不是什么治愈系暖男,他是一头优雅的豹子,沉睡的时候毫无攻击力,一旦觉醒,危险而残忍,他有着致命的攻击力。

看这丫头是打定了主意装傻到底,盛淮锦的眸子闪了闪,也无妨,反正来日方长。

放开她,后退了小半步,盛淮锦继而拿起刚才她倒过的水杯,手腕一斜将茶水全部倒入了池中。

“记住了,我不喝绿茶。”

说完他就出去了,他一走,那股冰冷的气息才随之消散。

黎江江又发了会儿呆,这才跳下盥洗台,把厨房收拾干净,干脆倒了杯白开水端出去。

“真的么,三叔?那莹莹先谢过你了。”

不知道先前他们在谈论什么,盛嘉莹一改之前的暴躁,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神采。

黎江江不由自主朝盛淮锦那边看了看,他依旧坐在沙发上,一派深沉优雅的格调。

放下水杯,她打算上楼去,“父亲,母亲,三叔,姐姐,我先上楼了。”

“江江,听说你第一天在公司表现不错。”周沁芬捧着手机笑容晏晏,没猜错的话,她一定是和夜夫人刚联系过。

“这两天你看夜少爷什么时候有空,请他来家里吃顿饭,顺便邀请他到时候出席你爷爷的归国宴。”

黎江江听话地点点头:“好的,母亲,我会跟他说。”

……

回到房间洗了个澡,黎江江捧着湿哒哒的长发,将吹风机插上。

面前就是一片大镜子,她眼前浮现了盛淮锦那张刚毅而完美的俊颜。

今天在厨房,他们靠得特别近,尤其是后来被抱上盥洗台,他们几乎都要面贴面,闭上眼睛,回想着那强而有力的臂膀环绕在自己腰间的感觉,的确和那日在夜家落水后的感觉相同,强大到令她感到安心。

虽然只是短短一秒,却好像一直有一股热度熨帖在腰部,灼烫到她的心。

“嘶……”走神的黎江江一直将吹风机对准了头皮的同一块地方吹,疼痛感让她猛地清醒。

黎江江你别傻了,他可是你的三叔啊,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也是名义上的叔侄,不能再乱想了,淡定。

“黎江江。”外间传来周沁芬的声音。

黎江江关闭吹风机,走了出去,“母亲。”

“今天让你办的事情办妥了吗?”周沁芬神色高傲地睨着她。

黎江江摇摇头,“还没。”

周沁芬闻言,脸色就变了,不耐烦道:“这么点小事磨磨唧唧的,明天去就给我麻溜装上知道吗?”

“母亲,我会尽力找机会的。”

“还要找机会?”周沁芬恨铁不成钢地在她胳膊上拧了一把,“黎江江,你做事能不能动点脑子?”

“……”

“往他身上一坐,伸手一摸,不就安在桌底下了么!”

周沁芬敢情真当是拍电影呢,装个窃听器那么容易的,当夜曜扬是傻子?

黎江江在面上也不敢反驳,只愣愣点头道:“我会做到的,母亲。”

门口出现了脚步声,周沁芬转头,认出来人,立马换上了一张笑脸,“老三,你怎么过来了?不去休息吗?”

盛淮锦点点头,平静地回道:“我这人有洁癖,想找个人重新铺床。”

周沁芬愣了一愣,有些为难地说:“这个时间点佣人都退下了……”

她的目光扫到一旁杵着的黎江江,复又露出友好的笑容来,“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让江江过去。”

盛淮锦无波澜的目光扫向黎江江,她穿着粉色睡衣,半湿的长发披肩,发尾偶尔有晶莹的水珠滑落。

好看的薄唇微微掀起,如大提琴般动听的嗓音泻出:“不介意。”

……

莫名其妙变成了铺床的佣人,黎江江从衣柜里翻出崭新的床单、被套、枕巾。

她抱着厚厚的被子,那一团臃肿几乎把她整个上半身都给遮住,黎江江看不到路,走起路来东倒西歪,那笨拙的模样着实有些好笑。

安静的房间里,他低低的笑声传出来,黎江江一把将被子丢在了床上,气鼓鼓地瞪向盛淮锦。

她怎么觉得这男人是故意的呢?什么洁癖全是借口,倒像是故意捉弄她。

“怎么这样看着我?不想干了?”

盛淮锦临窗而立,窗外的夜空繁星闪烁,让他看上去像是披了一层皎洁的清辉,谪仙一般纤尘不染。

她咬咬唇,“三叔,你是不是故意欺负我呢?”

今晚三叔的情绪不对劲,一会儿生气一会儿笑的,真是有点可怕。

盛淮锦灼灼的目光锁住她,“别忘了,你还欠我两个人情,嗯?”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恐吓她?意思是她欠了他的,就算被他欺负也是理所应当的?

她发现三叔怎么那么无赖啊,亏她还说他是暖男,分明是恶霸呀,欺负人都那么理直气壮。

黎江江不理他,自顾自地开始铺起床来,弯腰抖着被子,井然有序地将被套装了上去。

还挺有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盛淮锦远远地看着,眸子里落满星光般的笑意。

铺好床以后,黎江江却没找到枕头,一定是先前的女佣忘记了。

她再次打开储物柜,发现枕头在最上层,踮起脚尖,却怎么够都够不到。

柳眉蹙起,正想着要不要去搬个椅子过来,身后,一抹热度骤然笼罩下来。

紧接着,一只长臂越过她娇小的身子,不费吹灰之力地将枕头从最上层拿了下来。

黎江江呼吸哽住,后背燃烧着一团火,是男人结实的胸膛贴在她的脊背上。

她的睡衣很薄,男人的体温很容易隔着两层布料传递到她的身上。

她整个人就如同僵住了一般,一动不动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