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三叔,你怎么会来?

作者:宴悠 字数:403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熟悉的气息包围着她,黎江江睁开眼睛,就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黑眸。

他的怀抱温暖,结实,双臂紧紧地箍住她,就好像她是一个易碎的珍宝,需要他用尽全力的保护。

“哗啦啦……”

重物倒地的声音,工人们终究是没力挽狂澜,货物洒了一地。

揽着她的腰身,盛淮锦护着她躲到墙边,远离这一片危险地带。

“三叔,你怎么会来?”

女孩子惊喜的表情,让盛淮锦压下了即将脱口而出的责备,只淡淡说了句:“下次走路还那么粗心吗?”

疑问的句式,愣是带了几分宠溺的味道。

黎江江有片刻的失神,连忙摇摇头,眨巴着大眼睛。

“受伤没有?”

她又是摇摇头,睁着一双黑亮的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副模样的她,仿佛一只小鹿,轻轻撞击在盛淮锦冷硬的一颗心上,他抬起手臂,不自觉地想要摸摸她的脸颊。

“盛经理,真的不好意思,工人们卸货没看路,没撞着您吧?”仓管小组长慌里慌张地跑过来道歉,倒是破坏了这边唯美宁静的气氛。

不动声色地收回手,盛淮锦将手背在身后,表情有些冷:“下次注意点。”

“是是是。”小组长躬身,转头大声地叮嘱那些工人,“都小心点!”

被小组长这么一打断,黎江江才后知后觉发现盛淮锦的手臂一直搁在自己的腰上,这种下意识保护的动作,让她的心神有些激荡。

可他毕竟是盛淮锦啊,是盛家的人。

她迟早有一天要彻底摆脱盛家,到那时候,势必也会和三叔决裂,她不该这样的,不该贪恋三叔的温暖。

她朝后退了一步,敏锐如盛淮锦,又怎会看不出她的抗拒之意。

黑眸微微一凛,他脸上的温柔之意收敛,又变作平日里一副高冷清贵的样子。

两人之间突然就无话可说,空气变得有些沉闷。

黎江江想到刚才那个人好像叫的是盛经理,便问:“三叔,你也在夜氏上班?”

“不是,我在A.E.”

“A.E.呀?”

“你也知道?”

“大名鼎鼎的A.E.财团,我怎么能不知道呢,听刚才的人喊你经理,三叔你是A.E.的高管吗?”

A.E.财团是全球知名500强企业,涉及的行业众多,其中一项便是奢侈品珠宝,是行走在时尚界的领军人物,作为G大毕业生,黎江江自然是如雷贯耳。

有传言称,只要成为A.E.的秀场天使,就能一夜爆红,成为时尚圈炙手可热的新宠。

所以她对这个A.E.财团是非常好奇崇拜的,简单来说,它就是一块点金石,如果有幸接触到A.E.,她可能马上拥有摆脱盛家的资本了。

盛淮锦不知道A.E.对她的意义,目光清冷地回应:“算是吧。”

“好厉害呀,我听说夜氏最近中了一个标,难道客户就是A.E.?”

盛淮锦面无表情地嗯了声,看她一脸对A.E.的兴致多过于自己,莫名地就有些不舒坦。

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低头看到她脚上穿的新鞋。

“鞋还合适么?”

他这么问,看来果然是他送来的不错。

“嗯,很合适,谢谢三叔。”

“都是一家人,不必跟我这么客气,这是我让手下随手买的,你要是不喜欢就扔了,下次我再陪你去买。”

黎江江一听立即宝贝地说:“喜欢啊,当然喜欢了!三叔买给我的,怎么能丢掉啊?”

盛淮锦微扬眉,状似不经意道:“喜欢就好。”

黎江江有些小小无语,三叔也太浪费了,刚买的鞋,还是杂志款,就算她不喜欢哪能随手就扔啊,而且这么贵重的鞋子,看在价格的份上也肯定会喜欢。

别看她是盛家二小姐,在吃穿用度上,她哪里有半点千金小姐的样子?如果有,她在学校也不会遭到梁倩倩等人的嘲笑了。

这双鞋她一定会好好保存起来的,因为是三叔送给她的,将来离开盛家,她也一定会带走。

莫名的,这是第一次,想到要离开盛家,她竟会有点小小的伤感,世界那么大,以后就再也见不到这个男人了吧。

盛淮锦走了几步,发现小丫头并没有跟上来。

他回过身,看到她的眼眶红红的,犀利的黑眸迅速在她全身打量,然后就看到了她右手上的OK绷。

受伤了?

“你的手怎么回事?”

他高大的身躯突然折返,失魂落魄的黎江江差点没来得及刹车。

身子不可抑制地往后一倒,一只大手勾住她的腰,将她往前一带。

黎江江的鼻子砸在盛淮锦的胸膛上,闻到他身上干净清冽的气息,竟有种舍不得离开的情绪。

“怎么总是冒冒失失?”磁性的嗓音透着股浓浓的无奈。

黎江江的脑子已经完全混乱了,像一团浆糊。

“没,没什么事。”她慌乱地垂头,两对睫毛像蝴蝶振翅般扑闪着。

盛淮锦抬起手,干净的指腹揩在她的眼睑下方,淡淡笑了笑:“你的脸上有脏东西,我带你去洗洗。”

洗手间里,水流声哗哗响着,盛淮锦用手接了点水,微凉的指尖点在她的脸颊上。

也不知道刚才哪儿蹭到的,黑乎乎的一小块,像只大花猫。

黎江江微微眯起眼,心安理得地被盛淮锦“伺候”着。

洗着洗着,盛淮锦浓眉一蹙,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黎江江的左脸上一片红红的,渐渐的,一个模模糊糊的五指印便浮现了出来。

他漆黑的瞳仁里,瞬间燃起了星星怒火,“谁打的你?”

黎江江侧头一照镜子,才惊觉脸上的遮瑕液都被洗光了,忙矢口否认:“没有,三叔。”

“周沁芬?”他眯起了锐利的眸子,猜也猜得到是谁。

“不,是盛嘉莹。”

盛淮锦深深地盯着她,那白皙清纯的脸蛋愣是被这一片红痕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看样子他太久不回去那个家,那家里的人全然忘了当初是谁拱手相让这一切。

如果他没有远走他国,恐怕现在在那宅子里坐镇的人是他,还轮不到其他人耀武扬威。

他轻轻摩挲着黎江江的脸蛋,眼神却幽暗得恐怖,“打回去了没?”

黎江江一愣,“噗”一声笑了出来。

盛淮锦睨着她,紧绷的脸上没一丝松动,“笑什么?”

“我还以为三叔肯定会帮着自己的亲侄女。”她是真的高兴,三叔竟然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