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不勾引我你穿这么短的裙子?

作者:宴悠 字数:388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盛淮锦也听到了,眉头更是皱成一个“川”字,带着薄怒的嗓音:“谁没有关机的,滚出去!”

众人诚惶诚恐,纷纷低头检查自己的手机,还真有人忘记了关机,正垂着头预备灰头土脸地出去。

唉,这份工作是别想要了。

哪知,方易静静上前,递上盛淮锦的手机。

“盛总,您的。”

扫到黎江江的名字,盛淮锦脸上的紧绷之色在瞬间柔软下来,方易悄悄打了个手势,让那几个准备滚蛋的统统再滚回来。

接着,便出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一幕。

只见盛淮锦的嘴角缓缓上扬了起来,那一幕真是如冰雪消融,高管们终于觉得外面的阳光是暖暖的了。

【我觉得还不错,同事都对我很好】

看到这里的时候,盛淮锦还是挺欣慰的,可后面半句。

【谢谢三叔】

又是这个恭敬的称呼,一个叔字,足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这辈分就犹如一座大山,压得盛淮锦喘不过气来。

他周身的气息又在一瞬间变得冰冻三尺,黎江江的一声三叔,随时随地在提醒着他两人之间有着跨越不去的鸿沟。

他觉得烦闷不堪,扯开了自己的领带,凌厉的目光带着寒气扫射下去:“愣着做什么?下一个轮到谁报告?”

高管们内心哀嚎连连,脸上是仿佛被机枪扫射般生无可恋的表情。

……

好在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一眨眼就到了中午。

秘书们伸伸懒腰,陆续从座位上起身,谈论着中午去吃什么。

Mary找到黎江江,一脸公事化的表情:“今天秘书室就不用你打扫了,待会儿总裁去吃饭,你抓紧时间把他办公室打扫一下,切记任何东西都不可以乱动,明天开始早点来,辛苦了。”

“放心吧,室长。”

夜曜扬很快也出去了,整个偌大的总裁办就只剩下了黎江江一个人。

她推着工具车,打开那扇富丽堂皇的办公门,门后是一间巨大的办公室,采光极好,商务化又不失奢华。

她一边拖地,一边暗中打量着办公室的格局,猜测着可能装有摄像头的地方。

按照夜曜扬的性格,一旦被他抓到把柄,不单单是被踢出夜氏那么简单,他一定会趁机报警。

安装窃听器属于盗窃商业机密,是经济犯罪,他才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黎江江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夜曜扬的办公桌,她清洗了一块抹布,双膝跪地,假装在那里俯身擦地板。

一只手悄悄摸进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窃听器,才拇指盖的大小。

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黎江江一颗心免不了得有些七上八下。

夜曜扬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恰好看到黎江江背对着门口,在他的办公桌前跪了下去。

她今天穿的是分体式的职业套装,上半身白色衬衫搭配黑色小西服,下半身则是包臀裙,裙子的长度在她站立时刚好在膝盖上方一点。

这下随着她的动作,黑色的丝滑布料往上一收,瞬间让她洁白如玉的大腿也暴露出来。

她弯腰伏在那里,脚上一双五厘米的黑色高跟鞋,肤色皓白如雪,这一黑一白的视觉冲击让门边的男人愣了愣神。

莫名的,夜曜扬感到有一分口渴,让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在夜家的那一幕。

他从背后将黎江江整个罩住,怀中的女孩儿娇软瘦小,触感却意外得美妙,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干巴巴。

她的皮肤似吹弹可破,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幽香,还有她的手指,含在嘴里似有一股甜意蔓延。

喉结用力地滚动一下,夜曜扬的呼吸有些紊乱,好想再一次把她吃进嘴里,品尝她的唇瓣,一定会更加甜美。

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让夜曜扬吓了一大跳,该死的,他一定是疯了!

黎江江一定是故意穿成这样,她来夜氏的目的就是为了勾引他,他不能上当,不能再鬼迷心窍第二次!

“砰”的一声,他重重地一拳打在门上,手背上青筋突出。

蓦然听到身后一记重响,黎江江手一抖,原本在办公桌下方摸索的手指被斜出的刺木划伤,窃听器也从她手中滚了出去。

她根本顾不得手上的伤口,左手一扑将窃听器盖在掌心之下。

“你在做什么?”寒冷不带一丝丝温度的声音。

夜曜扬大跨步走进来,低头就看到黎江江的右手食指上冒出了一个殷红的血珠。

他浓眉蹙起,“一点小事都做不好,你真是个名不虚传的废物!”

“对不起,总裁。”她低声道歉,整个人坐在地上不动,实则是太紧张了,紧张到一颗心怦怦怦像是要跳出嗓子眼。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折返?

“还不起来?”夜曜扬厉声,目光却还是不由自主滑向她两腿间若隐若现的粉色小裤裤上。

冷眸一深,他一把不耐烦地将黎江江从地上拽起。

黎江江趁机收紧掌心,把窃听器从地板上捡了起来,收进袖子里。

夜曜扬走到办公桌后,坐在了老板椅上,抬起下巴倨傲地睨着她,冷声道:“过来!”

黎江江其实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一时心慌慌的,并不敢过去。

她的心扑通、扑通,还在急剧跳动着,手心里密密麻麻布满了汗水,那咸涩的汗水浸透过她的伤口,虽小,但如针扎般的疼。

“总裁,再给我十分钟我就打扫完了,不如您先……”

出去两个字还没说完,夜曜扬已经紧皱着眉头打断她,不容置喙的嗓音像个帝王般下令:“过来,别让我重复第三遍。”

死就死吧,黎江江抱着视死如归的表情朝他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夜曜扬看着她紧绷僵硬的脸色,这还是那个缠着他跟前跟后像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的黎江江么?

怎么让她靠近自己,她摆出一副奔赴刑场的表情?难道是上回的事情真的吓到她了?

夜曜扬没去理会自己怪异的情绪,只是身体比理智更诚实地伸出长臂,一把将黎江江带到了自己怀中。

“啊!”黎江江低呼一声,转瞬落入一个强硬的怀抱,他周身的气息是冰冷的。

她立马就挣扎起来,那是一种出自于本能的反应,她抗拒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

大掌狠狠箍在了她柔软的腰肢上,夜曜扬逼着她面向自己,冷峻的脸贴近她,“还装什么?你这么处心积虑地接近我,不就是想我这样对你,连苦肉计都使上了?”

黎江江坐在他的身上,浑身僵硬,听到他的话以后脸上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他竟然以为自己是故意受伤的?!

黎江江被他禁锢地不得动弹,微微别开脸,冷静地说道:“总裁误会了,我真的是不小心。”

夜曜扬只当没听到似的,脸上挂起讥诮,低头凝着她的手指,“只是啊,还划得不够深,你应该再狠一点。”

伤口没有得到及时的处理,血珠子不断地从小孔里冒出来,都快染红了黎江江一根手指头。

他的眼底掠过什么,快得不能让人捕捉到任何东西。

这么个小伤口,比起这些年在盛家经历的又算什么,黎江江像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疼,巴掌大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淡然道:“总裁,我分得清楚这里是什么场合,既然我叫你一声总裁,便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所以也请你尊重我。”

他没有看到窃听器,她就放心了,至于其他的,她真没去多想。

好一句“对你不会有什么非分之想”,这让刚才在门边差点因为她而失态的夜曜扬感到了深深的羞辱,就好像是他自作多情了,被黎江江狠狠地打脸了。

他气愤异常,寒眸恶狠狠地瞪着她,故意出言讽刺:“尊重?黎江江,你一个送上门来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要我对你尊重?”

“我不是……”他的话太难听了,黎江江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你不是什么,不勾引我你穿这么短的裙子!”

她坐在他的腿上,他的脸恰好对着她的胸口,那玲珑有致的曲线看得人浮想联翩。

黎江江双颊一红,再次挣扎着要起来,他却不让,用力地抱紧她的腰,那力道像是要把她拧断。

黎江江也不是真的逆来顺受惯了,声音冷了好几度,“这是标准的职业套装,办公室里所有的女员工都是那么穿的,我不认为有不妥之处,至于总裁进来看到的一幕,也不过是我在执行您的命令,我在擦地而已,要说勾引,莫非是总裁自己对我有了什么想法吧?”

她这一番话说得直白、毫不掩藏,让夜曜扬瞬间有种被揭穿心思百口莫辩的窘迫感。

他当真小瞧了这女人,什么时候她变得那么伶牙俐齿了?

他不得不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向黎江江,近在咫尺的女人一张白皙剔透的脸,刷着带珠光的口红,美丽优雅不失风情,衬衫上的两颗扣子开着,露出纤长优美的脖子。

那澄澈黑亮的眼眸冷冷地瞪视,让她看上去有一股禁欲的美,高贵得如同白天鹅。

夜曜扬怀疑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他竟然在黎江江身上发现了高贵的气质,这种气质,她一个愚蠢的女人绝不可能有。

冷笑一声,他松开了环在黎江江腰上的手,眼中承载着满满恶意,“我对你有想法?黎江江,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