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你个贱蹄子你居然敢推我!

作者:宴悠 字数:376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姐姐,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

黎江江面目冷然,那幽静的嗓音带着股不可抗拒的威慑。

盛嘉莹有瞬间的懵逼,在地上坐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撸起袖子大有一副要跟黎江江鱼死网破的架势。

“你个贱蹄子你居然敢推我!去了几天夜家你真反了天了,别忘了这里还姓盛!”

黎江江赶忙将合同放在靠墙的矮柜上,双手抓住扑过来的盛嘉莹。

她的长指甲犀利无比,要被她这么划上一道可不是开玩笑的。

盛嘉莹破口大骂:“黎江江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没有我爸妈,你还在监狱里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你现在还敢推我了!我跟你没完!”

“盛嘉莹,是你动我的东西在先。”黎江江看起来柔柔弱弱,之前在学校可没少锻炼健身,反而是盛嘉莹,一个被宠坏了的大小姐,娇滴滴的没什么力气。

黎江江这次没客气,直接一把将她甩了出去。

盛嘉莹的脑袋磕在沙发角上,当即痛哭了起来。

周沁芬也被黎江江的样子吓到了,她此时红肿着半边脸,眼睛却是亮得吓人,里面似乎跳跃着火光。

眦睚欲裂地瞪着黎江江,周沁芬抄起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就朝着她扑了过去。

“我今儿非打死你个白眼狼!”

黎江江的瞳孔猛然紧缩,下意识伸出手臂护住自己的头部。

“住手!”

门口传来一道浑厚的男中音,喘着粗气,像是气坏了。

“老爷!”周沁芬一见到丈夫回来,立刻呼天抢地地喊了起来,“你看看我们养的这头白眼狼,你女儿都差点要被她给谋杀了!”

盛天驰皱着眉头打量客厅里狼藉一片的场景,盛嘉莹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痛哭不已,周沁芬瞪着黎江江,双目发红恨不得吃了她的表情。

黎江江也没好到哪里去,脸高高肿起,一个清晰的五指印在上面,倔强地抿紧了嘴巴。

“够了够了,还想要闹到什么地步才罢休?”盛天驰脸色难看,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这话明摆着是对周沁芬说的。

周沁芬睁大眼睛,自从带黎江江回家,老爷从没有管过她的事,以前她怎么教育黎江江,他也没有插手说过一个“不”字。

今天竟然让她别闹了,这明显是在帮着黎江江说话了。

可是她要闹的么?这事明明是黎江江先挑起来的。

她气得脸色铁青,恨不得嚷嚷到全世界都知道,“老爷,你不知道黎江江背着我们干了什么好事!她勾引莹莹的男朋友!还不知道偷藏了什么东西鬼鬼祟祟的,我是在管教她啊!”

“胡说八道!”盛天驰竖起横眉,冷斥,“江江明明和夜少爷处得不错,怎么可能去勾引莹莹的男朋友?”

“你是相信自己的女儿还是相信她?莹莹的同学亲眼看到的,照片都有了,还能有假?”

盛天驰烦躁地哼了声,“夜董事长亲口对我说的话,还能有假?”

“可是……”一句话让周沁芬哑口无言。

竟然是夜老爷亲口说的?难道黎江江在夜家,真的抓住了夜曜扬的心?

不等她再说话,盛天驰怒瞪着她:“别可是了,公司里一大堆破事已经够我烦了,回家想吃个饭也不得消停!”

周沁芬忙把烟灰缸放回茶几,使了个眼色让盛嘉莹别哭了,也不去扶她,只是心中对黎江江的怨恨更深了。

她走到盛天驰身边,小心翼翼赔着笑:“好好好,老爷别生气了,我们准备开饭吧。”

一家人围坐在餐桌边,盛天驰坐在首位,下方左边是周沁芬和盛嘉莹,右边是黎江江。

盛嘉莹刚哭过,眼睛红红肿肿的像两只核桃,闷着头不吭声,时不时拿恶毒的眼神剜黎江江。

黎江江也不理她,埋头吃自己的饭,内里已经下定决心,风行传媒就风行传媒吧,她只想快点有活动去赚钱,攒够了钱早日搬出盛家。

周沁芬给盛天驰夹了口菜,问道:“老爷,是不是公司的事不顺利啊,上次说的那个投标……”

“没中。”盛天驰幽幽说了两个字,面带愁色。

“唉……”难怪了,今天老爷一回来就脾气特别大。

“公司里几百个人连加了两个月的班弄出的成果,还是败给了夜曜扬。”

“什么,是我们和夜氏的竞争?”一听到夜曜扬几个字,周沁芬忙放下了筷子。

盛天驰看她一眼,连连叹气:“是啊,夜氏实力太强大,现在我们两家的关系还没定下来,又不能算作共同投标。”

周沁芬想了想,脸上忽的露出一丝笑容来:“老爷,江江不是快毕业了么,不如让她去夜氏工作啊,如果能成为夜曜扬的秘书什么的,到时候是不是对咱盛世也有利啊?”

“嗯,如果江江真能成为夜曜扬的秘书,到时候对我们肯定有大大的便利。”

“好,那我吃完饭就给老秦打电话去。”周沁芬很高兴自己能为丈夫分忧,喜滋滋地拿起筷子大口吃饭,还给盛嘉莹盛了碗汤。

饭桌上不再愁云惨淡,渐渐的,盛嘉莹也会说上几句。

瞧着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画面,黎江江一只手在桌子底下紧握成拳。

牺牲是她做的,好处是他们享的,从头至尾,没人问过她一句是否愿意去做夜曜扬的秘书。

在他们眼里,她就是个物品,要她做什么,她就必须要做什么,根本不配有自己的想法。

……

第二天黎江江起床,发现脸上的巴掌印子没怎么消下去,这副样子总不好去风行传媒见经纪人吧。

于是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给韩少臣,请了个假。

短信刚发出去,周沁芬就闯入了她的房间,风风火火地指挥着几个女佣,“赶紧把她打扮一下,要专业一点的白领妆容,快快快,赶紧的。”

“母亲,这是……”

“马上收拾好去夜氏上班,别第一天就迟到!”

紧接着黎江江就失去了自主权,全程跟个机器人似的任由几个女佣摆弄。

黎江江被推着下了楼梯,周沁芬打量了她几眼,还算满意,冷冰冰地交给她一个公文包,“这里面有个窃听器,找机会安到夜曜扬的办公室去,听到没?”

“是,母亲。”

见她回答得如此利索,周沁芬多疑的毛病又犯了,严厉地一字一句道:“黎江江你最好给我弄明白,没有我们盛家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有盼着我们盛家好,你才能跟着好。”

“我明白的,母亲。”周沁芬是担心她会吃里扒外才这么千叮万嘱吧。

黎江江走到门外,却发现没有送她去夜氏上班的车。

佣人解释:“夫人说了,夜少爷答应让你去夜氏唯一的条件,不可以让人知道你和他的关系,所以二小姐请搭公交车去夜氏吧。”

盛家地处有名的富人区,家家户户都有车,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公交线路,连出租车也很少见,就算要她搭公交车去市中心,好歹安排司机送她到车站吧,周沁芬故意不给她车,摆明了是对昨天她打了盛嘉莹的一个惩罚。

脚下穿着五厘米的高跟鞋,等黎江江走到最近的车站,已经冒出了一身汗,脚掌心也微微发疼。

她在站牌那里坐下,脱掉两只鞋子,敲打自己的小腿。

蓦地,她想起昨天盛淮锦给她按摩的场景,那轻柔的力度,那温热的触感,好像有魔力一般,很快就带走了不适。

可今天她自己揉了有一会儿,小腿还是酸酸的。

她低头看了看手表,八点五十分,据周沁芬说,夜氏的上班时间是9点,给她梳妆打扮的时候还催促得不行,这会儿不给她司机,分明是故意希望她迟到。

无力地摇摇头,黎江江自嘲一笑,迟到就迟到呗,反正她又不是真心要讨好夜曜扬,每次都是做戏,就算待会儿被他骂一顿,她也不会少块肉。

不远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朝着站牌驶来。

“老板,那不是二小姐么?”司机老陈瞧着那抹黑色正装的身影,疑惑地说,“奇怪,二小姐一大早地在等公交车吗?这里的公交都是半小时一班的。”

后座的男人原本在ipad上刷晨间新闻,闻言抬起一双犀利的黑眸,看到黎江江脱掉了高跟鞋在公交车站伸长了自己笔直的小腿,时不时地敲一敲,脸色不由一沉。

“滴滴滴……”一阵汽车喇叭的鸣笛声。

黎江江抬头,发现车站前不知何时停了一辆劳斯莱斯。

她疑惑地盯着黑漆漆的车窗看,自然是什么都看不见。

盛淮锦在里面看到她歪头打量自己的小模样,不由得脸色缓和了一分,按了键打开车窗。

黑色的窗户缓缓降下,当里面出现盛淮锦那张鬼斧神工如雕塑一般精致的脸庞时,黎江江不由得呼吸一滞。

她有些惊,有些喜,“三叔,好巧啊,你怎么在这?”

其实黎江江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在见到盛淮锦的一刻内心会这么欢愉,不过见到她的反应,盛淮锦显得很是高兴。

他表面不动声色,骨节分明的一只手在真皮座椅上敲了敲,“上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