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说!你包里藏着什么?

作者:宴悠 字数:382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很难听,很好,原来他的出现带给她的是如此巨大的困扰。

只一瞬,盛淮锦的神情变得十分冷漠,“如果是被夜曜扬抱着,你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黎江江本想说这事怎么扯到夜曜扬了,忽然浑身打了个哆嗦,感觉一股冷风迎面吹来,凉飕飕的。

盛淮锦一脸冷峻地将黎江江丢到迈巴赫的副驾驶座,啪嗒一声给她系上安全带,然后绕过车身上车。

如此高调的一辆车,想不引来围观也难,他们到之前,就有不少学生拿着手机在拍照,更有甚者靠在车门或是车头摆起了pose。

再见到车的主人如此高大帅气,一个个变作迷妹,在那里发出惊叫。

而盛淮锦一点也不客气,见女生们挡住了路,不耐烦地连摁了好几下喇叭,直到她们纷纷退却,这才一脚油门轰了出去。

那哔哔哔呱噪的鸣笛,听得边上黎江江一阵心惊肉跳。

从G大到盛家,盛淮锦始终一言未发。

期间黎江江偷瞄了他几眼,发现他的侧颜弧线紧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酷气息,仿佛半小时以前那个为她蹲在地上揉脚还把自己脚给蹲麻了的男人从未存在过。

吱的一声黑色迈巴赫稳稳当当停在了盛家的门前,早在十几年前,盛淮锦还读高中的时候,他就已经搬出去自立门户,后来又出国三年,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踏进这里了。

黎江江便问他:“三叔要进去坐坐么?”

“改天吧。”

本来都不指望三叔会理自己,不期然听到他的回答,黎江江很是开心,看来是她想多了,三叔没有和她置气。

“那三叔小心开车,拜拜。”黎江江挥挥手,等到迈巴赫消失在路的尽头这才折身进别墅。

她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属于男人的气息,呀,三叔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一路都没有理她?

她16岁那年进入盛家以后,就一直没听说关于三叔恋爱的事情,照道理来讲,23岁的成年男子,刚好是血气方刚的时候,后来他出了国,在国外总归也谈了女朋友吧,经验都那么丰富了,应该不至于会因为她亲了他就生气。

更何况,三叔都给她做过人工呼吸了,只是贴一下嘴唇,就更没生气的必要了。说到人工呼吸,这是她第一次和男人嘴碰嘴,算是她的初吻吧,初吻就这么没了,她才亏大发。

黎江江越想越脸颊发热,慢慢的就心跳加速了起来,她赶紧做了几个深呼吸,又拍拍自己的脸,悬崖勒马地逼自己忘掉盛淮锦。

一进门,她就看到周沁芬和盛嘉莹两母女敷着面膜,躺在沙发上说话。

“妈,你说黎江江真能顺利嫁给夜曜扬么,我看那夜曜扬对她一脸不屑的样子,就连她落下泳池都见死不救,我怎么觉得这事情那么悬乎?”

“夜曜扬最听老秦的话了,老秦对黎江江满意,这婚事就逃不掉。”周沁芬满口志在必得,“再说了,黎江江已经住在夜家了,我这几天和小姐妹聚会逢人就说,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夜家最注重颜面,肯定会娶了黎江江。”

“还是妈妈想得周到。”

周沁芬得意洋洋地一笑:“那是自然,这夜家又有实力,夜曜扬又看不上黎江江,这样我就不用担心黎江江成了夜少奶奶以后会爬到我们头上,你呢也得抓紧找个金龟婿,以后能在事业上多帮衬帮衬你爸,你爷爷年纪大了,我们可不能让那私生子占了便宜。”

“放心吧,少臣哥对我好着呢。”

黎江江站在玄关处讽刺一笑,这母女俩如意算盘倒是打得精,让她嫁给风.流成性的夜曜扬,这样她婚后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时他们不仅可以得到夜家的资助,还能一辈子拿捏住她。

哼,她才不会让她们如意!

“二小姐,你回来啦?”有佣人发现了黎江江。

黎江江立马装作刚从外面进来的样子说:“对啊,麻烦你给我找双拖鞋。”

周沁芬立马揭下脸上的面膜,从沙发上直起身来,气势汹汹地盯着她:“你个死丫头怎么回来了?上午不还打电话告诉你要争取多在夜家住几天么?”

说来也是奇怪,上午她明明是把电话直接拨到黎江江手机上的,结果莫名其妙打给了老秦,于是只能让老秦把手机转交给黎江江,害得她好些话不能直说。

“我……”

“妈,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她没用,讨不了夜少爷欢心呗。”盛嘉莹撕下面膜纸,一张油润能反光的脸满是嘲笑,“黎江江,你自己说,是不是被夜少爷赶回家的?”

黎江江不想应付她们,就说:“母亲,姐姐,我身体还有些不舒服,先上楼了。”

“站住,让你走了吗?”

周沁芬显然不会就这么算了,怒其不争地教训起她来,“夜少爷赶你,你不会装可怜吗?跟你说过几百次了,扮柔弱不会吗?男人最吃那一套,他赶你走,你就装晕,等他把你抱回房间,你就趁势搂住他的肩膀,男人一旦上了女人的床,就不会轻易离开了。”

黎江江表情为难地看着周沁芬,“可是母亲,我还没毕业啊,我怎么能在夜家做出那么下作的事情?”

“勾引自己的未婚夫那叫下作么?”周沁芬大言不惭地白她一眼,“那顶多是生米煮成熟饭,你也看到夜少爷不缺女人了,你要是再不长点心可就别怪我亲自出手。”

“……”周沁芬嘴角挽起,眼中闪过的诡色叫黎江江警铃大作。

看她呆愣的样子,周沁芬不耐烦挥挥手,“真是笨死了你,滚滚滚,少在我面前碍眼!”

“等一下,黎江江!”盛嘉莹嗓音尖利地叫住她。

黎江江挖挖耳朵,一回到盛家就是各种噪音,不得清净。

“姐姐又怎么了?”

“说,你是不是去学校了?”盛嘉莹拉着脸,眼神如刀。

黎江江抿了抿唇,低头乖乖地说:“我,我去学校找导师问毕业论文的事情。”

“你放屁!”盛嘉莹气得面色通红,直接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黎江江的脸上。

黎江江猝不及防被打得摔到了地上。

她捂住脸,气得胸口起伏不定,“姐姐你为什么打我?”

黎江江被打,周沁芬是一点都不心疼,但她听到粗俗的字眼从乖女儿的口中出来,不经意地皱了皱眉,“莹莹,你别动不动地骂脏话,要注意教养。”

“妈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么?”盛嘉莹真的是气疯了,食指指着地上的黎江江,咬牙切齿。

“原来她从夜家离开是去勾引少臣哥了!黎江江你真的是个白眼狼啊你,我们让你勾引夜曜扬你不去,你非得抢我的男人是不是?”

周沁芬不可置信,“你说什么?”这黎江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不成?

“妈,这次是证据确凿了!刚才我朋友发来的,是少臣哥和她在G大的照片,少臣哥帮她讲话了!”盛嘉莹举着手机,气得跳脚。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要不是她朋友正好路过G大撞见这一幕,她男人跑了她都被蒙在鼓里!

黎江江慢慢从地上爬起来,那一巴掌打得够狠,她半边脸都失去知觉了。

“不是的姐姐,学长是因为知道我是你妹妹这才帮我解围的,你也知道我在学校人缘不好,学长听说我是你妹妹,又恰好路过,这才帮了我,他还让我帮他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盛嘉莹狐疑地看着她。

“说你是他见过的最漂亮懂事的女人,他很想追求你,但又怕你会拒绝他,所以希望我在你面前帮他说好话来着。”

盛嘉莹听到这里怒气瞬间就消了大半,“他真这么说?”

“是啊,我不敢骗姐姐。”

“妈,我就说少臣哥对我有意思的。”盛嘉莹转眼就阴转晴了。

“那当然了,我女儿这么漂亮有魅力,哪个男人见了都喜欢的。”

看着她们母女欢欢喜喜,黎江江的眸中淬出冷光。

这一巴掌,她一定会还给盛嘉莹!

“那他有没有要你带礼物给我?”盛嘉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

“没有。”

“不可能的,是不是你偷偷藏起来了?”

黎江江下意识地把包藏在身后,摇摇头:“真的没有,礼物这么贵重的东西,他一定会亲自交给姐姐,怎么会给我呢?”

“哼哼。”盛嘉莹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那笑容看得黎江江不安极了,“黎江江,你心里有鬼,说!你包里藏着什么?”

黎江江暗道不好,脸上强扯出笑容说:“我哪能有什么东西啊,姐姐就别逗我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衣服却被盛嘉莹扯住,连内.衣带子都露了出来。

黎江江忙用手去抓衣服,这一个疏忽,竟真的让盛嘉莹把她的包包给抢走了。

哗啦啦,盛嘉莹把她的包翻转过来,用力地抖啊抖,里面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被丢到了地上。

“哼,这是什么?”盛嘉莹眼明手快地捡起了地上的一摞文件,那是黎江江和风行传媒刚签订的合同。

她才拿起合同,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身子就被一股大力掀翻,紧接着手中的东西就被抢了。

腰部狠狠地撞在大理石地板上,盛嘉莹撑起上半个身子,抬起头就看到黎江江居高临下地睨着她,那森寒的目光看得她有几分发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