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天呐,她竟然和三叔亲嘴了!

作者:宴悠 字数:3922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应小冉拦在自行车面前,“你可千万别给我犯傻,没准韩公子是真的很欣赏你。”

不管真欣赏假欣赏,黎江江说:“我后悔了。”

说完她绕过应小冉,骑着自行车往韩少臣离开的方向追去。

她没有注意到,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了好几次。

等她快追到韩少臣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的通讯录上没有几个人,平时也不会有谁主动打给她,如果有,那肯定是急事,所以黎江江没敢耽搁,边骑车边接了电话。

“喂?”

黎江江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前方五十米开外的韩少臣身上,并没有发现在小树林的拐弯处,一辆黑色迈巴赫正朝着她这边驶来。

黑色迈巴赫内,盛淮锦远远就看到黎江江骑着脚踏车,似乎在追赶什么人,而后他的电话打过去,黎江江就用一只手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单手握着车把手。

他的眉头皱起:“骑车不要接电话。”

“啊?”黎江江接电话的时候压根就没看来电是谁,猛然一听到盛淮锦说话,她惊了一下,而后想到就连骑自行车这样的小事她也是瞒骗了盛家人的,一颗心就彻底慌了起来。

她这一慌,自行车都不听使唤了,整个车身摇摇晃晃,怎么都扶不住。

余光又瞄到斜侧方一辆汽车驶来,根据墨菲定律,越是不想撞车,就偏偏会发生意外。

“啊!”她抓着自行车,左摇右晃。

盛淮锦眸光一眯,及时踩下了刹车。

然而黎江江还是咣当一声,壮烈地撞了过去,连人带车给翻倒在地。

车门打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迈步下来。盛淮锦蹙着浓眉,居高临下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黎江江。

低沉的嗓音带着训斥:“我都说了骑车不要打电话,打电话就不要骑车,你这样很危险。”

黎江江是朝右翻的车,落地一瞬间,右手臂条件反射地撑在了地上,这会儿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肯定是擦伤了,还有右膝盖和大腿,全都不能幸免。

“如果不是你突然把车开进来,我也不至于这样。”她低声咕哝着,这学校是根本不让进车的,也不知道盛淮锦怎么得了特权。

盛淮锦俯下身来挨近她,“你说什么?”

黎江江甩了甩脑袋,“没什么,谨记三叔的教诲。”

然后她就看到一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她也没客气,搭上盛淮锦的手,可脚下一使劲,一股钻心的痛楚便侵袭了全身。

“哎呀……”黎江江疼得直皱眉,一股脑地又坐回了地上。

盛淮锦看到她的额头一下子冒出了许多冷汗,在她身边蹲了下来,“脚扭了么?”

“好像是,好疼啊。”

盛淮锦抓住她的脚踝,眉头越皱越紧,微微泛着凉意的指尖在她的皮肤上轻捏。

不知为何,黎江江仿佛触了电一般,她不自觉就想要缩回脚,“没关系的三叔,我能走,你拉我一把……啊……”

没等黎江江反应过来,整个人一腾空,竟然直接被盛淮锦打横抱起。

“医务室在哪?”

黎江江指着他尚停在校园里高调的迈巴赫,“三叔,学校里不能停车的。”

“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个。”他有时候发现这丫头真是缺心眼。

“左转右转?”

“额……左转。”

医务室里,医生给她手臂上的伤口消毒,至于脚倒是没什么事,没有脱臼,也不是扭伤,只是摔倒的时候不碰巧,一根筋别到了而已,静坐半小时就能走路了。

黎江江忽然发现,自从三叔回国,她好像一直在受伤啊。

先是在酒店撞了额头,再是在夜家落水感冒,现在骑个自行车都能摔跤,莫非她和盛淮锦八字不合,天生犯冲?

“想什么这么入神?”盛淮锦在她脑袋上轻敲了一下,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在一起会走神了,什么时候他的存在感变那么弱了?

“额,没什么。”他亲自抱着自己来医务室,也算是很有诚意了,她总不能还怪他吧。

看着她略有郁闷的小模样,盛淮锦岂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的唇边扬起很浅的弧度,似笑非笑:“你自理能力一向这么差么?”

说她自理能力差,黎江江可不服气了,“没有吧,三叔你不在的时候,我挺能干的。”

盛淮锦注视着她的眼睛,“你这么说是在怪我咯?”

“不敢不敢。”他那双眼睛黑得深不见底,像有某种魔力般要把人吸进去。

黎江江只那么和他对视了几秒,心跳便有些不受控制,她忙转移开视线,就是不敢再看他。

“医生,她什么时候可以下地?”

“不然拿点红花油按摩下吧,小姑娘太久没运动了才会别筋,按摩几下疏通血管,应该就能走了。”

“好,那麻烦你给我拿一瓶。”盛淮锦继而转头看向黎江江,以无奈的眼神打量着她,“听到了没,你是缺乏运动,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学游泳。”

“什么!”晴天霹雳啊。

“你今年都21了吧,怎么能连游泳这样基础的求生技能都不会,下次要是再有个闪失,不会每次我都刚好在。”

他一番轻描淡写的话却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黎江江脑海里炸开了。

三叔的意思是,上次在夜家是他跳下水来救的她!

天哪,那人工呼吸……也是三叔给她做的!

黎江江的脸噌得就变红了,耳根子发烫,低着头再也不敢将目光对准盛淮锦。

医生将药油递过来,盛淮锦倒了一点在手心,微微搓热后,直接按压在黎江江的脚踝上。

黎江江呼吸一梗,是她心里有鬼么,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幕暧昧极了?

盛淮锦握着她的脚踝,单手脱去了她的鞋子。

女孩儿的皮肤白皙无暇,瘦小可爱的脚丫子上五个圆润的脚趾头,抹着红色的甲油,一点不媚俗,倒像是点点红梅花开,别有风情。

盛淮锦按摩的手法轻柔而细腻,一点点摩挲着她的脚踝,皮肤在他的掌心之下开始发热。

从黎江江的角度看,正好能看到盛淮锦浓密而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和性感的薄唇,都说男人认真的样子最迷人,此时此刻的盛淮锦,揉着她的脚踝,那专注的样子就好像黎江江是他很重要的人。

很重要的人……这个词跳出脑海的时候,黎江江第一反应就是男女朋友。

随即她甩甩头,那可是她小叔啊,长辈关心晚辈,那应该只能算是一种呵护,亲人间的呵护。

盛淮锦就这么纡尊降贵地蹲在黎江江脚边给她按摩了十分钟,而后抬起一双深邃的黑眸,淡淡地问她:“能走么。”

“能。”

黎江江放下脚,盛淮锦帮她把鞋子拿在手里,黎江江低声道:“三叔,我自己来吧。”

听到她声声唤着三叔,盛淮锦本能地感到排斥,这一次没有再坚持,将鞋子递到她手上。

黎江江低头开始穿小白鞋,正要系鞋带的时候,余光里看到眼前的黑影不受控地朝后栽了下去。

“小心啊!”黎江江低呼一声,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拽男人。

可她低估了男人和女人的力量悬殊,她非但没有拉住盛淮锦,自己还被带地从病床上摔了下去,直接扑在了盛淮锦的怀里。

鼻子撞上坚硬的东西,嘴唇贴在一个柔软的温热的东西上面。

黎江江猝然睁大一双眼睛,鼻子疼是因为她撞在盛淮锦的鼻子上,而嘴巴则是和盛淮锦的贴在了一起。

天呐,她竟然和三叔亲嘴了!这次不是人工呼吸,是真的亲上了!

她的脸腾地火烧起来,手忙脚乱就要从盛淮锦身上离开,不曾想双手摁在他的胸膛上,盛淮锦发出一记闷哼,吓得黎江江赶紧又松了手。

这一松,身子再次不受控制地扑向了男人。

好在盛淮锦侧过了脸,黎江江粉嫩的红唇亲在他的侧脸上。

“你是故意的吧?”低沉戏谑的嗓音响在耳边,黎江江简直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对不起,三叔我……”她根本不是故意要吃他豆腐的。

盛淮锦的双手按在黎江江的双肩,将她推着先站起来。

“你没事吧?”她一脸内疚,小脸红红的模样看着让人赏心悦目。

盛淮锦朝她伸出干净的手掌,“我脚麻了。”

黎江江费了好大力才把男人从地上拉起,她没有注意到,挂在盛淮锦嘴角那道愉悦的弧度。

“好了好了,你们小年轻就不要在我这个老头子面前秀恩爱了,赶紧出去让其他同学来看病吧。”

医生揶揄的话更是让黎江江无地自容,她要解释一下面前的这位并非她的男朋友而是小叔么,可总感觉解释了更加此地无银三百两。

春季是感冒高发季节,医务室外人头攒动,黎江江只想赶快离开这里,脚一用力踩地多少还是有些疼痛。

盛淮锦看到她微蹙起的眉心,二话不说弯腰把她抱了起来。

“三叔我……”她都来不及拒绝,眼看着外面的同学用异样的目光打量他们,她只能以手挡面。

盛淮锦发现她害羞的模样煞是好玩,故意问她:“干嘛遮住脸,我就这么见不得人?”

“是我见不得人。”黎江江看不到盛淮锦的表情,回答得很直接。

“三叔你知道八卦在学校的流传速度有多快吗?要是被人看到我……我被一个陌生男人抱着,话传出去会很难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