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

作者:宴悠 字数:257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红灯转变为绿灯,盛淮锦继续开车,波澜无惊的目光正视前方。

车厢内忽然没人再说话,安静得有些不同寻常。

黎江江忽然想到这几日在夜家不断重复做着的噩梦,那种感觉太令人绝望,就好像有人揪住了你的心脏,狠狠地揉捏成一团。

她斟酌着开口:“三叔,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当年到底犯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杀人?我要杀的人又是谁?那个人是死了还是活着?”

听到她一连串的问题,盛淮锦的黑眸几不可察地眯了眯,“又做恶梦了?”

“嗯,我梦到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黎江江放在膝盖上的双手隐隐地颤抖。

盛淮锦抬起眼睛,从后视镜里看到女孩彷徨害怕的样子。

“没事的,都过去了。”他伸出右手,在她的肩头轻轻拍了两下。

黎江江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小手冰凉冰凉,清澈的眼睛盯着他的侧脸,“三叔,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很恶毒的人?”

16岁的花季少女,还未成年,居然就成了杀人犯,这说出去都是多么耸人听闻的一件事。

“恶毒?呵呵。”男人完美的薄唇轻轻扬起,深邃迷人的五官,却半分表情都没有。

他转过脸,漆黑的眼神灼灼,像是要一直探入她的心底,“傻丫头,你以为在盛家,哪个人又是双手干净的?别想这么多了,既然老天爷让你忘记过去的一切,那就表示这是对你最好的安排。”

“最好的安排吗?”她苦笑,寄人篱下,没有亲人,这种漂泊无依的生活,谁还能过得比她更糟糕?盛家给她的生活看似光鲜亮丽,实则丑陋不堪,充满了算计和陷阱。

盛淮锦没说话,看向远方,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神色略显深沉。

黎江江坐在他的车里,平稳的车速,和窗外淡淡的阳光都让她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在她差点要瞌睡的时候,才听到盛淮锦的声音缓缓说:“你之所以会做噩梦,就代表过去那些记忆并不愉快,甚至可能很痛苦,这个世上,不是谁都有这个幸运,可以忘记那些痛苦的回忆,你应该放下执念,活在当下,把握未来,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可如果不记起过去,她曾坐牢的事情将永远被周沁芬捏在手里,当成一个把柄威胁她,让她永远都被困在地狱里,无法得到自由。

皱了皱眉心,良久,她才放松脸上的表情,点点头微笑:“嗯,我听三叔的,尽量试着去放下。”

盛淮锦没有回应,黎江江转过脸去看他,精雕玉琢的一张脸,五官深刻立体,长长的睫毛在他眼睑下方投着淡影。

当初,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牵着自己从少管所走出来,五年过去了,他的脸上褪去了青涩,变得沉稳而内敛,身上流淌着一股优雅隽逸却又让人不敢轻易造次的气场。

“三叔……”

“恩?”

黎江江动动嘴皮子,她其实是想问,为什么三叔和盛天驰夫妇不和,却愿意和她走得近,但话到嘴边,又问不出口。

“怎么不说话了?”

黎江江摸摸鼻子,讪笑,“没什么,就是觉得三叔好厉害,这么久没回国都能认得去我学校的路,比我这个路盲强多了。”

“嗯,那等你放学回家,我来接你。”不带多少情绪的一句话,却让黎江江瞪大了眼睛。

“不不不,我怎么敢麻烦三叔?”她连忙拒绝,懊恼自己说话不经大脑,这不是挖坑给自己跳么。

白色的迈巴赫在校门口大咧咧地停了下来,盛淮锦松开她的安全带,等着她下车。

关上车门前,黎江江还不忘重申:“真的不必麻烦三叔了,您忙您的就好,我可以自己回家。”

盛淮锦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

黎江江转身步入校园,感受到一道道不友善的目光。

所有经过她身边的人都寒蝉若禁,她一走开,立马就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她本不欲理会这样的事,可那些人越来越大胆,当着她的面哼哼唧唧,用嘲笑的眼光打量她的全身。

这种感觉相当不好受。

于是她走到两个正抱着书说悄悄话的女生面前,干干脆脆地开口:“什么事情值得你们这样打量我,不如也说给我听听。”

“没什么事。”女生拿书挡住脸,拉着小伙伴就要走。

“只敢在背后议论,当面就没话说了么?”黎江江挡在了她们面前。

这时,背后传来一道更过分更幸灾乐祸的女声。

“我说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黎江江回来了啊,你这几天躲哪去了?明知道争不过咱们倩倩就干脆装病连毕业晚会都不来了,我们还以为你要躲到拿毕业证书那一天呢。”

黎江江面不改色,微笑道:“我生病是事实,再说了,我为什么要躲一个实力不如我的人呢?”

“你,黎江江!”一个漂亮的女生冲了过来,被黎江江当众羞辱,梁倩倩再也忍不了了,“那晚是你自己不来的,又不是我不让你来的,你自己运气不好怪得了谁?”

“我并没有怪你啊,梁倩倩,从头到尾好像是你在患得患失吧,我可从来没说过我怪你。”真是好笑了,她因为错过毕业晚会替自己惋惜是正常,什么时候轮到这群人对她的生活指手画脚了。

不过是一场毕业晚会,也值得他们大肆宣扬,搞得全校都以为她真是怕了梁倩倩才装病不来的,说到底,还是梁倩倩的自卑心理作祟罢了,这种行为真令人不齿。

“倩倩,别气,黎江江你看这是什么?”梁倩倩身边的朋友甩出了一沓文件,趾高气扬地说,“这是星辉的经纪合约,我刚陪着倩倩去签下来的,你呢,你有什么?”

“距离毕业还有一段时间,我有实力,我不着急。”

“哼,这大白天的你说什么大话呢,分明是你一份合约都没签!你就是不如我们倩倩,还校花,你这个名头啊,该让位了。”

从进校起,梁倩倩和黎江江就被摆在了竞争的位置上,这四年黎江江一直霸着校花的名号,而梁倩倩总是榜上第二,这回成功签约星辉娱乐,她可不得借着这次扬眉吐气的机会大肆在黎江江面前炫耀。

黎江江还没开口,被另一道声音抢了先。

“谁说我们江江没有合约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