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们家江江?

作者:宴悠 字数:266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盛淮锦的要求下,夜夫人重新给黎江江找了套衣服,她在里面换衣服的时间,夜家会客室里,两个同样外貌出色的男人面对面坐在沙发里。

夜曜扬只穿了一件浅色衬衣,解开了最上面的三颗扣子,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胸膛,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支起两条修长的腿,搁在面前的水晶茶几上。

一头乌黑的短发根根分明地竖立着,时不时有水珠顺着他的脖颈蜿蜒而下,看样子是刚冲了个澡。

他的对面是盛淮锦,一张冷峻刚毅的完美脸庞,一双剑眉英气勃发,即便是坐着也掩盖不住他身上久居高位的尊贵气势,黑色的西装,扣到最上面的纽扣,一丝不苟的打扮透露出深沉内敛的气息。

他姿态优雅的端起面前的茶杯,衬衣上的袖扣一闪一闪发出炫目的光芒,正如同他本身一般难以令人忽视。

夜曜扬盯着窗外风景,散漫不羁地开了口:“久闻盛三爷的大名,今日得以一见,我倒觉得你和盛家常见的几位都不太像。”

盛淮锦微勾起唇瓣,“难得夜少爷对我的家里人感兴趣,不妨说说有哪里不像。”

“家里人么?若真是一家人,三爷怎么连续三年来头一回到A市过年?”

盛淮锦幽眸一闪:“看来夜少爷还真是对我家里的事情很清楚。”

“那没办法,有人时常拉着我在我耳边唠叨,称我是她未来的女婿。”

夜曜扬微微侧头,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盛淮锦:“有些事,想不知道也难。”

盛淮锦悠悠喝了一口茶,不紧不慢地回:“哦?我那侄女看起来情窦未开,说到女婿,那这未来二字想必还很遥远。”

夜曜扬轻笑了一声,“这感情一事,最是难说,有了呢便是干柴烈火,若是没有,铁树可开不了花啊。”

“听说今天的气温才12度。”盛淮锦的脸色平静得不能再平静。

缓缓放下茶杯,那瓷器碰撞在水晶上发出声响,他似好心提醒道:“夜少爷在这样的天气冲冷水澡着实勇气可嘉,还是赶紧把头发吹干吧,这四月乍暖还寒的,别我们家江江感冒才好,就轮到你。”

说完,他颀长的身躯站了起来,步伐从容地走了出去。

靠在沙发里的夜曜扬脸色微变,我们家江江?

盛淮锦最后那番挑衅的话让夜曜扬莫名暴躁,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茶几上。

……

下午两点半离开夜家,黎江江和盛淮锦坐在车上。

没有司机,盛淮锦开车,黎江江只能坐在副驾驶。

“去哪儿?”

“嗯?”黎江江不解,“不是直接去盛家么?”

盛淮锦没接话,而是侧头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在说:我早知道你在找借口离开夜家了,搁我面前就不用装了。

黎江江直了直腰板,很自然地说:“那就麻烦三叔送我去学校,G大,在风陵路上。”

“知道。”他只给了她两个字,便专心开车。

黎江江这便就有些好奇了,三叔已经三年不曾回来了,知道她在哪个大学读书也就罢了,居然连学校的地址都知道?

她读的是传媒大学,三叔一看就是学金融的,很显然不可能是他的母校啊。

关于这个问题,她也没纠结,现在最关键的是不能让三叔看到应小冉,要他知道她们还有来往,会不会又抓了小冉啊。

于是她偷偷摸出手机,给应小冉发了条微信。

我不回学校了。

生怕被盛淮锦发觉出端倪,黎江江编辑信息的时候手指一直在发抖,时不时拿余光偷瞄盛淮锦。

好不容易按了发送键,这一个偷瞄差点没吓死她。

盛淮锦竟然在看她,一双幽黑的眸子就锁定在她的手机屏幕上。

黎江江的心脏跳得直打鼓,她干脆大大方方举起手机,点着微信界面问他:“三叔,你在国外玩这个么?这是微信,腾讯公司开发的,近几年特别流行的社交软件,你出国的时候大概QQ还占着大部分天下呢,现在微信更普遍了。”

“我懂。”

面对黎江江一大堆罗里吧嗦的话,盛淮锦又是简简单单回应了两个字。

“额,呵呵。”黎江江尴尬的笑。

忽然,一个黑色的小东西被抛到了黎江江的大腿上。

低头一看,是一只手机。

“你扫一下。”

黎江江一愣,“啊,扫什么?”

盛淮锦扶额,这丫头在盛家一直小心翼翼地装傻,这会儿倒不像是装出来的,看起来是真傻了。

“加我好友。”他的语气都有些无奈了。

黎江江这才像是回魂了,吐吐舌头拿起他的手机打开,“我真是糊涂了,三叔怎么说也是80后啊,你肯定也玩儿微信的对不对?”

“呀,锁住了。”手机设定了密码,她给盛淮锦递过去。

盛淮锦的一双手生得十分漂亮,骨节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干净净,他伸出修长的食指在手机侧边放了一会儿,很快屏幕就解锁了。

黎江江找到微信图标,点进去,打开了二维码名片,再用自己的手机扫一扫,然后迅速在盛淮锦的手机上点击通过。

“好啦。”她展开明媚的笑意,将手机交还过去。

阳光从车窗外打过来,照在女孩儿的脸上,为她精致的五官镀上一层金光,连头发丝儿都闪耀着光芒。

盛淮锦看得有片刻的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眼前是红灯,立即踩下了刹车。

黎江江没带安全带,因为惯性整个人往前冲了下。

一只温热的大手及时贴在自己的额头,将她挡了回去。

盛淮锦的语气带了几分责备:“坐车要养成系安全带的习惯。”

“哦。”

见她只是哦一声,并没有反应,盛淮锦将自己的手机放好,斜过大半个身体,朝着黎江江靠了过去。

一股淡淡的琥珀香调扑鼻而来,伴随着男人的体温,黎江江僵在椅子上一动都不敢动。

她这每每转得不算慢的脑子遇上盛淮锦总像是机器老化了。

盛淮锦抽过安全带,咔哒一声扣在黎江江身侧的座椅里。

黎江江发现三叔身上的男人味并不令她产生抗拒,大概,这和他是她离开少管所后第一个见到的人有关吧。

当初,就是盛淮锦把失去所有记忆、在少管所夜不能寐的黎江江接走的。

那一年,她16岁,他23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