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是谁给她做的人工呼吸

作者:宴悠 字数:258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抱歉黎小姐,这个我没看到,您落水之后现场的情况实在有些混乱。”女佣摇摇头,忽然想到什么笑着说,“不过您是我们家少爷的未婚妻嘛,这几天他都很担心您呢,不然待会儿少爷来了您亲自问问他?”

夜曜扬会担心她?

黎江江想想都觉得不可能,不过当时离她最近的确实是他了,眼看她要抽筋溺死,他总不至于真的见死不救。

好吧,如果真的是他最后关头良心发现地救了她,又是给她做心肺复苏,又是人工呼吸的,那也算功过相抵两两扯平了。

在女佣的伺候下,黎江江吃了点清淡的粥,要知道她在盛家从未如此饭来张口过,还真的是很不习惯,但明显小女佣把她当成未来的少奶奶了,一口一个“您”地称呼着。

期间夜夫人还来房中看过她,嘱咐她按时吃药。

末了,她站在床边,双手静静置于腹部,体态始终那么优雅地说:“江江,你是个懂事乖巧的孩子,阿姨一直都很喜欢你的,这些年也盼着你能早日嫁进来,曜扬虽然比你大一些,男人嘛,难免血气方刚了些,做事冲动,再加上他的父亲早早把家业交给他打理,他肩上的担子很重,日后他的妻子,势必要多多包容他的。”

黎江江的双手藏在被子里紧紧握住,夜夫人这番话可谓绵里藏针,意思是在教育她切不可责怪夜曜扬把她推入泳池的行为,否则就是不懂事,就不是个好妻子。

如果作为丈夫,就能肆意欺负自己的女人,这样的男人又有什么值得包容的?

内心对这样的观点极为不耻,可黎江江面上还是要装作一副听话的样子。

“我明白的,阿姨,您放心好了,我不会怪曜扬哥哥的。”

夜夫人听到她的回答后露出满意的笑容,“那就好,你是曜扬的未婚妻,注定这辈子都要在他背后默默支持他,我本来以为你年纪尚小不能明白这些道理,看来是我多虑了,老周把你教得很好,未来一定会是个称职的好儿媳。”

夜夫人走后,黎江江就收起了脸上伪善的笑容。

什么包容,什么男人背后的女人,她这辈子才不要活得那么卑微呢。

这豪门就是喜欢好掌控的女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美其名曰家丑不可外扬。

读了这么多年书,她不会连这些浅显的道理都不懂,那就是老一辈教育女人要听话懂事,要贤惠淑女,其实只是让女人习惯自我牺牲,用忍让来做男人们在外肆意风.流的遮羞布罢了。

虽然夜夫人的一番话很膈应人,可黎江江忽然发现,这是她自16岁被盛家收养到现在,过得最惬意的一天。

在这里,她能得到久违的安宁,可以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不用担心有人打扰,真好。

刚打开手机,无数条信息跳了出来,还来不及看,应小冉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江江,你在哪?为什么这两天一直关机?”电话那头情绪激动。

黎江江忙安慰道:“小冉,不用担心,是手机没电了。”

“没电?没电你整整两天毫无音讯,连个人影也不出现?你知不知道我以为……”

“以为我怎么了?”

应小冉在那头又紧张又责怪地说道:“以为你被那个变.态男弄死了!”

“变.态男?”黎江江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春光明媚的午后,黎江江窝在舒适的被子里,看着道道金光仿佛在自己的指尖跳舞,心情大好地笑了出来。

“噗……”她口中的变.态男是在说三叔盛淮锦吧。

“你还笑,我都快担心死了!”

黎江江将通话开启了免提,脸上笑意暖暖,“安啦,死不了,你呀一定是恐怖电影看多了。”

“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到底知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想到因为意外溺水而错过的大好机会,黎江江嘴角的笑意凝固,好半天才淡声道:“毕业晚会。”

“你还知道呀!”应小冉很是抓狂,言语间透着浓浓的惋惜,“两个月前你怎么跟我说的?多好的机会啊,晚会那天星辉娱乐的艺人总监都来了,亲自签了10个模特!十个啊大姐,要是你在肯定入选了!”

“没关系,只要有实力,机会以后还会有的。”黎江江放下手机,将目光投注远方。

窗外的天空还那么蓝,树木还那么高大茂密,只要不放弃,希望就一定会降临。

“星辉娱乐是包装模特最好的公司之一,还有机会?呵你以后上哪儿去签这么好的公司?”应小冉可不为黎江江的一番轻描淡写买账,还在那端喋喋不休,“而且是人总监亲自来咱学校挑的人,一不靠关系,二不靠潜规则,以后出了社会哪儿还能遇到这么好的机会,你呀说得轻巧……”

正在这时,屋外的女佣突然喊了声“少爷”。

黎江江心里咯噔一下,慌忙拿起手机,“等我回学校再说,挂了。”

她才拉好被子,夜曜扬就走了进来,一张狂傲邪魅的俊脸没半点多余的表情,与其说是探病的,不如说是讨债的更像。

整个上流社会谁不知道夜曜扬的风.流是出了名的,否则盛天驰父母何必花大力气栽培她,好事肯定全落在盛嘉莹头上。

凡事不能光看表面,在黎江江看来,他虽然流连花丛,可他绝不是那种会因为女人而失了分寸的男人。

简而言之,这是个多情又无情的男人,他看似离不开女人,实则是看不起女人,女人于他,不过是玩乐的宠物,打发时间的调味品罢了。

他一进来,这原本宽敞亮堂的卧室就显得压抑了些,黎江江不得不开口打破这份怪异,脸上扬起甜甜的笑容,“曜扬哥哥,你今天回来这么早啊。”

“我妈说你醒了,让我赶紧回来。”他的脸色淡漠异常,与晚宴时风.流公子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大概是他对着自己这个强塞而来的未婚妻实在是笑不出来吧,黎江江明白,他不想娶,她也不乐意嫁给他。

既然如此,有些话还是说清楚得好。

她清清嗓子,“咳,曜扬哥哥,那天你推我下水,又救了我,如此一来,这件事我们就当扯平了,你觉得呢?”

夜曜扬嘴角一勾,发出冷笑,“我救了你?黎江江你是没退烧,还是烧糊涂了?你不会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