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没有杀人,不是我

作者:宴悠 字数:268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岸上那一群人竟还有空聊天,黎江江艰难地在水中挣扎。

这泳池有2.5米深,她刚掉下来水就漫过了头顶,蓝色的消毒剂刺得她眼睛疼疼的。

“救命啊……”

她挥动手臂,双脚在水中踢腾。

该死的,这群人在岸上该不会商量着谁下来救她吧?没看到她都快溺死了么?

黎江江有些小后悔,她原本是没料到夜曜扬会狠心到把她推下来的,可落水的一瞬间,她决定装作不会游泳的样子。

毕竟在盛家人面前,能少暴露一些是一些。

可现在事情已经朝着预期之外在发展,人在困境中求生是本能,她一个会游泳的人硬装成旱鸭子已经很不容易,结果她在水里都喊到嘶声力竭了,这么多人竟还能眼睁睁看着,一股悲哀的感觉充斥了黎江江的心肺。

盛家二小姐的臭名在外,大概真的没有人会在意她的生死吧。

正因为全世界的人都不爱你,你才更要爱你自己啊,黎江江决定自救,她凝神闭气,身体已经逐渐开始下沉,恰在这时,她的脚居然抽筋了!

“救命啊!”这回的呼救声是发自内心的。

黎江江从未这么害怕过死亡,在这种时候抽筋无疑是致命的,难道是天意么?

“呜……”池水再次淹没了她的头顶,让她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冰冷的水从四面八方挤压着她的身体,夺走她的呼吸。

耳边的声音越来越遥远,她的眼神失去焦距,眼前只有不断晃动着的蓝色粼光。

“扑通”一声,有一朵巨大的浪花在黎江江身边炸开。

“天哪,是谁跳下去了?”

“太快了没看清。”

意识混沌之际,黎江江感觉到有一只强劲的手臂揽在了自己的腰间。

“救我……”她牙齿打着颤,在水中瑟瑟发抖。

“黎江江,你记住,以后不许再玩命。”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听到一个阴沉的男声在耳边如此警告。

夜家的派对因这场意外小插曲一片兵荒马乱,昏昏沉沉间,黎江江感觉到有人撬开自己的嘴给她渡气,还时不时按压自己的胸腔。

她侧头吐出了一大口水,思绪也有片刻清明。

一个模糊的人影在她眼前,她努力地想要睁大眼睛,看看这个在关键时刻跳下来救自己的男人是谁。

可眼皮很重很重,虚焦的人影终究是变成了一团黑影,随着她的昏迷而消失不见。

……

当晚,黎江江就发起了高烧。

她睡得很不安稳,小脸烧得红彤彤,两道细长的柳眉蹙在一起,身体里一阵阵发寒,让她无意识地将自己蜷缩起来。

凌晨,一场暴雨突然而至,噼里啪啦的雨声打在窗上,犹如魔鬼的午夜嚎叫。

“不……不要……”

黑暗中,有人紧紧掐住了她的脖子,让她不能呼吸。

一瞬间,死亡般的窒息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黎江江浑身僵硬,动弹不得分毫。

是谁?是谁要掐死她?

“救……命……”

微弱的字眼从她的喉间溢出来,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身体忽然就能动了,于是她猛地出手推开了对方。

“你去死吧!”

无边的黑暗中,在黎江江重获自由的一刻,耳边同时传来了枪声。

就在这时,视线忽然亮堂起来,房间被照得恍如白昼,她正要看看刚才是谁要掐死她,然而眼前出现的一幕却叫黎江江遍体发寒。

一个男人,一个男人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胸前被人打了个窟窿,鲜艳的刺目的血液正汩汩地流出来,一路蔓延到黎江江的脚下。

“啊!”她惊恐地叫了出来。

蓦地发现自己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手.枪,枪口还冒着一缕青烟,说明子弹正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她害怕地想要将这手.枪丢出去,可是手.枪就如黏在了她的手上,怎么甩都甩不开。

“嘀嘟嘀嘟……”

屋外传来刺耳的警笛声,紧接着便是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一下下踩在木地板上,犹如踏在黎江江的心口。

“不,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黎江江痛苦地抱头蹲在地上,只能无力地重复这句话。

“不是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到最后,她已经崩溃到嚎啕大哭。

“黎小姐,你醒醒,黎小姐?”

有人用力地推搡着黎江江的胳膊,终于把她从可怕的梦魇中带出来。

“不是我!”黎江江嗓子嘶哑,猛然从床上坐起来,胸口起伏不定,额头上大汗淋漓。

“黎小姐,你做噩梦了吧?”女佣疑惑地打量着黎江江。

看到自己睡在陌生的房间,再看看窗外洒进来一束束金色的阳光,黎江江才知道自己只是在做梦。

只是这梦境未免真实了些,真实到她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般。

那个要掐死自己的男人,究竟只是一个幻象,还是她过去认识的人?

她敲敲胀痛的脑袋,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她会丢失这么多年的记忆?

五年前,未到盛家前,她经历了什么才会失忆?有谁可以告诉她,她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

黎江江很难过,这脑袋里空白一片的滋味真的是太糟糕了。

没有记忆的人生就好像是一根浮萍,正因为她失忆了,盛天驰夫妇才会选中她作为联姻的棋子吧,因为好拿捏。

可她是一个人,不是物品,就算什么都不记得,只要她活着,就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黎江江揉揉太阳穴,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你好,请问这是哪儿?”

“这里是夜家的客房,黎小姐你在晚宴上落水后就发烧了,睡了两天。”

竟然在夜家?

不过想想也是,周沁芬一直盼着她能和夜曜扬有所进展,这次正好借着她生病的理由顺势让她在夜家住了下来。

估计没个三五天,周沁芬是不会主动打电话来叫她回去的。

只是她这一睡睡了两天,还真是挺耽误事的,她掀开被子就想下床,女佣急忙制止了她,“黎小姐,你受寒了,医生说你不宜下床,先喝杯水吧。”

“谢谢。”黎江江接过水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哦对了,你知道那天救我上岸的人是谁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