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不会游泳

作者:宴悠 字数:258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砰砰”几道声响从面前的喷泉池爆出,绚丽的烟火冲上九霄,在夜空中炸出一朵朵五彩的花朵。

烟花金色的尾巴如流星般坠向天空,与之呼应的,是地面上幻化色彩的音乐喷泉。

“好漂亮啊!”底下宾客们纷纷叫好。

“爸妈,我送你们的周年礼物,还喜欢吗?”

夜曜扬伸手揭下了面具,那出色的俊美容貌瞬间让周围的一圈女孩子倒吸口气。

他一手插在裤兜里,身高起码有188以上,以至于和夜夫人说话的时候都微微弯着腰。

如此惊喜的一份贺礼,疼爱儿子的夜夫人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小插曲,笑道:“喜欢喜欢,要是今年你能成家,妈就更高兴了。”

谈及他的婚事,夜曜扬脸上的笑容丝毫没变,只是在幽黑的瞳仁深处,快速地掠过一抹排斥。

见他不接嘴,夜夫人忙搬了个台阶给黎江江,亲自将她牵到了夜曜扬的面前,“曜扬,很久不见江江了吧,看到没有,她今天有礼物要送你。”

“哈?”夜曜扬眉梢一挑,那双狭长的丹凤眼,透着多情看向黎江江,“我爸妈的结婚纪念日,我也有礼物,是什么?”

黎江江抓了抓裙摆,脸上扯出的笑容十分不自然,微微一笑便红了脸,遂慌忙垂头下去。

只将两只白皙小巧的手伸了出来,捧着个礼物盒子,甜甜地说:“曜扬哥哥,这是我亲手为你织的围巾,希望你喜欢。”

夜曜扬昂着下巴,神态倨傲地扫过黎江江卑微奉上礼物的样子,却并没有伸出手去。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四周的人群不知何时都停止了吃喝玩乐,所有人将目光对准了这里。

这景象着实尴尬。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黎江江吃了个闭门羹的时候,夜曜扬动作懒洋洋地打开了礼物盖子,“我看看吧。”

他的语气和表情都很敷衍,一副高高在上恩赐的样子,当着众多宾客和夜家下人的面,丝毫不给黎江江和盛天驰夫妇面子。

“你看吧,我早说夜少爷瞧不上盛家,更何况黎江江还是个养女,说难听点根本是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贱种,凭这种身份也想高攀夜家?”

“这刚才夜少爷还左拥右抱着进来,不是故意打黎江江的脸吗?”

“本来就是故意的。”

宾客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而夜曜扬一直没有将围巾从盒子里拿出来,黎江江就一直低着头保持这个姿势不变。

没有人注意到,在人群之后,一个高雅冷漠的身影斜倚在一颗树上,修长的手中捏着红酒杯,轻轻晃荡着那朱红色的液体。

幽邃的目光穿透过来,盛淮锦英俊的脸上辨不出喜怒,可实际却暗波汹涌。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嫁给夜曜扬吗?连他这样的轻视和怠慢都能忍受?

周沁芬看黎江江跟个木头似的杵着不动,脸色青红交加,在身后小声地提醒道:“黎江江,给夜少爷戴上啊。”

“额,哦。”黎江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将围巾拿在了手上,踮起脚尖试图给夜曜扬戴上。

可是男人站得笔直,并未体贴地弯下腰来。

黎江江和夜曜扬站在一起,矮了不止一个头那么多,任她踮了半天也没够到对方的脖子。

维持这个动作久了,黎江江难免会热,鼻尖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薄汗。

别看她的表面有些辛苦,实则内心还是很窃喜的。

讨厌她就讨厌她好啦,反正她从来都没想过要嫁给夜曜扬。

对于她来说,夜曜扬就是个陌生人,他们都是被双方家长逼着才有所交集的,等到她摆脱盛家的那一天,自然也就和夜曜扬再无半点关系了。

哦不,现在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以后更不会有,所以他的冷漠,他的讽刺,她只当做是一阵耳旁风,吹过就遗忘了。

面对夜曜扬的不配合,黎江江没心没肺地一笑:“曜扬哥哥,你能低下头一点吗?”

曜扬哥哥?

他每次听到这个甜腻的称呼就恶心,她是他的妹妹么?不过是一个送上门的女人罢了。

他以为自己表现得已经够清楚,对她,总是不屑一顾,对外,风.流成性,一个女孩要多没有自尊心多不自爱才能这样凑着上来给人羞辱?

再看黎江江小心翼翼的样子,他更是厌恶得皱起了眉头,一个连他的眼神都不敢直视的胆小女人,凭什么配成为他夜曜扬的妻子?

他从小便是天之骄子,和这样的女人结婚,脚趾头都可以想象到未来的日子是多么枯燥乏味。

怒从心起,夜曜扬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愠怒道:“在你心里,我就值这种档次的货色?”

“不是的,曜扬哥哥,我已经很努力在做了……”黎江江表现得极为虔诚。

闻言,夜曜扬倒是笑了起来,唇角微勾,邪魅倨傲。

不明所以的周沁芬还以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一颗心跟着放松下来。

然而之后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这么拙劣的东西想送给我,你不配!”

只见夜曜扬一个拂手,黎江江身形不稳,接着便是“噗通”一声落入了脚边的游泳池。

“救命啊,曜扬哥哥我不会游泳!”

黎江江在水里扑腾着,挥舞着双臂大声呼救。

夜曜扬彻底黑了脸,终于忍无可忍地骂了一句:“蠢猪。”

周沁芬看到黎江江落下水,第一反应不是救人,而是想着夜曜扬肯定会英雄救美,最好上岸后再来个人工呼吸,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吻了黎江江,这婚事更是跑不掉了。

但哪知夜曜扬只是站着冷眼旁观,甚至还想要转身离开。

她一个心急就上前抓住了夜夫人的手,满脸慌张,“完蛋了呀老秦,我们家江江不会游泳,再没人救她,她会淹死的!”

夜夫人忙说:“曜扬,江江不会游泳,你还不快去救她?”

夜曜扬薄唇轻启,音色淡漠道:“这么多佣人呢,哪儿轮得到我?”

“她可是你未婚妻啊!”周沁芬扯着嗓子。

夜曜扬的眸中闪过厉色,快到让人无法捕捉,他懒洋洋一笑,漫不经意道:“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变化,周伯母这话怕是说早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