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近女色,喜欢男宠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252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冷九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到南宫珏非但没有杀楚瑜,竟然还要把她带回府里,顿时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爷,不可。”看了眼楚瑜,冷九下定了决心一般:“此人的话信不得。”

即然知道她是国公府的七小姐,就更加难以让人信服,随便糊弄两句就冒充神医,当真是可恨。

楚瑜的心里也着实窝火,对上冷九那张讨人厌的脸,声音也冷了几分:“如果不是刚刚我替你家主子止了血,你觉得他还有力气站在这儿吗?”

止血?冷九有些蒙圈。

看向南宫珏的脸,带着不解的疑惑,难道主子的伤口,又一次裂开了?

目光往南宫珏的腹部探去,果然在上面发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冷九的眸子倏然放大:“主子,你的伤?”

“不碍事。”南宫珏出声打断他的问话,眼眸警惕的望向四周,这里鱼龙混杂,谁知道是不是隔墙有耳。

刚刚这个小奴儿在他伤口的附近按了几下,血竟然止住了,这也是南宫珏感到惊讶的地方。

冷九会意,缄了口,将楚瑜带出了红花楼,一行人出了门之后,花姐差点儿高兴哭了。

马车隆隆的响,楚瑜自然是无缘坐在那么高贵奢华的马车内,她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一样,缩在车头前,与冷九坐在一起。

最为可恨的是,她的身上还穿着红花楼里龟奴的衣服,不知道南宫珏是不是有意,马车竟然绕着京城走了一大圈,才回到了晋王府。

这一路上,几乎全城的百姓都睁大着眼睛看着楚瑜,害得她把脑袋差点儿扎到马车轮子底下去。

当然百姓不是在看她,而是看到晋王爷的马车上,竟然坐着一个龟奴,这才是让人心生恐惧的地方。

难道说战神晋王爷,真的是不近女色,喜欢男宠?

如此一来,不知道要碎了多少富家千金的心了。

回到晋王府后,按照楚瑜的吩咐,冷九拿来了缝合伤口用的银针,蚕丝,还有烈酒等物,便又退出了房,在门外守护。

南宫珏躺在了软榻上,微微闭上了眼睛,楚瑜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忙上前小心的解开了他的腰带。

腰带很精致,银丝绣的龙纹图案,中间镶嵌着一块羊脂玉,摸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分量。

知道这块玉的价值肯定不菲,楚瑜不由的多看了两眼。

随后将南宫珏的外衣,中衣都一一解开了来,待她的手摸向南宫珏最后的衣服时,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手上一个用力,就将楚瑜的手腕给握住了:“你干什么?”

楚瑜惊呼一声,手腕上传来的疼痛感几乎让她飙泪,心里却把南宫珏给骂死了。

要是她的手被掰折了,还怎么给他看病啊,忙喊道。

“王爷,我给你处理伤口,疼,松开啊……”

听到楚瑜的呼喊,南宫珏微微回神,手上的力道小了一些,看到楚瑜那张因痛而扭曲的脸,终于松开了手。

楚瑜揉着酸痛的手腕,看着又重新闭上眼睛的南宫珏,真想把手上的银针狠狠的扎到他的脑袋里去。

可这时,似乎有感应一般,南宫珏突然睁开了眼睛,阴恻恻的看了眼楚瑜手上的银针道:“怎么还不动手?”

这里可是古代,面前是杀人不眨眼的封建王爷,捏死自己简直就跟捏死蚂蚁似的。

楚瑜急忙收起心底的那点小邪恶,面上露出软软的笑容:“这就给王爷清洗伤口,会有点疼,王爷请忍耐一下。”

说完,便开始了手上的工作。

衣服拉开,露出了男人精壮的身躯,楚瑜本以为习武之人的肌肉一定会非常硬实。

可没有想到南宫珏的身体却完全跟楚瑜想象中的硬汉不一样,线条流畅却不生硬。

视线下移,在南宫珏肚脐三寸处停下,楚瑜不由的瞪了瞪眼。

看不出来啊,他的身材还挺有料的。

八块腹肌,还有人鱼线,再往下……楚瑜感觉自己的脸倏的一下烫了。

他伤的位置,只怕那杀手再往下几分,战神王爷就得变成瘸腿王爷了。

当然瘸的是他的第三条腿。

可是在看到南宫珏的伤口后,楚瑜立马回过了神来,在治病救人这方面,她可是无比专业。

伤口已经发炎有流脓有迹象,四周一片红肿,这么大的伤口如果不缝合就想让它自己愈合,简直是痴心妄想。

楚瑜看的直皱眉,真不知道这个闷骚王爷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伤成这样居然跟没事人一样的。

南宫珏的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刚刚看这小丫头一副呆样儿,还以为她会治病只是胡编乱造的。

但看她有条不紊的清洗伤口,剔除坏掉的烂肉,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没有个几年的功力,可做不来。

尤其是那双灵动的眸子,分明与她面上的软糯形成了反比,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王爷的身份,南宫珏相信,这个丫头绝不会像她表面上这么乖巧听话。

半响,楚瑜抬起头,擦了把额上的细汗,将手清洗干净后,仔细的用烈酒消了毒,才对南宫珏道:“伤口已经清理干净了,接下来我会为王爷缝合,会有点痛,王爷忍耐一下?”

南宫珏微眯着眸子,轻轻的哼了一声,面上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看得楚瑜心里直窝火,这个男人的忍耐力也太好了吧。

换作一般人,早就痛的大喊大叫了。

即然他不嫌痛,忍耐力又这么好,倒是省了楚瑜不少麻烦,低下头去继续为南宫珏缝合。

针线刺入皮肉穿线而过,南宫珏依旧没有任何反应,楚瑜不由的对这个晋王爷,生出一丝敬佩之情来。

待到最后一针结束,楚瑜看着缝合好的伤口,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又拿出一些金疮药来敷在伤口上,用纱布细细的包好。

“完成了,待过七天,就可以拆线了。”

楚瑜抬头轻浅一笑,本以为为换来南宫珏的一个笑脸,最起码也会赞美一下她的医术。

可是这个魂淡,只淡淡的扫了一眼伤口,眼睛微微眯起,抬手就掐住了楚瑜的喉咙。

“说,你到底是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