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身陷牢狱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90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瑜走在山间的小路上,一路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直感觉自己像做了一场噩梦。

如今梦醒了,浑身轻松。

摸着包袱里的银子,她直感觉自己的人生从此开启了一个新的篇章,算算日子,吕氏也该来接自己了。

到时候虐渣渣,收拾恶奴,斗白莲花,人生一片大好啊。

等玩腻了宅斗,她就想个法子脱身,再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置办田地开医馆,挤身白富美的行列,再遇上个多情公子,跟他生几个猴子。

这样的人生,想想就美。

可还没等楚瑜从美梦里醒过来,她就又进入了噩梦模式。

一个麻袋将她从头到脚的扣了下来,动作利索的都没让她反应过来,那麻袋口就扎紧了。

里面一片漆黑,天地倒了个个儿,楚瑜被人丢到了马背上。

她刚想喊救命,后脖颈子一痛,就晕了过去。

楚瑜是被冷水泼醒的,冰冷的水顺着她的衣领钻进了衣服里,冻的她浑身直哆嗦。

呛了两口水,连连咳嗽了几声。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一个黑漆漆的牢房里,四周不见一个人影,冰冷又潮湿。

她活动了一下手脚,想要看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却冷不防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醒了?”男人的声音虽然冰冷,可是比南宫珏更加冷血,楚瑜绝对相信,只要她回答错一个字,一定会血溅当场。

但事到如今,轮不到她害怕,即然对方没有要她的命,而是虏到了这个地方,就必定有所图谋。

想到这里,楚瑜反而冷静了下来,回头看向身后的人,只见男人隐藏在黑暗之中,看不清楚模样。

可是从他的声音来听,楚瑜绝对认识他。

“楚瑜见过八王爷。”微微福了一下身,楚瑜对着南宫锦行了一个礼,从容的样子倒让南宫锦有些吃惊。

“你不怕本王会杀了你?”

“相对比怕王爷会了我,我更加想知道王八为何要把我虏到这里,也好让我死个明白呀。”

“好一张伶牙俐齿。”南宫锦冷哼一声,有侍卫搬来了椅子,他一撩衣摆,坐了下去。

面前又摆上了一张桌案,很快瓜果香茶,也摆了上来。

楚瑜一看,心不由的跳了两下,怎么着,这是来真格的了?

刚才醒过来,眼睛还不能适应黑暗,现在适应了一看,不由的被墙上挂着的刑具给吓的腿肚子发软。

“本王问你,可曾在晋王的帐中见过一本行军阵法图?”南宫锦的声音不阴不阳,眼睛却如毒蛇的信子在楚瑜的身上扫来扫去,害得楚瑜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缩了缩身子,不明所以的问道:“什么行军阵法图?我从来没有见过。”

“本王劝你想清楚了,再回话,否则……”南宫锦的话锋一转,目光阴森的往旁边的侍卫看过去。

那侍卫会意,手中的鞭子狠狠的抽到了楚瑜的身上,啪的一声,鞭声过后,楚瑜的身上被打出了一条血痕。

啊的一声,楚瑜只觉得后背火辣辣的痛,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这王八蛋,还真的下狠手啊!

“说,还是不说?”南宫锦阴骘的声音响起,用手中的折扇指着墙上的刑具说道:“我这里的玩意儿,可比你想象中的要恐怖,就是再嘴硬的人到了我这里,也受不过十种,难道,你想试试?”

哗啦一声,一件刑具扔到了楚瑜的面前。

“不如就从这最小的试起?”南宫锦阴森森的道。

地上的刑具楚瑜认识,这不就是所有电视剧中都会出现的夹指棍吗?虽然物件小,但保证会让人疼的死去活来。

不待那侍卫把刑具往她的手上套,楚瑜的腿一软跪了下来:“我说,我全说。”

“嗯?讲。”南宫锦没有想到楚瑜这么不经吓。

楚瑜抹了把汗,认真的想了一下,说道:“王爷说的那本书,我还真有幸见过,是不是一个牛皮册子?薄薄的几张纸,纸上画着人看不懂的图案?”

听到她这么一说,南宫锦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声音急切而激动:“你果真见到过?”

看南宫锦的表情,楚瑜就知道自己押对宝了,电视上不都那么演的吗?

凡是机密的东西,左右不过是长这样的。

“对啊对啊,我见过。”楚瑜说谎不打草稿,那一本正经的样子,连她自己都信了。

“快说,东西在哪儿?”南宫锦急不可耐的从桌案后面站起来,几步行到她的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东西就在晋王殿下的枕头下面。”楚瑜想了一下,认真的说道。

“哼,怪不得本王找不到呢,原来一直在他的身上。”南宫锦一拳打在牢房的木栏上,声音有了几分狠戾。

过了半响,他的怒火下去了一些,又问道:“太子殿下的伤势怎么样了?”

不知道南宫锦在打什么主意,楚瑜想了想,模棱两可的回道:“伤势很重。”

“哦?居然伤的这么重?”听到南宫寂重伤的消息,南宫锦非但不难受,还隐隐的有了一丝兴奋。

看了眼缩在一边的楚瑜,他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太子受伤滋事体大,就连晋王也逃脱不了干系,你身为他的人,自然也会受牵连。”

话点到为止,楚瑜是个聪明人,忙装出一副胆小的样子:“可我是冤枉的,我家王爷也是冤枉的。”

“如果晋王殿下是冤枉的,那雪狐山怎么会有他的兵队出没?此事已经呈报给了皇上,皇上龙颜大怒,晋王这次一定逃不脱了。”

“这,这,怎么会是这样?”楚瑜像是被吓傻了一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本王现在给你个机会,你是想死,还是想活?”她的表现让南宫锦很满意,真的以为吓住了她。

楚瑜故作惊慌的道:“我想活,我想活……”

“想活,就得按本王的话去做。”南宫锦阴险的笑道。

“只是不知,王爷要我说什么?”

“你只需要把在雪狐山口遇到本王和太子殿下的事说出来,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

南宫锦狡猾的像只狐狸,表面上诱导着楚瑜像是为她好,实际上这是在把南宫珏往死里整。

只要楚瑜承认了在雪狐山口见到了太子和南宫锦,那么晋王就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更何况,晋王的手里还有太子殿下打到的猎物雪狐,这样一来,一出争夺雪狐而对太子下杀手的戏码,不就被导了出来吗?

再者,还有南宫锦这个受害人在,到时候他再添油加醋一番,皇上没有可能不相信。

楚瑜装作思考了一番,很痛快的答应了:“成交。”

南宫锦一点也不惊讶她变脸变的这么快,因为任何人在危及到自身的安全时,肯定会选择正确的路。

看到楚瑜还算老实,南宫锦叮嘱了看守一番,这才带着人急匆匆的走了。

后背火辣辣的疼,楚瑜趴在稻草堆上,心里恨的不是南宫锦,而是另一个人。

没错,这个人就是南宫珏。

他明知道南宫锦会有动作,却在楚瑜要回家庙时,也没有拦住她,直到她走的时候。

冷九才委婉的告诉她一句话:“包袱里有东西,等到出了兵营的范围后再打开。”

楚瑜当时还以为是南宫珏给她的是什么好东西,可一打开,除了几块碎银子,就只有一张小纸条。

纸条上面写着:不要反抗,按照他的话去做。

当时看到这张纸条时,楚瑜整个人都蒙圈了,好在她的脑子反应快,看完之后立马把纸条塞进了嘴里。

事情如南宫珏所料,南宫锦果然在路上守株待兔,而这只兔子就是楚瑜。

怪不得南宫珏在听到她要走的时候,还委婉的告诉她,还是呆在兵营里比较好。

楚瑜恨恨的捶了一下地,暗骂自己真是蠢的无可救药,否则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老狐狸利用。

嘶,背上的伤好疼。

楚瑜趁着看守不备,从药王空间拿了一些药膏抹上,才稍稍好受一点。

如此过了两天,南宫锦并没有再来到这里。

直到第二天的傍晚,楚瑜才被人从牢房里带了出来,捆了手脚,押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一路走的很快,几乎是没有停歇,楚瑜在马车里想着,南宫珏既然知道她被南宫锦抓了,肯定会想法设法的来救她。

如此一想,心里也踏实了下来。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楚瑜被人粗鲁的拽下了马车,连推带搡带着她到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里。

因为被人押着,楚瑜连头也没敢抬,这样一路被带到了大殿中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楚瑜暗暗的打量了一圈,只见她的身侧跪了一地的人,有南宫珏,南宫锦,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大臣。

当时心就咯噔一下,完了,看这架式,南宫珏都自身难保啊。

周围安静的落针可闻,除了轻微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人说话。

“你就是楚瑜?”威严的声音自头顶升起,楚瑜的心猛的一惊,终于明白过来,大齐的皇帝在问她话呢。

“回皇上的话,民女正是楚瑜。”她这番话一出口,最震惊的就数跪在身边的南宫锦了。

偷偷的看了一眼楚瑜,南宫锦的脸色当真是难看的很,如果不是碍于皇帝在这,只怕他早就扑过来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