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生一堆猴子去看星星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6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机未到?楚瑜细细的咀嚼着南宫珏的这句话,却猜不出他到底是何意。

日暮渐渐西斜,山里的空气更加寒冷起来,就在楚瑜等的快要失去耐心时,前方传来了冷九的声音。

“王爷,挖通了。”

“迅速进山。”南宫珏一声令下,大批的人马往山内涌去,他也紧随其后,看到身侧的楚瑜时,似有话要说,但最终只是阖动了一下嘴唇,说道:“你也随本王进山。”

“哦。”楚瑜呆呆的应了一声,跟上了他的脚步。

侍卫早就燃起了火把,呼喊的声音传遍了四野,却未见有任何人应答,南宫珏的眉头越皱越深,脸色阴沉的非常可怕。

“王爷,这里有血迹。”前方传来了士兵的呼喊声,南宫珏提步过去。

只见雪地上一片杂乱的脚印,鲜血已经将雪染成了红色,就连空气里都漂浮着淡淡的腥味儿。

顺着血迹往前走,众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一匹被狼啃的只剩下蹄子和头颅的马倒在地上,周遭全是撕裂的碎肉,光看这场景,就知道昨天晚上有多么惊险。

南宫珏阴测测的看了一眼那匹被啃的只剩下骨架的马,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涟漪,冷声道:“继续找。”

众人只得举着火把,又往前找去,四周时不时的传来野狼的哞叫,很是吓人。

南宫寂是在一处山洞找到的,待到众人寻到他时,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倚靠着冰冷的山石,眼看着就不行了。

他的身上凝固着大片的血迹,地上散落着一地狼尸。

看到从天而降的南宫珏,南宫寂先是有些错愕,随后却轻笑起来,笑着笑着,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披头散发的样子,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他举起手中沾满鲜血的长剑,慢慢的指向了南宫珏,明明眼睛里满是杀意,唇边却溢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六弟来的,可真是时候……”

啪嗒一声,手中的长剑落地,南宫寂的身子也倒了下去,惊得冷九和众人忙上前将他扶起,一路抬出了雪狐山。

看到还呆着的楚瑜,南宫珏冷声命令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救人?”

“是,我马上救治。”楚瑜回过了神,露出了专业的一面。

这些南宫珏都想到了,来时已经带了马车,遂将南宫寂安顿到了马车上。

楚瑜看了看他的伤口,发现南宫寂的伤非常恐怖。

一道撕裂的伤口,从他的胸口蜿蜒至肚脐,血肉外翻,明显的是被野兽咬伤的。

这种伤口最难愈合,尤其是狼牙还有剧毒。

所以楚瑜先给南宫锦清洗伤口,好在马车的地方小,南宫珏进不来,否则她还得解释这双氧水是从何而来。

一番清洗之后,楚瑜才开始给南宫寂缝合伤口,要是现在不救治,只怕到不了军营,太子就要归西了。

南宫珏的行军速度非常快,马车颠簸的不行,楚瑜努力让自己的手不抖,一针一线,缝的很是认真。

待到缝合完毕后,楚瑜才想起一个致命的问题。

众人只寻到了南宫寂,却没有找到南宫锦,莫非他已经葬入了狼腹?

可是细细一想,又不对,如果遇到了危险他们肯定是在一起的,绝不对单独行动。

为何现在只有南宫寂呢,楚瑜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到个所以然来。

回到军营后,楚瑜又给南宫寂开了一副药,煎服了让他服下,他身上的伤口太大,如果不消毒,只怕难以痊愈。

看到南宫寂把药吃了,又替他号了号脉,发现他脉象虽然微弱却已经平稳了,楚瑜这才放下心来。

进到南宫珏的大帐时,他正坐桌案后面看书,细碎的烛光映在他的半张侧颜上,显得他的五官更加立体。

楚瑜不由的看呆了眼,心想这么好看的男子,如果背景不那么复杂,手段不那么狠戾,倒也是个不错的成亲对象。

可惜啊,南宫珏这样的人注定是要站在高峰上,而楚瑜只有膜拜的份儿。

听到门口有动静,南宫珏头也没有抬,低沉的声音从喉间如流珠一般滑出:“太子可是无碍了?”

楚瑜真是好生奇怪,她还没有开口,南宫珏居然就猜到是她了,往前走了两步,如实的回道:“太子殿下的伤口已经缝合好了,现在没有大碍了。”

似是知道楚瑜会这么说,南宫珏淡淡的嗯了一声,将手中的书翻了一页,才抬起头瞥了她一眼,看到楚瑜还站在这里,挑眉问道:“你还有事?”

他突然这么问,让楚瑜有些无措,正想说没事时,却想到自己来找他的目地。

只得清咳了一下,点了点头,小心的问道:“爷,太子殿下找到了,那八王爷……”

楚瑜还以为会从南宫珏的嘴里,听到南宫锦的噩耗,谁知他却轻描淡写的说道:“没有八王的尸首。”

没有尸首,那不就是说明,人还活着?

可是即然人活着,怎么不见人影呢?

“活着?”楚瑜不由的瞪大了眼,山口被堵,南宫锦是如何从山里逃出来的?

难道他是从里面飞出来的?

看到楚瑜猜的头疼不已,南宫珏出声替她解了疑惑:“早在雪崩时,他已经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

可是楚瑜还是有些不明白:“八王爷为什么会提前出山?”

他不是跟太子一起打猎来的吗?又怎么会独自先走呢?而且那天看他跟南宫寂的关系,好像很亲厚的样子。

南宫珏淡淡的扫了一眼楚瑜,又把目光转回了书上。

看到南宫珏波澜不惊的脸,楚瑜这才明白为什么,他要不惜一切代价救出南宫寂了。

难道他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南宫寂,而是八王南宫锦?

楚瑜的身上生出一层冷汗,隐隐的觉得暗中有一只手在操纵着这盘棋,而她和南宫寂,只不过是这盘棋上的棋子。

至于下这盘棋的人,楚瑜不敢想,更加不敢深想。

“王爷,楚瑜有一事相求。”这么郑重其事的跟南宫珏说话,还是第一次。

看楚瑜一脸正色,南宫珏似乎猜到了她要说什么,浅酌了一口茶,淡声道:“说。”

楚瑜耷拉着脑袋,纠结了半天,终于鼓足了勇气道:“王爷,我想回家庙。”

偷偷的瞥了一眼南宫珏,见他并没有动怒的意思,楚瑜深吸了一口气,干笑了两声又道:“毕竟我是一个女子,呆在军营这种地方,有些不适合。”

“你想回去?”深邃的眸子沁出一丝凉意,声音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就连看楚瑜的眼神,也凉薄的让人胆寒。

楚瑜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该也不能说这些话,可是他们之间玩儿的权术,又岂是她能参与的?

搞不好,那可真是会掉脑袋的呀。

好不容易穿一回,虽然不能像别人一样当一回牛逼哄哄的女帝,那最起码得找个小白脸儿,生个猴子、看回星星吧。

这些在前世都没有享受到,可不能因为一个南宫珏,就断送了自己大好的理想。

想到这里,楚瑜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我想回去。”

说完,楚瑜几乎不敢看南宫珏的眼睛,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她扔到外面咔嚓了。

半响,南宫珏才掀起眼帘,如水目光竟隐藏了一丝笑意,只是这笑意却让楚瑜感到有些冰凉:“可是本王觉得,你还是呆在这里的好。”

再好也不是自己的,还有送命的危险呢。

不明白南宫珏为何会这么说,楚瑜干笑了两声,说道:“王爷说的是,但我实在挂念的家庙的刘婆婆和秋儿,这老的老小的小,大雪封山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吃食,哎。”

说着说着,竟有些红了眼圈,她的这副样子,倒让南宫珏的神色有些缓和了:“看不出来,七小姐还是很重情重义的。”

楚瑜接过话茬:“多谢王爷缪赞,还望王爷成全。”

“哦,即然是这样,本王也不能强留你了。”半响,南宫珏才吐出这一句话来,声音有了一丝落寞。

“即然太子殿下已经无碍,明日一早,你就走吧。”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楚瑜差点儿就要欢呼蹦起来了。

她强忍着兴奋的冲动,面上带着开心的笑:“多谢王爷成全。”

南宫珏淡淡的哼了一声之后,便不再看她,楚瑜见他不作声,只得从帐内退了出去。

天气寒冷,她无处可去,又回到了南宫寂的帐内。

只是照南宫寂的这个伤势,没有个三天,是醒不过来的。

躺在榻上思来想去了半天,楚瑜连退路都想好了,待快要天明时,又拿出药材和写好的药方放在桌子上,对着守在外面的侍卫交待了一番。

冷九进了帐内,递给了楚瑜一个包裹:“这是王爷给姑娘的一点心意,还望楚姑娘不要嫌弃。”

包裹里鼓鼓囊囊的,楚瑜掂了掂里面哗哗作响,这么沉的分量,该有多少银子啊。

“谢了啊,没有想到王爷还挺够意的。”楚瑜接过包袱,就要往军营外走。

见楚瑜美滋滋的样子,冷九只干巴巴的笑了两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