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计中计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84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玉卿言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看到玉无双这么开心,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顶。

“若是你喜欢,以后大哥也给你养几只玩玩。”

所有的人都在赞叹南宫珏的这几只白雕,楚瑜的眼珠子瞪的都快掉下来了。

这么大的白雕,要是自己的该多么拉风。

“哎呀,这雕的力气怎么这么大?”众人抬眼望去,就见顾洛尘从一棵树下面走过来,身上一片白雪,想必是刚才三只雕经过时,带起的风把他吹到了那边。

玉无双看到顾洛尘的那副囧样,竟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他道:“你怎么这么没用,一阵风就能把你刮跑?”

顾洛尘擦着身上的雪沫,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让公主见笑了。”

“咦,难道你不会武功啊?”玉无双丝毫没有给顾洛尘面子,直言不讳的道:“不会武功的人,还能在军营里混?”

或许是玉卿言觉得玉无双有些过分了,忙斥责了她一声:“无双,不可对军师大人无礼。”

玉无双朝他吐了吐舌头,收敛了几分,玉卿言对着南宫珏拱手道:“无双孩子心性,还望王爷和顾公子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南宫珏微微点了点头,声音却不似刚才那般和缓:“虽然洛尘不会武,但却为本王立下汗马功劳,有的时候有一个聪明的头脑,好过一副空架子。”

楚瑜有些意外的看了南宫珏一眼,见他的脸色果然阴沉了几分,没有想到他跟顾洛尘的关系是这样亲厚。

当初抓自己去军营,也是为了给顾洛尘解毒,如今为了顾洛尘,竟然得罪漠北公主。

说他冷酷无情吧,偏偏对身边人维护的很。

这样的一个让人难以捉摸的男子,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陪在他身边。

玉无双也知道自己失言了,所以对于南宫珏的责骂,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

可是她堂堂的公主,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哪里受过这种气,眼圈顿时红了起来,眼框里蓄满了泪。

玉卿言虽然心疼妹妹,却也只能忍了,毕竟是玉无双有错在先。

气氛一时微妙起来,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但楚瑜好奇的是,为何南宫珏会对顾洛尘被人说不会武功,如此在意。

难道,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

正在出神间,头顶上生起一股强大的气流,楚瑜抬头望去,只见刚才的白雕去而复返。

一个俯冲之后,地面扬起一片雪雾,随即扑腾了几下,又飞上了天空。

真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待到平静之后,冷九的手里多了一只雪狐,对着南宫珏扬了扬,兴奋的道:“爷,你看,白风好厉害。”

原来这只雕叫白风,真是好霸气的名字。

楚瑜暗暗的想着,眼睛往冷九的手上看去,居然是一只雪狐,可是看着看着,就有些不对劲了。

原来那雪狐的头,被人一箭贯穿,箭头还留在上面呢。

楚瑜有些无语的看了看南宫珏,向他丢了个抢人东西不太好吧的眼神。

南宫珏却回她一个不抢白不抢的表情。

天,这还是那个高冷的王爷吗?楚瑜的世界观崩塌了。

“这只雪狐,就送给公主殿下吧。”南宫珏借花献佛,丝毫没有觉得有啥不妥。

玉无双刚刚还觉得有些委屈,现在一听南宫珏要把雪狐给她,顿时一扫之前萎靡,开心的接了过来。

就连玉卿言也对她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不得不说,南宫珏这打一棒子给个甜枣的手腕,使的真好。

后来陆续的又有白雕飞回来,每一次回来,必定会抓着一只雪狐,有时候是两只。

如此往返了几次,再也没有雪狐可抓,南宫珏才将白雕关进了木箱,并给它们投了食。

这时,冷九拿着一支羽箭走到了南宫珏的跟前,面色沉重的道:“王爷,不好了。”

“何事?”南宫珏淡淡的问道。

“王爷,你看此箭。”冷九面色凝重,将手上的东西,交到了南宫珏的手上。

南宫珏接过来一看,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这怎么会是太子殿下宫里的羽箭,难道昨夜雪崩,将太子埋在了雪狐山?”

楚瑜的脸上带着僵硬的笑意,心里暗想着,要是南宫珏生在现代的话,影帝就非他莫属了。

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都是人家自导自演的一出大戏。

虽然有点不要脸,但是楚瑜却非常喜欢他的这种小腹黑。

估计南宫寂和南宫锦这俩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窝在山里冻了一个晚上的成果,就这么轻易的被人抢走了。

虽然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但全都出奇的配合,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这可如何是好。”

“冷九。”南宫珏此时露出了行军打仗时的气势,快速的将人点齐:“你带领一百人,速速去往雪狐山,务必要把山挖开,一定要救出太子殿下。”

“是。”冷九大声的应了一声,带着一百精锐先行离去。

“窦奎,你护送世子和公主前往京城,随时等候本王的消息,以做应变,楚医师跟随本王,前往雪狐山救驾。”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南宫珏就已经部署好了,利落的翻身上马,便要带着楚瑜打马离去。

玉无双拦在他的马前,哀求道:“王爷,带无双也一起去吧。”

“此行本王是去救驾,这里条件艰苦,公主身子娇贵,还是随窦将军前往京城。”丝毫不给玉无双反驳的机会,南宫珏已经带领着队伍冲了出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南宫珏,玉无双恨恨的跺了跺脚,本来昨天晚上的事就让她很不痛快。

谁知,南宫珏这次居然不带她。

回到大帐后,玉卿言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道:“无双,你太心急了。”

“我……”玉无双本想说些什么,可是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无奈的说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玉卿言看了看天际,呼出一口寒气,幽幽的道:“还能怎么办,只能回京城再说了。”

“难道就这么走了吗?”玉无双的话有所指,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才轻声道:“现在可是大好的机会。”

“你觉得那东西南宫珏会放在这里,让你来取?”玉卿言冷笑一声:“别再偷鸡不成蚀把米,落得个鸡飞蛋打。”

玉无双有些恼怒的坐到椅子里,一拳砸在桌子上:“真是可恶,如果不是有那个臭小子在,昨天晚上我就成功了。”

“你太幼稚了。”听闻玉无双这样说,玉卿言动了怒:“你以为几滴酒,就能让南宫珏醉倒?使个美人计,就能让他放松警惕?那你就错了,南宫珏绝非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此人城府极深,心狠手辣,稍不不慎,我们就会落入他的圈套。”

“不能吧?”玉无双有些不赞成的说道:“他连个太子都斗不过,我看他不过是空有虚名罢了,大哥何需怕他?”

“太子?”玉卿言轻笑一声:“太子现在不也栽在他的手里了吗?”

玉无双像是反应过来了:“大哥,你是说雪崩?”

“不然呢?”玉卿言嗤笑一声。

“那他还真是够可怕的,就算太子不会被冻死饿死,这山上还有猛兽,南宫珏这一招还真是狠呐。”想到这一层,玉无双的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的抱紧了双臂。

“能对自己的亲人下手,丝毫不留情,你还觉得他简单吗?”玉卿言睨了一眼玉无双,见她是真的怕了,才道:“记住,以后不可擅自行动,否则一旦落入南宫珏的手里,就连大哥也保不了你。”

玉无双的后背生出一层冷汗,乖巧的点了点头:“无双知道错了。”

……

楚瑜跟随南宫珏一路疾行,现在她越来越佩服南宫珏了,能把套设这么完美,还不露出马脚,真是不服都不行。

昨天先是假意被吓走,晚上又收下了玉无双的那瓶大漠醉,故意延迟救援的时间。

就算把山挖开了,南宫寂和南宫锦,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最重要的是,南宫珏不费一丝力气,还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看着南宫珏冷硬的侧颜,楚瑜第一次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

队伍一直都在极速奔跑,南宫珏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眉头紧皱,薄唇微抿。

表面上看似是在为太子担心,可是他心里在想什么,楚瑜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待到雪狐山时,冷九已经带领着众人开挖了,虽然有搭好的帐篷,但南宫珏却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雪地里等着结果。

楚瑜站在他的身侧,有些搞不懂他为何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即然有心想要南宫寂和南宫锦的命。

怎么刀到了脖子跟前儿,又停下了?

难道只是为了玩玩心跳儿?找找刺激?

眼见着四下无人,楚瑜便大胆了一回:“即然已经下了决心,王爷怎么又心软了?”

南宫珏侧头,有些意外楚瑜的大胆,这个每次见他都会被吓的发抖的小兔子,竟然也有露出牙齿的时候。

本想喝斥她两句,可是在看到楚瑜那双清澈的眸子时,南宫珏就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根本无虚隐藏自己的想法。

拢了拢身上的大氅,南宫珏回了楚瑜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幽幽的道:“时机未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