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腹黑无人能及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6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楚瑜,南宫珏轻笑一声,眼底的狠戾散去,将杯中的酒一饮尽。

楚瑜的心里忽然有些酸楚,原来每一个上位者,他们走过的路都布满了荆棘。

只是不知道在这条路上,有多少人还没走到头,就流光了血。

“王爷,我敬你一杯。”这是楚瑜第一次主动敬南宫珏酒,两人平心静气,就像普通的朋友一般。

就连楚瑜也不明白,为何要敬他酒,或许是觉得两人之间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南宫珏有些意外的看了楚瑜一眼,面前的姑娘五官算不上精致,但明亮的双眼却说不出来的动人,就是这双清澈的眸子,总是有着让人沉溺其中的吸引力。

楚瑜见南宫珏半天没有动静,还以为他不屑跟自己喝酒,正要为自己找个台阶下时,却见南宫珏端起酒杯与她轻轻一碰,一饮而尽。

“酒逢知已千杯少,王爷,干。”

“好一句酒逢知已千杯少,干。”

一个时辰后……

楚瑜端着一杯酒,坐在南宫珏的脚下,两眼发直,舌头都大了。

“南宫珏,你……嗝……”几杯酒下肚,胆子也大了,就连王爷的称号都免了,直呼起他的大名了。

南宫珏依旧白衣如雪,身姿笔挺的端坐着,有一搭无一搭的喝着酒,除了略皱了皱眉之外,居然没有喝斥楚瑜,直是接过她的话茬儿,问道:“我怎么了?”

楚瑜转过身,眼神迷离的看着他,突然吃吃的笑了起来,指着南宫珏道:“你,你不觉得你很闷吗?整天像个冰块似的……”

“有吗?”听到楚瑜这样评价自己,南宫珏难得没有生气,唇角反而还带了一丝笑意。

其实他也有了醉意,只不过长年的戒备已经让他养成了这种习惯,就是醉,也不会让人看出来。

“当,当然有啊,你看你身边,没有一个可信任人,当然了你也不愿意相信别人。”楚瑜踉跄的爬起来,往他的身边挤了挤,眼看着要扑倒在他的身上,南宫珏迟疑了一下,伸手将她扶住了。

楚瑜现在的脑子已经不清楚了,脚步更是虚浮的厉害,晃了晃才勉强坐直了身子。

“你,你说你身为王爷,有钱,又,又有权,长的还帅气。”

或许是酒壮怂人胆儿,楚瑜伸手往南宫珏的脸上摸去,嘴里叨叨咕咕的:“在我们那里,拥有这种配置的男人,可是钻石王老五级别的,可以说得上是完美的男人了,只不过有一样……”

南宫珏的脸沉的更黑了一些,伸手将揩他油的那只咸猪手拿了下来,牢牢攥住:“哪一样?”

楚瑜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抽回手,点着南宫珏的胸口道:“你哪儿都好,就是脾气太臭,太,太不是东西。”

南宫珏微微眯眼,闪过一丝寒芒:“哦,本王不是东西?”

“嗯,不是东西。”楚瑜丝毫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重重的点了点头,又道:“不仅小气,还腹黑。”

“那本王还真是够差劲的。”握着酒杯的手指已经泛白,南宫珏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你认识到就好啦,嘿嘿……嗝……”楚瑜的眼皮子越来越重,天旋地转间,一头栽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舒服的她再也不想起来,失去意识前,她嘟囔了一句:“啥时候给工钱?”

看着醉倒在怀里的女人,南宫珏微愣了一下,连动也不敢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状况,最终伸出一根手指头捅了捅楚瑜的肩:“喂,醒醒。”

“嗯……别闹……”

叹了一口气,南宫珏却轻笑出声:“酒品真是够差的。”

本想让冷九进来把人抱走,可是看到楚瑜那张通红的小脸,南宫珏却改变了主意。

将她拦腰抱起,放到了自己的大床上,并细心的给楚瑜盖好了棉被。

在转身之际,却冷不丁的被楚瑜的小手拽住,本来他就有了醉意,之所以强撑到现在,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毅力罢了。

现在被楚瑜一拽重心不稳,便栽倒在了床上,南宫珏的身材高大,这一摔就撞到了床头。

咚的一声响,头上传来一阵巨痛,随后人也失去了知觉。

楚瑜做了一个很可怕的噩梦,梦中她被南宫珏扔到了一个坑里埋了,生怕她会跑出来,还在上面压了一块巨石。

空气越来越稀薄,尤其是那块石头实在是太重了,楚瑜害怕的手刨脚蹬,想要把石头推开。

终于,在她的奋力一推,巨石移开了,她得救了。

“哎呀妈呀,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楚瑜从噩梦中惊醒,伸手拍着心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这个梦好真实,到现在她还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醒了?”耳边突然传来一道阴森森的声音,楚瑜扭头就看见南宫珏放大的脸。

吓得她哎呀一声,就往后退了一步:“王,王王爷?你怎么在这儿?”

南宫珏的眉头微微皱起,看着惊魂未地的楚瑜,声音慵懒的道:“这里是本王的大帐,我不在这,你说,本王该在哪儿?”

“啊?”楚瑜抬头扫视了一下,看到四周的摆设,果然是南宫珏的营帐无疑。

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呢?目光落到地上散落的酒坛子,好像有些明白了,昨天晚上她跟南宫珏喝酒聊人生来着,后面越喝越多,就不知道了。

“怎么,想不起来了?”南宫珏倏然靠过来,淡淡的酒香钻入了楚瑜的鼻孔,让她有些晕晕的。

“昨天晚上,本王记得有人说本王脾气臭?”

楚瑜如同被雷击中,大脑一片空白,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那个作死的人,就是自己啊。

“不不不,王爷脾气好着呢。”楚瑜急的忙摆手否认。

“哦……”南宫珏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又道:“那本王即小气,又腹黑,还不是东西?”

楚瑜只觉得自己都快成了软脚虾,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哆嗦,几乎快哭了:“王爷一定是听错了,像王爷这么英俊潇洒、宰相肚子能撑船的人,古往今来根本无人能及。”

这马屁拍的,楚瑜都要鄙视自己了。

“昨天晚上本王还听到有人要讨要工钱……”南宫珏幽幽一语,楚瑜的目光突然看到南宫珏额头上的大包,简直都快被吓的背过气去了,连忙否认。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南宫珏冷嗖嗖的盯着楚瑜,吓得她一动也不敢动,在她觉得魂儿都要飞了的时候,南宫珏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

这时,帐外传来了冷九的声音:“启禀王爷,昨夜雪崩,把雪狐山的入口给堵住了。”

咦?居然这么巧?

楚瑜偷偷的看了一眼南宫珏,见他的脸上没有半丝情绪,只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这雪崩的倒是蹊跷哈。”楚瑜的脸上露出一丝坏笑,对着南宫珏挤眉弄眼。

“即然是天灾,本王也没有办法。”南宫珏回答的理直气壮。

嘶……装逼装到这种境界,也是没谁了。

忽然之间,楚瑜有些明白南宫珏在打什么主意了,不由的对他的敬仰,又上升了一个高度。

论腹黑,论狡诈,南宫珏敢当第二,绝对无人敢当第一。

一夜宿醉,直到快中午了,楚瑜才随南宫珏出了帐外。

听到雪崩的消息,玉无双气的直跺脚:“大哥,好端端的,怎么就雪崩了呀?”

玉卿言站在她的身边,则是一脸无奈:“无双,这天灾人祸,岂是我们能预料的。”

“可是好不容易就能打到雪狐,太扫兴了。”玉无双揪着袖口的兔毛,有些遗憾的道。

“即然已经来到了这儿,本王又怎么会让公主空手而归呢?”南宫珏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玉无双抬眼望去,只见他白衣似雪,银狐大氅罩在他的身上,伟岸的身形更加挺拔。

一时间一颗心狂跳不已,只觉得自己的眼里心里,再也装不下任何人。

“王爷,可是有办法?”盈盈的行了一个礼,玉无双只觉得面上一片臊热,可是眼睛却大胆的在南宫珏的身上扫视着。

只是目光触及到跟在南宫珏身后的楚瑜时,不由的闪过一丝厌恶。

南宫珏命人将三只大木箱打开,只听哗啦一声响,随着落锁的声音,木门打开,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楚瑜的眼睛都直了,没有想到这木箱里头,竟然是三只半人高的白头雕。

这么大的雕别说是抓狐狸了,就是抓鹿也不成问题啊。

木门一打开,三只白头雕就焦躁的扑打着翅膀,眼里的凶光毕露,一副随时都要飞出去的样子。

南宫珏从袖中拿出一支木笛,放在唇边轻轻的吹了一下,悦耳的声音从他的唇边溢出。

那三只白雕早就按捺不住,纷纷从木箱中扑打着翅膀飞了出来。

经过楚瑜的身边时,强大的翅膀带起一片雪雾,几乎让人站立不住,好在南宫珏暗暗扯住了她的手腕,否则肯定会被吹个跟头。

“好厉害的白雕。”玉无双丝毫没有被吓到,看到这么大的白雕,兴奋的又蹦又跳。

“大哥,这白雕比我们草原上的雄鹰还要厉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