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太不是东西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71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要是以往他说这句话,楚瑜根本不会多想,现在听来却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儿。

“无双公主身子有些抱恙,你去看一看,记住,千万不能让公主落下病根。”

头顶上方传来南宫珏的声音,尤其是加重了那句“千万不能让公主落下病根”,似乎别有深意。

楚瑜抬头,便看到南宫珏对她挑了挑眉,深邃的眸子散发出来的锐光,让有人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楚瑜的心一震,难道他猜到玉无双身上的毒,是自己下的了?

她有些心虚的笑了两声,回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明白就好。”马鞭在楚瑜的头上轻轻的敲了两下,南宫珏看了眼四周的茫茫大雪,对着身后的队伍道:“回营。”

一时间,大队人马又按照原路往回返,南宫珏又加快了脚程,似乎有意要远离这个地方。

嗯?这还没有打照面儿呢,就被吓的要逃了?

楚瑜不由的撇了撇嘴。

玉无双一听小嘴儿也撅起来了,正要发作时,却看到玉卿言对她微微摇了摇头:“即然太子殿下已经到了,我们还是先不要碰面的好。”

“为什么呀,大哥?”玉无双对这皇宫里的门道儿,不是很清楚,小声儿的问道。

淡淡的扫了一眼楚瑜,玉卿言只得耐心的解释:“太子殿下之所以把楚瑜吊在这里,就是想警告晋王,这雪狐山,他不能进。”

原来是这样,玉无双不由的张大了嘴。

“皇子之间的争斗已经越来越激烈了,无论晋王多么不甘心,但他毕竟只是个王爷,如何跟太子抗衡。”说到这里,玉卿言也不由的唏嘘了一下。

就算是南宫珏握着三分之一的兵权又怎么样,太子的势力强大,身后又有皇后撑腰,想要撼动他绝非易事。

“可是晋王不也是王后的孩子吗?”对于大齐皇室的内幕,玉无双不是很清楚。

“嘘……”玉卿言有些紧张的看了眼走在前面的南宫珏,见到他没有反应,才对玉无双道:“小点儿声。”

“哦。”玉无双点了点头,把帽檐又拉低了一点。

“虽然晋王也是皇后的孩子,但他并非是皇后所出。”这事儿也不是什么大秘密,只是鲜少有人提及。

玉无双不由的瞪大了眼,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晋王殿下不想与太子有正面冲突。”

“这些你知道就好,切不可外传。”似是不放心,玉卿言又叮嘱了玉无双一下。

“大哥,我又不是小孩子。”

轻轻的嗯了一声,看着前方那道高大的身影,玉卿言的唇角溢出一丝冷笑:“小王倒是对这出戏,越来越有兴趣了。”

此时的风雪又大了一些,漫天的雪花阻挡住了视线,放眼望去四周皆是一片白雪。

楚瑜冷的缩着身子骑在马背上,整个小脑袋都被帽子遮住,却还是冻的瑟瑟发抖。

突然,她看到队伍后面的几个士兵,鬼鬼祟祟的离开了队伍,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楚瑜不仅有些好奇,南宫珏到底在打的什么主意?

因为雪大,也没有人发觉队伍少了人,可是楚瑜却敢肯定,这件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军营后,楚瑜就去给玉无双解了毒,原本就不是什么大毛病,再加上有南宫珏的关照,自然是药到病除。

这一来一往,回到军营时,天色已经黑了。

大家都各自呆在自己的账子里,并未有人出来走动,只有楚瑜不同,依旧在南宫珏的身边伺候。

从雪狐山回来,南宫珏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谁也看得出,王爷的心情不好。

南宫珏从回来后,就一直在喝酒,面前的菜丝毫没有动。

被太子羞辱,这口气他如何咽得下去,就连楚瑜也同情起南宫珏来。

想要说几句安慰他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尤其是看着满桌子的饭菜,她饿啊。

可南宫珏没有动筷子,她哪里敢吃?

“王爷,酒喝多了伤身。”在南宫珏又拿起杯子时,楚瑜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这么多的菜,好歹吃一点啊儿。

拿起酒杯的手顿了一下,南宫珏侧头幽幽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里的凉意,让楚瑜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饿了?”南宫珏问道。

楚瑜刚想摇头否认,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一下,只得老实的点了点头:“有点儿。”

“坐下来,一起用吧。”南宫珏今天出奇的大方,不仅没有为难楚瑜,还邀她一起用餐。

楚瑜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南宫珏一眼,暗想他莫不是受打击太大?战王的威风被太子一脚踹没了?

“怎么?不饿?”见楚瑜半天没有动静,南宫珏又道。

“饿,当然饿。”

楚瑜回过神,拿起筷子对着桌上的菜开始扫荡,这吹了一天的冷风,现在能吃上热乎的饭菜,简直是太幸福了。

或许是看楚瑜吃的太香,南宫珏终于被她吸引了,只是对于她的吃相却不敢恭维。

这时,帐帘掀开,一袭大红衣裙的玉无双,出现在门口。

看得出来,她今天是费了心思的,淡扫的峨眉下,黑漆漆的大眼睛闪耀着灵动的光华,粉润的红唇莹润而饱满,再配上她苗条的身段,属于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

见到她突然到访,南宫珏有些讶异,公事公办的问道:“公主殿下,找本王可是有要事?”

楚瑜不由的替玉无双惋惜起来,若坐在这里的是个懂得情趣的男子,定不会辜负她的这番深情厚义。

只可惜啊,遇到石头南宫珏,玉无双注定会落得个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下场。

玉无双在见到楚瑜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她在这里,自己的好事还怎么进行的下去。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端着酒坛的手不由的紧了紧,玉无双努力的挤出一个笑脸,抬了抬手道:“这是无双特意从漠北带来的大漠醉,特意拿来给王爷尝一下。”

早就听闻大漠醉是上等的好酒,藏在漠北的王宫中,也就只有那么十几坛,只有在国宴上才会开启。

玉无双能拿出来给南宫珏,可见是下了好大的决心。

只是这大漠醉非常烈,寻常人喝上几杯,就会醉的不醒人事,玉无双大半夜的拿着这么烈的酒来找南宫珏,她打的什么算盘?

楚瑜微眯着眼,暗暗腹诽。

见南宫珏不作声,玉无双还以为他是默许了,正要找个借口把楚瑜支出去时,却听南宫珏清润的嗓声响起:“公主有心了,去,把酒接过来。”

嗯?好意外啊!

这送上门来的艳.遇,南宫珏居然拒绝了。

可是要不要把她当作炮灰啊,看着玉无双那张惊讶的脸,楚瑜都替她心疼。

“多谢公主殿下。”楚瑜想要从玉无双手里接过酒坛,却没想到,居然没拿过来。

“公主?”直到楚瑜又唤了她一声,玉无双才回过了神,微微松开了手。

“天黑路滑,替本王送送公主。”南宫珏的声音响起,玉无双的整个人都像定住了一般,脚步僵硬的往外走去。

楚瑜小心的跟在她身后,快到门口时,才听到玉无双轻飘飘的声音:“不必跟着。”

看着玉无双虚浮的脚步,楚瑜深深的叹一口气,看样子受到的打击不小啊。

回到桌前,楚瑜把那坛大漠醉放到了南宫珏的面前:“爷,这酒要不要放起来?”

南宫珏有些古怪的看了楚瑜一眼:“只不过是一坛罢了,为何要放起来,岂不辜负了公主的一番美意。”

在楚瑜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南宫珏淡定的拍开酒坛,倒了两杯,一杯推给了楚瑜:“过来,陪本王喝。”

“啊?我不会喝,而且……”

南宫珏冷嗖嗖的瞥了楚瑜一眼,她把那句“酒品不好咽了回去。”

“感觉如何?”冷不丁的冒出这么句话,楚瑜想了半天,才明白南宫珏是指她被南宫锦吊在树上的事情。

楚瑜有心想说,这是你们哥俩之间的事,把她牵扯进来是不是太冤枉了些。

但看着南宫珏一副冰山阎王的表情,她决定把实话咽回肚子里:“很冷,很不好受。”

“除了这些呢?”南宫珏幽幽的问。

她能说想把南宫锦那张变.态脸按在雪里吗?

“很无助、无奈。”偷偷看了一眼南宫珏,见他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楚瑜又道:“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滋味儿,不好受。”

其实前面的话都是她胡编的,唯有这最后一句,才是心里话。

“嗯。”淡淡的哼一声,南宫珏端起白玉杯又浅酌了一口,道:“你倒是老实。”

细碎的烛火下,南宫珏的双眼熠熠发亮,几杯酒下肚,他的脸上浮出一团红晕,似乎有了醉意:“皇权的倾轧向来刀不见血,也许你会怕、会痛、会失望,可是在这条路上走的远了,也就渐渐麻木了,如果不想死在别人手里,你就得韬光养晦,你的敌人狠,你就要比他更狠,唯有这样,才能把曾经踩在你身上的人通通踩在脚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