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欺负到头上了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86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瑜的心里害怕起来,眼下这里四处无人,就是被这几个人打杀了,也不会有人管。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楚瑜一边慢慢后退,想要趁他们不备逃走,一边暗中骂南宫珏是个坑。

明明一刻钟就能赶上她,却拖了一个时辰,他要再不来自己的命可真就难保了。

店小二一看楚瑜这副模样,气的鼻子都歪了:“看你一副公子哥儿的打扮,原来竟是个吃霸王餐的小白脸儿。”

店小二撸了撸袖子,对着身边的向个伙计喝道:“兄弟们,揍他。”

楚瑜步步后退,被逼到了一个墙角,眼看着就要挨一顿胖揍,急忙蹲下抱住了头。

“打人别打脸啊!”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支羽箭锵的一声钉在了地上,让正欲上前的店小二和伙计,都愣了。

“好热闹啊……”众人转头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贵公子,正笑意盈盈的看着他们。

来人衣着华丽,气势不凡,身上穿着上好的狐裘,尤其是他身下的那匹坐骑,一看就是千里良驹。

马背上的鞍子镶金嵌玉,就连马脖子上也戴着纯金的铃铛。

众人都看傻眼了,一看就知道此人非富即贵,是个不能惹的主儿。

楚瑜抬眼偷偷的看了一眼,这一看不由的眼都直了,除了那个衣着华丽的公子不认识,这中间居然还有一个她认得的。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万花楼有过一面之缘的八皇子,南宫锦。

想当初,还因为他跟南宫珏讨过自己,被南宫珏羞辱了一番。

却没有想到,居然在今天碰上了。

真是狗熊掉陷井,熊到家了。

“你们在做什么?”南宫锦扫视了一圈,打马上前,冷声问道。

店小二和伙计们哪里见过这个阵势,全都被吓的魂不附体跪在了地上:“大人饶命,小人冤枉,全都是因为这个小哥儿吃霸王餐,所以我们才想教训他一下。”

“吃霸王餐?”南宫寂轻笑一声,眼神里露出一抹趣味儿,在茶摊扫视了一番,问道:“是谁吃霸王餐,让本太子殿下也开开眼。”

店小二指着楚瑜,热情的道:“就是他。”

楚瑜暗呼一声完蛋了,居然碰到了当朝太子,也不知道她这命是不是太好,不是碰到王爷就是太子。

论哪一个都是站在顶峰的人物,可是她哪个也不想跟他们有关系。

抬起头的瞬间,就跟南宫寂的眼神碰上了。

虽然没有跟这个太子接触过,但只一眼,楚瑜就觉得此人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简单。

看着像是玩世不恭,但谁也不会看到他眼底的阴骘。

南宫寂看着缩成一团的楚瑜,心里直觉得有趣,本来还以为出来打猎也太没意思了,没有想到,乐子却送上门了。

“原来是个干巴巴的瘦小子,来人,拉出来。”

很快,就有两名侍卫走上前来,跟拎小鸡子一样把楚瑜丢到了南宫寂的脚下。

“抬起头来。”南宫寂的眉眼含笑,声音温和一点太子的架子都没有,可是楚瑜却没有抬起头的勇气。

因为南宫寂的身边,还有一个南宫锦。

“让你抬起头,怎么?聋了?”南宫锦看着跪在地上的楚瑜,心里暗自思忖好熟悉的背影。

见楚瑜不抬头,蹭的一下拔出腰间的长剑,搭在了她的脖子上:“太子殿下的命令,你也敢不听?”

剑架在脖子上,楚瑜哪里敢不听,急忙抬起了头。

在看到楚瑜的那张脸后,南宫锦突然阴森森的一笑:“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六哥的心头肉啊,哈哈……”

南宫寂不明所以,转头看向笑的莫名其妙南宫锦,问道:“怎么?八弟认得这人?”

楚瑜微微闭了闭眼,心想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啊。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的南宫锦,这才回南宫寂的话:“回太子殿下,此人正是皇弟跟你提起过的那个小奴儿。”

“哦?这么巧?”

南宫寂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压下身子细细的观看着楚瑜的眉眼,半响才幽幽的道:“长的倒是清秀,也难怪六弟上心,只是……”

他的话锋一转,手中的马鞭敲打着手心,疑惑的道:“这冰天雪地的,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处?”

早就听闻这个太子殿下好女色,好像还男女通吃,要是落在他的手里,准没好。

搞不好,上次在万花楼吃的闷亏,这个南宫锦会把气撒在她的头上。

思来想去,楚瑜觉得还是南宫珏的身边安全些。

“回太子殿下。”楚瑜行了一个礼,恭敬的答道:“王爷带着世子和公子出来散心,让小人先到此处打点,但小人愚钝丢了钱袋,是以跟店家有些误会。”

冷风呼呼的吹,楚瑜的后背却浸出了一层细汗,一张小脸儿也被吹的通红,这样的她倒生出几分可爱。

半响,南宫寂才轻笑一声,拿马鞭抬起楚瑜的下颌,语气有些揶揄的道:“如此清秀的小公子,本宫看着甚喜。”

叹了一口气,有些遗憾的道:“若不是六弟先看中了你,养在太子宫里,倒也有趣,即是六弟的人,那本太子也不能夺人所好。”

听着南宫寂的前半句话,楚瑜只觉得头皮发麻,暗骂这皇宫里养的皇子,个个都不是东西。

不是变.态,就是冷血。

直到听到后半句,这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才缓缓放了下来:“多谢太子殿下。”

谁知,南宫锦的话锋却陡然一转:“虽然你是六弟身边的人,但王爷犯法,与民同罪,更是不能轻饶,太子仁慈,但本王却看不过去,就罚你被吊在这里一个时辰,以示惩戒,你,服是不服?”

果然,根本就没有那么容易放过她。

现在南宫锦明摆着是借由这次的事件,示威南宫珏,而楚瑜就成了他们玩弄权术的炮灰。

事到如今,还由得她说不服?

楚瑜跪拜在地上,诚肯的道:“小人心服口服。”

由始至终,南宫寂只是拿看戏的表情看着她,就连南宫锦说要对她惩戒的时候,连个眼皮都没抬一下。

好一招杀鸡儆猴。

楚瑜很快就被五花大绑了起来,被吊到了一棵大树上,虽然身上还穿着大氅,但如此寒冷的天气,想必也撑不了多久。

南宫锦和南宫寂见楚瑜被吊了起来,便打着马进了雪狐山。

待到他们一走,缩在一边的店小二和几个伙计,才回过了神来,连摊子也顾不上收,就跑了。

冷风呼呼的吹着,楚瑜像个鱼干似的被吊在半空中,冻的大鼻涕都快流出来了,看着南宫寂他们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TMD……”

好在没过多久,南宫珏的大队人马就赶到了,在看到被吊在半空的楚瑜后,所有的人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楚瑜冻的哆哆嗦嗦,为了给南宫珏一种你的人被欺负了的错觉,愣是挤出了两行热泪。

“王爷,救我……”

这一声喊的哀怨婉转,还夹杂着满腹委屈,任谁听了都得落泪,偏偏南宫珏是石头做的。

面上依旧没有半点表情,打马到了楚瑜的跟前儿,抬头问道:“你在这做什么?”

做什么?这么明显看不出来吗?

你的人被欺负了,人家间接的跟你示威呢,这都看不出来?

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楚瑜面上却不敢这么做,她抽泣着将怎么被南宫寂那个变.态欺负了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出来。

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要是连这口气都能忍的话,他还叫个男人?

南宫珏听闻之后,半响,才幽幽的吐出几个字:“他是太子殿下。”

楚瑜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依着南宫珏的脾气,不把太子和那个八王戳一千个窟窿,根本对不起他“活阎王”的称号。

可是如今他轻描淡写一句话,这事儿就翻篇儿了?

其他人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除了冷九有些气愤之外,玉无双虽然满脸的红包,却也遮掩不住内心的雀跃。

从她微微耸动的肩膀,就不难看出来,她肯定是在憋笑。

玉卿言则是一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姿态。

只有顾洛尘注意到楚瑜还被吊在半空,走到南宫珏语气有些委婉的道:“王爷,是不是先把楚医师放下来再说,公主殿下还等着呢。”

提到玉无双,南宫珏一副恍然醒悟过来的表情,对着身侧的冷九吩咐道:“还不快把楚医师放下来。”

冷九忙上前,飞身一纵,手中的长剑一挥,吊着楚瑜的那根绳子就被砍断了。

好在离地面不高,楚瑜摔落在地后,几乎没感觉到疼。

南宫珏依旧一副面瘫脸,让人看不出情绪,可是不知道为何,楚瑜愣是有一种被他坑了的感觉。

她与南宫珏的队伍只差了一刻钟的距离,怎么到这雪狐山却偏偏用了一个时辰?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南宫珏是故意的。

难道,他在报复昨晚的事?

想到这一层,楚瑜都快要气炸了,可是又不能去跟南宫珏对峙,只能老实的对他行了个礼后,说道:“谢王爷。”

看吧,被坑了还要给人家道一句谢。

南宫珏淡淡的应了一声,挥手道:“不必客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