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把他轻薄了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826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瑜充满期待的眼神看向南宫珏,随着他脸上的冰块渐渐融化,心也激动起来。

只要他一句话,就能还了自己自由。

可是等了半天,南宫珏只是淡淡一笑,伸手敲了敲楚瑜的脑门,站了起来,居然什么话也没有说,就要往外走。

这什么意思?敲她脑门是在说她蠢吗:“站住。”

楚瑜一个箭步拦在了南宫珏的跟前儿,问道:“到底是放还是不放,给句痛快话。”

明明知道她是冤枉的,竟然还如此待她,真的是太寒心了。

南宫珏低垂眼眸,睨了眼拦在身前的楚瑜,幽幽的道:“放,如何?不放,又如何?”

或许是他太过镇静,或许是眼里的冷漠让人胆颤,楚瑜准备好的一大堆措辞竟然没有了用武之地。

“不放我走,我,我就……”

“就怎样?”南宫珏的脸沉了下来。

楚瑜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一头撞进了南宫珏的怀里,伸手将他的腰搂的死死的,大喊道:“那就一起死吧。”

不知道是因为楚瑜正在生病的缘故,原本中气十足的冲刺,竟然半道失了力气。

可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原本想着要扑倒南宫珏的手,却因为脚下一软,生生的扒开了他的腰带。

嘭的一声,楚瑜终于栽倒在了地上,手里还抓着那条腰带。

这一跤跌的她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疼的喘不过气来。

南宫珏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趴在地上的楚瑜,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的攥起,身子如被电了一般颤抖起来。

楚瑜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他一副吃人的表情,还有敞开的袍子里露出大片的胸膛。

轰的一声,天塌了,地陷了,整个脑子都空白了。

千算万算,却万万没有算到,竟然变成了如此状况。

直到嘴里有了血的腥味儿,楚瑜才回过了神来,她不仅撞倒了大齐的战神,竟然还把他轻薄了。

她一定会被清蒸了的吧?一定会的吧?

楚瑜的额头冒出一层冷汗,恨不得此时此刻当场死过去,也好过看着南宫珏那双惊讶、愤怒、冒火的双眼。

就当楚瑜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寻个合理的解释时,帐帘却不合时宜的掀起,伴随着窦奎的粗嗓子:“王爷,大夫找来了……”

“滚出去……”中气十足的一声怒吼,让刚踏进来半个身子的窦奎猛的又缩了回去。

因为动作太快,连累了跟在身后的一个背药箱子的老头,摔了个大马趴。

帐外的冷风呼呼,窦奎却惊出一脑门子汗,他摸着狂跳的胸部,怎么也不敢相信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不会的,不会的……”

王爷绝对不会是断袖的,这一切肯定是幻觉。

窦奎踉跄着往一边走,脚步都浮了,跟在身后的老大夫却是一脸不解:“将军,请问病人在哪儿?老朽好为他诊治啊。”

大半夜的被拎出来,他很辛苦的好不好。

“治,治你娘的病。”一嗓子怒吼过去,老大夫一脸的莫名其妙,拢着袖子站在一边,满腹委屈。

楚瑜此时此刻,只能用悲催来形容自己,看着南宫珏越来越黑的脸,她忙闭上了眼睛,伸出手抖抖索索的将手里的腰带,递到了南宫珏的面前。

“滚,滚出去。”南宫珏的脸色一片铁青,额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任谁也看得出,此时他杀人的心都有。

楚瑜哪里敢睁眼,好不容易拿稳的手一抖,腰带又掉了下去。

“是,是,我这就滚。”楚瑜二话不说,头也不回的往帐外奔去,可手还没碰到帐帘呢,又听到身后传来南宫珏的声音。

“滚回来。”

一会儿让滚,一会又不让滚的,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楚瑜垂着头,哪里敢看南宫珏的脸,缩在一边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屏风后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待到南宫珏出来时,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漠。

冷嗖嗖的目光如刀子一般往她身上飙,等到南宫珏走到跟前,楚瑜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刺猬,还是一只冰冻的刺猬。

“本想今天晚上就放了你。”对上南宫珏冷如刀锋的眼神,楚瑜错愕的睁大了眼睛。

想想也是,他是王爷,她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小医师,南宫珏又怎么会突然来看她?

“只可惜,是你自己作死。”丢下这句话,南宫珏头也不回的出了大帐,楚瑜一屁股瘫软在地上,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

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这封建王爷的屁股,也同样摸不得啊!

这一夜实在是惊心动螝,楚瑜翻来覆去好半天,才堪堪睡着。

一夜冷风,待到天明时,地上已经铺了一层厚厚的白雪。

而天上的雪花也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歇的痕迹。

外面冰雪交加,帐内却是温暖如春。

南宫珏一身白衣若仙,手执毛笔端坐在桌案后,粗黑的眉毛拧成一团,似在犹豫该如何下笔。

站在他身侧的冷九,见王爷如此难做,便小心的提醒道:“即然王爷觉得为难,何不舍小取大?”

他说的小,自然是楚瑜。

虽然南宫珏身在军营,但这军中的一草一木,都难以逃脱宫中的那双眼睛。

军中犯人逃脱这事,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

毕竟这是南宫珏自己军营的事务,他身为王爷,自然有处事的能力,但就怕有心人会将此事小题大做,于南宫珏不利。

现在朝中暗潮汹涌,虽然太子之位早早立下,但奈何南宫寂是个浪荡性子,终日游走在女人堆里。

若不是皇后一直保着他,只怕大齐皇帝早就废了他了。

是以各个皇子间都心知肚明,全都卯足了劲儿使出浑身解数,极力的表现自己,同时也在防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冷九说的这些,南宫珏心里当然清楚,但面上却是无动于衷,冷冷的瞥了一眼冷九,道:“啰嗦。”

冷九有些不服气:“即然爷不想杀她,为何又要把她关起来?”

“烧了爷的帐子,难道不该罚?”南宫珏将写好的书信装入竹筒,用火漆封了口,递给了冷九:“派人快马加鞭,送往京城。”

冷九接过了信,愣了一下:“难道就是因为烧了帐子,才把她关起来的?”

“不然呢?”南宫珏冷冷的问。

冷九张了张嘴,叹了一口气,没有言语。

主子即然这么安排,定然是有他的用意,他一个做奴才的,哪里有过问的权利。

“关了几天,那毛驴脾气也该顺溜了,放她出来吧。”知道南宫珏说的是楚瑜,冷九低低的应了一声,退出了帐外。

因为大雪的缘故,所以回京的时间便拖延了。

南宫珏这边刚给皇上呈了一封书信,信中表明为了世子和公主的安全,要晚两天动身。

可这信刚送出去,便有一队人马往军营的方向赶来。

楚瑜此时正在帐外伸懒腰呢,抬眼就看到漫漫大雪中,一匹红色的汗血宝马朝她飞奔过来。

马脖子上的金铃铛清脆有声,伴随着得得的马蹄声,一张惊艳脱俗的脸跃入了眼帘。

马背上的男子丰神俊朗、剑眉星目,薄削的唇微挑勾出一抹醉人的笑意。

银白色的狐裘在身后飞扬,扯出一道旗帜的波浪。

几乎是眨眼之间,便行到了楚瑜的面前,没等楚瑜反应过来,一人一马已经飞奔过去了。

“大哥,等等我……”身后传来女子娇俏的声音,楚瑜回头,便看到一袭火红衣袍的女子,骑着马也到了跟前儿。

女子眉眼英气,头上的发饰明显的不是齐国人的打扮,眉眼之间,与先前的男子颇为神似。

真是男的风华绝代,女的倾城倾国啊。

楚瑜暗暗的想,这军营中何时来了这么两位人物,就见那刚刚还温顺的马儿突然发起了狂。

竟然驮着马背上的女子,朝她冲了过来。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周围也没有什么人,眼看着那碗口大的铁蹄就要踢到楚瑜的头。

在这千钧一发时刻,她的腕上一紧,身子便腾空飞了起来,抬头便撞见一双深遂的眸子里。

身子被那个如画的男子带着旋转了一圈,才落到了一处安全的地界,没等楚瑜道谢。

那男子便如一道闪电冲了出去,将失控的马儿控制住,扶着那惊魂未定的女子下了马背。

女子一落地,便扑到了男子的怀里,嘤嘤哭泣起来:“大哥,吓死我了,呜呜……”

玉卿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叫你不要在雪天出去骑马,就是不听,看看你刚才差点儿惹下祸事。”

闻言,玉无双抬起落泪的小脸,看着站在一边的楚瑜,任性的哼了一声:“大哥,你居然为了一个臭小子教训我,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站在一边的楚瑜莫名的躺枪,心想可不要再惹上什么麻烦,还是早些溜走的好。

还没迈步呢,就见那红衣女子一个箭步拦在了她的面前:“臭小子,见了本公主殿下,为何不跪?若不是你惊了我的马,我怎么会差点儿摔下来,又被大哥教训。”

这雷踩的,也太无辜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