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小人物的悲催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69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窦奎的浓眉紧紧蹙起,细细揣摩楚瑜说的这些话。

其实这几天他也慌,但南宫珏有令,他只能呆在此处等待,可是王爷迟迟未归,表面上他镇定无比,内心却比谁都慌。

半响,他的声音平缓下来,看向楚瑜问道:“你是从何处看出来的?”

知道他听进了自己的话,楚瑜也镇静下来,指着地图上一点:“是这里。”

“这是,一线天。”顺着楚瑜的手指望去,顾洛尘出声道,身为军师,自然对地形熟的很。

楚瑜点了点头:“不错,一线天地势险恶,若要到达怀阳县,必须从此地过。”

窦奎也明白过来了,眉宇拧成一团,担忧的道:“如果有人在此地设伏,王爷必定凶多吉少。”

“哎,明白了就好。”楚瑜舒了一口气,身子瘫在椅子里,再也不想动弹。

为了能把消息传到窦奎的耳朵里,她可是拼了命呀!

“现在,你明白我跟那刺客不是一伙儿的了吧。”楚瑜看着窦奎,又恢复了以往的痞相。

“难说。”窦奎粗声粗气的道。

楚瑜的心头一跳,这怎么跟她预想中的不一样?再一看顾洛尘,竟然扭开脸,轻咳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楚姑娘说的这些,王爷早就料到了。”估计是不忍心再看到楚瑜再被蒙在鼓里,顾洛尘只得将实情告之了她。

看着一脸不耐烦的窦奎,再看看脸色为难的顾洛尘,楚瑜终于明白了过来。

自己上蹿下跳的为人家王爷担心了半天,合着这跳来跳去,不过是南宫珏自己挖的坑罢了。

而自己却还乐不思蜀的往下跳。

无力的挥了挥手,楚瑜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把我关起来,恐怕也是你家王爷的意思吧?”

“姑娘聪明。”窦奎的夸赞,没有让楚瑜有半分愉悦,心里反而像堵了一块巨石。

她点了点头,像是认命了一般往外走去,可还没走两步,便感觉眼前一黑,一头栽了下去。

昏迷前,隐约记得自己说了一句话:“南宫珏,我跟你誓不两立……”

楚瑜这一病,却是病来如山倒。

她到底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经过这些日子奔波,上一次又一次的差点儿丢掉小命,每天都活在刀尖上,今天再被南宫珏这一气,终于给气倒了。

就算是梦里,楚瑜也是郁结难平,手里拿把刀追着南宫珏的身影,可是无论她怎么刺,却都刺不到南宫珏的身上。

南宫珏是傍晚时分回的军营,一身的风霜让他看起来略显疲态,却丝毫不损他战神的风采。

跟随他回来的,还有一队衣着怪异的人,其中的象牙白马车上悬挂的珠宝真真是快要晃瞎人眼。

窦奎和顾洛尘早就收到了南宫珏回营的消息,是以南宫珏刚到,两人便迎了上去。

“王爷。”

南宫珏翻身下马,扫了他们二人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身后走过来两道人影。

顾洛尘和窦奎又急忙行礼:“见过世子殿下,见过公主殿下。”

漠北公主才不过十六岁的年纪,年龄小再加上刁蛮,对他们二人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便不再搭话。

顾洛尘和窦奎怎么说也是南宫珏身边的人,她却连这分面子也不给,两人的心中有些不痛快,但碍于身份,也只得压下。

倒是她身边的世子殿下脾气极好,忙上前打着笑脸道:“二位不必客气,此行前来叨扰,还需得劳烦诸位。”

听到他如此说,顾洛尘和窦奎才算有了个台阶下。

“世子殿下,今日先在此处歇息片刻,明日本王便带着二位回京城。”因为天色已晚,南宫珏只得带着他们回到军营歇息。

玉卿言温润的一笑,如果此时有女子在场的话,必定会拜倒在他绽放的风华之下。

“多谢王爷。”

玉无双的眼睛一刻也未从南宫珏的身上离开过,眼里的柔情几乎都能滴成水。

“王爷,无双自小在漠北长大,从未见过中原的景色,不知能否请王爷带着无双四下游玩一番呢?”

眼前的女子一袭红色的衣裙,虽然没有中原女子的柔美,却自有一股英气,倒也让人眼前一亮。

要是碰到了一般男子,绝对会被她的姿容所倾倒。

只可惜,南宫珏是块千年不化的寒冰,碰上了他,只会撞的头破血流。

“这山中多野兽,公主殿下无事还是不要出来的好,天色已晚,还是早些歇息吧。”

态度不冷不热,语气诚恳,噎的玉无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照着她以往的性子,早就一个巴掌扇过去了,可是在南宫珏的面前,她却心甘情愿。

“王爷说的是,多谢王爷体恤。”

说完,也不见有丝毫的生气,跟着玉卿言两人进了帐内。

顾洛尘和窦奎两人,生生的捏了一把汗,生怕南宫珏拂了公主的面子,让她下不来台,引起两国的嫌隙。

看到玉无双并无半点不快,这心才放下来。

“人呢?”走进帐内,南宫珏脱去身上的披风,头也不回的问道。

跟在身后的顾洛尘和窦奎揣度不出南宫珏是什么意思,只得老实的回道:“依王爷的意思,已经看管起来了。”

南宫珏淡淡的点了点头,声音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有侍卫进来奉上热茶,他抿了一口,却还是没有提起该怎么处置楚瑜。

其实顾洛尘和窦奎心里都明白,楚瑜什么也不知道,更加不可能放走犯人。

但南宫珏不说,他们二人也只好装聋作哑。

南宫珏将手中的热茶放下,抬眸看向了窦奎,又道:“本王去看看她。”

这前一刻还一副漠不关心的模样,此时却说去要探望,窦奎愣了一下,但还是带着南宫珏,来到了关押楚瑜的地方。

外面寒风刺骨,帐内却是温暖的很,楚瑜躺在床榻上,烧得稀里糊涂,嘴里嘀嘀咕咕:“南宫珏,我要砍死你,砍死……”

刚刚进入帐内的南宫珏,脚步一滞,脸色瞬间黑了下来。

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紧闭着眸子,最终还是伸手摸向了楚瑜的脑门,眉头瞬间拧起。

该死的,居然发烧了。

“窦奎,滚进来。”

正在帐外等候的窦奎一个激灵,忙进了帐内,看到南宫珏阴沉的脸色,回话也小心了一些:“王爷,有何吩咐?”

只是这一瞬的功夫,南宫珏已经恢复如平,声音没有起伏的道:“去,找个大夫。”

窦奎这才看到躺在床上的楚瑜脸色有些苍白,一怔之后也明白了南宫珏的这怒气是从何而来。

“是,王爷。”窦奎抹着汗津津额头出了帐子。

躺在床上的楚瑜睡的昏昏沉沉,丝毫不知道南宫珏就坐在床边,直到额头上覆上了一只冰凉的大手,她才猛然惊醒。

眼前的视线模模糊糊,继而露出了一张风华绝代的脸,斜挺的眉,薄削的唇。

那模样儿和神情,跟南宫珏丝毫不差。

可是楚瑜此时迷糊的很,只以为自己还是在梦中,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就觉得委屈。

“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栽在你的手里。”

顿了一下,又觉得不甘心,将那只覆在头上的大手拉下一些,又道:“先前救了你的命,不报恩也就罢了,但三番几次的要我的命,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眼前的人眉眼更加清晰了一些,俊逸的脸配着万年不变的冰块表情,实在是让人看着不爽。

楚瑜伸出手指,往南宫珏的眉间伸去,想要伸手抚平眉间的那个川字。

南宫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往她跟前凑了凑,平静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怎么?你就这么怕死?”

停在空中的手一滞,楚瑜哀哀的叹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不玩了不玩了,没劲儿。”

其实南宫珏早就知道她是在装糊涂,就是想看楚瑜到底在耍什么花样儿。

两人挨的如此之近,呼吸都能听得见,再加上南宫珏淡淡的气息扑在楚瑜的脸上,让她的心莫名的狂跳起来。

一把推开南宫珏,楚瑜挣扎着坐了起来,对上他那双不悲不喜的眸子,竟有些无措。

“生病了,为何不医治?”头顶传来南宫珏的声音,声音虽然一如既往的冷漠,但细细一品,还是能听出些温软。

楚瑜烧的头晕,斜斜的靠在床榻,有气无力的道:“反正都是要死的,早死晚死,有何区别?”

她就不相信,依南宫珏的性子,能这么容易饶了她。

果然,南宫珏听闻,轻笑一声:“你倒是很了解本王。”

“不是了解你,只是了解在这皇权倾轧之下小人物的悲催罢了,自古多少上位者不都是拿鲜血铺的路?”楚瑜挑衅的挑了挑眉,语气之中的嘲讽让南宫珏渐渐黑了脸。

“放肆,这话也是你能说的?一旦被人听了去,你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

“那不知王爷,想要何时送楚瑜上路?”楚瑜抬了抬下巴,又扬起一抹明媚的笑意:“或者是,王爷改变了主意,想要放我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