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小女子太歹毒,留不得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9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瑜的脚步停了下来,心中按捺不住的激动,老天果然开了眼,她终于得救了。

眼前出现了一个药篓,士兵的笑容亲切又和蔼:“楚医师,你忘了拿这个。”

把她叫住,居然只是来给她送药篓?

看着眼前笑的跟朵菊花儿似的士兵,楚瑜有种把他眼珠子挖出来当灯泡踩的冲动。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接过了药篓:“多谢兄弟提醒,药篓我来替楚医师拿。”

楚瑜本想恶狠狠的瞪了小侍卫一眼,可是脸上的表情却不受控制,竟对他感激的一笑。

啊,这该死的药物。

出了军营,三人的背影渐行渐远,顾洛尘看着楚瑜消失的方向略一沉思,眉头微微皱起,转身面向刚才的

那名士兵,问道:“楚医师这是去做什么?”

……

被小侍卫控制着,楚瑜带着他们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小路上,忽听到山林间响起一声清脆的鸟啼。

小侍卫收住了脚,转头望向楚瑜,不阴不阳的笑道:“就送到这儿吧。”

话落,楚瑜就发现自己能动了,她晃了晃手脚,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玉卿言,咬牙切齿的道:“送,我是该好好送送你。”

在小侍卫不明所以的眼神中,楚瑜扯开了嗓子喊道:“来人啊,来人啊,刺客在这里……”

可是喊了半天,别说人了,连个鸟都没有。

望着空荡荡的四野,楚瑜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明知道这里没有人,她还拼着吃奶的力气喊救命,最为可气的是,那个男人居然还一副看猴耍戏的表情看着她。

“喊完了?”

楚瑜的身子一抖,不由的后退两步:“喊完了。”

“死心了?”小侍卫上前一步,楚瑜后退两步。

站在一边的浮生有些焦急的看了下四周,上前把小侍卫拦住:“主子先走,这个臭小子,交给我。”

说完,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楚瑜。

楚瑜的身子不由的一抖,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莫名其妙的穿到这里,三番两次差点儿丢掉性命。

还真当她是软杮子随便捏啊。

“南宫珏,我在这儿……”楚瑜突然对着小侍卫的身后大喊,在他们两人失神之际,一把毒粉就洒了过去。

可还没等楚瑜嘴角的笑意散去,那挨到小侍卫身边的毒粉,却被他手一挥,又刮了回来。

亲娘哎,这可要了命了。

楚瑜忙屏住呼吸,掉头就跑,没跑两步,身前的路就被小侍卫堵了个正着。

他眯着眼一步一步靠近,含笑的眼睛里,满是杀意:“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个用毒的行家。”

“主子,这臭小子太歹毒,留不得。”浮生适时的出现,火上浇油。

楚瑜恨恨的瞪了他一眼,对着步步紧逼的玉卿言急忙道:“你们杀我一个小医师,算什么本事?”

闻言,小侍卫停住了脚步,冷笑一声:“杀你?错了,我现在不想杀你了。”

“不杀了?”楚瑜惊愕的道,难道是他良心发现了?

小侍卫慢悠悠的走过来,看着楚瑜那张不太相信的脸,掀唇一笑:“如你所愿。”

林中又响起几声尖锐的啼鸣,两人看了眼天际,伸指在口中打了个口哨,不多时便见两匹油光水滑的马跑了过来。

小侍卫翻身上马,意味深长的看了楚瑜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那样打马而去。

直到他们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山野中,楚瑜才回过了神来,她擦了擦额上的细汗,后背已经一片冰凉。

“楚医师。”身后传来一道温润的声音,楚瑜回头,便看到不远处奔过来一道人影。

顾洛尘骑着高头大马,奔至她的面前,欣喜道:“可算找到你了。”

刚刚他与那名士兵问完话,并无觉得不妥,但恰在这时,窦奎却领着一队人马回来了。

却发现大牢内,已经空无一人。

这一发现可谓是吃惊不少,再加上刚才的事情,顾洛尘明白了过来,楚瑜定是被刺客劫持,从军营里跑了。

对方先是用一股人马调虎离山,把窦奎引走,再潜入军营,从而救走刺客。

身后尘土飞扬,窦奎火急火燎的飞奔过来,见到楚瑜后松了一口气,问道:“刺客往什么方向跑了。”

楚瑜忙指着刚才玉卿言逃走的方向,说道:“他们往这边跑了。”

窦奎命身后的一队人马去追赶,又回头对顾洛尘道:“麻烦军师大人把楚姑娘带回营地。”

顿了一下,有些为难的道:“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私自走动。”

这是变相的软禁啊!

楚瑜的头嗡的一下空白了,这才想起刚才玉卿言临走时,那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人犯是从她的手里放出去的,无论她说什么,也逃脱不了嫌疑了。

楚瑜被丢到了一顶帐篷里看管起来,用顾洛尘的话说,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们不敢私自把她放出来。

后面的话,顾洛尘没有说,但楚瑜又怎么会不清楚。

不管南宫珏回不回来,审与不审,这个黑锅,她是背定了。

好在虽然是关着她,但吃喝啥的全都一应俱全,这让楚瑜的心里,多少有了点安慰。

如此浑浑噩噩的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南宫珏还没有回来。

关在这帐子里不见天日,就连出恭这样的事情都得在这巴掌大的地方解决。

自由散漫惯了的楚瑜,终于爆发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无凭无据的,凭什么关我。”

直到喊子的嗓子都冒了烟儿,也没见有人过来看她,就连一向每天准时来给楚瑜送食物和水的顾洛尘,也没有露面儿。

突然之间,楚瑜觉得自己有点像被人遗弃的小狗儿。

在帐子里烦躁的走来走去,不知怎么的,楚瑜突然想起前几天做的那个梦来,心莫名的乱跳了两下。

目光触及到了墙上的地图,楚瑜的呼吸为之一紧:“我的天啊,这是要出大事啊。”

虽然南宫珏很讨厌,但如今楚瑜和他却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只怕自己的这条命也得跟着陪葬。

“来人,来人,我要见窦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他。”

一连喊了几嗓子,都不见有人过来。

原因无他,只因为前几日被关的时候,楚瑜大骂窦奎是公报私仇,又拐弯抹角的骂他是大黑牛。

但因为楚瑜的身份有些特殊,窦奎一时也拿她没办法,只得吩咐守卫仔细看管其他的事一概不理。

这些守卫还真是尽责,楚瑜喊了半天都没有人应她,想想南宫珏危在旦夕的小命,再想想自己也要跟着他陪葬,楚瑜就觉得冤的慌。

大好的年华才刚开始就要死了,最主要的是,还是陪着南宫珏那个招人恨的一起死。

“来人,不然我就一把火烧了这帐篷。”

拿起桌上的蜡烛,楚瑜做出要火烧房子的架式,门外的士兵只淡淡的瞥了她一眼,便调转了目光,显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没人权,没自由,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楚瑜怒了,反正左右不过是死,一狠心,便将蜡烛丢到了帐篷边上。

布料遇到了火,很快就燃烧起来,再加上有小风助阵,很快,就越烧越旺。

守在门口的士兵回过头,魂儿都快吓飞了,忙拎了一桶水把火扑灭,可是那火势却收不住了。

看着被火包围的帐篷,楚瑜简直是欲哭无泪,如果她知道这两个士兵这么没用,她也不会如此作死啊。

浓烈的烟刺激的嗓子又呛又痛,炙热的火焰烤的人几乎变成了人干,就在楚瑜以为自己快要葬身火海时,一道人影却冲了进来。

顾洛尘身披着一条被水浸湿的毯子,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快,跟我出去。”

被顾洛尘拉出了火海,楚瑜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拉着他的手连连道谢:“多谢多谢,今天要不是你,我就真的死翘翘了。”

掌中的小手纤细柔软,顾洛尘白皙的脸皮倏然一红,忙松开了,礼貌而又温和的道:“楚医师不必客气。”

这时,前方传来一声喝斥:“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会起火?”

火势终于惊动了窦奎,一看到被烧的所剩无几的帐篷,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

两名士兵灰头土脸,大气也不敢吭一声,只拿眼睛斜斜的瞟向楚瑜。

在窦奎发怒之前,楚瑜顾不得一身狼狈,上前抓住了窦奎的胳膊,焦急的道:“快,王爷有危险。”

窦奎虽然人粗,但神经不粗,听闻楚瑜这样说,冷笑两声:“一派胡言乱语。”

“你不信?”楚瑜生气的道,但随后一想,不由的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她人微言轻,任谁也不会相信她的话的。

但事关重大,现在不是跟窦奎怄气的时候,楚瑜换了一副笑脸,嗤笑道:“王爷奉命去接漠北世子,如果在他护送的过程中出了意外,你猜王爷会有何下场?再加上他的随行军医,放走了犯人,这两条罪加在一起,你觉得就算王爷有三头六臂,能不能够逃的过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