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闷骚型的大骚包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875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楚瑜忙活了一天,累的腰酸背痛,想要找个地方歇息一下,可是南宫珏根本没有给她安排住的地方。

所以绕了一圈,只得又回到了这里。

看着南宫珏的方向,楚瑜搓了搓手,小声的唤了他一下:“爷……”

远远的传来南宫珏的一声轻哼:“有事?”

“今天晚上我睡哪儿?”站在营帐门口,楚瑜问的别别扭扭。

软榻上的南宫珏,幽幽的睁开眼,睨了楚瑜一眼,眼眸扫向了帐篷的一个角落,那里卷着一个铺盖卷儿。

楚瑜顺着他的眼光扫过去,眼睛不由的瞪的溜圆:“不是吧,居然让我睡在地上?”

“难道你想睡外面?”南宫珏撑起半个身子,眼里有着浓浓的警告:“你不过是爷的随行军医,还想单独睡一个帐篷,还是想和那些士兵挤在大通铺?”

楚瑜刚刚蹿上头顶的血,又降了下来,细细想了一下,前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后者嘛,打死她也不愿意。

军营里不许出现女人,楚瑜按照南宫珏的意思,一直以男装示人,她的身份除了身边的亲信,更是没有人知道。

可是此时让她跟南宫珏住在一起,心里却十分的不乐意,这就好比是羊钻进了狼窝。

她揪紧了领口,防备的后退两步:“男女授受不亲,万一你兽.性大发怎么办?我又打不过你。”

南宫珏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凉凉的扫了一眼楚瑜,嫌弃的道:“你觉得爷会饥不择食到什么人都能下得了口?”

嗯?他那嫌弃的眼神到底是几个意思?

楚瑜的小拳头握的嘎吱响,虽然自己长的丑了点,那也是个黄花大闺女啊。

更何况,这丑还是暂时的。

负气的扭过身子,往墙角的那个铺盖卷走去,楚瑜决定不跟贱人计较,那样只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可手刚碰到被褥,又听到那事儿男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去,给爷打桶热水泡澡。”

真是叔能忍,婶儿都不能忍了。

他如此的欺人太甚,就不怕遭报应?

楚瑜握着拳头的手,狠狠的往被窝里捶了两下,这才换上一副笑脸,转身去了厨房。

一桶热水虽然不太沉,可是这纯木水桶真真能把人累死,楚瑜累的连呼带喘,来回走了三趟才算把浴桶填满。

“爷,水填满了。”楚瑜手里拎着桶,累的满头大汗。

南宫珏懒懒的哼了一声,半响睁开狭长的眸子,看向了楚瑜,从喉间溢出两个字:“伺候。”

啥?楚瑜不敢置信的四下看了一眼,这账内除了她,还真就没有别人。

踱步过去,伸手扶住了那只尊贵的爪子,楚瑜笑的很是牵强:“爷,我怕伺候的不周全,要不还换以前的人伺候?”

可南宫珏对于这个不要工钱的小苦力,用的很是称心,随着起身的动作,回了楚瑜一句:“没了。”

“什么没了?”楚瑜一头雾水。

南宫珏脚步不停,很久才淡淡的哼出一句:“冒犯了本王,当然是被斩了。”

好一个杀鸡儆猴……

楚瑜的嘴角有些抽搐,强忍着把他按在水里的冲动,送南宫珏到了屏风后面。

看着他伟岸的背影,楚瑜不得不承认这闷骚王爷长的真是好看,腰杆笔直,双腿修长。

要放在现代,那可是小鲜肉级别的,不对,他比小鲜肉可爷们儿多了。

只是不知道南宫珏的脸皮是不是跟他的铠甲一样厚?

这样想着,楚瑜的心里生出一丝促狭,伸手就要搭上南宫珏的肩,声音也软了几分:“爷,我伺候你沐浴。”

不是让他伺候吗?那就伺候到底。

这么引人犯罪的身材,不知道摸上去感觉如何。

只是她的手还没有搭到南宫珏的肩,就见他猛的一回身,伸手脱掉了亵.衣,露出了大片光裸的上身。

“好啊,如此良辰美景,不跟爷洗个鸳鸯浴,岂不辜负……”

楚瑜的眼珠子顿时瞪圆了,尖叫一声伸手捂住了眼,头也不回的跑出了帐外。

“你这个臭流.氓……”

果然禁欲系什么的都是假象,实际上他就是一个闷骚型的大骚包。

楚瑜愤愤的跑到外面,小脸儿像被开水烫了一般火热,虽然嘴里骂着南宫珏不是东西。

可是眼前却总是浮出刚才惊鸿一瞥的惊艳,除了他完美的身材之外,还有他身上的那条白亵裤。

就像魔影一般,在她的脑海里飘啊飘,飘啊飘……

“王八蛋……”一头栽倒在稻草堆里,寒冷的空气让楚瑜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可是脸上的热度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更浓烈了。

楚瑜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儿,以往在部队的时候,没少看到过男人的身体。

怎么看到南宫珏,脸皮就烫成这样?

难道是因为单的太久了?开始思春了?

“啊,不要啊……”哀嚎一声,楚瑜往稻草堆里又钻了钻。

四周一片静谧,有风将远处人说话的声音传了过来:“按计划行事。”

正微眯着眸子的楚瑜瞪时睁开了眼,这里是南宫珏的军营,可是这人说话的声音,分明不是京城的口音。

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天。

楚瑜的脑子嗡的一声,隐隐的感觉要坏事,防守这么严密的军营,居然混入了刺客。

南宫珏有个习惯,睡觉时不喜有人守在帐外,如果此时被人钻了空子,正在洗澡的他岂不是,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可是如果让楚瑜回过头去救他,说不定还没跑两步,就被那帮刺客发现,斩于刀下。

纠结了两秒,楚瑜终于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南宫珏要是光屁股被人杀死,实在是太不雅。

嗯,死就死吧。

想到这儿,楚瑜轻手轻脚的掀开稻草,果然发现有一队黑衣人正往她这个方向摸过来。

将手中的迷药攥的更紧一些,看准时机在最后一名黑衣人经过时,突然扬了出去。

迷药的剂量很足,黑衣人几乎是立马就晕了,伸手接过快要倒地的黑衣人。

楚瑜三下五除二,将他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穿到了自己的身上。

又拿一根绳子将他捆了,放到了稻草堆上,拿草盖住。

悄悄的跟了上去,楚瑜才发现,黑衣人不过才六个人,先前放倒了一个,还有五个。

按照先前的方法,又拿出一把迷药,又放倒了一个,等到她再使迷药时,走在前面为首的一个黑衣人,突然回过头。

阴骘的眸子淡淡一扫,楚瑜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快飞出去了,小手一抖,迷药洒了一地。

“人呢?”黑衣人压低了声音,声音粗哑,看来是故意改变了自己的声音。

楚瑜在最后,这个问题自然由她回答,生怕自己一开口就露了馅儿,只好伸手往另一边的方向指了指。

那人神情一顿,并没有疑心,吩咐下来:“算了,你们去那边。”

话音一落,四个人朝不同的方向奔了出去,只留下傻乎乎站在原地的楚瑜。

完蛋了,这么快就暴露了。

“跟紧我。”那人伸手递过来一把弯刀,对着楚瑜道:“在外面接应。”

呼,原来是虚惊一场,楚瑜的后背冒出一层冷汗,用力点了点头。

黑衣人有些奇怪的看她一眼,这才往南宫珏的营帐摸了过去,手中的暗器发出,守在周围的士兵全都无声的倒下。

楚瑜看他出手狠辣,那些士兵中了暗器竟然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知道遇上了用毒的高手。

眼看着已经站在了南宫珏的帐外,握在手中的弯刀都出了汗,楚瑜心里都快急死了。

南宫珏要是被刺客杀了,她也逃不脱干系。

心下一横,将弯刀拔了出来,对着那黑衣人就刺了过去。

噗嗤一声刀入肉体,怎奈她力气小又紧张,那弯刀刺过去,却只刺入了那黑衣人的肩膀,才没入一寸。

黑衣人遇刺,猛然回过头来,盯着楚瑜的脸不可置信的道:“你,你不是……”

楚瑜心中一慌,手中的弯刀拿的抖抖索索,看到黑衣人眼中的杀意,终于回过了神来:“来,来人,有刺客。”

这一嗓子喊的极有力,很快四周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火把如长龙一般聚了过来。

楚瑜还在暗挫挫的想,怎么不见南宫珏出来?难不成那厮还泡在水里?

这都被人杀上门了,丫还没穿好衣服,还战神呢,就这么点警惕性?

就在楚瑜愣神的功夫,那黑衣人却脚尖点地,腾空飞起,挥刀劈开头顶落下来的天网,如游龙一般逃了出去。

四周很快被士兵包围,冷九一身甲胄走在前面,狠狠的瞪了一眼立在原地的楚瑜,恨恨的将手中的刀扔在了地上。

“爷,让他跑了。”

人群自动分开,尽头处一身王袍披着大氅的南宫珏赫然出现,银丝绣的龙纹长靴踩在冻的略有些硬的地面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俊美无双的脸上,除了阴郁的气息之外,还有一丝不为人知的焦躁,淡淡的扫了一眼楚瑜,对着身后的众人道:“撤了吧。”

“爷,我们好不容易布的局,如今打草惊蛇,只怕是再难捉住了。”冷九说这番话时,眼睛恨不得盯的楚瑜的身上钻出两个窟窿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