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被坑的骨头渣子都没了

作者:六月初六 字数:379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抬头就看见南宫珏摸着她的脑袋笑的很是阴冷:“你,很好……”

见南宫珏没有别的动作,楚瑜松了一口气,偷偷拿眼角打量南宫珏,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只是可惜,除了他一身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什么也看不出来。

想想他堂堂一介王爷,又是大齐王朝的战神,自然是一个唾沫一个钉,当下也不再疑心。

将药材取了出来,交到了冷九的手上。

只是冷九黑着一张脸,在看楚瑜时眼里分明在冒着火,想自家爷叱诧沙场,那是枭雄一般的人物。

什么时候被人如此要挟过,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小女子。

恨恨的从楚瑜的手中接过药材,对着她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身出了营帐。

楚瑜摸了摸鼻尖,无奈的耸了耸肩。

很快,药便煎好端了进来,从冷九的手中接过药碗,楚瑜见他还忤在这里不悦的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取些热水和白酒来。”

“你?”冷九气的牙齿打颤,胸膛剧烈的起伏,他身为晋王的贴身侍卫,还真没有人敢这么使唤过他。

但为了顾洛尘,冷九只得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楚瑜无语的撇了撇嘴,不把他打发出去,怎么从药王里取出银针给那个顾医师针灸。

楚瑜欲上前解开顾洛尘的衣衫,手才探到他的衣衫,便被一只大手攥住。

疼得她直皱眉,抬眼儿就看到南宫珏冰若冰霜的脸:“你想干什么?”

这话问的,好不让人生气。

楚瑜皱着眉头没好气的回道:“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给病人针灸啊?”

他不会以为喝点草药,那深入肝脏的毒就能清除了吧?

手上的力道一松,南宫珏后退了几步,在一旁坐下,冷眼看着楚瑜到底是怎么个救人法。

楚瑜将他自动屏蔽,小手一挥将男子的衣衫扒开,露出他精壮的上身,捏了几枚银针在手,对着顾洛尘身上的几处大穴刺了下去。

一连几枚银针扎下,不多时,便看到有黑血从银针入冒了出来,楚瑜依旧不停手,又飞快落针。

这一瞬间,南宫珏的眼都看直了,他知道楚瑜的医术不差,却没有想到会精进到如此地步。

如此精湛的医术,只怕整个京城都无人能及。

躺在床上的男子虽然没有醒来,但眼珠却微微转动,直到楚瑜的最后一针落下。

他才猛的起身,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浊血。

南宫珏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却看到顾洛尘吐完浊血之后,人已经有醒过来的迹象,心也放下了大半。

再看楚瑜面对如此污秽的场面,没有半分嫌弃,不躲不避,还拿起帕子细心的擦去顾洛尘嘴上的血迹。

女子的身形纤细,虽然稚嫩,但已经有了女儿家的形态,衣袖卷起露出一截细瘦的皓腕,随着楚瑜的动作,衣领微微敞开,洁白如玉的肤色衬得里面一抹鲜红的布料更加娇媚,再往下……

南宫珏突然别过了脸,只觉得脸有些发烫,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才觉得茶已经凉了。

凉茶虽然下肚,却浇不灭那突如其来的火焰。

楚瑜这边忙的不可开交,额头上已经渗出细小的汗珠,转头想要唤人来帮自己一下,却发现这大帐内除了她自己,就只剩下南宫珏。

想要让封建王爷来帮自己的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那人估计连衣服都不会穿吧。

楚瑜强撑着把顾洛尘又安放在床上,把银针拔下,收回到药王里,扭头对南宫珏道:“人我给你救回来了,以后按照我的方子煎药,不出十天,我保他痊愈。”

盯着南宫珏看了半响,见他没有任何表示,楚瑜有些心急,把话说的更明白一点:“我这事儿给你办了,是不是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承诺?什么承诺?”南宫珏的眉头一挑,唇角溢出一丝笑意。

只是那笑意落在楚瑜的眼里,怎么看都不像善茬儿,但还是硬着头皮道:“当然是我提的要求啊,把诊金给我,送我回家。”

“哦……”南宫珏意味儿深长的哦了一声,眼眸里闪着明灭不定的光芒,在楚瑜期待的目光中,又道:“好说,好说。”

悬在楚瑜嗓子眼里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暗中吐出一口长气,笑的很是讨好:“我就说嘛,王爷一言九鼎,定不会食言的。”

可还未等她的笑容收起,却又听南宫珏道:“本王只知楚小姐的家是楚国公府,不知你何时动身呢?”

“这,这……”楚瑜的眼睛倏然瞪大,心中暗骂南宫珏真不是东西,要是她现在被晋王的人送回了国公府,指不定还会掀起多大的浪呢?

再说了,她额头上的毒斑还没有祛除,现在是万万回不得。

“怎么了?”南宫珏突然靠近,俊逸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一本正经的问道:“难道你不是楚国公府的七小姐?”

在楚瑜错愕的眼神中,南宫珏转身坐回桌案,摊开上面的纸张,喃喃的道:“那就难办了,如此一来,本王也只能把你交由衙门处理了,最近有敌国奸细潜入,半点马虎不得。”

楚瑜站在原地,只觉得血液嗖的一下飙的老高,眼前一阵晕眩,勉强定了定神,果然看到南宫珏已经磨墨了。

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胳膊,表情那叫一个悲戚:“爷,有话好好说。”

南宫珏低头睨了楚瑜一眼,见她一副被压迫还要讨好的模样,面瘫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了然:“但,楚姑娘的来头,本王最是清楚不过了,甘愿到本王的军营做随行医师,是也不是?”

楚瑜张着大嘴似塞下了一个核桃,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闷骚王爷不仅没有放走她的意思,竟然还拐弯抹角的坑她在这里做苦工。

最重要的是,还没有工钱。

可是如果不顺着他的话,只有两个下场,要么被送回国公府被虐的体无完肤,要么被送到衙门,当作奸细给关起来。

依她那个便宜爹和狠毒的后娘,根本不会去救她,只怕到时她的尸体变成森森白骨,都不会有人理。

看着南宫珏笑的一脸狡猾的模样,简直比千年的狐狸还要有心眼子,楚瑜纠结了半天,只得溢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是,是,爷怎么说,小的就怎么做。”

南宫珏笔下不停在楚瑜纠结的功夫,已经写好了一篇苍劲有力的字,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迹。

这才递到了楚瑜的手上:“签字,画押。”

嗯?后面是不是就该秋后处斩了?

楚瑜拧着眉,心不甘,情不愿的接了过来,大概的看了一眼,并未觉得有不妥的地方,这才签上自己的大名。

抬头可怜巴巴的看向南宫珏,想要再争取一下自己的利益:“爷,这要签字画押了,我是不是就成了公务员了?”

“公务员?”南宫珏的眉头拧成一团,对于这个新鲜词汇很是不理解。

楚瑜忙改口:“我已经是朝廷的人了,那例银是不是多少也发一点儿?”

哦,原来还是想要银子。

南宫珏回她一个没出息的表情,态度依旧是模棱两可:“你只是本王的随行医师,算不上是朝廷的人。”

“所以?”楚瑜的心又纠到了一起,隐隐的感觉要坏事。

“所以,有没有例银……”拉长了声调儿,南宫珏起身往外走去,与楚瑜擦肩而过,丢下一句话:“得看本王心情。”

嘎嘣……

似乎有根弦断了的声音,楚瑜只觉得眼前发黑,腿脚发软,早就知道南宫珏不是东西,一时大意,现在被他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门帘掀起,外面的阳光洒了进来。

冷九的一脸凝重,大步走到南宫珏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爷,出事了。”

“讲。”

见南宫珏并不避讳楚瑜,冷九虽然愕然,但还是说了出来:“军中又出现了中毒的兄弟。”

淡淡的扫了一眼还躺在病床上的顾洛尘,冷九又道:“跟军师的症状一样。”

居然又是蛇毒?

站在一边的楚瑜不由的有些疑惑,这七步连环蛇只生长在热带,可是京城却处于北方。

这,就值得耐人寻味儿了。

南宫珏的脸色更加暗沉了,顾洛尘为了救他而中毒,本以为是意外,却没有想到,这接二连三的出现了中毒的士兵。

如果再说是意外,那未免也太牵强了。

淡淡的扫了一眼楚瑜,南宫珏的嗓音低沉凉薄:“去,给伤员解毒。”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楚瑜好脾气的吱了一声儿,低眉顺眼的往外走,大致的看了一圈,这次中毒的人有五、六个,与顾洛尘的症状一样。

几乎没有费什么事,依旧照葫芦画瓢开了方子,让人把药煎了,看着那些中毒的士兵服下,这才回到了营帐。

与外面的寒冷相比,帐内暖和的让人直想昏昏欲睡,虽然是行军在外,可是南宫珏却丝毫不会委屈自己。

厚厚的毛毯铺在地上,柔软的让人几乎不想再挪地方。

靠近暖炉的软榻上,南宫珏单手撑额斜斜靠在那里,双目紧闭,一缕墨发从他的额前垂下,遮住了大半张脸。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