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我是杀人凶手

作者:非子 字数:361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凯的低压情绪一直延续到两人坐到车上,始终乌云密布的样子。

沈千默坐在一旁感受着欧凯延伸而来的寒气,心里略为忐忑:不是已经得到了欧氏集团最高的权利了吗,怎么还这么……悲伤低落?

沈千默惊讶的看了欧凯一眼,然后又快速的收回目光。欧凯身上依旧是惯常的冷漠疏离,但是今天多出来了浓郁的悲伤情绪他一点都没有去掩盖。

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沈千默不自觉的摸了摸脖子上的金鱼吊坠,心里很是不安。

在前面开车的陈斌也觉得今晚的欧凯有些不对劲,是不是的从后视镜中看后排的两人。

陈斌也从未见过欧凯透着悲伤的低落情绪,心中忍不住暗道:今晚不会是老爷子和欧少说了什么话吧,欧少看起来并不是很好。

和欧凯一般沉浸在悲伤情绪里的还有老爷子,欧凯离开之后,他将自己一个人关在书房中,久久没有出来。

在门外等待许久的老刘越发担心欧老爷子悲伤过度会出什么事情,踌躇片刻之后决定去找欧老夫人。

“你说你们今晚和小凯说了当年你的事情?”欧老夫人的语调忍不住提高,脸上没有任何笑意。

老刘垂首道:“老爷子觉得现在是时候告诉少爷当年的事情了,只是老爷子没有告诉少爷我们查到的人是谁。”

“这个秘密守了这么多年,难道真的要让我儿女都没了吗?”老夫人伤心的坐下来捶着桌子道。

“老夫人……”老刘想要安慰老夫人,却被一声怒喝打断。

“谁让你来的!”

老刘吓了一跳,赶紧退到一边,看着老爷子缓步走进来,坐在老夫人身边轻声安慰道:“小凯不一定能够查出真相。”

“我们都知道到底是谁伤害了他的父母,是我自私,是我……”老夫人伤心的哭泣道。

“真真,做错事情的人都该为自己的过错负责。”欧老爷子轻声道。

欧凯一直在思索着那个要将他父母置于死地的人究竟是谁,此时,他原本带着自责的情绪逐渐消散,变得理智而精明。

已经从自己的情绪中走出来的欧凯瞥了沈千默一眼,见她下意识的抚摸脖子上的吊坠,样子甚是爱惜,不由眸光聚拢一瞬不瞬的盯上了沈千默。

沈千默感受到了欧凯探究的目光,原本低垂的眸子停留在握着吊坠的手上,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欧凯这眼神这么可怕究竟想要干嘛?

即使不转眼去看,沈千默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欧凯的气息越来越接近她,沈千默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脸也随之红了起来,只觉得一直蔓延到耳后根。

听着自己节奏加快的心跳声,沈千默深呼吸一下,然后快速的转过脸,与欧凯四目相对。

欧凯轮廓分明的面容距离沈千默不过五厘米不到,他略微冷冽的气息立刻侵上沈千默心头,让她更为紧张。

看着沈千默鼻尖微微沁出的汗珠,以及她手中紧紧的拽着的坠子,欧凯唇角扬起,眼角带着讽刺看向那枚坠子,“这条项链对你很重要?”

欧凯以为被沈千默看得如此宝贵的坠子定然是旧情人林绍清送的,想着便觉得有一股气顶上心头,让他很是不满。

欧凯心头这股气让他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都满含着讽刺和不屑。

沈千默看着欧凯讽刺且有些不屑的眼神,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觉得欧凯的语气和眼神都充分展现了他对她母亲的不敬。

由此沈千默直接想到是欧凯一手造成她父母的车祸,这个罪魁祸首不仅没有悔改的意思,更没有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

沈千默百转千回的心思让她原本带着紧张羞怯的眸子忽然染上了仇恨,那抹恨意精准的击中了欧凯心中敏感的弦。

她这么深的恨是哪来的?恨我用五千万买了她的婚姻?这不过是买卖自愿的事情,她凭什么恨他?

欧凯的目光更加冷冽,带着深深的探寻盯着沈千默沉默的脸。

被欧凯深深看着的沈千默很快意识到自己没能控制的恨意,并将狠戾的目光收敛,但最终还是晚了。

欧凯冷笑道:“恨我将你从送你项链的人手中抢过来?不对,不是抢,是买!”

买!对的,她为了五千万将自己的婚姻卖给了眼前这个仇人,她要为她的父母报仇,她要让这个仇人付出代价。

只是,听到欧凯强调“买”这个字眼,沈千默的心脏还是狠狠一颤,眼眶很快也盈满泪花。

她不想反驳欧凯什么,她此时此刻只能冷静去思考如何应对欧凯的探询。

“这是我妈妈留给我唯一的东西。”沈千默哑着声音道。

欧凯愣了一下,想起前几日正是沈千默父母的忌日,他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但只是因为自己刚刚说得有些过火的话。

欧凯将讽刺的神色收好,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是语气已经柔和许多,“既然是你母亲留给你唯一的东西,那就好好保管,不要弄丢了。”

沈千默听着欧凯柔软的语气,以及那一丝愧疚的神情,认为他是因为自己当年杀害了沈若正夫妇才会如此。

她松开了手,金鱼坠子一览无遗,那栩栩如生的俏皮样子倒是和平时在家的沈千默有些相似,让人觉得很是可爱。

只是她刚刚那抹恨意究竟是为何?欧凯探询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沈千默脸上。

“这是妈妈过世的时候,留下来的东西,是叔叔收好交给我的,我一直很珍惜,极少拿出来。”沈千默缓缓说道。

沈千默不知道自己为何想要和眼前的杀人凶手陈诉这一切,只是情绪来了,话就自动的从口中蹦出来。

“三年前,父母出车祸的时候,我还在法国,当我赶回来的时候,他们的葬礼已经结束了。”

沈千默想起那日她在法国,刚结束一份兼职,在路上遇到一名受伤的男子。那名男子似乎受了不轻的伤,脸上和身上全都是血,在沈千默面前直接昏了过去。

沈千默自然吓得不轻,便火速的将他送往医院。沈千默本来想等着那男子的朋友到来才离开,谁知人还没来却等来了沈若军夫妇出车祸送医院不治身亡的噩耗。

沈千默来不及留下任何信息便匆忙离开医院想要回学校收拾东西回国,谁知回学校的路上遇上了车祸,人被送去医院治疗,两天后才醒过来。

那次车祸她伤得不轻,等她伤愈出院,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她自然赶不上沈若军夫妇的葬礼,回来的时候只能看着他们带着笑容的遗照,和那块冰冷的墓碑,还有一群咄咄逼人的债主。

自那以后,她变得一无所有。没有了父母,没有了家,也没有了钱。

“这条项链是母亲一直佩戴着的,是父亲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时候送给母亲的。”沈千默忍不住摸了摸坠子,像是和自己低声耳语。

欧凯看着沈千默的样子,虽然有些心酸,但她至少还有念想,而他到来的目的就像是将父母推向死亡,结束欧家和谐幸福的生活。

“我只是觉得今天是重要的日子,所以就将它拿出来戴上了。”沈千默的声音极轻,像是一根缓缓飘落的羽毛,停留在欧凯心头。

她觉得今天是重要的日子,她是将自己当作家人了吗?欧凯心中闪过疑惑。

在知晓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之前,欧凯对家人的概念是陌生含糊的,虽然爷爷奶奶对他很是关爱,但终究还是觉得欠缺了些什么。

今晚他知道的虽然是一个悲剧,但至少他的至亲在他心中变得真真切切的了。

欧凯看着沈千默的目光有了温度,他的大手抓过沈千默的手轻声道:“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

沈千默心里冷笑道:血海深仇怎么过得去?一切才刚刚开始而已。

沈千默想着此刻她应该温顺的点头,脸上带着感动靠在欧凯怀中,但她做不到。

她猛然对上欧凯的眼睛,有些愤怒,又有些悲伤,更多的是恨,“怎么过去?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因为我和父亲说要将岭东的地块开发成游乐园,父亲为了遵守和我的约定才去谈这个项目的。”

“欧少,你不懂,他们是为我而死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我是杀害他们的凶手,我是杀人凶手!”沈千默有些激动的说道,大颗大颗晶莹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落了下来。

滴在沈千默自己的手上,也落在欧凯手上。

那一句句“杀人凶手”的控诉和那滚烫的泪水,都像是一把把钢刀,毫无顾忌的插进欧凯的心脏里。

“你不是凶手,这件事情与你无关。”欧凯一把将沈千默揽入怀中,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这句话像是在和沈千默说,更像是对自己说。

“欧少,那谁才是杀害他们的凶手?他们的车祸,是有人动了手脚的。”沈千默的声音不缓不急的从欧凯的怀中传了出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