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失踪与死亡

作者:非子 字数:3857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窗外的树叶刷刷的响着,天空宛如浓稠的墨汁,将外面的世界密封得透不过气。

书房内的气氛亦是沉重让人难以呼吸,记忆里的血腥味正在一步一步释放出来,越发鲜红触目,越发惊心刺痛。

欧老爷子的话在欧凯脑中飘飘荡荡,远不止那么简单,是不是说他的父母早已经不在人世了?最糟糕的结局,也就是如此吧!

这是一段蒙着厚重尘埃的往事,每开启一段记忆,便让人不得不停下来沉默的喘气。

沉默许久之后,欧凯低垂着头,敛着眸光,声音沉重而平缓,“我的母亲是徐若还是秋水?”

老刘看着欧老爷子因为满心痛苦而疲倦的样子,再度开口说道:“后来亲子鉴定出来了,证明你是欧天少爷和徐少奶奶的亲生儿子,秋水在说谎。”

欧凯听着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眸底的担忧也随之散去。

“可是父亲当时为何是那样的反应?”欧凯忽然问道。

“欧天少爷应该是被秋水蒙骗了,这件事情你父亲当时没提起。”老刘回答道。

原来如此,这样说来,这一开始便是秋水的阴谋。但秋水只是一个乡下丫头,她怎么可能筹划这一切,难道说……

“你应该也想到了,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是有人操纵的,但是那个幕后黑手究竟是谁,我至今也没有查到。”老爷子对上欧凯的眼神,苦着脸说道。

“爷爷,你们最后找到我母亲了吗?”欧凯心中已猜想到山上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但还是抱着希望问了出来。

如果真的是阴谋,那徐若杀了秋水之后跑到山上,那个幕后黑手必然不会罢手,很可能还会杀人灭口。

“根据你奶奶所说,我们发现你妈妈平时服用的药物被人换掉了,换成了长期服用会引起失眠狂躁的药物。”老爷子直接说道。

老刘只能在一旁担心的看着老爷子,几次欲言又止。

“老刘,你不用担心我,这件事情告诉小凯,以后就让小凯去查明真相了。”老爷子的声音沙哑低沉,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

“爷爷……我希望您能将您知道的都告诉我。”欧凯诚恳的说道。

老刘也在一旁说道:“老爷子,这件事情你也放在心中几十年了,以后的事情交给少爷吧。”

欧老爷子默然的点点头,让老刘继续说完后面的事情。

“在徐少奶奶失踪第二天,欧天少爷便收到了徐少奶奶发来的信息,说已经去了法国。”老刘接着老爷子的话道。

“去了法国?这怎么可能,母亲出去匆忙,随身怎么可能会将护照带上,并且能够买了票飞去法国呢?”

欧凯明显已经有些沉不住气,老刘才说出一段,他就忍不住开口询问。

老刘见欧凯着急,也赶紧说道:“欧天少爷他也是心急蒙了理智,轻易就相信了信息的内容,也匆忙的买了票要飞去法国,我们追到机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他了。”

“欧天少爷出国之后就像蒸发了一样,我们查过他的确出境了,还去过在法国的宅子,但是就是无法联系上欧天少爷。”老刘脸色苍白,眼中满是悲伤,“时至今日,欧天少爷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这么多年,他也没有和家里联系吗?”欧凯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这样的问题他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如果真有联系家里,就不会找不到他了。

只是,欧凯的内心深处有一个他不愿意接受的答案,让他觉得惶恐不安,想要得到别人的否定,一次让那从未有过的不安消失。

老刘苦笑道:“少爷,如果欧天少爷真的联系我们,我们也不至于这么久找不到他的下落。”

“那你们有没有查过他的通话记录,或者短信?”欧凯忽然问道。

老刘点点头,“这个当时老夫人就立刻想到了,所以我们才知道了那条消息的存在,只是后来就没有见任何记录了。”

“看来幕后的人换了一种方式联系父亲……”欧凯低声说道,当时的信息通讯虽然没有那么发达,但是国际机场这方面还是会有摄像头的,这边容易查看摄像,但是法国那边定然是没那么容易的。

“我们无法查看法国那边的监控记录,所以不知道欧天少爷下飞机之后遇到了什么人,而派过去寻找欧天少爷的人只知道他去过宅子,之后就没有下落了。”老刘似乎知道欧凯心中所想,将当时的情况尽数说道。

“那你们找到我母亲的下落了吗?既然能够查看资料,那应该知道我母亲是否出了国。”欧凯看着老刘说道。

“我们查不到徐少奶奶亲的出国记录,那时候作为嫌疑人,徐少奶奶也不可能被允许出国。何况,我们在家里找到了徐少奶奶的护照,所以她根本没有出国。”老刘的表情更加苍白,说话也变得有些气力尽失的样子,似乎后边的事情更让他觉得痛苦难受。

看着老刘痛苦的表情,欧凯的心揪得更难受了,他一贯平静无波澜的声音也出现了裂缝,有些轻微的颤抖。

“你们……找到我母亲了是吗?”

“一个星期后,警察在南乡村的那座山上找到了徐少奶奶,她掉落了悬崖。”老刘眼睛重重的闭起来,两行眼泪毫无遮拦的就落了下来。

“掉落山崖,她……”

“是的,当时找到的是徐少奶奶的尸体,他们说是失足落下山崖,我们对外宣称的是徐少奶奶和欧天少爷一同去了法国定居。”老刘重重的将徐若的死讯说了出来,整个人面如死灰。

这是欧家最不愿意提起的往事,是尘封多年的悲恸。对于在欧家的老人,无论是谁提起这件事情,都会觉得心痛难忍。

物是人非,何况人还是死于非命。

“我母亲是不是被人谋害的?”欧凯眼神坚定而凛冽,老刘只能点头。

“她是被人推到山崖下的。”

被人推到山崖的……

欧凯将脸埋在手掌中,这么多年他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会不愿意见自己,为何去了法国就不愿意和家里联系了。

他一直以为父母和老爷子他们因为欧氏集团继承权的问题闹得不欢而散,原来并不是这样。

“少爷,老爷子和老夫人这么多年没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泰国复杂,他担心你自小便在心里埋着仇恨的种子。”老刘苦口婆心的说道。

老爷子神色凝重,也缓缓开了口,声音没了往常的中气十足,而是一个疲倦的老人在诉说着陈年的苦痛。

“小凯,不管你是否责怪爷爷这么晚才将真相告诉你,爷爷都不后悔隐瞒你这么多年。”

“爷爷,我不怪你。”欧凯将脸从手中抬起,诚恳的对老爷子说道。

这些年他虽然怪老爷子不告诉他父母的下落,但心中至少没有背负着父亲失踪,母亲遭人毒手,而自己是借着别人的身体孕育出来的孩子。

这一切无论是哪个孩子都难以接受的,即便是如今性格冷静稳重的欧凯,也有些难以消化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老爷子疲倦的点点头,脸色也是苍白如纸。

“你能够理解爷爷就好,只是,这只幕后黑手还在继续。”老爷子轻叹。

这么多年他不明白为何会有人想要害他们欧家,他早年混迹江湖的时候仇家虽有,但也没有这么深仇大恨的。

“爷爷,这么多年,难道你没有怀疑的对象吗?”欧凯接着问道。

以欧家的能力,还不至于这么多年查不到半点蛛丝马迹,而凶手也不可能什么都没有留下吧。

光是能够接近秋水这一点,这个幕后黑手定然是与欧家很是亲密的人。

“当然有,只是空口无凭,何况你的奶奶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欧老爷子道。

欧凯觉得欧老爷子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隐瞒着他,但究竟是什么事情,他没有去问。

老爷子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欧凯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老刘,心想着往后找机会从老刘身上探出真相。

欧凯道:“爷爷,你也累了,以后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我会找到父亲的下落,也会找出杀害母亲的凶手的。”

老爷子抬眼看了一下欧凯,“小凯,不要被仇恨遮蔽了善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爷爷希望你能够理智的对待。”

“爷爷,我知道你心里清楚杀害母亲的凶手是谁,可能也猜到那个人背地里对父亲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但是……她的身份,让我们都不愿意去接受。”欧凯强忍着心中的痛说道。

欧老爷子脸上明显的震惊了,他眼中满含着痛苦,内疚和自责,但始终无法说出口。

“对不起,小凯,这件事情实在是……是多年的秘密,爷爷……老刘,我要告诉小凯吗?”一向霸道强势的欧老爷子这一刻像个小孩子一般,满脸无助。

欧凯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正将一个老人内心深处最痛的伤口撕开,看着他的鲜血淋漓一地。

欧凯不忍心让欧老爷子这般痛苦,老爷子前后不一的说辞让他也知道继续询问下去也是无果,一切只能靠自己亲自去查看。

他站起身道:“爷爷,您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奶奶和默默,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回清水庄园了。”

“去吧,好好对待默默,她是个好姑娘。”老爷子轻轻点头道。

夜色浓重,犹如他们心头此刻沉重的阴霾。

与三楼书房的沉重不同,二楼欧老夫人房中却是温暖如和煦的阳光,她和沈千默相谈很欢,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