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谁才是母亲

作者:非子 字数:3604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书房陷入了一段时间的沉默,每个人的呼吸都清晰可闻,像是高手对决,等待那一刹那无声的开始。

老刘似乎在做思想挣扎,或是在组织语言,让尘封许久的往事能够没有那么血腥,而是轻描淡写如微风吹过。

但有些事情即使过了三十年,依旧充满鲜血的刺鼻味道,不管如何修饰,也不能像微风,而是台风过境,将所有的安宁太平摧毁。

“那日天气不是很好,天很阴很闷,晚些时候便下起雨来了。我记得那天下午,天真的阴得可怕,老爷子去了公司,老夫人在房中休息。而我那天恰好有事回来,便看到那时候的少奶奶要出去。”

老刘说着,记忆回到了那天下午。

欧凯的母亲徐若收到已经生下欧凯的秋水发来的信息,上面让徐若带着五百万去东郊南乡村见她,然后她才将欧凯交给徐若。

秋水的要求是徐若只能自己一个人过去,并且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欧凯虽然不是徐若亲身孕育的,但是在秋水怀孕的这段时间,她每天都细致入微的照顾秋水,常常听欧凯在秋水肚子中的一举一动。

所以当徐若看到秋水的信息的时候,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秋水的要求,准备好钱之后就独自出发了。

“我看着徐少奶奶的样子有些奇怪,所以就给老爷子和欧天少爷打电话,说了情况,随后我就悄悄跟着徐少奶奶。”老刘说道。

徐若去到南乡村后,给秋水打电话,在秋水的指引下上了山。老刘因为担心被徐若和秋水发现,便跟着有些远,直到徐若进了山上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内。

老刘压着步子,蹲着身子来到了茅草屋的窗棂下,听到了两人在屋内的对话。

“你要的钱。”面对有些虚弱躺在床上的秋水,徐若将手中装着五百万的袋子丢在了地上。

秋水抱着孩子轻轻摇着哄孩子入睡,她没有去看徐若,也没有看钱,而是安静的看着怀中的孩子。

“少奶奶,您请坐吧,我有话和你说。”秋水抬眸,示意徐若坐到不远处的凳子上。

徐若看了看,还是依言走过去坐了下来。

秋水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眼睛看着孩子的脸蛋,轻声说道:“这孩子和少爷长得可真像。”

“那是阿天的孩子,自然像阿天。”徐若没好气的说道,眼睛也看向秋水怀里的孩子,那也是她的孩子啊。

“少奶奶心里肯定在想这个也是你的孩子吧。”秋水有些嘲讽,嘴角微微扬起,语气轻若微尘。

“这是我和欧凯两人做试管培育出来的,自然是我的孩子。”徐若说道,眼中有些不解。

秋水忽然怒目,抬头瞪着徐若,“他是你和少爷的孩子,那我是什么,我是谁?”

“秋水,你不要无理取闹,当初我们都是协议好了的,只是借你的子宫来培育我们的孩子。”徐若听到秋水的质问,也有些恼火了,眸光冷冽。

秋水却收敛怒容,笑道:“你真以为这孩子还是你们当初的那个孩子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仅屋里的徐若讶异,连同屋外的老刘也感到很是疑惑,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床上的秋水。

秋水忽然抱着孩子下床,站起来道:“这早就不是你们当初的孩子了,你们那个孩子并没有在我身上留下。”

“不可能,如果没有活下来,那你怎么会生下一个足月的孩子。”徐若不由的站起来,与秋水四目相对。

“少奶奶,这个孩子是少爷的没错,但这孩子也是我的,是我和少爷的孩子。”

徐若听着秋水的话,感觉每一个字都像笑话,她忍不住笑道:“仅凭你的片面之词你就想离间我和阿天的关系?你太天真了吧,钱我是带来给你了,但是请你遵守约定,将孩子交还给我。”

秋水却平静的转身从床上拿了份亲子鉴定递给徐若,还有几张照片,一脸挑衅,“怎么,看到这些你还不相信?”

徐若看着亲子鉴定脸色发生了变化,再看相片更是一片铁青,外面的老刘看着徐若的样子暗叫不妙。

徐若将手上的东西随手一扔,目光冷冽,冷笑道:“那又如何,这孩子是欧家的就要回到欧家,而不是跟着你在这村子里东躲西藏。”

秋水看到徐若这般态度,不觉有些心慌,表面却依旧嚣张道:“是欧家的孩子,但你不是孩子的母亲,我才是!”

“秋水,你是想要欧家少奶奶的位置?”徐若一针见血的说道。

秋水下巴一扬,脸上带着志在必得的笑容,“没错,这孩子是我和欧天的,自然我就该是欧家的少奶奶,而不是你。”

“你想得美。”徐若说着就要过去抢秋水手中的孩子,秋水躲开,两人纠缠到了一块。

这个时候老刘也不想那么多了,直接要进屋子,谁知道此时欧天比老刘快了一步。

“你们在干什么?”欧天看到徐若和秋水两人纠缠到一起抢孩子,立刻出声制止。

秋水脚下一崴,连同孩子一起摔倒,孩子顿时“哇哇”大哭起来。徐若本想拉秋水一把,结果来不及,在旁人看来倒像是推了秋水。

秋水泪眼盈盈的看着欧天,有些虚弱的说道:“少爷,您来了,少奶奶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生气而已,你不要怪她。”

老刘此刻也走到了屋里,看着满屋狼藉,以及徐若恼怒的神色。

“阿天,她说这孩子是你和她的,我只相信你说的。”徐若盯着欧天说道。

欧天脸上出现了悔恨的神色,有些紧张道:“小若,孩子的确是我和她的,但我心里真的只有你。”

徐若闻言,步步紧逼,看着欧天的眼睛满是痛苦,“你心里有我却和她苟且?欧天,今天你就做选择吧,要么我离开,要么就是她和孩子一同消失。”

“小若,你知道爸妈都期盼这个孩子。”欧天痛苦的说道。

徐若却反常的平静下来,眼睛有些空洞,老刘连忙劝道:“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好吗,你们看孩子哭得多可怜,老爷和夫人也在家里等着你们呢。”

“爸妈期盼的不是你和她的孩子。”徐若低声喃喃道,手已经伸到了包里,她看向地上坐着的秋水,“是你破坏了我的一切,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

“小若,她没有破坏我们的一切,你还是我的妻子,我们先回去……”欧天也觉察到了徐若的不对劲,轻声哄道。

徐若却不理会欧天,眼睛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秋水,让秋水只觉得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怀中的孩子也感到了无形的压力,停下了哭泣。

欧天想上前将徐若带走,徐若却忽然像疯了一样将欧天推开,手快速的从包里掏出一把刀朝着秋水怀中的孩子捅去。

秋水慌乱中下意识的护住孩子,一转身被徐若狠狠的刺伤,鲜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欧天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老刘眼疾手快的跃到前面,当他拦下徐若的时候,秋水已经被徐若捅了几刀,昏倒在血泊当中。

老爷子也赶到了,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有些震惊,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走上前将欧天拉到一边。自己蹲下查看秋水的情况,以及孩子的情况。

孩子没有被伤到,但是秋水却已经断气了。

“你的意思是徐若杀了秋水?”欧凯不知道该如何去称呼那两个女人,只能直接唤了名字,脸上的震惊将一贯的冷漠取代。

老刘点点头,“当时的确是徐少奶奶将秋水杀死的,之后徐少奶奶挣脱我往外跑去,我们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

老爷子和欧天将孩子带回欧家,老夫人见孩子回来很是欣喜,没见到儿媳妇回来便知道出了事情。

“老夫人是巡捕,脑子灵活,所以她立刻让人将徐少奶奶的头发收集好,送去医院做亲子鉴定。同时让老爷子派人去寻找徐少奶奶,还有将家里的所有吃的东西都让人检查了一遍。”

“奶奶为何要这样做?”欧凯略微不解道,但是细想,老夫人应该是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才这样做的吧。

“老夫人平时虽然随性,但是关键时候是很冷静的。她认为平常温柔冷静的徐若定然不会这么冲动,当时徐少奶奶见到报告和相片都能保持冷静,后来怎么就忽然拿到伤人了呢,所以老夫人怀疑有人给徐少奶奶下药。”

“以前你奶奶办过一个案子就是这样,家里的妾室给正室平素的伙食里下药,长久下来,导致正室身体越发衰弱,最后就病死了,所以你奶奶认为你母亲被人下了药。”老爷子说道。

欧凯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信息给搅得有些凌乱,他寻找父母下落的时候已经猜想到事情不简单,但是没想到其中居然千丝万缕,还牵扯出他亲生母亲究竟是谁的问题。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出生竟然如此复杂,一时之间脸色也变得苍白难看。

“事情远不止那么简单。”老爷子轻叹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