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突如其来的温柔

作者:非子 字数:402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房间的灯忽然亮了起来,沈千默被忽然明亮的灯光闪到眼睛。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欧阳管家已经走到了她的床边。

“什么事啊欧阳管家?”

沈千默每次亲戚一来就感觉两条腿肚子发软,整个小腹像被挖掘机肆意碾压挖掘,辗转难安。

沈千默现在的状态还算好,她挣扎的坐起来轻声问道。

欧阳管家看着沈千默因忍受痛楚而微微发白的脸,赶紧把手上的碗放下,给她身后垫了一个枕头。

“刚刚少爷吩咐我给少奶奶准备调理的药,我寻思着少奶奶这段时间比较辛苦,可能会比较难受,就给您准备了调理的中药。”

欧阳管家说着指了指放在床头桌上的中药,浓郁的中药味一下子扑鼻而来,让沈千默胃里的东西忽然翻滚起来。

“唔……快拿走,我不喝。”沈千默脸色更加苍白,有些急切的说道。

欧阳管家以为她不喜欢中药的味道,连忙劝慰道:“少奶奶,这个中药喝下去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太难闻了……我……喝不下去。”沈千默抑制着想要吐出来的感觉,有些艰难的说道。

欧阳管家也知道中药不容易下口,看着沈千默这个样子估计喝下去也会吐出来,于是将中药拿走。

过了一会儿,欧阳管家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碗东西,还有暖宫贴。

“既然少奶奶您不适应中药的味道,那就先喝点热的红糖水,然后将暖宫贴贴上保暖吧。”

欧阳管家说完,细心的将暖宫贴的包装撕掉,让沈千默自己贴上去。

沈千默挪了挪身体,端正的坐起来,背对着欧阳管家在小腹上贴上了暖宫贴。

欧阳管家余光一闪,表情一滞,见沈千默贴好将衣服扯下来才问道:“少奶奶,您腰后边的伤痕是怎么留下的?”

沈千默摸了摸腰后侧疤痕所在的位置,神情有些惆怅,又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在法国读书的时候出了一次车祸,动手术之后就留下这个疤痕了。”

虽然贴了暖宫贴,但沈千默的腹内还是一阵一阵的绞痛,弄得她一下子冷汗连连,衣服很快就浸湿了。

欧阳管家有条不紊的给沈千默拿了热毛巾和赶紧的睡衣,一边帮她擦汗,一边让她换衣服。

换上赶紧舒爽的衣服,喝下红糖水,欧阳管家才放心的离开沈千默的房间。

沈千默缩在被子里,不管她用什么姿势,依旧觉得浑身不痛快。

与大姨妈的这场战役中,沈千默终于挣扎得有些疲倦,在半梦半醒中觉得浑身舒适了一些。

当欧凯进来的时候,见到沈千默眼睛紧闭,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额头更是大汗淋漓。

室内的空调仍然开着,欧凯觉得温度舒适,但当他碰到沈千默露在外边的手时觉得太过冰凉,于是将空调关上。

“唔……”沈千默翻了个身,紧紧抱着枕头皱着眉轻哼了一声。

欧凯看着她这个样子,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欧凯拿起毛巾给沈千默细致的擦汗,动作轻柔得像在水面起舞的蜻蜓。

见沈千默微微舒展的额头,欧凯才算是松了一口气,重新变得一脸冰冷的离开了沈千默的房间。

“她这是什么情况?”欧凯下到一楼,见欧阳管家还在忙碌,于是问道。

欧阳管家如实所处了沈千默的情况,“估计少奶奶是因为宫寒所以才每次来大姨妈都会痛苦难忍。”

“有办法治疗吗?”欧凯径直问道。

欧阳管家有些为难的说道:“这个……”

“有话直说。”欧凯不耐的说道。

“这个得好好调理,要医生来看才行。”欧阳管家说道。

“那就请医生给她好好看看吧。”

欧阳管家闻言颔首答应,见欧凯接起手机便识趣的离开了。

来电的是欧凯的好友莫乾,他懒懒的接起电话,“什么事?”

“欧少,自从你新婚之后就很少出来和我们喝酒了,今晚来不来?”莫乾的声音在嘈杂的音乐声中响亮干净。

旁边的卢毅跟着大吼道:“欧少,是不是舍不得美娇娘啊?”

“你们好好玩,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改天约。”欧凯没有理会两人的大呼小叫,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为了她?

欧凯冷哼一声,再次走去沈千默的房间。

沈千默睡得并不安稳,依旧保持着蜷缩的姿势,整个人像是浸在水里一样。

原来屋子关了空调,沈千默又贴着暖宫贴,整个人热得直冒汗。

似乎还有些发热,是不是发烧了?

欧凯眉头微蹙,本想叫欧阳管家上来给沈千默换衣服的,想了想,自己去浴室拿了毛巾,又拿了干净的睡衣过来。

“嘿,这可是本少爷第一次照顾别人,以后你可是要回报的。”欧凯低声道。

沈千默配合着欧凯手上的动作,身上的裙子慢慢的离开了身体。

黑暗中,欧凯看着沈千默白皙得像是在发光的完美身躯,上面覆盖着细密的汗水。

欧凯用毛巾轻柔的给沈千默擦了胸前的汗珠,沿着曼妙的曲线,他的心没来由的悸动,喉头动了动。

直到欧凯隐约看到沈千默腰后侧狰狞的疤痕,手忽然顿了下来。

这是什么?

欧凯手指轻轻碰触那微微隆起的疤痕,疤痕蜿蜒像一条极为丑陋的巨型蚯蚓,似乎将什么东西拦腰截断。

“这是什么?”疤痕下的色彩吸引了欧凯的注意力,他想要仔细看的时候,沈千默轻哼一声,翻身动了一下。

欧凯立刻敛回心神,三下五除二的给沈千默套上睡裙,用被子给她盖好肚子便想起身离开。

“绍清……对不起……”沈千默皱着脸,不断呓语。

欧凯狠狠看了沈千默一眼,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少爷,你要出去?”

欧阳管家看到欧凯一脸怒气的走下来,忍不住问道。

欧凯嗯了一声,“叫林医生过来,沈千默有些发烧。”

“发烧?”欧阳管家脸色一变,立刻说道:“好的,我立刻叫林医生过来看看。”

“今晚就辛苦你照看她了。”欧凯回头瞪了一眼楼上,虽然不悦也依旧有些关切。

对自己这个态度,欧凯心里更是窝火。

想到沈千默梦呓的那个名字,他烦躁的说道:“去吧。”

欧阳管家有些担忧的看了看楼上,也不知道忽然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欧凯自己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大的怒火,当他喝到第三杯酒的时候,莫乾有些按捺不住了。

“欧少这是怎么了?”

欧凯自顾自的喝酒,没有理会莫乾。

莫乾自讨没趣的看向卢毅,两人均是一脸无解的样子。

几人正喝着,忽然听到隔壁桌的男人大声的聊起天来。

“哎呀,真可惜,没想到沈千默竟然已经嫁人了。”

“嫁给了谁?”

“欧氏集团的欧少啊!”其中一人惊讶的说道。

另一人神情猥琐的说道:“真是可惜啊,我都没能够一亲芳泽呢。”

“哈哈,你还真别说,沈千默可真的是漂亮,只是每次出现都是大浓妆,还真不知道她本身长什么样子。”

“狐媚得很,浑身骚劲。”又一个男人猥琐的笑出来,手比划着不知道继续低声说着什么,引起其他人一阵哄笑。

“那欧少岂不是捡了只破鞋?”

“哈哈哈,指不定就是喜欢沈千默的床上功夫呢。”

那几人越说越无下限,让人听着甚是不悦。

莫乾看着欧凯的脸色越发铁青,喝酒的势头也越发猛烈。

“看欧少的脸色不太好啊。”莫乾小声的和卢毅说道。

“如果绍阳在就好了。”卢毅道。

“让他们消失。”欧凯声音低沉,饱含着浓重的怒气,“从新市消失!”

“欧少,这样不太好吧。”卢毅面上有些为难的说着,语气却是满满的兴奋。

欧凯斜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

“他们可是各种二代呢。”莫乾说道,眼角一挑,故意挑衅的看向卢毅。

“办不到?”欧凯声音轻飘飘的,像是问句,更像是威胁。

卢毅笑道:“欧少吩咐的,哪有办不到的。”

说完,卢毅便拿着手机起身离开,等他回来的时候,旁边那桌猥琐的男人们已经消失不见了。

“速度还挺快的。”莫乾笑着说道。

“那是必须的,他们不消失就是我消失了。”卢毅狠狠的喝了一杯酒道。

“欧少,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莫乾看着醉意朦胧的欧凯说道。

欧凯抬眼,“我的女人,不是别人随便可以说的。”

“当然,你们这两只单身鳌是不会知道的。”欧凯轻蔑的看了两人一眼,随后补充道:“再加上林绍阳,是三只单身鳌。”

两人默默的对饮,决定不再理会欧凯,也不打算询问某人今晚为何突然酒兴大发。

“对了,现在绍阳被你赶到法国办事情了,华林置地是谁负责啊?”莫乾忽然问道。

卢毅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傻了,当然是由林二少林绍清打理了。”

“对哦,这个林二少刚毕业,上次有见到。”莫乾干笑道。

两人着实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只见欧凯脸色更为铁青,“我走了!”

说完,欧凯长腿一迈,迅速消失在了两人视线内,留下两人两脸懵逼的相互看了对方一眼,只能无奈地耸耸肩继续喝酒。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