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夫妻的权利和义务

作者:非子 字数:3998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书房陷入了一阵安静。

欧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对她这么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倒是有些意外。

“你那么有钱,不会这么小气不让我花吧?”沈千默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欧凯柔声说道。

欧凯忽然站起来,慢慢踱步走到了沈千默身后,漆黑的眸子藏匿着点点星光。

“我是挺有钱的,你之前要的五千万不过是九牛一毛,以后每个月给你五千万做零花钱也是可以的。”

面对欧凯赤/裸裸的炫富行为,沈千默脸颊微红,眸光闪烁。

当她看到欧凯眼底的狡黠的时候,沈千默警惕的说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有什么企图?”

“就像你说的,妻子花丈夫的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哪有什么企图啊。”

欧凯忽然灿烂一笑,将脸上的寒霜全部驱逐出境,让人不觉沉浸在这畅快的笑容中。

然而,沈千默没有被眼前的美色冲昏头脑,依旧保持着理智,怀疑的说道:“我不相信。”

“既然我们是夫妻,那就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对吧,所以你要花丈夫的钱,自然就要尽妻子的义务了。”

欧凯说着,双手轻轻的搭在沈千默的肩膀上,瘦削的下巴碰了碰沈千默的脸颊。

这么近的距离,沈千默能够感受到欧凯下巴刚生长出来还有些柔软的胡子,以及鼻尖散出的温热的气息。

沈千默侧了侧头,假装不解的问道:“什么义务?不会又是给你的衬衫玩水,还有打扫卫生吧?”

“妻子最主要的义务可不是这些。”

欧凯温热的气息从沈千默脸颊挪开,慢慢的蔓延到她的耳后,酥酥痒痒的。

沈千默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速,脸颊也开始烧了起来,眼角的余光里是欧凯晦暗不明的笑容。

此时如果继续装糊涂似乎有些不合时宜了,毕竟她在欧凯心中是阅人无数的交际花。

沈千默侧了侧身子,与欧凯拉开了距离。

明亮的眸子荡漾起一汪春水,樱桃一般的红唇微微张开,唇角勾起美丽的弧度。

“我们可是签有合约的,所以我不能享受所有的权利,也不会尽所有的义务。”

沈千默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是游乐园里刚刚出炉的棉花糖,甜丝丝的,软绵绵的。

欧凯听着并没有生气,而是保持着暧昧的笑容。

“是吗?你确定你所签订的合约保护了你吗?”

沈千默心里“咯噔”一下,她并没有仔细看合约,即使仔细去看,看到那些不平等的条款,她也没有能力去改变什么。

毕竟她需要五千万。

“我相信欧少不会故意为难我的。”沈千默笑盈盈的说道,眼中满是天真。

欧凯将沈千默的椅子转到自己跟前,与沈千默面对面。

坐在椅子上的沈千默有些促狭,她不动声色的紧贴着椅背,尽量与欧凯拉开最远的距离。

然而不管她如何远离,与欧凯也始终是一臂之距。

最后她索性放弃了自欺欺人的动作,稍微放松的靠在椅子上,扬着下巴无畏的迎着欧凯的目光。

欧凯看着坐在椅子上,脸颊红润,满目波光,嘴角含笑的女人。眉眼间皆是无尽的妩媚和风情,让人想要一起芳泽,狠狠蹂/躏一番。

才想着,欧凯便付诸了行动。

他长臂一伸,宽阔的手掌直接将沈千默的后脑勺拢住,另一只手揽起沈千默的腰,稍稍用力,沈千默整个人便被欧凯拉了起来。

沈千默只觉得自己凌空一起,整个人便贴到了欧凯身上,欧凯的吻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了沈千默。

沈千默吃惊的瞪大双眼,嘴巴微微张开。

在她错愕的一瞬间,欧凯已经灵巧的探了进去,攻城略地,粗暴中带着一丝温柔。

对于欧凯的吻,沈千默并不陌生。

他的气息霸道而狂野,冰凉而柔软的薄唇尽情吮吸着眼前的美好。

沈千默双手抓着欧凯的肩膀,腿不由自主的攀上了欧凯的腰间,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支撑她逐渐失去力气的身体。

欧凯对沈千默的动作很满意,抱着她脚步一转,将她整个人放到了书桌上。

沈千默后背磕到了什么东西,吃痛的她清醒了不少。

原本迷离的双眼片刻变得清明,看着欧凯同样瞪大的双眼,沈千默原本抓着欧凯肩膀的双手变成将他推开。

欧凯微微皱了皱眉,原本粘着沈千默的薄唇倏然离开。

新鲜的空气蜂拥而至,沈千默有一瞬间觉得整个人变得空荡荡的,心里有些失落。

不应该是这种感觉的,她不是应该觉得羞愤吗?

沈千默对自己的感觉有些惊慌,她一把推开欧凯,想要逃离书房。

欧凯却眼疾手快,长臂一伸,便将沈千默拦腰截了回来。

“怎么?想要逃?”欧凯对她的行为也不恼,脸上带着戏谑,“欲擒故纵?”

“我还没有洗澡……”沈千默任由欧凯的手放在她的腰上,将头抵在欧凯的胸膛,小声的说道。

软软糯糯的声音让人听着骨头都酥了,欧凯也不例外。

他的大手在沈千默背上游走,带着磁性的声音沉沉的在沈千默耳边响起。

“我也没有洗澡。”

“那你去洗澡吧,我也回房间洗澡。”沈千默说着又想逃开。

欧凯道:“一起。”说着便将沈千默抱了起来,径直走向他的房间。

沈千默将头埋在欧凯的胸膛,脑袋里的想法来了又去,还是不知道怎样才能逃过此劫。

既然选择和他结婚,这样的事情迟早是要发生的。

沈千默心里安慰着自己,但是面对欧凯的温柔,她怎么就毫无抵抗之力了呢?

沈千默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短短几天,难道就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给忘记了吗?

自己的父母是被欧凯害死的啊!

沈千默在心里强调着,可是她……她真的无法相信欧凯这样的人有什么必要抢夺父亲手上的地,欧家这么有钱,岭东地块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冰山一角。

沈千默的心里开始动摇,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沈若正的一面之词,根本就没有证据证明欧凯是杀死她父母的凶手啊!

沈千默抬头看着欧凯线条流畅优美的俊脸,目光深邃而迷离。

感受到沈千默目光的欧凯微微垂下眼睑,“怎么了?”

此时,欧凯已经抱着沈千默回到了房间,来到了他那宽敞的浴室。

浴室的浴已经放满了水,水汽氤氲,将浴室的玻璃都朦胧了。

欧凯将沈千默直接放到浴缸中,自己则站在浴缸旁边。

骤然落到水里的沈千默挣扎的坐了起来,靠着浴缸的她不吵不闹的看着高高在上的欧凯,心中满是疑惑。

“欧少,你会为了钱去杀人吗?”沈千默忽然问道。

正在脱去上衣的欧凯愣了一下,唇角露出鄙夷的笑容。

“钱在我这里你觉得重要吗?”

“那你会为了钱杀人吗?”沈千默重新问了一遍。

欧凯俯下身,放大的脸距离沈千默只有一厘米,浓眉下那双清亮的眼睛满是认真。

“这世界上值得我动手的只有背叛我伤害我的人,为了钱杀人是最愚蠢的事情。”

欧凯眼里的认真,冷冽的话语像一阵吹过冰山的寒风,毫无遮挡的吹入沈千默的心头,直接将她的思绪冰冻。

嫁给欧凯的这段日子,她忽然有了太多的怀疑,她不明白的事情变得太多太多。

沈千默有些晃神,她一下子坐了起来,额头狠狠的撞到了欧凯的鼻子。

“啊!”欧凯吃痛一下子狼狈的跌坐在地上,手忍不住揉着鼻子。

沈千默也反弹坐回了浴缸,她愣愣的看着狼狈的跌坐在地上的欧凯,忽然“噗嗤”的笑了出来。

这么一下激烈的碰撞,刚刚暧昧的氛围完全被撞散了。

欧凯气恼的揉着鼻子,看着沈千默脸上的笑容觉得非常不满。

“出来!”欧凯站起身,睥睨着还在浴缸里兀自傻笑的沈千默说道。

沈千默撇撇嘴,扶着浴缸的边缘站了起来。

身上滴滴答答的水滴落在地上,她歪着头看向欧凯,他的鼻子因为刚刚的撞击有些发红。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沈千默满是歉意的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些委屈。

欧凯只觉得有些烦躁,看着沈千默这个样子又有些不忍。

他板着脸,“回你房间自己洗澡睡觉去!”

欧凯说完这话,眼睛不知道看到什么,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铁青。

“赶紧回去洗澡,不要着凉了。”欧凯再次催促道。

沈千默也觉得有些凉意,听到欧凯这话,赶紧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欧凯的房间。

沈千默离开之后,欧凯看着浴缸中满满的热水,上面那一丝淡淡的血迹已经开始被水逐渐稀释。

“真是愚蠢的女人!”欧凯暗自咒道。

同时发现情况的沈千默也一脸囧然的暗骂,刚刚一摔进浴缸,竟然把亲戚给摔出来了。

她匆匆的洗完澡,在衣柜中找到了欧阳管家给她每个月来的亲戚准备的衣服,换好之后才懒懒的躺在床上。

此时,她才觉得四肢无力,小腹一阵阵酸痛袭来。

咚咚咚……

不会又是欧凯来了吧?躺再床上的沈千默苦着脸无奈的看着门,丝毫提不起力气去给他开门。

“进来。”沈千默有些虚弱的说道。

话音刚落,门边从外面打开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