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这态度有故事啊

作者:非子 字数:4193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沈千默眼中,欧凯就是那种高高在上,完全不会在乎别人感受的人。

这样的人会有怎样的家人她完全无法想象,不管是她还是沈若正,他们都没有能够查到任何关于欧凯家人的信息。

只知道欧凯上边有个欧老爷子,掌握着欧家的生杀大权。

欧凯会听老爷子的话吗?

沈千默想着就走进了一楼大厅,欧阳管家正站在门边。

“少奶奶,请换鞋。”

沈千默接过欧阳管家递来的粉红色拖鞋,早就累惨的双腿此时竟然有些微微颤抖。

她揉揉酸胀的小腿,好不容易换好了拖鞋。

欧阳管家有些心疼的看着疲惫的沈千默,柔声道:“少奶奶,去餐厅吃点东西吧。”

“欧少在哪里?”沈千默挪着双腿跟着欧阳管家前往餐厅。

欧阳管家道:“在楼上书房。”

“一回来就去书房待着了。”欧阳管家又补充道,手上开始给沈千默盛汤。

“一回来就待到书房了……”沈千默小声嘀咕道。

她扒了几口饭,然后看向一直站在餐桌旁边的欧阳管家。

沈千默扬起好看的笑容,一脸真诚。

“欧阳管家,你可以和我说说欧少的事情吗,尤其是关于他的家人的。”

欧阳管家已经听老李提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也料到沈千默会问她,只是这件事情是欧凯的忌讳,该怎么去说呢?

看着欧阳管家一脸纠结的表情,沈千默轻叹一口气,皱着一张脸转回去看自己的碗。

“我现在是他的妻子,我也想了解他多一些。”

欧阳管家看了看四周,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少奶奶,这件事情是少爷心中的禁忌,我不该多嘴。”

沈千默听到欧阳管家这句话,她知道自己就要知道答案了,心里有些激动。

“欧阳管家,这是欧少的忌讳,也是他的心结,我相信你们也想他能够早些解开这个心结吧。”

欧阳管家点点头道:“少爷自小是欧老爷子带大的,少爷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新市,去了法国。”

欧凯的父母居然住在法国?

三年前,沈千默也在法国,那时候她的父母在新市。

“欧阳管家,你见过欧少的父母吗?”沈千默小声的问到。

欧阳管家摇摇头,像是回到了久远的过去。

“我是在少爷两岁的时候来到欧家的,那时候还能知道一些事情,后来老爷子下令不许任何人提起,就没人提了。”

“欧阳管家,你的意思是你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吗?”沈千默有些失望的问。

欧阳管家道:“可以说少爷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他只知道父亲在法国,母亲不知所踪。”

没想到欧凯竟然那么可怜,这已经不是用关系好不好能够衡量的事情了。

“那少爷和老爷子的关系好吗?”沈千默看着欧阳管家问,眼里流露出一丝关心。

沈千默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对这个自小失去父母爱护的冷漠男人动了恻隐之心,只是一心想要弄清楚这个豪门的内部关系。

提到欧老爷子,欧阳管家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老爷子对少爷一直很好。”

“那……”沈千默顿了一下,看到欧凯从上面下来。

她赶紧闭嘴转过头吃东西,欧阳管家也发现了欧凯下来,恢复了之前的面无表情。

欧凯去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又径直走了上去。

沈千默只觉得餐厅的温度瞬间降低了几度,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

欧阳管家看到缩了缩脖子的沈千默,轻声说道:“少奶奶最好去和少爷道歉,不然这几天大家都会很不好过。”

欧阳管家俨然已经将沈千默当做了自己人,不仅语气不像以前那样冰冷,还很直接的说出了惹怒欧凯的后果。

沈千默苦着脸看向欧阳管家,欧阳管家耸耸肩,“这是少奶奶您惹下的事情,只能靠你自己去解决了。”

沈千默无奈的放下碗,一脸惆怅。

她觉得自己并没有错,错的明明是将她丢在半路,害她跋山涉水走了一路回家的欧凯。

但是,在欧家,欧凯永远是对的。

沈千默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上楼,看着走廊尽头的书房,紧闭的棕色大门犹如地狱之门一般,向外不断的渗透着寒意。

“早死晚死都得死,我还是晚点再死吧。”

沈千默小声说着,开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躺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脑子一直在想着欧家这座豪门大院内的情况。

“这也就是说,欧凯的亲人只有欧老爷子一人了?”沈千默忽然睁开眼睛坐起来惊呼道。

“啧啧啧,难怪这么冷血变\态,原来是从小缺爱啊!”

沈千默恍然大悟,这样的人给多一些温暖就好了呀!想着,沈千默计上心头。

待在书房的欧凯听到沈千默上楼的脚步声,听到她在书房门口停了一会儿。

他眯着眼看着门锁,过了小一会儿,只听到旁边传来关门的声音。

“哼!”欧凯冷哼一声,然后继续让陈斌电话汇报项目紧张情况。

“欧少,明天我们不是要开会吗,这是明天开会汇报的内容啊!”

电话那端的陈斌有些苦不堪言,老板一个不开心,一整晚都让他重复今天的工作内容以及工作进展。

他只能够绞尽脑汁,尽量清楚详细的汇报。

“你又没有老婆要陪,除了工作,你还要干嘛?”欧凯一针见血的直接刺穿陈斌心尖上的伤口。

我没有,但是老板你有啊!

陈斌只能一边扶着潺潺流血的心脏,一边面带微笑声音平和的给欧凯汇报工作情况。

欧凯听着陈斌的汇报,眼睛不时的看着门锁。

这个死女人,难道不知道她今天惹怒他了吗?

欧凯神情阴郁,只觉得耳边陈斌嗡嗡的声音着实令人心烦。

“不想听了。”欧凯说道。

老板,你怎么可以那么任性,我刚说得起劲啊!陈斌委屈的闭了嘴,刚想说什么便听到电话那端传来“咯噔”的声音。

欧凯打开电脑,点开一张照片。

确切的说是一张图像,手绘的图像。

那是他在法国遇到的姑娘,那个姑娘腰侧上有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纹身。

他想不起那个蝴蝶姑娘的样子,只记得她着急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在他闭上眼睛昏过去的时候,只听到她不断的呼唤。

“你醒醒,醒醒啊!”

“医生!救命啊!”

“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撑着!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蝴蝶姑娘已经不见了。

她答应会一直在他身边的,可是她却不见了。而他因为爷爷有急事,也匆匆的回了国。

这么多年来,欧凯一直让人在法国寻找那个蝴蝶姑娘,但是信息寥寥。

只知道她是中法交换生,去那里学习法国文学。

后来,她也回了国。

只是,当时她只留下了学校和法国名字——艾玛。

这是一个普通又普遍的名字,加上不知道姑娘长什么样子,这让寻人的工作更加难开展。

“欧少,你总不能让我去掀开所有姑娘的衣服看人家腰侧上的纹身吧,这也太猥琐了。”

林绍阳除了是华林置地的总经理,同时也开了自己的私家侦探所,这些年一直是他帮着欧凯寻找蝴蝶姑娘。

欧凯声音冷冽,“我只要结果。”

林绍阳苦着脸多嘴说道:“欧少,我尽力,但是我也想说你现在已经结婚了,找到蝴蝶姑娘,你又想怎样呢?”

“我不过是找人,和我有没有结婚有什么关系?”欧凯反问道。

林绍阳记得那天在声色娱乐欧凯的回答似乎不是这样,他嘴角勾起狡诈的笑容。

莫非冷血的大冰山也被新市美艳的交际花给征服了?

林绍阳忍不住调侃道:“也是,指不定蝴蝶姑娘也结婚生子了呢,到时候欧少要怎么报答人家的救命之恩呀?”

欧凯愣了一下,他从没有想过这种情况,他沉凝片刻道:“给钱。”

“这个实在!”

“没有那么多假设性的问题,你只需要找到人。”

欧凯的声音低沉了几度,林绍阳感到不对,赶紧哈哈几句挂了电话。

书房的门依旧安静,没有任何被开启的节奏。

欧凯一脸冰霜:这个臭女人难道不知道我在生气吗?

莫名炸火的欧凯关了电脑,信步走出书房,只见欧阳管家站在楼梯口处。

“少爷!”见到欧凯出来,欧阳管家礼貌的喊道。

欧阳管家本想上来看看沈千默有没有去道歉的,谁知道打开门却见沈千默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连衣服都没有换。

看着沈千默一脸疲倦,睡得又沉,欧阳管家没有人心叫醒她,谁知道刚出来就听到书房的门打开的声音,她只能站在楼梯口假装路过的样子。

“你怎么在这里?”欧凯看了一眼沈千默的房门问。

欧阳管家垂着眼,支吾道:“我上来看看少爷,看看你要不要吃宵夜。”

欧凯从来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他一脸质疑的看着欧阳管家。

“你是来看她的?”

“今天少奶奶走了好几个小时才回来,刚刚又吃得那么少,所以我想来看看她怎么样了。”欧阳管家老实的说道。

“那她怎样了?”

走了几个小时,她难道不会打车回来吗?

“少奶奶估计是太累了,已经睡着了。”所以少爷你就不要去欺负少奶奶了。

“睡着了?”

她这个笨女人,不会打车回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敢还没和他道歉就睡着了?

看着欧凯阴沉的脸,欧阳管家连忙道:“少爷,少奶奶落在车上的包我已经放到了少奶奶的房间,没事我就先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