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盘算生活

作者:慕小四 字数:3600
此书首发于【北京品书】,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像昨天那样半夜归来,看着眼睛分明是哭过的样子,想必是在外面受了不少的委屈才会哭。

可是她不愿意说,就不问,她也是怕我担心。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努力工作,不可以再这样嗜赌如命了,要好好替她打算一下以后的生活了。

元以晴赖在被子里不想起来,起来就面临着要回靳家去了,她还不想看到靳以宸那个混蛋。

可是那合约的一千万怎么办呢,老爸的那些赌债怎么办呢,难道要一直过这种躲躲藏藏的生活么。

看着窗外的阳光照耀进来,元以晴叹口气,深深又吸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元以晴啊元以晴,那个男人和别的女人怎样和你有什么关系呢,难道你还能对你的雇主动心不成。

到底是他重要,还是你的一千万重要,为了一千万去吧。想来想去,元以晴也只有用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可是心里明明在隐隐作痛。

元国安自然是看不懂元以晴的犹豫的,就算看懂他也不能解决任何的问题,只有殷勤的倒水,希望元以晴不要再念叨自己。

看一眼桌子上已经热腾腾的豆浆和油条,元以晴觉得只要吃了东西,没有什么是好不了的,就几大口吃掉油条,喝掉豆浆,好像就有力气面对所有事了。

“爸,我走了,你不要再去赌钱了,那些差的钱我会想办法,但是拜托你真的不要再去堵了。”

给元国安交代一番,深深的看元国安一眼,元以晴像是战士上战场赶赴前线殉难一般,坚决的走出去,不管元国安在后面说什么也不回答。

“咦,以晴,回来了,找到房租了没有,再不交我就不租给你了。”八卦的房东大妈看到以晴又扯着嗓子问,语气却没有半分责怪之意。

“大妈,我会很快交给你的,不好意思啊。”元以晴知道她也只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个话大妈已经说了八百遍了,可是每次还是让元以晴继续住下去。

这些恩情,元以晴又何尝没有一直记在心里,可是一直交不了,她也很愧疚,只能道歉。

一直守在外面的靳以宸的人看到元以晴出来,只能远远跟着,叶泽的人已被叫回去,只剩下靳以宸的人在等着,可是靳以宸又交代不可打扰夫人,又要确保安全,真是为难当下属的啊。

昨天穿的裙子并没有口袋,丢了包包后的元以晴自然是身无分文,连手机也没有了,只好继续晃悠着走回去,反正刚好她也不想回到那个家去。

谁知道靳以宸有没有把蔚凝静那个女人带回家呢,想起元以晴就心烦意乱,可是包包丢了也很郁闷,里面还有好几百现金和手机呢,还有那些证件去补也还要钱啊。

钱啊,都是靳以宸让我损失那么多,非得让他双倍的赔偿不可,还要加上精神损失费。这样一想,元以晴的心情好像好了不少。

不知不觉就走到靳家大门口,元以晴犹豫徘徊了半天,看看时间,想着这个点那个男人应该不会在家,不如赶快回去就躲着,既不用见到他,也不用因为昨天没回来挨骂。

这样想着的元以晴真是要为自己的聪明而鼓掌了,就大摇大摆的走进靳家的大门。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二楼上站在窗前的男人看得一清二楚,恨不得她在门口走了几步都没逃过那个男人的眼睛。

还能走能跳,证明一晚上过去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现在轮到我来算账了。好个元以晴啊你。

“夫人,你可回来了,大家都好担心你的,你没事吧。”一进大门,管家就看到了元以晴,急忙上去打招呼,在说大家好担心的你的时候还朝楼上挤眉弄眼。

可惜元以晴和他的默契不够,根本没看懂他想表达什么。

“杨叔,我没事,昨天只是回了趟家,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那个······靳以宸应该不在吧?”

元以晴笑笑,抱歉的看着管家,然后还肆无忌惮的用手指指二楼,根本不管管家一直在朝着自己眨眼示意,自然也就没看懂此时的靳以宸正站在她的背后。

“杨叔,你眼睛怎么了?怎么一直在眨眼睛啊,是不是生病了,要不要去看看眼科的医生啊,不会是靳以宸那个家伙连一天假期都不愿意给你放吧。”

管家看着元以晴的反应真是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该说她笨还是说她单纯,可是她又如此的关心自己,就连旁边的佣人们全都听笑了。

“夫人,我没事,可是你要有事了,你可知道,大少爷找你找了一晚上,大家都很担心你。”管家只好叹叹气,冒着被靳以宸吼得危险,如实说了。

“怎么可能?找我一晚上,他会这么好心,昨天他怕是在某个地方玩得开心很,哪里记得起我。”

元以晴先是一愣,然后撇撇嘴,一副我根本不信的表情,又疑惑着:靳以宸真的找自己了么?

“杨叔,你是不是真的要我给你好好放放假去看病啊。”本来以为元以晴会顺着管家搭的梯子下去,没想到居然还有恃无恐的,真是太不怕他放在眼里。

一听到靳以宸的声音,元以晴瞬间就懵了,低下头,想要从新出去,假装没看到靳以宸。

可是靳以宸显然是不会让她如愿的,在她脚步刚抬起来的时候,靳以宸已经出声吼住了她。

“元以晴,你给我上来。”声音冷冷的,转身就朝房间走去,根本不给元以晴拒绝的机会,可是元以晴的单子还是比他想象的大。

“哦,我想起来了,我外面还有点事,我等一下回来,有什么事等一下回来再说。”

元以晴突然自己好像还没准备好面对这狂风暴雨的降临,想要找个借口开溜,反正过了这个时候再说。

本来靳以宸已经有火气了的,可是刚才自己还冷嘲热讽的说了半天坏话,以他的暴君脾气,肯定会把我直接撕了,还是先逃好了。

现在要是乖乖听他的话才是笨蛋呢,我元以晴又不是笨蛋。

“你们干什么?绑架啊,放开我,放开我了······”可惜元以晴还没跑出大门,就被靳以宸两个下属像拎小鸡一般抓回来,还直接丢到了两人的房间,关上了门。

满屋子的佣人直接看傻了眼,何时见过靳以宸动过如此大的阵仗,可是爱莫能助,只能替元以晴祈祷别被教训太惨。

“靳以宸,你有病啊。”没站稳直接跌倒在地上的元以晴,站起来郁闷的吼靳以宸。

明明是自己做错事还表现得好像自己很有理一样的,有钱了不起啊,我元以晴也不是好欺负的。

“看来我是对你太好了,你不对你昨天的事交代一下?”靳以宸冷冷的看着元以晴,没有半分感情。

“我昨天做什么事了,我不过是回去看一下我老爸,又没说不可以回家,我做错什么了,真是暴君。”

元以晴哪里知道靳以宸在意昨天看到她和戴瑞一起的事,又不想提靳以宸和蔚凝静的事,自然就只有回家的事了。

“那个男人是谁?”觉得元以晴顾左右而言他,靳以宸更觉得元以晴和戴瑞之间有什么,撇开戴瑞自己走路回家,谁知道又是不是其他的计策。

“男人?哦······你说戴瑞啊,我也只是在酒店门口遇到,他的女伴临时有事,我就和他一起进去了。”

元以晴已经把戴瑞这个人忘记了,想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然后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好不在意的坐到沙发上。

靳以宸看到元以晴随意的样子,更生气,觉得她一点自我保护意识都没有,一个随便的那人也能跟人家走。

“元以晴,你就这么想去,随便跟什么男人都去,你还有没有底线了。”两手撑在元以晴的两侧,逼近元以晴,鼻息打在元以晴脸上。

什么叫随便跟什么男人?什么叫没有底线?这么轻贱我元以晴。

“是,是跟随便什么男人都去,也总比好过你靳大老板在随便什么场合都可以的好吧。”元以晴瞬间火大了,腾的从沙发上站起来,甩开靳以宸,狠狠的说道,眼里全是受伤。

在你靳以宸眼里我就是随便的人,那还有什么好说,想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吧。

看到元以晴如此巨大的反应,如此激动的反应,靳以宸就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说出的话了。

在找她的时候就大概就知道她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了,大概是最怕别人因为她的贫困而从人格轻贱了她吧。

可是说出的话也是无法收回的,在两人都情绪激动的情况下,话也越说越难听的。

“元以晴,你给我认清自己的身份。”靳以宸又何尝没有被那句随便的话伤害到,一只手紧紧捏着元以晴的下巴,逼着她看自己的眼睛。

“是,我认得很清,我认得很清自己的身份,不需要你提醒,你想和谁怎么样又关我什么事,是我自己多管闲事了,我在此祝福你靳大少爷和蔚大小姐百年好合。”

“当然也请靳大少爷主的风度,不要管我。”倔强的看着靳以宸,元以晴一字一句的说着,眼里充满决绝。

关闭